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神级小厂长

更新时间:2020-01-22 03:55:13

神级小厂长

神级小厂长 刀刻耳陈 著

连载中 江岳,苏浅雪 热血爽文都市题材

小说主人公是江岳苏浅雪的小说叫《神级小厂长》,是作者刀刻耳陈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英雄救美之后被逼逃亡三年,意外获得黑科技重回故里,且看江岳如何利用黑科技种出逆天农产品,走上人生巅峰。

精彩章节试读:

养生酒?

江岳琢磨了一下,养生酒这东西,要是效果好的话,绝对是暴利,可比种西瓜强多了,而且兑换一个无籽西瓜种子也要五个兑换点。

只是养生酒需要的药材可不便宜!

“算了,就是养生酒!”

江岳没有犹豫太久,就兑换了养生酒的酒曲。

酒曲是一种微生物复合酶制剂,里面有糖化剂、发酵剂等等,是酿酒必不可少的东西。

反正现在手里有钱,江岳说干就干,骑着三轮车,来到了一家中医药店。

“你好,我想买一些药材。”

江岳把三轮车停在药店门口,大步走进药店。

“你要买什么药材?”负责抓药的药师问道。

“人参、夏枯草、虎耳草、红藤、川乌、五加皮……”

江岳一口气报了几十种药材,这着实让负责抓药的药师小小惊讶了一把,不由多看了江岳两眼。

而就在药师忙着抓药的时候,一位穿着唐装的老者来到了江岳身边,蹙着眉头道:“小友,冒昧问一句,你抓这么多中药干什么?”

“酿制药酒用的。”江岳咧嘴一笑道。

唐装老者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了,说道:“我也略懂中医,据我所知,你抓的这些药材,可是有很多药性冲突的啊!”

江岳哪里知道这些,他抓这些药完全是根据系统说明,因此老者问起来,他也说不出所以然。

“祖传秘方就这样写的,我也不知道。”

江岳这么一说,唐装老者就不再问了,的的确确,有很多方子是不传之秘。

付了账,江岳拉着一车药材回家了。这一车药材足足花了他十四万多,现在卡里也没剩多少钱了。

不过,他身上有五万的现金,足够他家还债了。

江岳没有想到,进城一趟,收获会这么大!

回到家中,江岳把情况和家人大体说了一遍,江远山和刘兰花高兴坏了,江小悠更是兴奋地跳了起来:“哥,我能上大学了?”

“嗯,等开学,哥亲自送你去。”江岳笑道。

债务还上以后,全身轻松,江远山和刘兰花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当然最让他们高兴的是儿子有出息了。

“小岳,你买这么多药材干什么?”

晚饭过后,看见江岳摆弄一些药材,忙前忙后,江远山忍不住开口问道。

“酿酒!”

“酿酒?”江远山笑着说道,“你什么时候学会酿酒了?酿酒不是用的五谷杂粮吗?”

“我在外面和一位老师傅学的,他说是他家祖传的秘方,我酿的是养生酒,所以要用到药材,当然五谷杂粮也少不了。”

等处理好药材,江岳突然发现,家里貌似没有一个像样的大缸,没有大缸,还怎么酿酒?

“你晓莲嫂子家有一口大缸,你去问问她用不用?”刘兰花对江岳说道。

“嗯。”

江岳应了一声就出了门,此时天色已暗,来到刘进喜的家门口,敲了两下门,喊道:“晓莲嫂子,你在家吗?”

刘进喜常年在外打工,所以家里只有卢晓莲一个人。

“谁啊?”

“我,江岳。”

门开了,卢晓莲穿着一件宽松的短衫出现在江岳面前,长发随意披在肩上,风情十足,一点不像一个农村人。

“嫂子,听说你家有一口大缸,不知道你还用不用?”

