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许我一往而靖深

更新时间:2020-08-14 12:14:37

许我一往而靖深

许我一往而靖深 西南海安 著

已完结 许靖深,颜玥 悬疑推理言情短篇美文热血爽文

小说主人公是许靖深颜玥的小说叫做《许我一往而靖深》,是作者西南海安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装有人体器官的包裹牵扯出一起导演凶杀案,还有十四年前埋藏在很多人心中的连环凶杀案。患有双重人格的犯罪心理专家,心机深沉的刑警队长,心高气傲的退役特种兵,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女法医凤凰神木下的离奇坠亡、宿舍床上的神秘身亡、连捅N刀的强迫症患者、卧轨自杀、人肉炸弹……催眠真的可以杀人吗?占卜破案!人脸识别技术!如果爱,只有痛苦和折磨,你还会奋不顾身?情不知何所起,许我一往而靖深!

精彩章节试读:

钱主任人到中年,身材已是发福,体力也大不如从前,短短几百米的距离就让他上气不接下气的了。

“小许,大——大事不好了。”钱主任抓着许靖深的手,气喘吁吁地说道。

眼前的钱主任全无了往日的模样,许靖深和颜玥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失态,心里面不由疙瘩了一下。

“钱主任,发生什么事了?”许靖深绷着脸说道。

“黎,黎天,他失踪了。”钱主任抬起头,神色慌张地说道。

“黎叔叔失踪了?”颜玥惊讶地说道。

钱主任看了颜玥一眼,拽着许靖深的手站了起来,慢慢地平复了呼吸,朝颜玥点了下头。

“什么时候的事?”许靖深问道。

“从昨天开始我就找不到他了,电话也是关机的状态,我以为他只是想一个人静静,就没有多想,但是我今天早上再去他家找他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电话也打不通,他从没有消失过这么长的时间,他要去哪里事先肯定会和我说的,这次音信全无,我就意识到出事了,正巧又得知你们在刑警学院,就火急火燎地过来找你们了。”钱主任说道。

“按理来说,黎叔叔的身手应该是不错的,也当过那么多年的刑警,一般人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啊。”颜玥沉思道。

“对啊,所以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才过来找你们。”钱主任说道。

“钱主任,你有去黎叔叔常去的地方找过他吗?”许靖深问道。

“我都找过了,都没有。”钱主任说道。

“钱主任,黎叔叔失踪之前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颜玥问道。

“他还是往常那样,噢,对了,他前段时间和我提过,他儿子黎之沛回来了,所以他一直在打探黎之沛的消息,想方设法找黎之沛住的地方,前段时间我还帮他查过。”钱主任说道。

“他有没有可能去找了黎之沛?我们去找黎之沛的话说不定有什么线索。”颜玥提醒道。

“但是我不知道黎之沛的联系方式啊,小许,你能不能动用警局的关系找一下他?”钱主任为难地看向许靖深。

“钱主任,我就有黎之沛的联系方式。”颜玥说道。

“你有?”

“我和黎之沛在国外认识的。”颜玥解释道。

“那你知道他住在哪吗?”

“他好像跟我说过,我找一找。”

“颜玥,你真的是帮了大忙,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吧。”

“钱主任,不用着急,在去找黎之沛之前,我想你带我去一个地方。”许靖深说道。

“什么地方?”钱主任疑惑地说道。

“黎叔叔的家,我想去那看看。”

“为什么你突然想要去那?现在当务之急不是找到黎天吗?”钱主任不解地说道。

“黎叔叔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又有十多年的警龄,即使是一些厉害的罪犯都拿他没办法,虽然这件事可能与黎之沛有关,但是我觉得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我怀疑黎叔叔的失踪可能与暗夜有关。”许靖深说道。

“暗夜?”钱主任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当即白了脸色。

十多年前钱主任也是一名刑警,还是黎天队长的手下,更是暗夜凶杀案的见证者,对于被暗夜支配的恐惧让他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了害怕的神情。

“靖深,你是说黎叔叔可能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所以才会失踪的吗?”颜玥猜测道。

“不好说,我总觉得黎叔叔的失踪和暗夜有关。”许靖深说道。

“现在黎叔叔失踪了,我们之前想找黎叔叔聊一下当年暗夜的案子的计划也泡汤了,现在去黎叔叔的家中看下,或许还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颜玥说道。

“我就是这个意思。”许靖深说道。

钱主任听了许靖深和颜玥的谈话之后,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思考片刻之后,看向了许靖深:“我带你们过去。”

“好。”

钱主任上了许靖深的车和将黎天的地址发到了许靖深的手机上,许靖深看了眼短信就扭动钥匙启动车向黎叔叔的家开去。

“小许,我听说今天男生宿舍里面发生了很诡异的案件,一个学生在床上上吊自杀了。”钱主任问道。

“是的。”许靖深答道。

“是暗夜做的吗?”钱主任压低着声音说道。

“是的。”

许靖深和颜玥透过车的后视镜看到了钱主任苦涩的笑容。

钱主任停顿了许久,这才慢慢地说道:“如果可以,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对上他。”

