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大朝奉

更新时间:2020-03-09 23:45:16

大朝奉

大朝奉 潜心梦徒 著

已完结 卓一凡,卿九儿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小说主人公是卓一凡的小说是《大朝奉》,它的作者是潜心梦徒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老婆子,把世安叫回来。”爷爷用命令式的口吻对奶奶说,奶奶赶忙叫兰青出去把父亲叫回来。...

精彩章节试读:

老三头在死前的几天还四处的嘚瑟,之前他特别不愿意往人堆里扎,因为他这年纪的叔伯大都已经娶妻生子了,时不时的也聊一些荤段子,老三头不听还好,听了这心中就会觉得憋屈。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那婆娘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村里人都说水灵,把他给嘚瑟坏了,坐在磨面的大石头碾子上,一边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一边朝着地上吐着唾沫星子,引起别人注意。

  “老三头,咋样啊?有媳妇啥感觉啊?你那媳妇呢?也不叫出来,让咱们仔细瞧瞧?”村里叔伯这一年之中也就是快过年这一两个月清闲一些,见老三头一个人在那晒太阳也是好奇。

  老三头自然是得意的一笑呲着大黄牙齿说道:“瞧啥瞧,我婆娘你们就别惦记了,不过还真别说,小丫蛋子,还成,还嫩着嘞。”

  这话一出,大家就更感兴趣了,有好事的人就喜欢问问“细节”,老三头居然还真的拿此事炫耀,夸自己的婆娘皮肤白嫩,“馋”的那些人一个个都红了眼。

  这些人其实也就只是隔着玻璃看到了一眼那女人的样子,老三头宝贝着,不让任何人看,所以也没看仔细,就是觉得白,清秀。

  “老三头,你说这么好的婆娘,咋就被你给遇上了?别是拐来的吧?现在这事儿可犯法啊!”说话的人是水生父亲,我叫他根叔,他和老三头是最不对付的,因为老三头喜欢占便宜,他家和老三头家仅仅只是一墙之隔,经常吵架,这话就是怼他的,故意让她难堪。

  大家也跟着起哄:“对啊,这年月,买婆娘可不成咯。”

  “哼,你们这就是眼红,还有,那臭小子的小娘们儿不也是买的么?”这老三头直接把矛头指向了我。

  根叔回头这才看到了站在墙边的我,笑着跟我打招呼表情有些尴尬。

  “根叔,水生哥呢?”从山上下来之后我就没有再看到水生了。

  “病了,咳嗽的厉害,不过没事儿。”根叔倒是说的不以为然。

  “咳咳咳!”老三头和那些人说着话,不知怎么的也咳嗽了起来。

  并且,这一咳嗽就停不下来了,吐了好几口痰,不过也没有见他吐出什么来,反而是这脸有些灰白,模样看起来十分的难受。

  “老三头,悠着点,都这岁数了,别一口撑死。”叔伯们说完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当时这也就只是一句玩笑话,谁也没有把这话给放在心上,那日我原本是要去看看水生的,奶奶让兰青姐来找我回家吃饭了,没办法只能作罢。

  结果,第二天,村里就炸开了锅,说是老三头死了,并且死状极为的恐怖,是浑身溃烂而死的。

  臭味儿都飘到根叔的家里去了,根叔和婶子在院子腌白菜,被呛的都快吐了,于是就去老三头的家里看看。

  结果就发现了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按理来说人就算是死了,这么冷的天也不至于烂成那个样子啊。

  于是,村里就传开了,说着老三头娶的是个“不干净”的东西,我们这管冥婚的邪祟叫寿衣新娘。

  父亲知道这事儿之后也去帮忙,料理后事,爷爷则也急匆匆的出去了。

  我还被爷爷勒令留在家中,可心里惦记着水生还病着,于是偷摸的溜了出去想去看看水生。

  村里的人都聚集在老三头的家,那门口都堵满了人,倒是水生家这没有人看了,我直接就从大门口进去。

  一边朝着他所在的屋子方向走,一边喊着“水生哥”,可却没有听到他的会应声。

  “砰砰砰。”到了他的房门口,我用力的拍了拍房门,要知道,他从没有关门睡觉的习惯,可今天这门不但关上了,还从里头反锁住了。

  “水生哥,我是小九啊,你开开门。”我叫道。

  里头沉默了许久,我担心水生哥是病的卧chuang不起了,正想转身去找根叔,让他来帮忙开门,结果突然门“吱呀”一声就开了。

  房里的亮光印入我的眼帘,紧接着我看到了裹着棉被的水生。

  水生的脸躲在棉被里,我看的不大真切,不过他却侧了侧身让我进去。

  “水生哥,你怎么了?发烧了么?要不要去镇上买点药?”我看着他这副模样,更是担忧。

  水生也不说话,侧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里,紧接着就开口对我说道:“小九,我,我,我看到你妈了。”

  “我妈?”仔细的想了想,我的后妈玉玲姨前些日子回娘家了,难道说今天回来了?不过这水生病了待在房里,怎么能看到她?

