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王爷今天成亲了

更新时间:2020-08-01 08:24:43

王爷今天成亲了

王爷今天成亲了 琉安安 著

已完结 祁凤深,楼安安 古言宠文幽默搞笑古代古装

热门小说《王爷今天成亲了》是琉安安所编写的言情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祁凤深楼安安,书中主要讲述了:祁凤深弯腰将长安抱在怀里,楼安安伸手挽住祁凤深的胳膊,“王爷,以后你带孩子,我养你啊!”

精彩章节试读:

楼安安:???

祁凤深放开她,目光瞥到瘫成烂泥的猪精男,语气冷漠:“送他回家,好好教教规矩。”

“是。”

两个侍卫提着人就走了。

祁凤深看着一脸问号的楼安安,将人带上了三层包间。

“说说吧,怎么又盯上人家高家公子了?你就不能好好说个亲吗,非要乱点鸳鸯谱?”

祁凤深一坐下就灵魂三连问,楼安安暗自惊叹,这还是那个喜怒无常,高岭之花的凤王爷吗?

怎么说疯就疯?

“不是,”楼安安小声解释了一遍来龙去脉,“所以我这也是为了她们两个人好。”

祁凤深:……

好看的大手端起茶喝了一口,许久才道:“你走吧,别让孟小姐等急了。”

楼安安心里憋笑,嘴上却非常严肃:“王爷,咱们的赌约我已经完成将近一半了,您做好准备了吗?”

祁凤深冷笑:“等你全部完成再说吧。”

她行了礼,回到了自己的包间,不用说什么,端看孟晓诗通红的小脸就知道这亲是毁不成了。

“孟姑娘?回神了。”

她故意调笑道。

孟晓诗嗔了她一眼,随后又握住她的手:“可是你说他明明是这样的人,那为什么当日在街上……”

“你不常出家门不清楚,街上有很多乞儿专门偷盗,行骗,甚至有骗姑娘进烟柳之地的,平白毁了人家一生,想来高公子当日打的那孩子,是犯了不可饶恕的过错吧。”

楼安安一早就知道这件事,是因为自家二姐在吃饭时说起过,当日高良救的就是她。

可楼安安也清楚,一开始这么说,孟晓诗也不会信,还不如让她亲眼所见。

果然,这席话彻底打消了孟晓诗的疑虑,她露出女儿情态来,不好意思道:“今儿真是多谢五小姐了,让你见笑了。”

“哪有的事,”楼安安摆摆手,“自己的亲事是该多上点心的。”

孟晓诗经过此事是真心喜欢楼安安,承诺要给她多介绍客源后二人便分开了。

楼安安没再乱跑,这几日楼父盯她盯的紧,她得做出乖巧的样子来。

回梦楼三楼包厢

楼安安走了,祁凤深却没有,回梦楼三层最深处的房间是专供给他的,不对外开放,只因房间内有一条密道。

留下一个侍卫在门外看守,祁凤深只身进入了密道里,约莫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一间宽敞的密室出现在眼前,眉目老实长相普通的中年男子早已等候多时。

“老奴见过王爷。”

“不必多礼。”

祁凤深坐在玉石凳上问道:“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中年人掏出一纸画卷来,祁凤深下意识就想拒绝,他已经快被楼安安烦出心里阴影了。

强忍着将画卷打开,一张媚俗不堪的脸跃然纸上。

“皇兄费这么大劲就找到这样一个女子?”

他冷笑道。

中年人点点头:“王爷有所不知,这是个寡妇,听说一连克死了七任相公,这才不得不守了寡。”

祁凤深皱了皱眉:“皇兄是想让她把我克死?他疯了?”

中年人也觉得皇帝近年行事越来越疯癫了,无奈道:“老奴一开始也不可置信,许是您之前做的那些让他愈发相信鬼神之说了吧。”

将画卷扔到一边,祁凤深眸中尽是寒凉,“我看是他觉得寡妇克孤星,让本王无法拒绝赐婚才是啊。”

中年人没再说话,恭敬地站在一边。

许久,密室里只有祁凤深敲击桌面的声音,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明艳俏丽的容颜,他缓缓开口:“去将皇帝要给本王和寡妇赐婚的事透露给楼安安。”

“楼家五小姐?”中年人思索道。

“嗯,”祁凤深唇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来,“就说,那寡妇痴恋已逝夫君,不愿嫁我,都是皇帝逼得。”

中年人虽说不知道自家王爷又在挖什么坑,但还是老老实实应下了,手脚之麻利,当天晚膳时分,楼安安就从姐妹们的嘴里得知了这个消息。

“什么?!”

楼安安越听眼挣的越大,该怎么形容这种心情呢,就像自己辛辛苦苦种的白菜,眼见水灵灵了,突然有猪出现给拱了。

“皇帝怎么能……乱点鸳鸯谱呢?”

楼安安问向来温柔的二姐姐。

楼恩兰捏了捏她的脸,笑道:“你还有胆子管起皇家的事来了,嗯?”

“没有,不敢不敢。”

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急得不行,先不说寡妇与祁凤深相配不相配,就冲那妇人心中记挂亡夫,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迈入火坑啊。

她不知道的是,凤·火坑·王此刻才是真的挖好坑,就等楼安安找上门了。

…………

楼安安穿越后第一次没睡好,起了大早去了凤王府,这次没人阻拦她,相反还有婢女替她引路,不是小花厅,而是后院的竹阁。

一进院门,就能闻见满园竹香,祁凤深就坐在阳光下的摇椅上,手上还拿着一本书。

“见过王爷。”

楼安安又双叒不争气的向美色低了头,面红耳赤道。

“坐吧。”

祁凤深下巴微扬,指了指不远处的藤椅。

“找本王何事?”

“您知不知道皇帝要给您赐婚?”

楼安安开门见山说道。

祁凤深神色淡淡:“知道,皇兄总是操心本王的。”

楼安安急的啊,操心也不是这么个操心法啊。

“可是对方,对方心里是有别人的,况且是个寡妇,怎么能嫁进王府呢?”

祁凤深故作落寞,看着她:“这不是正好顺了你的心意?本王娶妻了,你也就了了一桩心愿。再说,天家府邸,要什么真心呢?”

这话说的楼安安一愣,她骨子里是个现代人,心心念念的都是恋爱自由,却忘了在古代,有多少痴男怨女是由不得自己的。

“不,不是这样的,”她下意识摇摇头,“我是希望王爷能幸福,而不是随便找个看不上的人娶,我,我是想给您说亲,可那也得是您看得上的。”

祁凤深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唇边的笑意真了几分,“其实本王也不愿为难她,心里有个想法,只是不知道楼五小姐能不能配合本王。”

“我?”

“对,你。”

于是俩人聊了一个多时辰,楼安安在美颜暴击下答应了一系列不平等条例,出王府的时候腿都是软的。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宠文
  3. 幽默搞笑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