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鬼夫是根绣花针

更新时间:2020-05-13 07:40:25

鬼夫是根绣花针

鬼夫是根绣花针 风残彼岸 著

已完结 云起,蓝澜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下不完的残破棋局要怎么解开,镜子中的风铃声里面有多少思念,多出来的楼梯真的会如你所愿,没有影子的月下美人究竟在为谁而舞,打不开的门后面藏着什么,永远不会到来的第二天该如何解决,转动的碟子真的会请来神仙吗……梦里的你和我的过去到底有什么,你又为什么离开,在我看不见的地方陪伴,你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我是否能够重新抚摸你的脸庞对你诉说爱意。2221阅读网为大家提供鬼夫是根绣花针在线阅读,鬼夫是根绣花针(云起蓝澜)是作者风残彼岸最新完成的灵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蓝澜啊,谢谢你。风铎那家伙肯定是懒了,所以让人送上来的是不是?"龙婴想了半天才想起这件可以用来拿来当话题的事情。

可是蓝澜并不想理会龙婴,于是撑着油纸伞转身看着龙婴,薄唇轻启,淡淡的吐出两个字,"闭嘴。"

龙婴感觉自己和吞了一只苍蝇没有什么差别,狠狠的把伞朝着蓝澜的油纸伞一砸,"你什么意思!"

蓝澜后退一步,被龙婴的伞洒了一身的雨水,可是蓝澜并不在意自己被雨水弄湿的衣服,她更在意油纸伞有没有坏掉。在确定油纸伞没有事情后,蓝澜不管龙婴什么反应,转身就走。

龙婴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让蓝澜走掉?一个跨步上前,就抓住了蓝澜撑伞的胳膊,"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你别想走!"

"说话的声音越大,一般越是没有底气。"蓝澜这么说着,把自己的胳膊从龙婴的手中拿出来。

看看龙婴手中精致的塑料雨伞,蓝澜的眼光淡然的让龙婴以为自己被看透了。

什么时候人类都这么厉害了,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可怕?龙婴突然有些没有底气,自己真的能够完成自己的复仇吗?

蓝澜看龙婴没有说话就想要走,可是龙婴又抓住了蓝澜的胳膊。

"你不应该给我个解释吗?这么排斥我,你是想以后四年都和我划清界限吗?我什么都没有做,你就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太过分了!"龙婴试图拿蓝澜不懂礼貌的事情来说事。

但是蓝澜真的会给龙婴这个机会吗?

"我怎么过分了?"蓝澜的目光很淡然,这一次甚至都懒得去扒拉龙婴的手指。

"你,你,你。"龙婴你了个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蓝澜没有了和龙婴继续耗下去的意思。

"你并没有看到我和风铎学长吧?"虽然是疑问的话,但是蓝澜的语气中可没有一点的不确定。

龙婴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就瞪大了双眼,单纯地山鬼,哪怕是黑化了,也还是有些太嫩。

"你和风铎学长并不是一个系的,所以排练的场地肯定是不一样的。而我去的地方并不经过你排练的地方,你是怎么看到我的?"蓝澜朝着龙婴走近一步,"而且,学长因为是节目的导演,所以不用站在队伍里,你也是吗?"

"如果是的话。"蓝澜退回了原来的位置,"为什么你不和另外两个学姐一起走?我离开的时候,可是看到那两位学姐并没有带伞呢。"

蓝澜每说一句,龙婴的脸就苍白一分,蓝澜借机脱离了龙婴的桎梏。"再说你把另外两位学姐送回宿舍再来接我的可能,这个可能更是没有。咱们的宿舍楼真的是太远了,远到你出现在我眼前的时间根本不对。"

蓝澜凑近龙婴的耳畔,"而且,去教学楼的路就这一条,学姐你能说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身后吗?要知道我可是一直守在教学楼的门口啊。"

"学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是学校传闻里面的红衣女鬼?"蓝澜感觉龙婴微不可闻的颤抖了一下,却还是恶劣的继续说。"还是说,你就是风铎学长口中的那个多情山鬼?嗯?"

龙婴一下子丢了伞,坐到地上,身体不停的发抖。

蓝澜不是什么圣母,自然不会去管她,撑着自己的油纸伞就慢慢的沿着鹅luan石小路回宿舍。

自然错过了,雨水淋在龙婴身上,龙婴的身体慢慢的被红色覆盖,那红色慢慢的在鹅luan石小路上蔓延。

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龙婴的面前,龙婴感觉到他的靠近,慢慢的抬起被红色覆盖的眼睛。那身影也不害怕,就这么睁着一双漂亮的鸳鸯眸看着那双被红色完全覆盖的眼睛。

半晌之后,那身影嗤笑一声,发出了一句嘲笑。"真丑。"

龙婴不堪的低下了头,这样的自己确实很丑,可是这怪她吗?她也是受害者啊,为什么什么人都能够任意的rounie自己。

那人影用指尖的部位挑起龙婴的下巴,"你就是拿着这副模样去和那所谓的公子求爱的?他没被吓死,也是胆子够大。"

龙婴想要打开身影的手,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就被一股力量击中小腹,龙婴在空中飞了一段距离后,趴落在地上,鲜红的液体顺着鹅luan石间的凹槽流散开来。

龙婴试图爬起来,可是小腹的疼痛,让她根本没有力气挣扎,轻微的一动,就是全身的刺痛。

为什么?明明只是打中了小腹,却会全身都痛。

龙婴艰难的抬起头,看着远处的那一片模糊,在这个神灵衰落的时代,居然还有生灵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吗?