“喏,在院子里放着呢!你要用……”正说着,卢晓莲突然哎吆一声,脸色变的煞白,额头香汗淋漓,差一点摔倒,幸好江岳眼疾手快,把她扶住了。

“嫂子,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卢晓莲双手捂着小腹,疼的都站不起身。

“快,我送你去医院。”江岳也急了,看卢晓莲痛苦的样子,这病的可不轻。

卢晓莲支支吾吾地道:“小岳,不用,不用去医院,我这是痛经,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你把我扶进屋躺着就行了。”

江岳点了点头,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女人例假是非常隐私的事情。

可是卢晓莲这个也太严重了,疼的抽筋,走不动路。

“嫂子,你上来,我背你回屋。”

江岳弯**身,让卢晓莲爬上来。卢晓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爬了上去,由于小腹抽痛,导致她整个人都压在了江岳身上。

夏天炎热,又是晚上,卢晓莲都打算睡觉了,只穿了一件短衫,现在她整个人压在江岳身上,两人几乎是身贴身。

感觉到背后传来的两团柔软,江岳忽然有些口干舌燥,卢晓莲大概也意识到了这点,臊的脸红,待江岳把她放在chuang上后,她低着头,都不敢看江岳。

江岳又给卢晓莲倒了一杯热水,过了半晌,卢晓莲才缓过进来。

“晓莲嫂子,你没事我就先走了。”江岳逃跑似的离开了。

看着江岳狼狈逃窜,卢晓莲目光波荡,忽然噗嗤笑了。

……

……

一路上,江岳脑海中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走到家门口了,这才看见门口停着一辆车,正是他大伯江海峰的那辆福特。

“小岳,你回来了!”

屋内,江远山和刘兰花的脸色都不大好,没有一点笑容,倒是大伯和伯母,两人脸上全是笑容,看见江岳回来,连忙站起身说道。

“你来干什么?”

江岳面色冰冷,冷冰冰地问道。

“小岳,看你说的,我是你大伯,还不能来看看你?”江海峰笑道。

江岳在屋里扫了一眼,发现门边堆着好几个大礼盒,他冷冷一笑道:“这东西你拿回去吧!既然来往已经断了,再送礼就不合适了。”

“我们是亲戚,这哪叫送礼?”江海峰干笑道。

“对,对,小岳,我们是一家人,海峰和你爸都是你太爷爷的孙子。”伯母在旁帮腔道。

这时候,江远山沉声开口道:“小岳,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其实也没什么,他被人开除了,与我没有关系。”

在金鳞大酒店后门被江海峰刁难这件事,江岳并没有告诉江远山,现在江远山问起了,他只好简单说了一下。

不过,江远山听后就怒了,就算不帮忙,也没必要打压吧?可想而知,若不是杨董亲自过问这事,江岳很可能就被江海峰打压掉了,根本不可能把瓜卖进金鳞大酒店。

“江海峰,我没有你这样的堂兄弟,请你现在就离开,你被开除与我们家小岳一点关系都没有。”江远山愤怒地说道。

江海峰脸色变的很难看,说道:“远山,就算我以前有不对的地方,我这不是来道歉了吗?难道你真的要赶尽杀绝?”

“小岳,以前是伯母说话难听了,伯母给你道歉。但也请你帮帮你大伯,只要你给杨董求求情,他一定会让你大伯回去的。”

“小岳,你就不能帮帮大伯吗?”

江岳闻言,面色平静地说道:“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觉得不值得,我们两家的关系已经断了,请你们离开!”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当以直报怨!

江岳就是这样的性子,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女朋友与人打一架,最后锒铛入狱。

当江海峰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不是看不起他家,更实在侮辱他的父母。

“好,好,你们一家子够狠!”

见江岳把话说的如此决绝,江海峰知道再待下去也没有用,当即气哼哼地甩袖离开。

“等下。”

江岳指了指那几个大礼盒,“东西请拿回去!”

……

“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和我说说。”

江海峰前脚刚好,江小悠就欢快地蹦跳到江岳身边,拉着江岳的胳膊兴奋地问道,看见大伯和伯母有求到自家的一天,心里别提有多少爽快了!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2.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