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流言事务所

更新时间:2020-08-14 12:21:04

流言事务所

流言事务所 陈周侧畔千帆过 著

已完结 姚青,尤临 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小说主人公是姚青尤临的小说是《流言事务所》,本小说的作者是陈周侧畔千帆过创作的悬疑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S城天堂路有一家不起眼的事务所,专门帮助人揭开流言背后的真相。来访者须留下一个秘密方能进行咨询。一心想要摆脱父母约束的言情小说女作者应聘成为事务所的助手,结识了具有神经质般喜怒无常性格的侦探。在两人经历“元宵血案”、“绿茶案”、“针孔案”等等流言事件之后,也在彼此的信任危机中进行着平淡的日常,当一切形势急转直下时,他们终究要直面自己的命运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陈周打来的电话惊醒,我正准备发泄一下我的起床气,但是电话里的他说道:

“我找到他们之间的联系了,你快过来!”

“什么联系!?到哪里去?”

“胡方曾经在邹冲的酒店打过工,他们三个人可能以前就认识。我现在在邹冲工作的酒店,快来!”

他说罢就挂了电话。我从手机里翻查出邹冲所在酒店的地址,又匆匆洗漱完毕,连化妆都没来得及就赶了过去。三十分钟后我在目的地下车,看到了那家酒店,看楼层的高度至少有十层楼吧。

正准备要进去,余光瞥见了酒店对面的建筑物,那是一个百货市场,一楼是手机卖场,我四望了一下这附近的建筑,感觉这里有些熟悉。

等等,这家手机卖场,几年前好像是......好像是一家珠宝店。

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些新闻片段,还有发黄的报纸,上写“珠宝强盗”几个大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四年前,这里的一家珠宝店遭遇蒙面的抢劫犯突袭,不少珠宝都被劫走,几乎是在同时,两个街区以外的银行发生劫案,之后两个案子并为一案,最后短时间就抓到了那些犯人。

我怎么可能忘呢?宽叔就是在那次的事件中不幸......

“果然你也有印象啊!”陈周突然从酒店里面跑了出来,对正呆住的我这样说道。

他的眼神仿佛洞悉了什么似的,用手托着下巴:“搞不好,这不是一分钱的杀意,而是无价之宝的杀意啊。”

“无价之宝?”我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什么意思?”

“我一直在想,曹成邻居提到的那些发酒疯一般的话是什么含义,现在我大概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什么嘛,他完全是在自言自语啊!

“陈老师,好好说明一下吧。”

我可不愿意他就在大街上爆发出令人倍感羞耻的中二笑声,我强迫自己投以友善的目光,连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用起了撒娇语气。

“我说,就别卖关子了,好不好?”

“装死,逼那家伙吐出来,趁还来得及,这几句如同电影台词,又像是黑帮冲突的经典语录,但仔细想想,装死这两字有点怪怪的,恐怕是那位邻居听错了,其实说的不是装死,而是‘钻石’,这么一想就说的通了!”

“钻石?什么钻石?”事情突然和钻石产生联系,这让我有点懵。

陈老师双手插在口袋,从酒店前的空地抬头仰望,听到我的疑问,他吹了一下口哨。

“喂,不是吧,刚才看你呆呆地望着那边的商场,还以为你记得当年那场大劫案呢!”

“你说那个啊,我当然记得,虽然最后把几个犯人抓获了,但似乎主谋并没有落网,你说的是这件事吧?”我装作对案子了解不多的样子。

“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不死也说不过去吧......”陈周轻描淡写地自说自话,察看了一下酒店周边后,他就又折回来,看样子并没有什么发现。

“那件案子可是很有趣呢!几个犯人被抓后证词都非常一致,一口咬定其中一人为主谋,但很明显,他们几个人都只是优秀的执行者。能同时策划珠宝店和银行的劫案,他们肯定有一个充满智慧的领导者。”说到“银行”二字,陈周瞥了我一眼,似乎在观察我是否知道具体细节。我压抑住内心的复杂情绪,四年前宽叔的死对我影响挺大,我虽然一直想知道事件的真相,但能力不足,如果是陈周这家伙,应该没问题吧。

另外,他好像对此很了解的样子。

“唔,原来主谋没抓到啊!”

正在暗自庆幸自己的伪装没被发现,陈老师却马上戳穿了我:“小临,说谎不是个好习惯啊,你那张若有所思的脸,不像是毫不知情啊。”

“现在不是刺探我的时候吧!说到底我们调查的事件和钻石有什么关系?”我立刻把话题重新转移回去。

“所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曹成等人曾经在公寓边喝酒边聊着钻石的事情。”

“仅仅凭那种好笑的谐音,能说明什么嘛?”

“你忘了吗?珠宝店的劫案中,最后大部分珠宝都被追回,在被抢走的七颗钻石中,只有一颗下落不明。据我猜测,曹成和邹冲等人,恐怕因为一个偶然的契机知道了钻石到底在哪里,所以才经常在公寓碰面,商量要如何拿到那颗钻石。”

所以“逼那家伙吐出来”这句话,意味着他们已经知道钻石在谁手里了吗?

“可是照理说,那颗钻石不是在那个主谋手中吗?”

“应该不可能吧,四年都过去了,假如我是那个精明的主谋,肯定想方设法卖掉换钱,放在自己身上,要多危险有多危险啊!”

陈老师的话令我意识到自己果然问了一个蠢问题。

“那么,有没有可能曹成他们之中,就有其中一个是主谋呢?”

“这说不通。四年过去了,突然开始要找回钻石,这种做法我不理解。而且,就当他们在得手后出了什么状况,钻石丢了,直到四年后才知道下落,这钻石仍然在S城也实在是太巧了。严谨地说,不应该说四年,而是三年。”

“等等,为什么是三年?”

