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七王妃,本王要宠你

更新时间:2020-08-12 04:58:15

七王妃,本王要宠你

七王妃,本王要宠你 蔷薇紫月 著

已完结 南洛靖,杜云倾 古言宫闱情仇腹黑仙侠

《七王妃,本王要宠你》是蔷薇紫月最新完结超热门的仙侠小说,讲述了南洛靖,杜云倾之间的精彩故事。银月当空,天清气爽。巨大的黑绸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碎钻,似是一群调皮的孩子,争先恐后在夜幕怀中嬉戏。微风摇曳的夏日夜晚,酒香绕着云醉兮,淡而不浓却经久不散。桃花林云醉兮正屋房内,有个穿着粉色群装的十三四岁满身灵气的小女孩,低垂着头,哼着欢快小曲。一双戴着耀眼红珊瑚的白若凝脂的巧手,正在利索地打包着一个包裹,里面是一套黑色的夜行衣。放好衣裳后,再检查了一遍绳索挂钩等工具。陡然黄莺般的曼妙小曲停了下来,想起什么似的,惊

精彩章节试读:

“陆爷,您来啦!”刚到门口,就有小厮勤快地迎上来。

陆飞仁一身深蓝色的捕快装,戴着同色系的捕头帽,右手搭在佩刀上,大步流星走入醉仙楼。

在翠红巷最明显的位置,此刻大红灯笼高挂,门前宾客络绎不绝的就是这醉仙楼。醉仙楼最初不过是个酒楼,后来才做了这灯红酒绿的买卖,名字倒是一直如初。现如今虽然已经是衢阳府数一数二的青楼。

醉仙楼面的酒醉人,歌舞醉人,里面的美人更是醉人。一进醉仙楼就是快乐似神仙的待遇,楼如其名。

外头客似云来,里面歌舞升平。好一派繁华景象。

舞台中央丝竹管乐之声,清脆悦耳。此时正是演出时间,一群穿着红色露肚装,面戴黑色纱巾的女子,正在舞臀摆臂,水蛇腰扭得台下的来客们心痒难耐得眼睛直溜溜地一动不动。时不时的有打趣叫嚣的声音在耳边萦绕。

“您是坐包间还是大厅?”小厮热络招呼。

“爷找曲眉心。”陆飞仁穿过挤满了人的大厅,直接朝着楼梯口走去。

“这……您稍等,容小的禀报一声。”这人是新来的小厮,不认识陆飞仁。只是见他一身捕头的装扮,俗话说民不与官斗便也不敢怠慢。

正要禀告呢,赵鸨母就出来了:“哟,陆爷你来了啊,稀客贵客啊。”年岁虽然有四十多,可是因为保养得好,加上身上有些丰满,年岁大了丰满些显得年轻,倒是看起来还算风韵犹存。

“嗯。”陆飞仁直接就要上二楼。却被赵鸨母给拦住了。

“怎么?”竟然还有人敢栏他的道,陆飞仁停了下来。

“您是找眉心姑娘的吧?只是……”

“我是找眉心姑娘!”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也的确,陆飞仁每次也只跟曲眉心姑娘喝酒听琴。别的姑娘可是半眼都没瞧过呢。

“今个儿恐怕不是那么方便。”目光闪烁。主要是此刻曲眉心房间里的客人,那是得罪不得的呀。

“什么不方便?”陆飞仁额头的川字出来了,看神情有些不痛快。隐约预想到了什么。

“沈家二公子沈极此刻在眉心姑娘的房间内。”在二楼的走栏上,伸开手臂栏在了陆飞仁的前头:“今日,实在是不方便。”

“要多少钱?”今日实在着急有事。

“这个……这……真不是钱的问题。”赵鸨母脸色有些难看。这都是不好得罪的主啊。

“这些够吗?”掏出一百两银子,谁料不掏钱还好,这一掏钱赵鸨母的脸上竟然有了轻蔑的神色:“陆爷,这点钱,让咱们眉心姑娘陪着喝茶都不够呢。”

“……”陆飞仁不语,面露难色。这里头听出来了,暗含羞辱。却隐忍着不言语。

赵鸨母顿了顿:“其实吧,平日里您来喝酒,连带酒钱都是咱们眉心姑娘意思意思地收了您的。眉心姑娘说您是她的友人,不算客人。不然您以为谁都可以随便在姑娘的房间里喝茶听琴的吗?”说完还鄙视的啐了一声,眼神冷冷的。仿佛面对的是一个吃软饭的男子似的。

陆飞仁是个大粗人,来此地,纯属因为酒好喝。当然还能额外听琴看舞,自然是美事,岂料这中间,竟然还依仗了一个女子的面子,内心好不羞愧难当。一怒之下竟:“今日,我必要见眉心姑娘。”

“陆爷,别啊,要不改天?”不看僧面看佛面,赵鸨母在江湖混旧了,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于是好声好气地道。

“沈公子包夜?”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股非常莫名的不痛快。

“您就别开玩笑了,这曲眉心姑娘现如今可是清倌人。”倒是想让她接客来着,可是那死丫头偏偏装清高,现如今模样有,才艺有,倒是不愁客人,就只吊着胃口也能有大把银子进口袋。

主要是这醉仙楼的老板花慕容给了所有的卖身丫头们,绝对的自由。这里头的姑娘,半个不自愿的都没有。

赵鸨母是花慕容找来管理醉仙楼的,既然每个月都有盈利,有自己的分红,暗地里还有油水可以捞,她也就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就好。若是在别的院里,哪有姑娘有这么自由的权利啊。

