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狗子,你是通向世界的光

更新时间:2019-08-23 10:32:40

狗子,你是通向世界的光

狗子,你是通向世界的光 颜无词 著

已完结 小烨,Mini 腹黑言情短篇美文婚恋题材

每个人都可能会碰到特别难熬的阶段,或长或短,让你陷入低谷,看不到光。我只希望身边有一个你,可以化成冬日暖阳,温暖我的内心,照亮我的世界。世界这么大,能遇见,也是一种美好的回忆。......狗子,你是通向世界的光是一部最新短篇小说,由颜无词精心创作。

精彩章节试读:

那是南方的一座小山村,平静、安详。

村里农户都有自己的耕地,以种植时令蔬菜为主。外公在离地不远的地方挖了个浅坑,外婆每天都会挑着两只木桶摇摇晃晃走过田埂,到水坑里舀水浇菜。

家门前种了葡萄和橘树,小缓坡的尽头就是鱼塘,里面养着些鱼苗。屋子后面的小土坡上搭了简陋的猪栏,猪栏边种着枣树。

那时,每家每户至少养一头大肥猪,留着过年宰了吃。这些猪总在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好像对这个世界很不满的样子。

最初的时候,外婆每天出门都把我背在背上,我趴在她并不宽阔的肩头,却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

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好像人生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我从来没有见到他们大声争吵,也没有听到过外婆一句抱怨,她总是笑眯眯地对待我,日子过得温柔如春风。

这段记忆对我造成了一生的影响。

曾经有段日子,我特别不理解,外公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退伍回来后为什么不要政府分配工作,反倒选择在乡村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现在想来,外公外婆并不认识老子,却是老子学说的坚定遵从者。

外婆出生在一个富有的大家庭,豪宅数幢,锦衣玉食。

婴儿时期的她性格顽劣,一有不满就放声哭喊。祖母对孙女疼爱有加,嫌其生母不大聪明,时时为她找寻乳娘,以至于一年之间换了七八个。

但好景不长,在那个特殊的社会动荡期,针对富家豪门的暴力行动日益升级。一天,土改工作队高喊着“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放火焚烧了整个家族。

外婆的命运从此改变。

娘家的财富是靠勤劳节俭慢慢积攒而来,从苦难中一路走来,深知其间不易,家里人平素对待仆人便也多有用心。临危之时,仆人们感念主子的恩情,并没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意思。年纪尚幼的外婆被一位忠心的奴仆藏进大箩筐,从后门挑出来,逃离了这场家毁人亡的灾难。

之后,外婆因为家庭不济而早年辍学。从那时起,她就没上桌吃过饭。后母和其生儿永远是一副颐使气指的模样,冲着她指手划脚。

十八岁嫁为人妇,夫家亦是后母。分家前,外婆得做所有家务,每日还得煮大锅米饭,矮小的她无力面对,只能在无人的时候偷偷落泪。所谓分家,也只是给了他们一张桌子。

她在十九岁生下第一胎。外公大她十一岁,只知道疼人,却不懂方法。见她生产后身体很虚,便买了珍贵的鹿茸蒸肉给她吃,结果却因为太补而没了奶水。于是,外公领取的两百块奖金几乎全被第一个女儿耗尽,用以买饼干、牛奶。

接下来的日子是无尽苦楚。

外婆在这样的日子里学会了隐忍,她以一种超乎寻常的平静对待所有人,就算遭受不公和欺凌,也只是唯唯诺诺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参加生产队后,为了多拿工分,外婆那瘦小的躯体承受着超负荷的重担。大女儿从懂事起,就记得她挑着重担,摇摇晃晃站立不稳的模样。

转眼十几年过去,三男三女都已诞生。外婆到医院做结扎,领了一件花棉袄收在衣柜,一直不舍得穿。几年后,大女儿看见了,笑嘻嘻地说:“妈妈,这花棉袄好漂亮。”外婆便拿出来,递给了女儿:“你喜欢啊?那就给你穿吧。”

对待左邻右舍,甚至陌生人,她亦是这样有求必应。就为这事,大女儿相当不满,很多次生气地说:“自己都吃不饱,还总是把东西给别人吃。”外婆却挂着逆来顺受的微笑,仍旧将做好的食物分给旁人,自己却常常只喝得一口汤。

这就是我的外婆。

从趴在背上,到蹲在身旁,我渐渐地长大了。

外婆还是挑着那对木桶,用勺子舀了水泼在蔬菜上,咕噜的水声,哗啦的水声,都特别好听。我好像看见那些被日光晒蔫的白菜喝饱水之后,愉快地伸了个懒腰,冲我露出笑脸。

做完地里的农活,外公外婆才会回家吃早饭。鸡鸭都被放了出来,在前庭到处拉屎,鸡会去抓草丛里的虫子吃,鸭就比较蠢笨,只会到水盆里咕嘟咕嘟灌上一肚子凉水。

饭后,外婆会端出一碗谷子喂鸡,一边叫着“咯咯咯,咯咯咯”,一边把谷粒撒在地上,鸡的眼睛很厉害,总能把地上的谷粒吃得干干净净。鸭子的食物有些不一样,是剩饭和饲料拌在一块儿的糊糊,外婆叫唤鸭子的方式也很奇怪,不是叫“嘎嘎嘎”,而是叫“尼诺尼诺”,那些鸭子听到叫唤声,便摇摆着**,体态笨拙地走过来。