  “不是的,小九,我,我,我看到你亲妈了。”水生的声音颤抖的不像话,我的心里也是陡然的一颤。

  要知道我的亲生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这件事全村的人都知道,水生也应该清楚。

  “水生,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说着沉下眸子。

  “小九啊,是真的,我真的看到了,真的是你妈,和你家照片上的一模一样?”水生哆嗦着裹着被子缩到了墙角,那惊惧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只是,他这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瞪大了眼眸,倒吸了一口气,不等我转过身,肩膀就是一沉,顿时吓了一跳。

  “兰青姐,你怎么来了?”侧过脸看到身后站着的是兰青姐。

  “阿九,回去吧,爷爷到处找你呢。”兰青姐说着,拉住我的手腕就要带我走。

  我看着已经哆嗦成一团的水生,让他好好休息,看他满额头冷汗的模样,估计是发烧了,方才说的话,一定是胡话。

  给他倒了一杯水,我和兰青姐一起离开,此刻村里的人还都在老三头家那围观。

  “兰青姐,你相信这世上真有什么寿衣新娘吗?”我望着她问道。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我:“怕吗?”

  “我?”我顿了顿:“我不怕,要是真的有,我保护你们。”

  兰青姐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儿,是那种任谁看到都会莫名想要保护的人。

  她听到我这么说,眼中闪过了一丝复杂的光芒,伸手摸了摸我柔软的头发,嘴角一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回到家中,我发现家里的气氛十分沉重,饭菜已经摆在桌上,奶奶和琴姨都站在厅里,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见我来了,赶忙冲我招手。

  “小九,你是不是又做了啥惹你爷生气的事儿了?”我一走进客厅,奶奶就一脸认真的问我。

  我赶忙摇头:“没有啊?”

  自从偷摸上山连累兰青姐被罚了之后,我哪里还敢惹事儿。

  “哎,你爷,让你先别吃饭,去祠堂他有话要问你。”奶奶的眼神之中露出了担忧之色。

  这祠堂,只有我犯错,还有逢年过节上香的时候,才会去,现在还没到过年,这过去就是要受罚了?

  “快去吧,要是真惹事儿了,就赶紧跟你爷认错。”奶奶说完,示意我过去。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并不怕爷爷,因为从小到大他就没有真的揍过我,一般就是把手举的极高落下的时候几乎没有感觉也就吓唬一下。

  所以,我并不忐忑,直接就大踏步的朝着后院的祠堂走去。

  才走到祠堂的木门前,我就看到了来回走着的爷爷。

  他嘀嘀咕咕的不断说着:“看来一切都是真的,完了,卿家走到头儿了。”

  “爷爷?”见他神神叨叨完全没有注意到我来了,我赶忙开口喊了一声。

  爷爷猛的回过头,那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凝眉严肃的望着我。

  他的眼神很凌厉,眼中充满了血丝,让我立即不由自主的朝着身后退了半步。

  “三天前,你上山去了哪儿?是不是去长虫沟了?”爷爷盯着我,眼神很可怕。

  “我,我?”我磕巴着说不出话来。

  “去没去!”爷爷的声音有些嘶哑,朝前迈了一步,直接就立在我的面前,质问道。

  “去?”刚吐出这一个字,爷爷扬起手,一个大嘴巴子就落在了我的脸颊上。

  他的手粗糙而冰凉,落在我的脸上却是极重的,一巴掌直接就把我给拍地上了,脑袋里嗡嗡嗡的响着,我茫然的望着爷爷。

  “孽畜!你知道你捅了多大的篓子吗?”爷爷说着,身体开始无法自控的晃动了起来,好似没有力气站着一般。

  “爷你?”我想起身扶他。

  结果爷爷直接就指向了我,大声喊道:“跪着!”

  我迅速的跪直了身体,望着爷爷,爷爷则是背对着我,奶奶琴姨还有兰青姐站在祠堂的木门前头,见爷爷发这么大的火气,也不敢吭声。

  “老婆子,把世安叫回来。”爷爷用命令式的口吻对奶奶说,奶奶赶忙叫兰青出去把父亲叫回来。

  父亲回来的时候还有些懵,见我跪在地上以为又是我犯错了,让他回来教训我。

  结果我这一抬头,父亲一看我的脸就露出了心疼的表情。

  “爹,这娃子还小,打**啥的都成,别打脸啊。”说完,还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脸颊。

  脸颊微微肿起,嘴角也破了,这一碰,疼的我就是哎呦一声。

  爷爷并不解释什么,只是让父亲,立刻去村外头找几个修坟的工匠来,越快越好,价钱由对方定多少都不要还价。

  父亲一听,连忙提醒:“爹,咱村里别的没有,力气活儿多的是人抢着做,还便宜,要不?”

  “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让你去请就去请,马上!”爷爷今个儿吃枪药了,火气大的不得了。

  父亲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赶忙点头,看了我一眼之后就出去了,这种情况之下父亲是不能为我求情的。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