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风云不解

更新时间:2019-11-01 10:12:16

风云不解

风云不解 看看听听 著

已完结 步惊云,聂风 古言腹黑仙侠玄幻题材

步惊云聂风是小说名字叫《风云不解》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看看听听,小说主要的讲讲述有“断浪,你放开聂盟主”这边的怀灭在一旁默默的观察着这一切,情绪随着事态的发展慢慢波动起来......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 惊云道内

怀灭一早起来,就去聂风的卧室查看聂风的情况,他深知聂风此刻的身体状态,丝毫马虎不得。

一进卧室向chuang榻望去,却发现chuang上早已人影不见,怀灭心内忐忑不已,连忙四处遣人寻找。一门众随即告知怀灭聂风早已在练功房。此刻聂风正手握着雪饮,尽力使出家传功法‘惊寒一瞥’。却无奈内力后劲均不足,空有架势,却无实质的威力。

聂风见此心内黯然,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表情,微微喘了口气,自己如今无任何功力,只尚有冰心可感知。只微一屏气,便觉察到了身后赶至的来人。聂风略一回头,便看见一直盯着自己的怀灭,其眼神满是担忧。

聂风见他如此关心自己,心内一暖,只无奈一笑,低声道:“我没事的,只是不大习惯罢了”

怀灭刚要回话,却见远处飞来一雪白的信鸽,爪间缠着信筒,落在聂风的肩膀上。聂风迅速的查看信件,脸上闪过了忧虑,转身对怀灭道:“怀灭,我须出去一趟,澹台家守护的白虎台昨夜遭人盗取,我须尽快调查此事,找回白虎台,万不可让此神器落入奸人手中。”

且说白虎台内存放着白虎神兽的元神,本来由神风盟中的澹台家守护,澹台家本是武林世家,世代也以拼死守护白虎神像为己任。现如今被人轻易所窃,想是盗贼来头不小。

怀灭沉思了良久,想此事虽事关重大,然聂风此刻的身体亦是让人担忧。眼见聂风坚定的眼神,只无奈道:“聂盟主,我同你去。”

话勿多言,他俩便赶紧出发去往澹台家,这一路上,聂风单是从众多江湖人士口中,便已对此事了解大概…

白虎神像性本属战神、杀伐之神,普通人别说拿它用它,就连碰一下登时就会为其戾气所伤。普天之下唯有绝世神兵方可驾驭,放眼当今,只有绝世好剑、雪饮狂刀、火麟剑、无双神剑、败亡之剑、惊寂刀&160;、天罪、天刃刀、贪狼剑、大邪王这几大神兵。其中持刃之人却半数不在这里,最有可能的便是…

聂风想到此不由轻叹了口气。据说偷盗之人的功力十分诡异,盗窃发生之时,守卫神像的十大护卫未战几招,便纷纷惨死在来人的爪下。

怀灭知他所想,据神风盟探子回报,被盗那天室内红光扑面,邪气逼人,甚是可怖。可见最有可能的就是断浪持重铸的火麟剑……

“咳咳,咳咳…”突然间聂风剧烈的咳嗽,脸色登时苍白了起来。怀灭连忙拍打他后背辅助调顺气息,也不由的摇了摇头,心道,这两天赶路着实辛苦了些,聂风身体恐早就吃不消了。

“盟主,再行一日就到了,要不然我们暂且在客栈这里先歇息一下”

“无妨,无妨,何时就这么弱了,正事要紧”聂风缓了口气沉声道,“即使能窃得白虎神像,将他安全的运走也是一件难事。四神兽和麒麟血息息相关,我到澹台之后,即可用我自身之血来感受白虎神像的位置,届时自可查找”

澹台家内宅

“聂盟主,烦扰你跑一趟,我澹台容甫感激不已”澹台容甫一见聂风便迎了上来

“不必客气,澹台兄。现下存放白虎神像的白虎台在哪里?另外,可见到盗窃之人的样子了?”

澹台容甫叹了口气道,声音低颤道“说来惭愧,盗窃之人是我那不成器的小儿”,言罢,从怀中缓缓的掏出白虎台,“我并不知他从哪里练的邪功,厉害无比。那日他本奉我命和护卫们一起去看守白虎神像,没料到没多久下人便告与我他手握火麟剑,以神兵的威力挟走了白虎神像,屠杀了看守的所有人。我们苦寻多时无果。我澹台一门以保卫白虎神像为职责,现如今却…”

“那不是令公子”聂风叹了口气“放心,我定会让令公子和白虎神像平安归来”聂风劝慰道。果然是断浪。

聂风拿过澹台容甫手中的白虎台,外观精致异常,后割破手腕,将自身之血滴入台内。怀灭见聂风身形渐渐不稳,正欲阻止。却发现随着台内鲜血渐满,白虎台发出了深蓝色的光芒,竟于空气中形成了一条指向前方的通路。

聂风脸色逐渐苍白,精神也觉不济,看着这条蓝色的通路,对众人道:“现下白虎台可指引我们找到白虎神像,众人不必随往,偷窃之人武功深不可测,大家跟随恐有危险”。众人正欲反驳,聂风又回首严肃道,“况且我也不想争战时有所分心,大家请听我一言”言罢就沿着指引向前走去,众人皆无奈,只有怀灭随往。