“谁在外面吵吵闹闹啊。”屋内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呵斥,听声音似乎已经半醉了。说话的人,正是沈家二公子,沈极。吃喝嫖赌样样玩。陆飞仁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平日里欺压百姓的事,做多了。闲着没事就在集市玩蹴鞠。然后掏出一叠银票,说是对影响生意的赔偿。

沈万金对这个儿子也是毫无办法。腿都打断一条了,还是不服从管教。

“丝月,沈公子醉了,快找人来扶着。”门开了,扶着沈极的正是曲眉心。

此刻一身浅紫色的薄衫拖地,一根白色的丝绸,紧紧握着柳丝一般的腰枝,乌黑的长发落在腰间,云髻上缀着两支步摇。黛眉似画,肤胜雪。一双凤眼,微微浅笑,倾国倾城。

“我,我没醉。”男子微微笑着握着女子的手,脸红得跟两个苹果似的。

“丝月,还不去让沈公子的随身侍从周黑过来。”曲眉心朝着房外的丫头说到。同时把手中的人推送在了赵鸨母身上。被唤作丝月的女子,点头立刻下楼去找人。

“诶诶!”突然身上加了个男人的重量,赵鸨母差点没站稳,刚好要说几句,那房门竟已经合上了。

懊恼地说上了屋内的人两句,无奈身边此刻有个酒鬼,只要先作罢。

“进来吧,陆大哥。”拉着陆飞仁就进了屋内,顺带合上了门。跟刚才风情万种的模样不一样的是,此刻多了小女子的羞涩,还拢了拢有些开的衣领。

“咳咳。你喝酒了?”陆飞仁有些不太自在的咳了咳,屋子内香太浓,还有一股子的烟草味道。这些跟平日里的其实查不了多少。许是不喜欢着屋子内,之前别的男人在的气味吧。

曲眉心瞧了瞧他,打开了窗边的窗户。

外头已经是灯火明亮,一枚弯月在头顶。倚着窗户边,调皮看着眼前有些局促的男子:“我没事。呵呵。陆大哥是有事找眉心?”

瞧他那模样,欲言又止的,定然是有什么不好说的事情吧。

“我想借你的凤头钗一用。”终于说出口。既然一定要说,那晚不如早。

“哦?陆大哥怎知小妹我有这东西啊?呵呵。”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陆飞仁的耳边,竟有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左心房微微暖跳了下。喝醉了的她的脸,粉嘟嘟得似乎在诱人吃上一口。

“嗯。”只淡淡回了一个字。不太敢看她,近两年她长得是愈发的水灵出挑了。当初那个一脸污垢的女子,谁料洗干净后的清秀女孩,谁会料到几年后竟然成了衢阳府内,第一花魁呢。

“可是,那是眉心的嫁妆呢,动不得。”曲眉心歪歪斜斜来到了陆飞仁身边,给他倒上了一杯茶。

茶香缥缈,陆飞仁道:“为了破案。可否借用?”

“眉心说了,那是嫁妆。别人若是要借,那断然是不可的,若是陆大哥你……那拿去就好了。因为迟早也是你的的。”曲眉心一双眼直直地看着陆飞仁,喝多了胆子也大了。平日里都不敢这样直接看他。

“我只当你是小妹。”陆飞仁心露跳了一拍。

“不要做小妹。我对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吧?”曲眉心的眼角有了泪,却一直在眼眶中,并未落下:“还是你嫌弃我在这样的地方,赚男人的钱?我的身子是干净的啊!”有些歇斯底里了。

“非也!你是好姑娘,陆某知道,只是……”

“只是什么?还是我不够漂亮?或者是你有喜欢的姑娘了吗?是哪家小姐?”曲眉心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今日里许是自己也喝多了点,竟然大胆地表露了心思。

表面上看起来似是随意说出的,其实心里忐忑得厉害。自己年岁也不小了。银子也足够过下半生了,就差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子了。岂料……妾有情郎无意。

“都不是。现如今我没这个心思。”一切都有些太突然了。自己是个亡命天涯的人,从未想过成亲这回事。

“那什么时候有心思?”急切地道:“我可以等,只要你愿意让我等。”

“你是好姑娘,可以嫁个好人家。”

“说到底,你就是嫌弃我……我们这种地方的女子,还有什么可选择的,罢了罢了……”语气中都是淡淡的哀伤……

哪个女子,不期待在最好的时间遇到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子啊。谁愿意在这种地方,日日赔笑应酬。

“不是嫌弃,是陆某配不上你。一无积蓄,二无权势,三还可能面临曾经江湖上的旧敌的打击报复。没有任何安全可言。”七尺男儿哪个愿意把自己的脆弱说与人听,只是瞧着她的眼泪,心里竟然比刀割还疼。

“我不在乎。陆大哥,只要你真心对我好就足够了。”含情脉脉,含泪的眼下是噘着的小嘴。

只觉一个温柔的身子带着暖香落入周身,铁汉也柔情,双手不由自主地轻轻抚上了她的腰肢,英雄难过美人关,古来如是。

突然,没有任何动静了。陆飞仁这才瞧见她竟然趴在自己肩膀上睡着了……

“哎……”微微叹了一口气。声音中,满是怜惜。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闱情仇
  3. 腹黑
  4. 仙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