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天赐良神

更新时间:2020-03-06 22:29:33

天赐良神

天赐良神 醋溜土豆丝 著

已完结 白染,五五 武侠仙侠玄幻题材热血爽文

主角白染五五小说叫天赐良神作者醋溜土豆丝,讲述了五五是一朵灵山上丑的人神共愤的蘑菇精,鬼迷心窍偷食了仙丹,招惹了一堆事情……先是赏花途中被人追杀,又误闯仙池惹上恶妖的白染上神,从此过上了被扣做奴役的“悲惨”日子。这位上神,还偏偏就是那仙丹的主人,闹哪样啊……梵尘珠上,是他亲手替她谱下了这场悲催的人生。以七魂六魄设下的局,求的不过是一人,却要白染以毕生修为入局……的精彩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可我连这十分之一的如意事长啥样也没瞧见,便被人追着翻了三座大山,险些丢掉性命。

夙州境内大抵是寻不到与我一般倒霉的妖精了。

此事还得从一月前说起,那日我的发小殊鱼邀我到隔壁桃花镇逛桃花节,想顺便勾搭一朵桃花回来。

我心想她整日咋咋呼呼,莽莽撞撞,恨嫁恨得厉害,也该讨个相公让我耳根清净清净了,便爽利地答应下来。

不想我们逛了三日,竟连半支烂桃花也没撞见。于是,我们默契如一地变换了方针,直接杀到红娘馆里择夫。

殊鱼心气高,眼光也高,择了半天连个像样的人选也定不下来,确实符合她注孤生的性子。

可她又偏生的爱折腾,竟帮我也张罗择选起来。以我的如此善良的性子自然不在乎外貌,家财亦不求殷实,只图温饱,便是如此简单的条件,在梅花镇也是万里挑不出一个来。

我寻思多半是我们梅花镇镇民的家底都比较殷实的缘故。

此番瞧见街上的行人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身缠万贯,便没报什么希望。

却不想此次竟无心插柳柳成荫,真给寻到了。

我揣着一颗小激动的心,随着身经百战的殊鱼一道坐在敞亮的茶楼里嗑着瓜子等那来相亲的人。

等到日薄西山,群鸟归巢,也没瞧见半个人影。待殊鱼拉着我正要去寻媒人张婆子评理时,楼下急匆匆杀进一个小厮模样的男子,和我们打招面时,他已然汗流浃背,喘声连连。

那小厮留下半块碧绿剔透的玉珏,连连赔礼谢罪,直道他家公子路上有急事此番来不了了,改日定当当面赔罪,叫我多担待。

我并非那小气之人,这厢心里正念叨着缘分未到,命不由人的慰藉之词,那头殊鱼已笑吟吟替我收下了玉珏,还难得知书识礼地目送着那人离去。

我饶有兴味地看着她这番有趣的动作,摇头不已,不知她心中又在打什么如意小算盘。

不料,她回头便来叮嘱我要及时把握,更是笃定此乃天赐于我的夫君,直拉着我兴致勃勃地要挨家挨户的寻人,那模样像是在寻自己的夫君一般。

我但笑不语,取了块干净素洁的手帕,小心将那半块玉裹好搁在怀里。

话本子里女追男的戏码我看了不少,记得当中常伴险阻,却不想这险阻竟来的如此之快。

我们寻得心神俱疲,将将歇下来缓口气儿,远处一阵哨声响起,待我们再抬眼时,已被一群黑袍蒙面人围得水泄不通。

殊鱼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不好,怕是你相公家里人不同意这桩婚事,遂派人来灭口了。”

“玉佩呢,若是乖乖交出来!我便考虑留你们一个全尸。”一个穿着精致些的黑衣人冷眼瞪我。

好俗套的对白。

我努力要在脑子里寻出一个更经典对白怼回去,殊鱼先一步抬手惊呼:“世间最可耻之事便是拆散有情人。尔等可还有良心。”

闻言,我忙别过脸去,捂住脸庞,此刻实在想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

“哪那么多废话!给我上!”黑衣头目一声令下,黑压压一行人立即蜂拥而上,看架势是要动真格了。

黑衣人整齐如一地捏了刀要来砍我,出手狠绝不留后路。

我虽不喜与人动手,却不能轻易让人伤了去,考量到凡人力薄,我拂手扇人的动作一压再压。

他们被扇到一丈远开外,竟也不长记性,爬起来再次提了刀凶狠狠地朝我杀来。

当真是群不怕死的主。

如此往往复复,虽耗不了我多少气力,终归让人生厌。借着他们飞远的空隙,我打哈哈打的愈来愈困。

此番倒地后,他们应当再也爬不起来了,一个个躺在地上,长长地**,终归是我下的手,善良如我到底是有些于心不忍。

我蹲下来正纠结着是扶他们一把,还是赶紧跑路,身后一股危险的气息渐渐临近。

对面的殊鱼鼻子眼睛拧在一块儿,嘴上叽叽咕咕像是在冲我喊些什么。

我向来有些耳背,走近几步,这才勉强读懂她的唇语,说的应是,五五快跑,有蛇!

