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嫡女谋:权倾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08 20:55:58

嫡女谋:权倾天下

嫡女谋:权倾天下 橘子洲 著

连载中 宫少霆,贺秋雪 重生复仇

独家小说《嫡女谋:权倾天下》由橘子洲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主角宫少霆贺秋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支支吾吾好半晌,贺秋雪总归是没能将‘对我有意’四个字说出口来。...

精彩章节试读:

终归,贺秋嫣没敢忤逆贺秋雪的意思。不仅仅因为她是将军府的嫡女,更因沈姨娘特意叮嘱过,让贺秋嫣小心行事,千万别再惹怒贺将军。

顺利带走中年妇人,将其送回她的住处,贺秋雪就要走,齐嬷嬷却叫住了她,“大小姐,月牙有事跟您禀报。”

徐徐侧身,贺秋雪目光深邃的睨着齐嬷嬷,“先让她处理身上的伤口吧,你让她好生养着,有什么事日后再说。”

说罢,贺秋雪半分停顿都没,疾步而去。

回到东院,已是子时。贺秋雪唤了个婢女随意梳洗了一番,准备入睡。

借了微弱的烛光,房顶上一抹身手敏捷的身影没入闺房里。

紧接着,正在*衣&服的贺秋雪被一双大手突然的扣住了腰肢,连带着有一抹来自男人的气息直往她的鼻息之间钻。

这气息,贺秋雪分外熟悉。

有些气恼,连带着贺秋雪开口的语气都是咬牙切齿的味道,“宫少霆,你的手放哪里?松开我。”

闻声,宫少霆微愣了下,后才本能的松了手。就着chuang沿落座,一脸好整以暇的看着贺秋雪白里透红的娇俏脸庞,“生气了?因为我早前的不告而别?”

贺秋雪没说话,上一世的他,何其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如今怎么这般泼皮无赖?

贺秋雪不说话,宫少霆并不在意。他自顾自的挑了挑眉,跟贺秋雪作着解释,“临时有点事先走了一步,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来,过来坐。”

贺秋雪的唇角因为宫少霆的话,不能自控的抽了抽。随之,她下意识的退了两步,拉开她跟宫少霆之间的距离,语气疏离且淡薄,“宫少霆,男女授受不亲,这是我的闺房,还请你速速离去。”

一次,宫少霆可以把它当成情趣。可接连的来,他实在是不需要这样的情趣。

俊美的眉眼沾染上薄凉,下一瞬,宫少霆起身去到贺秋雪的身畔,将其整个人拉扯进怀里,然后压倒在被褥上。

这是贺秋雪有记忆以来,唯一一次和宫少霆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她的一双美眸里,满满都是不可思议和震撼,紧紧锁着近在眼前的男人的脸庞好一阵后,贺秋雪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她声若蚊帐一般的唤他,“宫少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你个小妖精,那一晚的事情你当真是忘得一干二净了呢!”边说,宫少霆边**紧凑的抵在贺秋雪的唇角边,“那一晚那么主动,而今如此疏离淡漠,你告诉我为何?”

就在刚才,贺秋雪还因为宫少霆的行为讶异,震撼。此刻,她简直是下巴都要惊掉了。

宫少霆嘴里的那一晚,上一世肯定是未曾发生过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重生回来,随意睡了的那个男人。

贺秋雪吞咽了一口唾沫。

假设,那一晚她随便找的男人是宫少霆,似乎就可以解释她醒过来为何会在自己府上,又为何宫少霆一见到她就是一副一言难尽的神态。

贺秋雪吸气呼气,反复了数次,方是下定决心一般的唤了男人的名字,“宫少霆。”

“嗯。”宫少霆应得格外温柔,“你说,我听着。”

“你嘴里的那一晚,该不会就是我……”

贺秋雪要表述什么,宫少霆心知肚明。不等她话说完整,他已然凛声打断了她,“你终于记起来了?我还以为你打算死不认账。”

贺秋雪:“……”

竟然……真的是那一晚?

她上一世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如今刚刚重生,就发生了这种事,她究竟该……

“你得对我负责。”

宫少霆的声音,打断了贺秋雪的思绪。

目光不经意的与宫少霆的目光相对视上,男人的眼瞳里,满满的都是认真,没有半分玩笑话的意思。

上一世宫少霆为贺秋雪做过的事情,在她脑海里浮现。

待到一切画面停住,贺秋雪突然伸手攥住宫少霆*前的衣衫,“宫少霆,你……你该不会对我……对我……”

支支吾吾好半晌,贺秋雪总归是没能将‘对我有意’四个字说出口来。

宫少霆似是看出了贺秋雪想要表达的意思,他的大手覆上她攥住他衣衫的小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八个字,解释了贺秋雪心里的疑虑。

贺秋雪看了一眼他的脸,又看了一眼被他紧紧握住的手,心里百感交集。

虽说,她和南宫夜的婚约是肯定要解除的。可在解除之前,万万不能把宫少霆牵扯进来。否则,南宫夜定不会放过了宫少霆。

贺秋雪上一世就害的宫少霆不得好死,而今得以机会重来一次,决不能再让他陷入险境。

“你我自幼一起长大,应当知道我和太子殿下已有婚约,那一晚的事情,你我权当未曾发生过罢。”

宫少霆本来温和的俊脸因为贺秋雪的话,突然布满阴霾。

这个女人,是打算跟他行了夫妻之礼后再去嫁给南宫夜?她把他宫少霆当成什么了?

因为恼怒和冲动,宫少霆不由分说的含住贺秋雪的**,一阵如火如荼的深度索吻,似是要把贺秋雪整个拆裹入腹。

贺秋雪本能的挣扎,可她的那点力气怎能跟常年习武,身强力壮的宫少霆相提并论?

无法挣脱开,贺秋雪只能被迫的承受着宫少霆如火如荼的亲吻。

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

这个吻持续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宫少霆才意犹未尽的松开了贺秋雪,讳莫如深的质问她:“权当未曾发生过?你确定?”

贺秋雪没作声,她有种感觉,不管她的回答是什么,宫少霆都不会那么轻易的罢休。

事实,也正是如此。

不管贺秋雪回答也好,不回答也罢,宫少霆都不打算罢休。

他的两只大手覆上她的腰:“那一夜是你主动,在下也并非随便的人,这个责任,你是负也得负,不负也得负。”

贺秋雪:“……”

到底是谁吃亏啊?

怎么听宫少霆这意思好像她占了他多大的便宜似得?

还有,他的手在摸哪里?有没有点羞耻的概念?

“宫少霆,你个衣冠禽兽,你的手在摸哪里?”

猜你喜欢

  1. 重生复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