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

更新时间:2020-05-22 00:59:56

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

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 裴新 著

已完结 公孙羽墨,慕容天一 古言宫闱情仇重生复仇热血爽文

大燕国国公府嫡女公孙羽墨外出遇五皇子慕容天一,他不择手段的追求,再加上庶女陷害,父亲误会,她精神恍惚的跌入了小湖。醒来后发现她穿越到现世一家有钱小姐,却被同样在现代的慕容天一暗算,知道她怀孕还将她圈进豪宅并掠夺,一场重病,她产下女婴后离世。羽墨的来世穿越回到大燕国,她要向慕容天一复仇。可对方太厉害,她找寻不到机会下手。“就你这点小技俩,还想找我报仇?”男人凤眸一挑。“等到你死了,你就知道我的厉害!”“牡丹花下死……”男人旋身一把踢掉她手中的利剑,嘴唇附在她耳边,轻声说,“后面那句是什么?”2221阅读网为

精彩章节试读:

“大胆的奴婢,你竟敢挡住本王的去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你这是找死吗,还不赶快退到一边去!”

见这个奴婢没有挪动的意思,慕容天一本想立刻拳脚相向。可这么做在美人面前也太粗鲁了,他还是压了压心里的怒气,一把将她拽到一边,对白色裙衫小姐柔声地说道,“这位小姐,我并没有恶意,只是与你有缘在这里相见。你不必担惊、害怕!”

公孙羽墨连头也没有抬一下,只是美眸底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她稍稍向一旁闪了一点便径直向里面走去。“秀儿,跟上!不要与外人纠缠。”

秀儿急忙应道,“是,小姐。”随后,便紧贴着小姐身边搀扶着她向店铺里面走去,俩人目不斜视看也没看那个叫慕容天一的青年男子。

慕容天一从来没有受到过这般礼遇,刚才还是艳阳高照的脸色立刻变成绛紫色,眸底飘出一丝晦暝之色。不过,稍稍过了一会儿,他的脸色恢复正常,又是面带几分笑容,向前紧走了几步,紧挨着那位白色裙衫小姐并肩走着。

“小姐,你不想搭理我,是不是把我看成坏人了?其实,我并不是对所有女人都是这样上心。而是你给我的感觉不一样,让我对你颇有好感。”

公孙羽墨依旧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而是将目光看向柜台上质地上乘的衣料上。“老板,这捆绸料怎么卖?”

一个白发飘飘、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从柜台一侧走了过来,“小姐,你还真是有眼光,这是刚刚从江南来的上等绸料,颜色、质地都非常好。小姐是要一匹,还是只扯上一件衣裙的绸料?单买和整捆价格是不一样的。”

“这三种,每种来一件衣裙的绸料吧。”墨儿伸手将看上眼的三种绸料指给白发老者。

“小姐,还真会挑选,一看就是行家里手。根据小姐的身量所需尺寸,三件需要碎银三两。”白发老者恭维着,随手拿过剪刀就要裁剪绸料。

“等等!”慕容天一上前一步按住老者拿着剪刀的手,“不要裁,这三匹绸料全部搬到我的马车上去。”并随手掏出两锭银子放到柜台上,说道,“不用找了。”

公孙羽墨心道,遇到这样霸道的人也真是无语,看来不能与他纠缠,还是躲开他远远的才好。想罢,她用不屑的美眸不露痕迹地瞟了他一眼,转身离开柜台向外走去。

慕容天一一把拽住白色裙衫小姐的玉手,温柔地说道,“这位小姐,你不是看上这些绸料了吗?这是我特地为你买的。”

公孙羽墨白皙的玉容立即泛上粉红色,急急地抽回自己的玉手,轻声道,“请公子自重。还有,我与公子不曾相识,如何能要你买的东西,还请你不要自作主张,玷污了本小姐的名声。”

“秀儿,咱们走!”说完,公孙羽墨头也不回地走出金记绸缎庄。

慕容天一跨上几大步超过白色裙衫小姐,伸出臂膀拦住她的去路。“小姐,我送出的东西何时被人拒绝过!你若是过意不去,也可以送我一些你的心爱之物。这样,咱们俩就扯平了。”

公孙羽墨喃喃地说道,“女子的东西岂能随便送与他人!”说罢,再次躲过慕容天一的阻拦,急匆匆地向自己家的方向疾走。秀儿跟在后面护着小姐,生怕慕容再次纠缠小姐。

白发老者站在店铺门前,遥望着对那位白色裙衫小姐紧追不舍的慕容天一,心中对白色裙衫小姐的安全放心不下,便尾随着跟在后面。

慕容天一哪里会善罢甘休,这么美丽的俏佳人若是放过了,岂不是折煞自己的寿命。当他再次阻拦白色裙衫小姐时,只觉得臂膀发麻,回身一看,是那位金记绸缎庄的白发老者按住他的臂膀动弹不得。

慕容天一不由得恼羞成怒,大喊道,“大胆的老东西!竟敢拦住本王的去路,你知道本王是谁吗?”

