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当他眼睛眯着笑

更新时间:2019-12-03 12:53:51

当他眼睛眯着笑

当他眼睛眯着笑 薄荷茶 著

连载中 沈白,桃红红 言情都市题材

热门小说《当他眼睛眯着笑》是薄荷茶所编写的都市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白桃红红,书中主要讲述了:桃红红这些年捉过不少歹徒。有的穷凶极恶,有的阴险狡诈。而沈白则是她这段职业生涯中的终极目标。不成功便成仁。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他与她在港口隔江相望。“为什么?”她眸中擒着泪,声音都不如以往冷清。他眯起眼睛笑得却很好看,“因为要做你的保命符。”

精彩章节试读:

沈白懒散的直接拿起了筷子,戳了一颗咖喱鱼丸送进嘴里,随后对上沈老爷子的眼睛,四目相对两个人眼睛里都流动着不比寻常的气氛,沈白末了展颜一笑说道:“爸,我错了,不该让您费心抓我回来吃饭。”

他鼓着腮帮子嚼了几下道:“其实家里的饭菜很好吃,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多回来。”

沈邵峰愣了一下,随后咳嗽了几声,冲着剩下的人挥了一下手说道:“行了,吃吧。”

李雯瞅见吴双还在门口温顺地站着,主动开口道:“双双,你也来坐吧。”

吴双冲着李雯讨好地笑了一下,随后还没有动脚,就被沈白打断了,沈白回过头冲着李雯抱歉地笑了一下,“妈,我有事儿让她去办,今天不能陪您吃饭了~”

李雯对于自己儿子的话当然更加在意,随后马上点点头。

沈白站起来从兜里拿出了一张锌粉,凌空扔到了李雯怀里,眨眨眼说道:“帮我查下这家人。”

之后又想起什么似的勾着唇说:“想吃什么刷我的卡,买点儿礼物当我送你的~”

吴双一如既往地笑着点点头,但是在转过身走出饭厅的一瞬间,眼里那点光尽数灭掉了,手里紧紧地握着那张黑卡,在掌心割出一道白色的痕迹。

---

下午四点,距离沈家大宅五十公里之外的大南监狱里,正上演着人间惨剧,一个年老色衰的中年妇女正铺在一具盖着白单子的尸体上撕心裂肺的吼叫着,一旁则站着一个年纪不大穿着发黄连衣裙的女孩子,女孩子眼角里也噙着泪水,正在沉默的将眼泪抹掉,另一只手塞在嘴里忍住了哭泣的声音。

一开始还有几个狱警在外面耐心的劝着,后来没成想这女人竟然把火直接撒到了他们身上,不停地抓着几个狱警的衣领撕扯着,让他们还自己老公的命来。

于是几个狱警也悄悄地溜走了,只剩远处大树下的一辆出租车静静地停在一旁,里面的桃红红则冷眼旁观着面前的闹剧。

出租车司机小心地看了看远方的情况,有些搞不懂现在车里的气氛,于是尴尬的骚着头说道:“姑娘,这是不是认识他们啊,这情况你不下去看看啊?”

桃红红坐在后排的座位上,面上像是千年不肯腐朽的寒冰,看着挺歹毒的,饶是出租车司机看到前面的情况也有点儿可怜那个女人,但是这小姑娘就不知道和前面的人是什么关系,看样子倒像是仇家一般。

桃红红听到司机的问话,冷笑着转过头来问道:“怎么,你可怜她?”

出租车司机岁数挺大,这会儿让这小姑娘不阴不阳的来了一句,挺臊毛的,于是嘬着牙花子抬高了声音,“哎?你这话说的,你让我开车到这里,我看你是个小姑娘好心载你来,你又不下去也不结账是个什么意思。我还等着赚钱去呢!”

桃红红斜了他一眼,随后从包里掏出几张一百块,一下子砸在他脸上,冷道:“来的路上,你在万佳路,友爱路,青山路各带我兜了一个圈子,现在打价器上还在跳表。怎么,我说过不结账了?这些钱够不够?”

出租车司机本来在飞机场拉上她,看她样子不像是江城本地人,所以起个了贼心眼子为了赚钱多绕了几圈,不过现在被人捉包了,他脸上则讪讪地低头嘟囔了几句低头捡着钱。

随后等着桃红红下了车,火速地踩着油门跑掉了。

徐瑶瑶听到后面的汽车轰隆声下意识地往后看了一眼,随后睁大了眼睛颤声道:“妈,妈,你看谁来了?”

桃丽这边正哭天抢地的跪在地上捶打着徐明的尸体,这会儿一转过头就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正徐徐地走过来,她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眯着眼睛瞧清楚了桃红红的那张脸。

只需一眼,她就恨得牙根都痒了起来。

随后像蛰伏许久的猛虎,从地上一下子窜起来,随后扑倒了桃红红的身上吼道:“你他妈还敢回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桃红红从始至终大气没出一声,单手制住了桃丽正欲扬起来的右手,在关节处轻轻一用劲,桃丽便哀嚎着蹲了下去,但是这人就是肉烂嘴不烂,毫无血色的嘴还在不停蠕动着,骂着“**子,烂货”等所有她所知道最脏的词儿。

徐瑶瑶从一旁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桃丽的后腰,一张嘴也已经是哭声了:“妈,你别骂姐姐了,爸都走了……”

桃红红从上往下睖着他俩,面无表情地说:“怎么,你不是要*回来付丧葬费吗?现在又叫我走?”

