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启禀九爷,那小妾又作妖了

更新时间:2020-01-20 15:53:14

启禀九爷,那小妾又作妖了

启禀九爷,那小妾又作妖了 江此意 著

已完结 胤禟,周澜泱 古言宫斗腹黑

《启禀九爷,那小妾又作妖了》这本小说是由网络作家江此意所作,小说的主角是启禀九爷,那小妾又作妖了胤禟,这本小说故事情节非常精彩,有一日清晨,九阿哥理着袖扣,却意外的抖落出几枚铜钱。见他英眉微拧,眼如冰锋,哼了一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小丫鬟腿软跪地,嗫嚅道:“回九爷,格格说昨个儿晚上您伺候的好,这是给您的……赏…赏钱……”男人气的一脸惨白,薄唇微顿,睨着小丫鬟,追问:“她人在哪儿?”“格格说……您定要打死她的,逃命去了。”没花太大力气,胤禟是在后院树上找到人的。女子悠然躺在粗壮的树桠上,周身被暖阳绿茵

精彩章节试读:

说话人凑的极近,浅浅的呼吸声都能灌进周澜泱耳*里,她忙的后退,最后踩到了裙摆,哎哟一声跌坐在了原地。

“你……你是谁?”

周澜泱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却见他一身墨绿锦服,*前织金端端印个福字纹,腰间束着玄色腰封,理着黄带子,坠着玉佩络子。

身形修长,面相英俊,浓眉大眼,却显得有两分稚气未脱。

“你又是谁?”他笑了笑,左手端在*前,拇指上的褐红扳指晃了晃。

周澜泱一边警惕的看着他,一边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有些不悦的瞧了眼来人,道:“我在九阿哥府,自然是九阿哥府的人。”

“哦……”他发出一声长叹,故意拖长了尾音,道:“爷知道了,你就是那个进了九哥的院门,病在chuang上好多天都起不来那位吧?”

“我……”

周澜泱刚刚吐出一个我字,对面那人已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算起来,爷要唤你一声小九嫂。”

何止是起不来,根本就是死翘翘了好吗……周澜泱心里翻了个白眼,木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人。

再一次领略到了他的抢白功力,“不过嘛,你一个小妾担的起爷唤你一声嫂子吗?爷怕折了你寿数。”

那真是谢谢你了啊。

周澜泱张了张嘴,却仍旧插不上话。

“你在这等什么?九哥叫你来陪宴吗?”他又问。

一双黑如墨潭的眼此刻在周澜泱眼里却显得贼溜溜的,那打量审视的目光过于明显,像恨不得将周澜泱拔干净了

似得。

“可是爷先前听说了,你喜欢老四不是吗?”

“爷可警告你啊,进了九阿哥府就得收心,以前的事儿爷可以不计较,这往后你要是敢趁着两府隔得近,做些琵琶别抱的事儿,爷饶不了你。”

凶狠狠明晃晃的威胁。

周澜泱瞧了一眼他一脸正气凛然的傻缺样,心里不由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眼前这人是傻的,老天爷向来都疼憨人的,她跟一个傻子计较什么?任他嘴碎吧。

周澜泱几番如此心理安慰之后,也就站在那里任其观赏。

方才她只是见着黄带子猜测,直到他一声九哥,周澜泱就确定了,这人定是那个史书所载,和老九胤禟感情好的穿一条**的十阿哥——胤俄。

“老十,你在那胡说些什么呢!”

一道声调不高,却张力十足的声音在胤俄身后发起,周澜泱与胤俄齐齐回头,见是这九阿哥府的主人和另一个穿着淡黄色锦服的男人。

说话的正是那人。

而周澜泱先对上的却是胤禟那道有些意外的目光。

看他们走近,周澜泱蹲身福了个礼,浅声柔意道:“妾身给爷请安。”

“恩。”

胤禟短短的应了一声,却伸出手一把拉起了周澜泱把人带到了自己身边,又指了指身旁的淡黄袍子,道:“这是八贝勒。”

八贤王胤禩!

纵使周澜泱历史成绩再不好,也略有所知眼前这人的点点事迹,尤其是那不美好的结局。

看到八贤王,周澜泱才不得不想起一直被刻意压住的那些对于已知事件的怅然。

因为眼前八贤王,老九老十,还有那个自己还不曾见过的老十四,未来的日子都将十分不好过。现在还是康熙四十年,胤禟才十八岁,他还能活大概……

“小弟妹?”