白发老者微微一笑、手捋长髯,坦然地说道,“你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小姐不想与你有什么瓜葛,你还是好自为之,不要再纠缠这位小姐!”

慕容天一回头向后面跟着的侍卫喊道,“你们都是吃素的,本王养你们是让你们吃闲饭的!还不给我快上!”

慕容话音未落,跟在他身后的数个贴身侍卫一齐拥了上来,他们手拿利刃将白发老者团团围住。

公孙羽墨见白发老者被数个彪形大汉围在中间,心中不禁为老者不是他们的对手而担忧。在她白嫩、俊秀的面颊上显示出焦虑的神色,美眸中涌动着感激、担惊的的泪珠。

她急忙劝道,“这位老者,您还是不要管我了,您的生命要紧。”

白发老者哈哈大笑,声音犹如洪钟,“今天不给他们这几个小子厉害瞧瞧,他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公道可言。”

白发老者赤手空拳与几个健壮的侍卫厮杀起来,这几个手拿利刃的侍卫与白发老者打斗了数个回合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慕容天一怒骂道,“真是一群废物,你们几个竟然对付不了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头,真是让本王丢脸了。”

随着话音,慕容天一从袖中拿出一个竹筒样式的东西向空中打出了一个很高的烟弹。

时间不长,又来了数十个精壮的侍卫,手中各拿着不同形式的兵器,一波又一波向白发老者攻打过来。

虽说老者身上功夫了得,但毕竟年岁大了,与这么多精壮的侍卫搏斗体力不支的弱点便暴露出来。打斗了大约有四十几个回合,他的胳膊和腿便被利器划伤了几个口子,鲜血从受伤处汩汩地流了出来……

公孙羽墨心中极为老者担心,可又无计可施。她不得不疾走几步靠近慕容天一的身边,哀求道,“公子,请让你的手下住手,不要再伤害这位老者了。”

慕容天一斜眼看了一眼白色裙衫小姐,并没有答话,而是饶有兴致像欣赏围杀猎物般地看着数个侍卫对白发老者的围攻,棱角分明的俊颜上露出得意、阴鸷的笑容。

“我求你了,请立刻让你的手下住手……”

公孙羽墨的话音未落,慕容天一一把拽住她的玉手道,“你为什么刚才不给我面子,现在再来求我,你不觉得有点晚吗?”

此时,公孙羽墨虽有十万个不乐意,也没敢再挣脱慕容天一像铁钳一样利爪,任凭他攥着。嘴里还在为老者求饶,“是我不对,是我不对!还请你大人大量,让你的手下饶了这位老者吧。”

秀儿见慕容攥着自家小姐的玉手不放,心中甚为惶恐。她家小姐是千金之躯,岂能让陌生男人染指。秀儿急忙喊道,“你这个人怎么能抓住我家小姐不放,男女授受不亲,你还有没有王法?”

慕容天一本想保持刚才的风度,秀儿的斥责让他感到受到了侮辱。眼眸里顿时涌出一股股杀气,像似万千的刀剑杀向秀儿。他扯着白色裙衫小姐的玉手,移向秀儿跟前,“你这个奴婢,三番五次羞辱本王,是不是觉得本王不敢杀你?”

公孙羽墨急忙对秀儿说道,“秀儿不得再说,一切我自有分寸。”然后又对慕容天一说道,“那位老人并没有把你怎么样,现在你已经占了上风,为什么得饶人处不饶人?伤害一个老人,你又有什么能耐?不就显着你人多势众,仗势欺人吗?”

“呦呵,看你这个小嘴还挺能说,不过,我喜欢。”慕容天一边说边想抱住白色裙衫小姐,“来,你累了,坐在我的腿上慢慢和我聊聊。若把我聊高兴了,我有可能放了他。”

公孙羽墨顿时面若红霞,尴尬地不知如何是好。若是让他拥入怀中,岂不是毁了自己闺阁之誉。她惶恐地向后退着,无奈自己的玉手被慕容攥得死死的,无论怎样挣扎都是无济于事。

白发老者一边拼死力气与众多侍卫搏斗者,一边对白色裙衫小姐喊道,“小姐,不要为了我而毁了你的清誉,你赶快走!”

“不知死的老东西,死到临头竟然嘴还是这样硬。你们不要手软,往死里给我打。”慕容天一将牙根咬的嘎嘎响,恨恨地喊道。

不远处茂密的树丛后,天昆阁主关注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刚开始,羽墨小姐被慕容天一纠缠不放,不由得露出怜惜、震怒之色。当他要从树丛后跳出为羽墨小姐解围之际,一位白发老者挺身而出使他重回到树丛后继续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看到白发老者将数个侍卫打得人仰马翻,天昆阁主的眼底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闱情仇
  3. 重生复仇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