桃丽眯着眼睛,双目通红,想到丧葬费又咬牙切齿地伸出了手,讽刺道:“是啊,叫你来付钱,你继父好歹养了你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没想到竟然被你这么带毒的反咬一口告进了监狱里。现在也该是你尽孝道的时候了,听说你不是在蓟城混的很开嘛~又是M啊又是S的,挺会赚的么!”

桃红红看了她一眼,扭身走到了地上尸体的一旁,用手掀开了尸体上的白布,确定那个面目可憎的人日日夜夜出现在她噩梦里的元凶,死透了之后,回过头略过桃丽冲徐瑶瑶问道:“你们怎么来的,殡仪车呢?没雇一辆?”

徐瑶瑶马上从地上站起来,很礼貌地走进了站在桃红红面前,双手交握着放在身前,声音很是温顺道:“没……姐,我们是真的没钱,不然妈也不会叫你…….”

桃红红看了看她身上颜色老旧的裙子,似乎还是那年她离家之前用打工的钱给她买的,微不可见的点了一下头,随后拿出手机找了一家附近的殡仪馆拨通了电话。

桃丽恼羞成怒,突然从后面爬起来一下子抓住前面徐瑶瑶的马尾辫,一边扯着一边厉声叫道:“你管谁一口一个姐叫的这么亲?你和你爸全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jian骨头,看到这个狐狸精,就走不动道!”

徐瑶瑶惊呼了一声随后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痛哭流涕地叫道:“妈,我错了,我错了,你别打我,求求你…..”

桃红红这边刚结束了和殡仪馆的通话,转身看到桃丽正披头散发的在撕扯着徐瑶瑶,徐瑶瑶痛的连鼻子都皱了起来,正在哭着求饶,桃红红眼前一恍惚竟然透过她已经**的面孔看到了以前那个小奶糕。

桃红红童年的记忆并不美好,甚至说全是腌臜也不为过,但是六岁和十六岁之间的几年,因为多了一个奶声奶气地跟在她后面叫姐姐的徐瑶瑶,她的日子好像有了那么一点点值得高兴的事情。即便这个小奶糕,是徐明的女儿……

桃红红心中一软,捏着拳头冲着正在撕扯着的母女走了过去。

拉开了桃丽,又掏出了一塌子钱财,看到桃红红确实肯出钱办丧事后,桃丽的面色稍微好看了一点。

但是在坐着桃红红雇来的殡仪车上的时候,她颜老色衰的眸子里还是淬上了一层仇恨般的厉色,一直恶狠狠地盯着桃红红从副驾驶露出来的半个脑袋。

徐瑶瑶也期期艾艾地看着对面的母亲和前面的姐姐,姐姐看起来比六年前记忆里变得更好看了,穿的衣服看起来也很贵重,而且处事不惊随手就能从钱包里掏出好多红色的票子,徐瑶瑶虽然因为丧父的原因很难过,但是还是不禁生出了一点点希望。

希望姐姐这次回来了,就不会走了,家里的生活是不是也能够好起来。

她真的不想再回到那个半地下室的月租房里面,每天放学了躲在里面防止要债的上门捉人。

殡仪车开得很慢,也许是怕后面惊动了后面的死者,桃红红看着眼前的小路,越来越熟悉,直到半小时后,殡仪车左拐右拐地停在了一个破旧的居民楼门口。

桃红红给工作人员支付了相应的报酬后,工作人员很快手脚麻利的在门口的空地上架起了灵棚和吊唁台。给徐明擦了身子并穿好了寿衣。甚至还从桃丽的手机里找到了一张徐明的照片,当场用打印机打印好了遗照,装进早就准好的相框里。

桃红红冷冷地看着工人员准备好一切后,心中冷晒着,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想到徐明这种人作恶一生,到死的时候竟然还有人可以这么万事俱备的帮他准备后事。

工作人员都是见惯了死者家属悲痛的模样的,对桃丽哭天抢地的样子倒不是很动容,但是看到桃红红这么冷静反而有点儿好奇,于是走过来嘱咐道:“三天后我们来接手,之后会抬到殡仪馆进行后事。”

其实桃红红本来想直接省去了搭建灵棚的流程,直接将吊唁的地方设在殡仪馆就好,但是无奈桃丽声嘶力竭的撒泼耍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非要将流程全部走完,所以她看在徐瑶瑶的面子上只好妥协,付了全款。

送走了工作人员后,小区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不少中年妇女都冲着他们三个人指指点点道:“哎,你看,那个是不是徐明的老婆和两个女儿?”

“谁说不是呢,听说徐明在监狱里死了,这么快就运回来办丧事了…..看这架势家里还是有点钱的,追债的天天在小区里闹得鸡犬不宁,原来全是有钱不还啊!”

“你看那个女的是不是徐明的大女儿,好久不见她了这次死了爹总算回来了……”

“哎呀,什么大女儿呀,你们忘了,这女的是桃丽带来改嫁的,听说跟徐明还不清不楚呢呵呵。”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