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故山归梦之画入道

更新时间:2020-08-14 04:23:27

故山归梦之画入道

故山归梦之画入道 瞻南北顾 著

已完结 周涯,马良 腹黑武侠仙侠短篇美文

主角叫周涯马良的书名叫《故山归梦之画入道》,是作者瞻南北顾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冉冉孤生竹,结根泰山阿。我是一只活了五百年的青竹妖,于深山修炼成人,看到山下有个热闹的人间。那里花红柳绿,金银玉翠,有吃不尽的美酒美食,还有看不尽的公子姑娘。我走出深山,化为富贵的少年,算命的老头,流浪的乞丐,或酒馆里一身青布衫的说书人。终于,在某一日,寻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少年郎。我将他带回深山,他却心怀天下,执意要做那人间相。可怜我的小相公,死在凯旋归朝的荒凉古道上。

精彩章节试读:

秦冉将秦连接到自己府上养着,小女孩儿看着他时不哭不闹,呆呆的,像一座陶瓷娃娃。

他又在新府的后花园种了一片竹林,竹林中建了一座竹屋,屋内挂着翠色纱帘,摆着檀木桌椅,勒令府中上下,未经允许,不得入内。

他自己也不常去竹屋,每次走进竹林,皆是闲暇时漫无目的的散步,散着散着便到林中,竹屋前。

屋前有个翠衣姑娘,倚靠着门廊,笑意盈盈的瞧着他。

只见那姑娘生的倾国倾城貌,弱柳扶风腰,肌肤如白玉骨瓷,粉黛不施,黑发及腰,远远望着只觉得清雅端庄,走进了细瞧,她微微斜靠在竹子旁,又觉得勾魂摄魄,再一笑,竟生出些孩子气来。

此等人间少有的美人,少年每次瞧见,却都微微皱着眉头。

有点而愁人。

“这不是我的小相公吗?今日天气正好,相公来的也正好。”

女子一说话,风流情趣都溢了出来。

秦冉像是习惯了她这这般挑逗,不作声,沉默的越过她走进屋里,坐在檀木桌旁,开始一口一口的喝酒。

“原是来喝酒的,若我这儿不备着酒,你便不来了?”

秦冉抬起头望着她,淡淡道:“若你没有酒,我便带一瓶过来。”

谁知着女子听罢,非但不喜,竟冷冷的哼了一声:“你这样说,想必是又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了。”

“阿青又猜对了。”

姑娘姓祝,名一青字,秦冉唤她阿青。

祝青心里骂一句无耻,眸子里好像似漫上悲伤,幽怨的瞧着白衣干净的少年,委屈道:“秦郎啊秦郎,你何时能骗我一骗。你大可骗我一骗,我必然不会怪你,或许只因一句带着甜味儿的话,我便能为你赴汤蹈火,连命也不要了。”

秦冉眸子黑黑的,此刻弯了弯,出奇的温柔好看。“我自是不愿骗你,却知道你有多少话是真,多少话是假,又有多少话,藏在肚子里,从未告诉我。”

祝青瞧着他淡淡的如画的眉眼,听着他淡淡的声音,忽而笑了。

“我的小相公,你可知道,你对我这般木讷冷淡,对外那般长袖善舞阴狠果断,便是我如此欢喜你的理由。”

“阿青这是在夸我还是骂我?”秦冉又喝了一口酒。

祝青坐在少年对面,牢牢盯着他,似要透过他眸子里的雾,想寻到些什么。她道:“我祝青活了五百岁,前一百岁深山修炼,后一百岁占山为王,中间三百岁,变换样貌游戏人间,从未有过想得到却得不到的东西,也从未见过如你这般美貌可人的公子。唉。。。。。。这话我好像说过了,说过好多次,可每次你总是爱理不理,喝着我的酒,吃着我猎物,望着薄云长天,却从不看我。”

白衣公子不停的喝着酒,窗外的云越飘越远,祝青说话间,慢慢淡了,散了。

姑娘还在说:“五百年我看过多少凡人,凡人皆望名求利,皆劳碌辛苦,你也是凡人,虽你生的这样一副好皮囊,却也走不出世间囹圄,又何故故作矜贵,瞧也不瞧我一眼。”

祝青说话素来这样酸,五年前秦冉初到浮玉山时,便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妖怪,是个记仇的妖怪。

“阿青说的什么话,山上的五年,我白日里瞧的是你,睡梦前瞧的是你,就连梦中都是你,你若愿意,我这一生眼中只装你一个人,又有何妨?”

祝青愣了片刻,然后笑了。眉眼弯起来,似一朵颤巍巍娇嫩的花儿。

公子走了,踩着一地青竹叶。

祝青坐在秦冉坐过的椅子上,托着下巴想他说的话,“明国气焰渐强,早已开始暗地里整编军队,约莫不过几月便要打进楚国了。”

她问:“国之将战,公子何从?”

秦冉道:“楚王信我,百姓盼我,百官一双双眼睛皆盯着我,阿青觉得,我可有选择?”

祝青又嗤笑一声,道:“公子果然一副爱国爱民的好心肠。”

秦冉反问她:“若有朝一日浮玉山被别的妖怪占领,屠了妖兽,砍了竹林,你当如何?”

“我定要扒光他们的皮,喝光他们的血。”说完,她嫣然一笑,道:“你现在可说明自己的目的了吧。”

秦冉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一只青铜酒杯,那是他去浮玉山的第一年,送给这个女妖怪,用来讨好她的一件礼物。良久,他才开口:“我知自己身患恶疾,命不久矣,大概这是我求阿青的最后一件事了。”

“若我终有一日战死沙场,也算重于泰山,死得其所,只可怜我那安王府里的妹妹,爹是个没心的爹,娘是个恶毒的娘,求你为她寻个好去处,让她平平安安的过完这辈子。至于那个没心的爹,若姜氏害死他,也请阿青在黄泉替他引个路,免的被怨气缠身,做个孤魂野鬼。”

“公子还未说,自己将如何?”

“我。。。。。。阿青便将我的尸骨带回浮玉山罢,埋在门前青竹下,哪一棵都好,只要别叫那妖兽吃了,能日日见到太阳,闻到你屋里的酒香,就好。”

秦冉说完了,抬眼望向祝青,瞧见她满脸的泪。

当时的楚国和明国互相看不顺眼,早已在交界处开战,离国同明国又素来交好,若说单单一个明国不是楚国的对手,却不一定顶得住两国军队的夹击。

适时,楚王派秦冉前往,以军师之名。

这不是小丞相第一次当军师,却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大的阵仗,背负如此大的使命。

上百朝臣都眼睛都灼灼的盯着少年清瘦挺拔的背影,希望他不负期望得胜归来,又隐隐盼望着这个天之骄子从命运之神的手掌上跌落下来,狠狠的,跌进泥潭里。

大楚皇城的百姓,文武百官,以及肃然立于城墙上楚王,应该都记得那一天。

或者说,记得那一天之后的三年。

那三年,丞相秦冉同当年的大将军姜带兵十万,横扫三国上百座城池,马到处,皆成平地。

自明国边境,纵向往都城侵略,横向夺了卫、离两国数十关口。那时间,边境处民不聊生,哀鸿遍野,多少好男儿葬身沙场,妻儿寡母含泪骂天。

天不怜人,苟活无门。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武侠
  3. 仙侠
  4. 短篇美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