蛇?什么?有蛇!反应过来的我被骇得踉跄着连退了好几步,脚后跟像是被人使了绊,整个身子毫无征兆地向后倾倒下去。

这番摔地,我的**居然意外地毫发无损,原是那群哭爹喊娘的黑面人做了肉盾。

不过那蛇却是真真可怕的走兽,没有骨架,行路无声,杀敌于无形之中,光想想都叫人毛骨悚然。

从前,举凡是蛇类,不论老的少的,公的母的,成精的或普通的,都能将我骇得呼吸困难,腿脚不利,今日自然也不例外。

我这厢腿软得还没来的及起身,黑衣人那厢携了暗器极不厚道就要来暗算我,而我实在无力抵抗。

事已至此,我只得闭了眼琢磨着什么样的死法好看些,只听一阵刀光剑影后,黑衣人倒下了,殊鱼也一并倒下了。

原本他们若是好生说明来意,明事理的妖精如我断不会计较什么,不过是舍了这段姻缘,归还玉佩便是了。

可他们不由分说,上来便动手,且招招满是杀机,如今还殃及了殊鱼,再善良冷静如我,也是万万不能容忍的。

“尔等实在欺人太甚!且吃我一记。”我化悲愤为胆色卯足了劲儿凝了道力,直狠狠朝他们劈去。

他们一个个没见过世面,被我放的这记大招唬得上窜下跳,尖叫连连。

我趁机扶起中刀的殊鱼,跑远了藏了起来。

这一藏便藏到了山沟里。

寻到一处隐蔽的地儿,我轻轻放下殊鱼,她的脸色已惨白如云,我们做妖精的若受了刀伤,自能疗愈且不留瘢痕,想来这刀伤并不是寻常刀器所造成的,他们怕也不是寻常人类。

思及此,我不由地蹙起了眉头。

“五五,眼下情形实在不宜你做出这般悲天悯人的模样,委实丢人了些。”

殊鱼挣扎着撑起身子,又道,“若是他们寻上来,你且先跑,我还可拦上一拦,再不济若成了俘虏就巴望你寻到夫君来救我了。”

她眼里泛着金光,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状。

殊鱼向来心宽无惮,待我亲如姐妹,我又怎能撇下她苟且偷生。

“你且好生歇歇,我去替你采些药来。”

殊鱼的伤实在耽误不得。

我排除万难寻到药回去却弄丢了殊鱼,我急慌了正四处翻找,隐隐听到那帮蒙面人窸窸窣窣往这边寻来。

殊鱼怕是被他们捉了去,他们当真是不讲道义,偏爱趁人之危。

他们如此行径,实在气得我直想给他们的脑门上都来一记狠招,直拍得他们长睡不醒,可身为夙州的良民,我却不能逞一时之气,坏了人妖两族的百年之好,亦不能辜负殊鱼的希冀。

我只能憋了气,扭头拔腿逃去。

眼下只能寄希望于我那素未谋面的夫君了。

那群人万恶难恕,有一点却令我万般佩服,便是他们的耐性好得惊人,竟追着我足足翻了三座大山,不带喘气的。

其间我趟山涉水,加之深受他们的暗箭难防,身子也负伤累累,眼瞅着好不容易看见梅花镇的界碑近在咫尺,他们却再次寻上了我。

此次,我倒学机灵了,不再与他们讲道理以德报怨,上来便眶一记虚招,唬得他们纷纷抱头鼠窜,瞄准了时机,我连忙拔腿跑路。

跑着跑着,忽觉脸上一凉,我右颊上的面具终于不负众望地滑落下来。

我顾不上那面具,继续直愣愣往前跑,一面跑还一面回头,奇怪的是身后的那波人像是吃坏了肚子一样,一个个倒地呕吐,那模样恶心极了。

后来一思量才明白,我那时被穷追了一个月,逃得狼狈不堪,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仪容,跑得时候太用力,三千青丝舞得太妖娆了些,将他们一个个骇倒了。

而令他们反胃呕吐却是因了我那半边常年被面具遮住的右靥。

得天垂帘,我于百年前曾捡到过一颗仙丹,令我一夕间炼**形,此后为感念天恩,我日日礼佛念经,待人和善,除了隔壁家熊孩子来偷我好不容易搞到的烧鹅,被我扮鬼吓得一个月不敢下chuang外,实在不曾与人争斗接下梁子。

可惜好景不长,三个月后,我提篮上山采花时,头顶一道惊雷劈下,便将我劈成了这副半人不鬼的模样。

我当即寻遍名医,大夫们束手无策,都以我遭了天谴为由,弃我于不顾,要*看他们便是学艺不精,满口胡言。

我这怎会是遭天谴呢,若是天谴,上天又为何要降下仙丹赐福呢?

莫非神仙也好欲擒故纵一说?

猜你喜欢

  1. 武侠
  2. 仙侠
  3. 玄幻题材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