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复仇娇妻:阎君请留步

更新时间:2020-03-06 22:23:30

复仇娇妻:阎君请留步

复仇娇妻:阎君请留步 一月 著

已完结 阎君,左晓棠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主角叫阎君左晓棠的小说《复仇娇妻:阎君请留步》是作者一月写的一本灵异小说,故事主要讲述了:“晓棠?”是太爷爷的声音,左晓棠猛然惊醒,直身而起,看着眼前的场景,左晓棠慢慢的回忆起晚上的事情,门口的左太爷在门口,却好像也知道了几分。可还是张口询问。...

精彩章节试读:

黑无常看着白无常,满脸疑惑,“阎君不是让我们告诉小娘娘的么。”

“那是阎君的醉话,你能听么?今天是啥日子,哎……”白无常对黑无常的单纯感到一股被支配的恐惧。

“你们嘀咕什么呢?”左晓棠的心里开始有些不安。

“没什么小娘娘,就是阎君让我们先陪您一会。”白无常满脸的笑容对着左晓棠。

“别笑了,吓人,黑无常,你说。”左晓棠一个白眼翻过,白无常的舌头又要出来了。

“小娘娘……”黑无常刚开口白无常就开始用手拽他的袖子。

“白无常,你靠边,就你最滑头。”左晓棠的心里开始忐忑,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问问这个看起来比较胆小的黑无常了。

“说吧。”

“阎君,阎君他今天成亲,本来您是第十个与阎君成亲的,不成想……您变成十一了,我们……”

成亲?十一?左晓棠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说的**有事竟然是成亲!并且还不是和自己!

“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左晓棠一脸的无所谓,心里却觉得失去了什么。

“这不成啊小娘娘,我们得在这保护你啊,万一晚上来了个什么东西您自己招架不住啊。”

“不用,你们走吧,我自己没事,你们快回去喝喜酒吧,对了,我这也有酒,我这当着我家列祖列宗的面儿,恭喜你们阎君啊。”说着左晓棠把应该是与阎君喝的交杯酒全部倒在了地上,可脸上依旧是开心的笑容。

黑白无常看蒙了,但是心里知道这是小娘娘生气了。还没等他们开口,左晓棠又说话了,但是声音中明显有着颤抖。

“快回去吧,帮我带声好。走吧走吧。”说完转过身去抬手抹了抹眼泪,不再看黑白无常。

“小娘娘,其实阎君心里还是有你的……”

“闭嘴,滚!”

白无常吓得一哆嗦,拉了拉黑无常的袖子,“小娘娘……”

“听不懂吗?消失!”

黑白无常瞬间闭了嘴,朝门外走去,两人站在祠堂门口,都不敢言语,就听见祠堂里传来的声音,吓得更是一动也不敢动。

“成亲?成什么亲?死人没玩够,来玩活人是么?觉得自己是阎王爷了不起,十一?爱谁当谁当去吧!老娘算是不伺候了!”左晓棠一个人在祠堂里,边哭边喊。

“谁稀罕你,我真是瞎了眼,能看上你……”左晓棠真是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这个阎君,一切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样,仅仅就是那一种感觉,却让她似曾相识。

“呦,没想到你还能被抛弃。”一阵戏谑的笑声从左晓棠的身后传来。

“关你屁事!”左晓棠大吼。

“呦。”

“你是谁?”左晓棠突然开始警惕起来,因为她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自己还傻不拉几的回了一句?

“你忘了我了?”声音在左晓棠的周围环绕。

“我都没见过你,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又回答了?左晓棠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你去,把桌子上那壶酒喝了,就能看到我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你也可以不喝,那你就永远不会知道我是谁。”

“好,喝就喝,谁怕谁。”

“你还是跟原来一模一样呢。”

左晓棠拿起桌子上之前备好的酒,几乎一饮而尽,因为身上招鬼左晓棠从来不敢喝酒,一个不小心就会变**肉傀儡,如今真是豁出去了,不知道是真想知道来人,还是借此机会出出自己的气,看看自己危难之间阎君会不会来救自己。

