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娇妻从天而降

更新时间:2019-11-08 12:50:27

娇妻从天而降

娇妻从天而降 清水无缘 著

已完结 古希洛,白寒棋 穿越题材古代古装言情短篇美文

主角是古希洛白寒棋的小说叫做《娇妻从天而降》,本小说的作者是清水无缘写的一本短篇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也是皇帝的无奈之举,自家的宝贝女儿不喜欢人家,不想见到她,他只能想办法不亏待人家,怎么说人家也救了他的女儿,他总不能忘恩负义。...

精彩章节试读:

白寒棋不看他,径直走到chuang边坐到chuang上去,纪锦城也不在意,特自觉地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你有何事?”白寒棋见纪锦城半天不说话,只能开口问道。

“嗯……忘了。”纪锦城眨了眨眼睛,特别无辜。

白寒棋:“……”信他才有鬼了。

“刚刚臣想说来着,但是一直说不了,如今嘛……臣忘记了。”纪锦城一本正经地解释原因。

白寒棋:“……”

说不了……好吧,算她的错。

“那丞相何时想到了何时再来好了,慢走不送。”白寒棋毫不客气地赶人。

“唔……事情下回再说也行,倒是如今,臣有个疑惑不知当不当问?”纪锦城稳坐如山,自动忽略了白寒棋赶人的话。

“不当问就不问。”白寒棋知道他的疑惑,只是不知道纪锦城有没有猜到原因,不过不管如何,她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纪锦城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白寒棋的回答,继续问道:“殿下满身寒气,甚至连武器都自带冰寒,不知殿下……”

有些话不用说得太过直白,能听明白就可以了,以免双方尴尬。

“这是本公主的事,与你无关。”白寒棋目光一沉,冷冷地开口。

“嗯……”纪锦城微微垂眸,低低地应了一声。

事实上,他也确实猜不透到底是为什么,可是,对方明显不想回答,他总不能逼着人家说。

白寒棋看着纪锦城,有些心烦意乱,就怕他猜到了什么。

“丞相可以走了吗?”如今天都黑了,这要是给人看到了,她就算有一千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也罢,殿下休息吧。”纪锦城看着时时刻刻都想赶他走的白寒棋,无奈的起身离开。

今天明明是来打听情况的,结果他先是被莫名其妙的拉着打了一架,又是被对方毫不留情的驱赶,要不是额外知道了白寒棋竟然满身的寒气,这趟差不多就白来了。

白寒棋在纪锦城走了之后,直接躺在了chuang上,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帮别奕换了药之后,皇上跟前的海公公来宣,说是皇上请公主去一趟御书房。

白寒棋愣了愣,想到除了从醒来后见过她那便宜皇兄一次,好像后来就没见过他了,也不清楚现在见她是要干什么?

“咳,不知公公可知皇兄宣白寒有何事要说?”白寒棋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只玉镯塞到海公公的手里,有些不自在,毕竟从小到大她还真没做过这种事。

镯子是她皇兄的赏赐里的,因为封了公主,赏赐倒也不少,金银珠宝首饰等等都有,可惜,除了金银之外,珠宝首饰她基本都用不上。

“白寒公主,恕杂家也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幻蝶公主也在。”海公公也不拒绝,笑眯眯地收了起来。

白寒棋眯了眯眼睛,危险的光芒一闪而过,上官幻蝶?她又折腾出了什么事儿?

“多谢公公。”白寒棋感谢道。

“公主客气了。”海公公也不再多说,直接领着白寒棋去御书房,毕竟怎么也不能让皇上一直这么等着。

不多久就到了御书房,海公公先朝白寒棋弯了弯腰,才站在门外道:“陛下,白寒公主到了。”

“进来。”一道威严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听不出喜怒。

“是。”海公公恭敬地回答,又转身朝白寒棋微微弯腰:“公主请。”

白寒棋没有说话,整了整衣袍,一改平常态度,端正的走了进去,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气势硬生生将毫无防备的海公公给压了个够呛。

白寒棋可不晓得海公公的想法,她只知道,要想在皇宫这种地方生存下去,没有能力手段是不可能的,如今上官幻蝶也在,她们本就互相看不惯对方,这次皇上召见她,估计也是上官幻蝶的推动,横竖都已经这样了,她也不必压抑自己,若是在气势上还压不过一个小小的公主,她可真是白活那么多年了。

虽然不喜欢上官幻蝶,可是不得不说,这上官幻蝶也是她的一个免死金牌,皇上就算是为了上官幻蝶的名声也不能对她太过分,毕竟,她确实救了上官幻蝶一条命。

走进御书房,海公公就连忙关上了大门,白寒棋一进来就看见皇上背对着她站着,而上官幻蝶先是嫉妒她一身的气势,又突然挑衅地看着她。

白寒棋心中不屑,呵,之前真是抬举她了,因为那么点儿事就忍不了,和她连表面关系都不再维持了,果真是%大无脑。

“皇兄。”白寒棋规规矩矩地行礼。

“嗯。”皇上转过身来,看着气势惊人的白寒棋,似乎是生气,又像是为难愧疚地看着她,沉默了半晌,终于下定决心:“皇妹,朕将宫外的一座行宫赐你作为公主府,你过几日就搬去公主府罢……毕竟你年纪不小了,住在宫里也不妥,朕会给你安排好一切,若是还有什么需要,你只管跟朕说,只要不过分,朕都会满足你的,如何?”

这也是皇帝的无奈之举,自家的宝贝女儿不喜欢人家,不想见到她,他只能想办法不亏待人家,怎么说人家也救了他的女儿,他总不能忘恩负义。

而且他说的也确实很有道理,白寒棋一个与皇家无任何血缘关系的人住在宫里,若是出了事就不好了。

“多谢皇兄,劳皇兄为寒操心这么多事,是寒的不是。”白寒棋勾了勾嘴角,垂眸道:“寒明日就搬去公主府,也好早些习惯。”

白寒棋很满意这样的安排,毕竟拥有了自己的公主府后,她想要办些事也会方便很多。

更何况,这样一来恐怕是很少能见到澜贵妃了吧?简直是一举两得。

皇帝看了看自家女儿,又看了看白寒棋,无奈的叹了口气。

“也好,皇妹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朕就是。退下吧。”

还以为这两人年龄相仿,应该会成为朋友,哪里知道竟然是相看两相厌,还和他外甥女欧阳璃玩的到一起去。

“是,寒告退。”白寒棋屈膝行礼,退了出去。

将门打开,跟海公公交代了两句,就直接回宫了,而海公公则继续站在门外关上大门,等着上官幻蝶出来他才能进去。

“好了蝶儿,父皇不是已经让她住出去了吗?别气了,你要知道,不管怎么说她也救过你的性命,父皇不能亏待了她。”皇帝看着一脸委屈的上官幻蝶,连说带哄的解释着,足以看出这皇帝到底有多么宠爱这个女儿。

猜你喜欢

  1. 穿越题材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4. 短篇美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