这还是胤禩第一回见到这般女子,当着自己男人的面,就直愣愣的看着其他男人发了神丢了魂。他手握成拳,轻轻咳了一声。

周澜泱神魄归位了,被打断了胡思乱想,忙故作羞赫的低下头,再度行了个礼,道:“八爷安好,妾身失态了。”

起了身,她下意识去瞧胤禟的脸色,果然男人脸色有些不快,却像心有灵犀般,周澜泱去偷瞧他,他也正好回眼过来看她。

本看着这个女人大胆妄为,敢盯着八哥看,胤禟是一万个不乐意的,可是对上那双碧波敛眼的眼,胤禟的火气没来由的就消了一大半,语气也比自己预期的好了不知多少。

“你在这,等爷?”

周澜泱本是要找他的,想求他放自己回家,可这会儿这么多人也有些不好意思把话说出口,支支吾吾的,刚想了个吃饱了路过消食的说法,又被自大的男人抢先了。

“既然过来了,来给爷们陪个宴吧。”

胤禟说完,不由分说的拉了她便往院内走。

胤俄一脸奇观,还在不停的观察着周澜泱的侧脸,仿佛个看相师。

而胤禩则是低眉一笑。

所谓的陪宴,其实就是给他们倒酒布菜,连个坐处都没有,周澜泱端抱着酒壶,靠着柱子在心里吐槽那些女人就是倒霉催的,这么个苦差事还能干的光宗耀祖的。

“此番太子所为无非是笃定了皇阿玛不会责骂他,何况之前江南私银案才惩办了阿尔吉善和格尔芬,都知道他二人是得索额图举荐的,而索额图与太子的关系又是那般,一来二去,皇阿玛总得安抚下太子。”

说话的人是胤禩,他端着酒杯,拿起又放下,拿起又放下,终如此说道。

听他说话,周澜泱才把目光又放到了他脸上,果真是温润如玉,翩翩公子。胤禩脸相不如胤禟阴美好看,但也是个十足十的美男子,尤其那眉眼好似温泉暖眼,被瞧一眼,只觉让人如沐春风。

阿哥府的主人喝了口酒,重重的将杯子放在桌面上,声音有些低沉,道:“堂堂大清朝的太子,拿的出手的也只有皇阿玛的宠爱了,难怪老大那边死活不服气呢。”

“可不是……”胤俄接了嘴,他吸溜一口粉条,沾了些油渍在他嘴角,他却不自知,而是大喇喇的说道:“虽然老大看着也不让人顺眼,可若和太子比,我反而觉得老大能干些。”

周澜泱不知他们在讨论些什么,也不敢问,只是凭借他们三言两语再在脑海里搜刮着浅薄的历史姿势,除了得出他们口中的老大胤褆确实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爵位,其余的一概不知。

果然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啊,他们说的到底是啥,完全听不懂啊……

周澜泱嘟着嘴仰天叹气……

“你还愣着干什么?过来给爷斟酒。”

胤禟不悦的低气压声传过来,周澜泱压住心中不爽迈着小碎步过去给他们倒酒。

客为主宾这道理她还懂,所以她先绕了一圈,给胤禩和胤?倒了酒,低低的福了个礼,喊了声,“八爷,十爷。”

等到了胤禟那处,酒刚倒满,周澜泱却发现胤禟正瞪眼瞧着自己,她眨眨眼,不明所以,手腕却被重重一拖,胤禟将她拖到了自己腿上。

“爷……”

周澜泱气急,上手便要推他。

“你不是有病吗?爷给你治治。”胤禟凑近她耳畔,低声艾1魅道。丝毫不顾面前还有一兄一弟在旁。

“爷在说什么,妾身听不懂。”

周澜泱脸红到了耳根子上,一边抵着胤禟的%膛,一边往后退,却也不敢回头,唯恐看见另外两位爷似笑非笑的神情。

大手在她细腰上抚了一把,胤禟望着她的眼,对她说道:“你不是一被人碰就不自在,若是被别人瞧着不是更要犯病的厉害?爷给你以毒攻毒治治,不谢恩?”

“这种时候,还是先别治病了,别因为妾身这点小毛病误了爷的酒局……”周澜泱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脱离男人的怀抱,脸上挂着讪讪的笑意。

胤禟眼底泛起笑意,一转手把人推到了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收回了目光,淡淡的说道:“坐吧,瞧你都不知心底把爷骂成什么样了。”

周澜泱一愣,心底有些惊异,他怎么知道……难道我的幽怨表现的很明显……

“谢谢爷。”她冲着胤禟甜甜一笑,做作到了极致。

胤禟皱了皱眉,似乎极不喜欢周澜泱的假情假意。

还是胤禩先开了口,端起了酒杯,道:“小弟妹,爷请你一杯,可行?”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斗
  3.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