“酒量这么差,还真不像你。”左晓棠的眼前模模糊糊出现了一张孩子的脸,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像望不尽的深渊。此时他正在抱着快要醉倒的左晓棠。

“我觉得你穿红色更合适。”嘴角轻佻,望进左晓棠的眼眸。

“哼,我穿什么颜色都合适,哈哈。”左晓棠喝醉的样子迷了西梦的眼。

“对。”

“你个小孩,怎么能抱我,谁教你的,小小年纪就学坏。”左晓棠指着他的脸,脸上是烂醉的笑容,“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西梦看着他,心里一紧,难道她真的认不出自己了么,即使自己变成了一缕魂魄,可他现在的样子分明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模样,可嘴角依旧翘起,“西梦。”

“西梦,真好听,可比那个什么阎琰好听多了,哼!不过,你就姓西么?”

西梦的心里又是一阵云翻雨覆,“你就姓西么?”一模一样的字句在他的心头回绕。

“他不会来了,你睡吧,我在这陪你。”西梦看着微醺的左晓棠忍不住的想将她占为己有,可是,他现在只是一缕魂魄啊。

“他?他想来我还不让他来呢,他长得又没你好看,天天带着个面具,不知道装帅给谁看,哼!”

西梦没有言语只是把左晓棠抱到了chuang上,可左晓棠的手却紧紧地搂着西梦的脖子,“睡觉吧,乖……”

“我喝酒了,你要陪着我,不然会有鬼上我身的。”原来左晓棠怕的是这个,西梦笑着,把左晓棠放在chuang上,“我不走,好好睡一觉吧。”左晓棠这才放下了手,接着又紧紧地抓住西梦的手,才开始慢慢的入睡。

“小娘娘,阎君叫我们回去一趟,您自己照顾好自己。”门外的黑白无常完全不知道门里发生了什么,以为左晓棠只是伤心的自己一个人呆着,却没想到已经发生了一件大事。

黑白无常见门里没有动静便直接走了,临走前还不忘给祠堂设了道结界。

西梦慢慢变回自己的样子,挽起来的发髻,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不再是墨绿色的深渊,黑色的瞳孔周围被银色的光亮所环绕着,像是银河系一般的耀眼,这双眸子紧紧地看着熟睡的左晓棠,她微红的脸颊,白皙的皮肤,蒲扇般的睫毛,让西梦更是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那么多世世代代我都在找你,这一次我不会再错过你了,不管你是谁,都会是我的。”

西梦来到左家的词牌前想要上一炷香,点好的香烛不久便在中间熄灭。

西梦的眼泪慢慢的流出来,屋外已经渐渐传来了鸡鸣声,西梦的身子开始慢慢的变得透明起来,他颤抖着朝着左晓棠挨过去,薄唇轻轻地吻在左晓棠的唇上,左晓棠的嘴里还有残留的酒气。如数被西梦吸了进去,直到西梦真正的消失。

熟睡的左晓棠还不知道自己的初吻已经被一个厉害的家伙夺走了,在梦里,她梦见的是阎君的婚礼,阎君开心地笑着搂着自己的新娘轻蔑的看着自己的神情,左晓棠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什么,却什么都没有。

“晓棠?”是太爷爷的声音,左晓棠猛然惊醒,直身而起,看着眼前的场景,左晓棠慢慢的回忆起晚上的事情,门口的左太爷在门口,却好像也知道了几分。可还是张口询问。

“怎么样……”

“太爷爷……他,没来。应该是有别的事情耽搁了。”左晓棠低着头不敢看太爷爷,自己撒了谎,更重要的毕竟关乎到整个左家村的命运。

左太爷在祠堂门口站了会,没有说话,屋里的左晓棠坐在chuang上,两人无声的沉默,良久左太爷说了句,“收拾收拾出来吧。”

“好。”左晓棠摸了摸脖子上的玉坠,虽有不舍,但还是拿了下来放在了chuang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既然约在这里,那你就要遵守不讲信用的结果了。”玉坠上留下了左晓棠最后一句话。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