聂风行了半日,终于见到了蓝光的终点,确是熟悉的……凌云窟

凌云窟,这是个存在太多回忆的地方,聂风轻叹了口气,自己的爹爹和娘亲在此与自己分离,然在此地却也碰到了断浪和他云师兄……

“风,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听到声音,聂风连忙抬头,只看到一陌生男子坐在树梢上,嘴角挂着邪佞的笑容

“浪,果然是你”聂风目光黯然…

四目相对,良久无言。二人的过往此刻也在两人的脑中飞快的盘旋…

“聂风,记得你我初次于此地相遇之时,我言我孤独无靠没有朋友,你就挺起*脯诺道’断浪,我聂风今后永远是你的朋友了’,想想那时候,你真是可爱…”断浪突然微笑着,打破两人间的沉寂。

“断浪,你要白虎神像做什么?”

“做什么,我当然是想和二十年前的自己一样,获得毁天灭地的力量,称霸江湖!”

“浪,你未曾更改一分”聂风眼神随即复又黯淡了几分,声音透着难以言说的心痛。

“风,我断浪虽初心如此,然却可转。此刻,我拿白虎神像,却只为引你出现。你若同我隐居,相守此生,我便收手,永不再涉足江湖一分。”眼内竟温柔了几分,笑容又明媚起来,“像你二十年前承诺我的那样,如今再承诺我一次好吗”

聂风听此却愣住了,心内不知升起了一丝什么样的情绪

“从前我只以为,人生在世,成就霸业,为人所尊所记,方不负此生。可当我得到这些,经历生死之后,才觉得同所爱之人相伴一生才是自己所求”瞅向聂风的眼神也更加柔和“说来也可笑,谁料到当年闻风丧胆的麒麟魔所求的不过是与聂风的相伴一生”

风,你愿意吗?

聂风的心其实如之前一样。他博爱众生,为了天下苍生,他定会同意断浪的要求。可,当他准备回应断浪的时候,他师兄的面容却渐渐在他头脑中浮现。

云师兄?云师兄一生孤苦无依,现下也只有自己能伴他左右。况且自己内心深处也是真切的不舍他师兄。

聂风心内开始犹豫起来,摇摆不定,断浪见他如此,心内也慢慢警觉起来了

“风,二十年前你曾经答应我的,现下怎么如此不干脆了”

“浪,我……”

“风”这边断浪从树上跳下来,伸手便揽住了聂风侧腰,“跟我走”

“浪,你容我考虑一下”言罢开始推脱断浪环绕的手臂

“断浪,你放开聂盟主”这边的怀灭在一旁默默的观察着这一切,情绪随着事态的发展慢慢波动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不过跟了步惊云一段时间就成了他的狗了”断浪语气十分的不善,言罢从怀中掏出一精致的盒子,扔给怀灭“拿着白虎神像,快滚!”一想起步惊云,断浪内心就没来由的狂怒起来

“断浪,你不要如此!你放开我,先听我一言…”

这边怀灭接过神像,也不多言,直接抄起天罪扑将过来,他答应步惊云要看管好聂风的,如今这个形势他不能再坐视不理了。

“找死!”断浪放开聂风,随即提起十成内力,使出蚀日剑法第三式“日丽中天”,随即剑周身产出炽热的气焰,气焰所指即是怀灭,怀灭仅提起全部内力以天罪抵挡酷热,奈何断浪内力的可怕,竟叫怀灭一时间竟无还手之力。这一招竟足足拼的是二人的内力!奈何两人内力相差悬殊,怀灭由内力所迫双足登时陷入地盈尺许……

聂风见怀灭处境十分危险,急忙驭起雪饮,来至争战中心,想以雪饮之寒抵挡火麟之威。断浪见此不由的冷笑:“风,你内力全无,怎么跟我斗”。他深知此刻聂风所做不过空架子,不足为虑,只专心要致怀灭于死地。

突然间,感受到左侧极冷极寒的气劲,断浪急忙将视线扫向气劲的来源,却发现竟是聂风!聂风此刻正提气使出傲寒六诀至高一式“冷刃冰心”,周身已然形成了寒冷的气流,伴随着雪饮,有规律的涌动着…

断浪见此心内一慌,他知道聂风此刻正在透支生命来使出这摄人的一式,正欲阻挡,可伴随着雪饮的挥舞,招式已然朝自己袭来。

断浪急忙运气阻挡。一旁一直被压抑的怀灭,见此刻压力稍减,忙使出混元七级中的第七级“天魂级”。

一时间,两股至寒的气劲竟同时向断浪袭去。

断浪见此只继续提气抵挡,心内却担心着聂风,他不知道聂风使出这招之后能否有气力再支撑下去…糟了,身体,又开始了,身体的排斥一直再干扰着自己……

“噗”聂风见断浪竟然没有使出全力抵挡,只堪堪挡过,身体也为气劲的余力所伤,嘴中不由的涌出一口鲜血

“浪,你没事吧”聂风放下了雪饮,来至断浪身边,撑住断浪的身体,担忧道

“这个,身体也不行,风,你还好吗…”断浪未言毕,就已支撑不住昏晕了过去。

见断浪昏了过去,聂风心已安定了大半,只回头瞅了怀灭一眼,苍白一笑,随即视线一暗,也慢慢晕阙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仙侠
  4. 玄幻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