“因为过去近一年来,曹成经常给一个神秘座机打电话啊。”

“你的意思是?”

“再简单不过了,每一通电话只有很短的时间,打座机约见面这种操作未免太古老而可笑了,电话那头自然不可能是什么他的相好。如果我推测的不错,这些应该是威胁电话。”

“威胁电话?”

“是的,大概就是‘不想出事的话就乖乖地把钻石交出来’这样的威胁。”

我的思路完全被陈老师带领着,勉强跟上了他的想法。

“陈老师的意思是,这一年来,曹成一直在威胁某人交出钻石。”仔细想想,曹成的邻居确实有提到,曹成曾经说自己马上就会变得很有钱。就在曹成以为自己会暴富的时候,他却被一个叫胡方的快递员杀死了。

如此想着,我突然想起我和陈老师正在路上走着。

“对了,陈老师,你在电话里说过,胡方曾经在邹冲管理的酒店打工,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是我拜托小妹在胡方的履历中找到的记录,胡方这个人,高二就辍学,然后就开始到处打工,他在超市当过几年的营业员,后来又去了邹冲的酒店,但是没多久就被开除了。”

“开除的原因是?”

“刚刚我询问了酒店的员工,据他们说,是因为胡方这个人性格很倔强,又不愿意迎合别人,工作中出现了很多意外的状况,所以最后被开除,也是理所当然的。比起这个,更重要的发现是另一件事。”

“什么?”

“邹冲的原名叫周冲,你猜他是谁?”

凭空要我猜,怎么可能对一个陌生的名字有印象啊......

然而陈周自问自答地说了:“他是被抢劫的珠宝店的老板。”

我感到非常惊讶,但是陈老师继续说着:“这些信息多亏了小妹我才知道。”

“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就在我把自己代入到胡方的角度,然后冲过去把你扑倒——”

他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声音是否会被路人听到,我大声叫道:“闭嘴!”

这一声呵斥倒是引来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啊,抱歉!”

抬眼看到红灯变绿,我低头加快脚步:“快走!”

过了人行横道,背后传来他的声音:“耳朵完全变红了呢。”

“这不是重点!哦,也就是说,你怀疑这三人是否有联系,然后拜托小妹查了查,结果发现了邹冲是假名,胡方曾在酒店打工,曹成和邹冲都和钻石有关系,这一连串的事实......”

“唔,就是这么回事。”

“你还真是厉害呢!”

“事实上,钻石的事情我早就有所预感了,只是今天知道周冲是珠宝店老板后,就更加确信曹成打的那些电话了。”

看他这么得意,我就忍不住了。

“不过说到底,这些还得是小妹的功劳吧,你也没必要那么自豪。”要不是没有她的帮助,这些信息是很难一下子获得的。

“知道助手小临,你这个在老板调查流言的时候还在被窝里睡懒觉的女人,一定是口是心非的。请告诉我,你由衷地崇敬我,我不会怪你的谢谢。”

此时此刻我真的觉得他不要脸。

“是的是的,作为助手,睡懒觉是不对的,一定改。”

“......”

“还有什么发现?继续说吧,陈老师。”

“值得注意的是,胡方被炒鱿鱼也是在一年以前。”

“又是一年以前?该不会?”

周冲喝醉酒坠楼而死,过几天后,曹成被人在家中杀害,这两人曾经在一起讨论要拿到钻石,这样想的话,很有可能是钻石的拥有者......难道说,坠楼不是意外,而是蓄谋杀人?我向陈老师提出了自己的猜测,他点点头,说:“确实有这个可能。酒店天台没有监控摄像头,电梯里也没有装摄像头,所以无法确定周冲上楼时是否有没有人跟着。”

“或许胡方跟着他上了天台,两人发生冲突,正好周冲喝了酒,或者说两人在喝酒的中途发生争执,胡方一怒之下将其推下了天台。”

“为什么是胡方?”陈老师问。

“他有动机啊,被酒店开除,肯定和经理脱不了关系。”

“换句话说,你等于确信钻石在胡方手中?”

“现在,也只能这样推理了吧。”

“哦哦。”陈老师意味深长地笑了。

我们正好走到公交车站,在站前的长椅上坐下休息。

“累死了!”

“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暂时还是不适应天天奔走啊!”

我瞪了他一眼,道:“现在叫女生小姐是不礼貌的,你知道吗?”

我在心中补上一句:拜托说话带点情商ok?

“脾气暴躁的助手。”以凶一点的态度面对他,他的吐槽竟然变得很简短。

“话说,陈老师,你昨晚和小妹联系了,也就是说,你还是会使用智能手机的。”

“那是当然啊,我只不过不喜欢这种东西?”

“这种东西?”

“它很降智,长时间使用手机,人会变蠢,我需要我的大脑一直保持睿智,就这么简单。”

“噢......”

虽然他说的不无道理,但完全否定手机的作用,未免太任性了一些。

“车来了!小临,给我点硬币。”

向他吐了个舌头:“不用硬币啦,傻子,我有手机,帮你刷了吧!”

上车后他就对我说道:“虽然我们两个年纪差不了多少,你最近的态度也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小心我扣你工资!”

我心里有一些恶毒的话,还是憋着没说。

“话说回来,这样一起做公交车还是第一次呢!”

我拿起手机,准备自拍一张,用意是把陈周也拍进去,但就在这时候,我背后传来一个恶心的声音:

“请把公交车三个字去掉,再说一遍刚才的话试试。”

我愣了一下,感到非常羞愤,立刻转过头去看那人到底是谁。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惊悚恐怖
  3. 灵异精怪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