在地面这么笨的鸭子,只要跳入水中,就完全变了个样。它们会在水面划出长长一道**的波纹,还会猛地扎进水里再翻身跃起,仰头向天空嘎嘎唱着难听的歌曲,很神气的样子。

外公还养了条大黄狗,因为额头上有虎斑纹,便取名叫老虎。老虎特别会分辨自家人和外人,每次有陌生人路过,它都会冲过去凶猛地大叫。背着大塑料袋的人经过时,它叫得特别厉害。

平日里,外公坐在前坪用高粱杆子扎扫把,老虎就温顺地躺在脚边晒太阳。它还会吃我拉的屎,但我从来没有觉得它脏,经常跟它一起玩耍。它比那些小孩聪明多了,会跟着我一路走过葡萄架和高低不平的田埂,带领我去菜地里找外公外婆,还会跟我一起去猪栏,用一根长茅草逗那头大肥猪。

每天晚饭过后,外婆会在客厅的地上放一块砧板,把采摘来的猪草切碎,混合着饲料一起放在锅里煮。剁剁剁、剁剁剁的声音就像一首催眠曲,我每次听着听着就犯困了。

家里的小鸡小鸭孵出来时,我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于是,向外婆申请了照看小鸡的任务。为什么不照看小鸭?虽然它们毛茸茸的,也很可爱,但鸭子实在是太笨了,每次我学着外婆叫唤“尼诺尼诺”,它们都不理睬我。

还是小鸡聪明,我特别喜欢蹲在地上看它们吃谷粒,小小的坚硬的嘴敲着地面,咯噔一下就啄进一颗,准确又干脆。

当时,外公还在担任村里的大队干部,出门的时候,他会嘱咐老虎留在家陪我。老虎很温顺,总是跟我形影不离。我喂小鸡的时候,它会安静地趴在身旁。我跟外婆一起去地里摘菜时,它也会寸步不离地跟在身后。

我还喜欢看外婆喂猪,一大盆子热乎乎的猪潲倒入食槽,大肥猪会用鼻子拱在猪潲里,吸溜吸溜地大口吃着,我总以为猪是在用鼻子吃饭。这些时候,老虎总是安静地站在身边,我摸摸它的头,它就会冲我摇尾巴。

如今想来,老虎才是我童年的第一个玩伴。

在外婆家居住的日子,我好像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有老虎的陪伴,有外公外婆的疼爱,有那么多有趣的植物和动物,每天看着它们在自然规律中生长轮回,时间悄然而逝。

跟随农家的生活节奏,我学会了辨识蔬菜。豆荚的花朵是蓝紫色的,两片花瓣夹着一颗种子,非常可爱;油菜花金灿灿的,散发着香味,经常引得蜜蜂嗡嗡嗡地飞来飞去;辣椒的花是不起眼的白色,过不了多久,枝头就会挂着红红绿绿的辣椒;卷心菜也很可爱,层层包裹着,在大叶片中间缩成一团……还有很多很多,南方的家常蔬菜,我几乎都能认识。

西红柿和黄瓜结果实的时候,我每天都得去看好几次,等它们成熟了,就赶紧叫外婆摘下来,她会洗干净放在井水里冰镇。夏天傍晚的时候,咬上一口冰镇黄瓜,那清新脆爽的滋味,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西红柿很多汁,要一边咬一边吸汁.水,吃完之后嘴边都糊满了红色的果汁。

老虎可能也想吃,常常抬着头冲我摇尾巴,但我只会在吃饭时把啃干净的骨头扔给它。

不知道是不是未满周岁前的经历在我心里留下的烙印太深刻,我特别早慧。虽然外婆外公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辛苦,甚至没有叹气,但我还是觉得他们很劳累,每天都在想着,能帮他们做些什么事情。

外公爱喝酒,我见外婆每天都会给他摆上杯子倒酒,心想,这个事情很简单,我可以替外婆做。于是,外公一回家,我就赶紧拖着酒瓶和杯子放在桌上,拉着他坐到桌边,说:“外公,喝酒。”把外公给高兴得呀,直夸我是个乖仔。

妈妈说,有一回周末去外婆家看我,我说要帮外婆洗衣服,蹲在装满衣服的大水盆边,煞有介事地撩了撩衣袖,按住衣服就开始上下抬**,一蹲一起。妈妈乐得哈哈大笑,她问:“洗衣服是这么洗吗?”我很认真地点点头:“外婆就是这么洗的。”

她以为我是被外婆背在背上,所以只能感觉到外婆洗衣服的时候一起一伏。哎,大人们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外婆就是按住衣服压一下,再压一下,只是我提不动那么重的衣服,按压得不那么明显罢了。

我觉得自己会的事情可多啦!

在过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后,回忆起居住在外婆家的那段日子,我依然可以感受到自由的快乐。

他们从来不强迫我做什么,我乐意在家就在家,乐意跟老虎睡在地上就睡在地上,我想跟着他们去地里,他们就带着我一起去。乡间的每天都很新鲜,今天茄子开花了,明天高粱抽穗了,拨开浓密的叶子寻找果实时,那种快乐真是无以伦比!

我在乡间童年里学会了享受独处,谁也不要来打扰我内心里平静的幸福。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言情
  3. 短篇美文
  4. 婚恋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