即使十多年过去了,钱主任依然对那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心存余悸。

暗夜这个名字是他们那一年刑警队所有人的阴影和挥之不去的噩梦,所以黎天辞职之后,他们都陆陆续续地选择了转行或者转到别的部门,每当聚会的时候,这个名字都是他们的禁忌,暗夜的案子一日未破,他们心中的伤疤就一日未愈,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再提翻案。

他们的偶像,他们的精神支柱都败得一塌涂地,他们又有什么勇气再面对暗夜呢?虽然黎天这些年从未提及过暗夜一次,但是他却知道,黎天从未忘记过暗夜,忘记过当年的案子,所以许靖深说到黎天的失踪可能和暗夜有关的时候,他才会如此深信不疑,毅然决然地带许靖深过来。

黎天住的地方比老城区那边的房子都还要废旧,远远地望去全是一片灰色低矮的房屋,如雾霾天一般让人心情沉重,一看就是早就应该淘汰的楼房了,大门处挂起了危楼的警示标志,已经看不到多少人影了,门口的小路也是坑坑洼洼的,这片住宅区的旁边是个中型垃圾场,还没下车就能闻到难闻的腐臭味,许靖深的车开不进去,只好在外面停了下来。

颜玥看到黎天住的地方的时候,着实大吃了一惊,当日赫赫有名的刑警,竟沦落到如此境地,只觉心中复杂万分。

钱主任注意到了颜玥眼中的震惊,在一旁解释道:“他本可不用住这,但这是他和他妻子结婚的地方,自从他妻子去世了,他就一直住在着,我们怎么劝都不肯搬走。”

颜玥没想到,黎叔叔还有如此深情的一面,她对黎叔叔妻子的认识仅局限于癌症去世而已,其中的个中滋味又是如何旁人更难得知。

“钱主任,领我们过去吧。”许靖深说道。

钱主任带着颜玥和许靖深来到了一间楼房前,门口还挂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锁头,稍一用力就能拧开了。可是这个锁头已经被钱主任之前拧开过了,钱主任轻轻地推了下门,就领着许靖深和颜玥走了进去。

房子里面的摆设、家具和楼房外面看起来一样陈旧、破败。但是所有的地方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东西摆放得也很整齐。

颜玥很快就被柜子上摆放的黑白照片吸引了过去。

这是个家庭合照,照片中的黎天看起来硬气又英俊,穿着旧式的警服,眉眼无不透露着刑警的敏锐与凌厉,和长大后黎之沛长得很像,黎天的怀里依偎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她的笑容很幸福,他们两个人中间站着一个不过五六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笑得很开心。

看着这张照片,颜玥莫名地觉得很心酸。

“这是黎天入职两年拍的合照,那年他第一次侦破了局内的大案,局长奖励了一些钱,他特意拿着这些钱带着家人去附近的照相馆拍的照片。”钱主任在一旁说道。

颜玥和许靖深走进厨房。

厨房里的摆设很简陋,电饭煲、煤气灶、平底锅等平常用品已经有些年份了,早都是被淘汰很久的型号,上面的油漆也掉色了,露出了真实的颜色。唯一与这些格格不入的就是放在角落里的那个崭新的小型浅蓝色橱柜。

颜玥将橱柜打开,看到里面正摆放着三套整齐和干净的碗筷,微微一怔。

“黎天他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将另外两副碗筷摆在旁边。”钱主任声音沙哑地说道。

“万一有客人来了怎么办?”许靖深问道。

“他从来不带别人到家里面吃饭。”钱主任答道。

颜玥眼眶泛红。

颜玥的脑海里突然回想起当初在操场见到黎天的场景,心里面突然就很难过,当初她只知道黎天伤害了黎之沛却不知道黎天有如此重情的一面,还阻止黎之沛和黎天见面,想到这里,颜玥心里面就很愧疚。

黎天和黎之沛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钱主任,您知道当时黎之沛为什么离家出走吗?”颜玥问道。

“这个内情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黎之沛对他父亲当刑警很有意见。”钱主任说道。

“您知道原因吗?”颜玥说道。

“不清楚。”钱主任摇了摇头。

“那这些年黎叔叔有没有找过黎之沛?”

“当然找过了啊,当年黎天还专门去美国找了他一个月,没有任何消息这才回来的。”

“好,我知道了。”

颜玥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她对黎天有着很深的误会,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当面和黎叔叔道个歉。

许靖深越过了颜玥和钱主任,走进黎天的卧室,颜玥和钱主任也很快跟了上去。

“钱主任,我可以翻一下黎叔叔的东西吗?”许靖深问道。

“没问题,你随便翻吧,如果黎天知道了也不会怪你的。”

黎天卧室里面除了一张简单的双人床就只有一个书柜了,书柜上面摆放了很多书籍。黎天常看的基本都是一些与刑侦有关的书籍,可是当许靖深慢慢一本本看的时候,发现这里面催眠类书籍占了将近一半。

“看来,黎叔叔从没有忘记过暗夜。”颜玥走到了床头,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墙上用小刀一次又一次划出来的字,苦涩地说道。

墙壁上刻着的正是暗夜两个字。

许靖深翻动书柜中的一本书的时候,突然从里面掉出来了一张纸条。许靖深俯下身子捡起了地上的纸条,神情立马变得凝重起来。

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错得一塌涂地。

上面的字体写的潦草而苍劲,以至于力道都穿透了纸张。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言情
  3. 短篇美文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