鸳鸯眸迈着缓慢的步伐靠近龙婴,在距离龙婴还有两三步的时候停下,慢慢的蹲下。"我不管你和那个不知道是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的玩意,儿签订了什么契约或者约定。收起你对蓝澜的一切坏心,不然她能够做到的,我会做到的比她狠上十倍。"

龙婴嘴里泛上一口血腥,艰难的抬起头,就看到那双漂亮的鸳鸯眸里面满是暴戾,似乎只要自己敢说一个不字,自己口里面就不会只是血腥味这么简单了。

"知道了吗?"四个字和重锤一样狠狠的敲打着龙婴的心脏,龙婴再也忍不住,噗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难怪那个鸳鸯眸站的离龙婴这么远……原来早就决定要龙婴吐这么一口血。

"知,知道了。"颤抖着声音,龙婴好不容易把这短短的几个字说出口。那个模糊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龙婴的面前。

龙婴在也坚持不住的晕了过去,之前那个威胁龙婴的女生就撑着一把和蓝澜手里一样的油纸伞走到了龙婴的身边。

用脚轻轻的踢了龙婴几下,龙婴的身体微微摇晃,可是龙婴并没有醒过来,甚至手臂以下还有化为树枝的迹象。

"真弱,不过凑活着用吧。"女生嫌弃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一阵白光闪过,龙婴和女生就消失在了这条小路上,雨水很快的刷洗掉所有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等到龙婴再一次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绑着架在火上炙烤。龙婴下意识的就挣扎起来,脸上的惊慌显而易见。

"啧啧。"那个女生就坐在一边,看着龙婴挣扎。龙婴听到声音发现了女生,可是龙婴只是一味的挣扎,并没有开口求女生救她。

女生嫌弃的看着龙婴挣扎,什么也不说,龙婴感觉自己好热,似乎还听到了躯干过分失水,而发出的噼啪声。

估计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被烤成树干了。龙婴终于忍不住的哭了起来。鲜红的液体并没有帮助到龙婴,反而加速了龙婴的失水。

女生终于良心发现,慢慢的朝着龙婴走过去,"我当初为什么会选中你这个蠢货?"

女生说着嫌弃的话,顺道用白光将龙婴从火上解下来。龙婴接触到冰凉的地面,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想到自己刚才的失态,龙婴就恨不得掐死自己。可是一抬手就发现,自己身体里面的力量变强了。

挥手甩出一道绿色的光芒,龙婴看着虽然比不上以前,但是比起之前强了太多的绿团子,脸上的喜色怎么也止不住。

女生嫌弃的看着龙婴,一个衰落到连变化都不完全的山鬼,自己当初选中她,果然是自己脑子进水了。

难怪那个人只是警告,而没有杀了这个笨东西。女生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霾,"这一次再失败,你就变成齑粉吧。"

女生并没有太多的耐心,直接一道白光消失在龙婴面前。

龙婴自然是没有错过女生的眼神变化,她还没有报仇,可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死去,哪怕是刚才那个给了她力量的女生,龙婴也不打算放过。

谁知道那个女生会不会遵守所谓的约定?力量,只有力量才能够实现自己的所有想法。龙婴握紧了自己手,慢慢的看向了之前炙烤自己的火焰。

龙婴慢慢的靠近了火焰,这个有些苍白的火焰的温度似乎并不低,哪怕只是靠的有些近,就会有一种被灼伤的感觉。

龙婴没有愚蠢的拿自己的手去试验,自己是想要变强,但是如果连命都丢了,自己变得再强又能够如何?

龙婴四下巡视着这个有些过分空旷的黑暗的房间,整个房间除了女生刚才坐的椅子,似乎就没有第二样东西了。

龙婴走近了那把看起来有些眼熟的椅子,等到龙婴看清那把椅子的全貌,龙婴整个人都在往外冒黑气。

黑色的花纹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出现,却慢慢的爬遍了龙婴的整个身体,黑色而恐怖的花纹在龙婴洁白的脸上绽放。

"你居然敢拿我的身体做成椅子,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狠厉的声音回荡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

龙婴却没有放弃试探那团火焰的意思,从那把椅子上轻轻的削下来一个小小的角。

然后龙婴就又一次的靠近了那一团苍白色的火焰,完全没有注意到,因为自己的黑化,自己的力量已经比之前的全盛时期更加的厉害。

木块丢进火焰并没有被烧毁,但是龙婴知道这火焰,绝对不可能这么的没用,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

这团火焰炙烤的是灵魂,灵魂的力量强大了,自然routi也就没有了用处。

龙婴鲜红色的眼睛中闪过一道亮光,既然如此的话……一个恐怖而缜密的计划,出现在龙婴的脑海里。

外面的雨似乎又大了几分。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