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废材王妃要当家

更新时间:2020-08-01 09:34:40

废材王妃要当家

废材王妃要当家 风过无痕 著

已完结 霍铭,俞北鸢 古言腹黑穿越题材古代古装

新书推荐,《废材王妃要当家》是风过无痕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主角霍铭俞北鸢,书中主要讲述了:侍卫:爷,王妃说她心情不好,没工夫给您看诊,让您自己个儿疼着去。某男:反了她了?侍卫:爷,王妃说她心情还不错,要去给太子爷下毒试试新药的效果。某男:绑回来!侍卫:爷,王妃说她心情好,已经入宫找太后扯犊子去了。某男:……侍卫:爷,王妃说她心情大好……某男:她又想做什么?侍卫:王妃说要给自己放个长假,天明时分已经出城了。某男: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精彩章节试读:

俞北鸢得意洋洋,这首诗可是大诗人杜牧所作,那韩湘湘再厉害,也定是比不过杜牧的。

河边一阵寂静,韩湘湘脸色难看,霍宇川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俞北鸢雍容闲雅:“献丑了。”

赵秀儿一脸不服气,怒视着俞北鸢:“你在骂湘湘!”

俞北鸢轻微挑眉,故作无辜:“赵小姐真是说笑了,不过是比试罢了,我为何要嘲讽韩小姐?”

赵秀儿被俞北鸢说得憋红了脸,只见韩湘湘脸面越发没光,眼眶渐渐泛红,她捂着脸转身飞奔离去。

赵秀儿见此,狠狠瞪了一眼俞北鸢,紧紧跟上。

俞北鸢见二人终于离开,深呼了一口气,衣身边的霍宇川却笑称:“原来小九诗词竟如此精通。”

俞北鸢脸蛋微红,毕竟不是自己所作,心底难免有些心虚。她笑得勉强:“霍宇川,你能不能别给我找麻烦了啊,你这个表妹是真的难缠。”

霍宇川笑笑,这等神秘奇女子,究竟还有什么没有展现出来的呢?

话说韩湘湘伤心欲绝,自尊极度重创。她打小便聪明绝顶,不仅身份尊贵,更是一代出了名才女。

如今输给一个小小的医女,是她做梦都没想过的事情。

韩湘湘通红个眼睛,面对着一边的河流嚎啕大哭。

不知何时,身后的赵秀儿已悄然而至,她轻轻抚摸着韩湘湘的肩膀,时光静好,二人相依靠着。

终于,韩湘湘似是终于哭累了,赵秀儿见此,轻声叹气。

“湘湘,那洛九不过是个小小的医女,就算她比你有才又如何?她始终这辈子只能为你做陪衬,湘湘,你可得小心洛九勾走了六皇子的心才是最重要的。”

韩湘湘听闻,眸子猛地狠戾。她的表哥,谁也抢不走!

河畔,光线透过树叶,俞北鸢伸了个懒腰。

“霍宇川,我们走吧。”

霍宇川望着有些懒散的俞北鸢,嘴角含笑。

二人相视,正悠闲沿着河畔往着集市走去。忽然,远远一名少年神情慌张,看见俞北鸢与霍宇川表情一愣。

俞北鸢微微皱眉,只见少年身后一批官兵满头大汗,大喊:“你给我站住!”

霍宇川眉头紧锁,身后的侍卫连忙拔刀而出,紧紧将二人护在身后。

少年往后一看,眼角泛出几滴泪珠。只见少年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在与俞北鸢霍宇川越发逼近之际,猛地朝侍卫扑去。

就这一瞬间,俞北鸢看清少年的脸庞。眸光微闪,眼眶却是红彤彤。

那张脸,几乎与她弟弟长得一模一样,还有那不服输的双眸,让俞北鸢几乎将二个人重叠。

只见少年噗通跪倒在地,声音几乎破音:“求公子小姐救命!”

气氛有些紧张,他身后的官兵紧跟其后,大喘气,脚步也停了下来。

侍卫声音洪亮:“大胆!”

霍宇川伸出冰凉的手,微微将俞北鸢往后一推,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俞北鸢眸子紧盯少年,将其打量了一番。少年一身破旧衣衫,头发散乱,脸蛋上黑不溜秋。

少年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眸灿若星辰望着俞北鸢,眸中几滴眼泪在打转。他的嘴唇干裂,死死咬着唇一言不发。

俞北鸢心头一紧,眼底坚定。

少年身后的官兵见霍宇川气度不凡,一脸谄媚:“公子,这小子是杀害李员外的嫌犯,李员外至今未醒,我等奉命捉拿嫌犯。”

少年几乎是吼了出来:“我没有!”

官兵们冲着少年一脸凶神恶煞:“你别狡辩,看我将你捉回去如何治你的罪!”

俞北鸢禁皱眉头,耳边传来侍卫轻声询问霍宇川:“殿下,怎么处理?”

霍宇川还未来得及说话,只见俞北鸢轻手将霍宇川推开,直径穿过二名侍卫。大步步向那名少年,俞北鸢越接近少年,心头越渐疼痛。

直到她走到少年前面,一边的官兵惊呼:“姑娘!小心!”

她轻眼瞥过官兵,深处温暖纤细的双手,在少年呆滞的眼神中缓缓将其扶了起来。

少年依稀听见眼前这戴着古怪面具的女子声音柔软,悠悠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答:“小的阿潼。”

俞北鸢见此,紧盯阿潼眸子,声音严肃:“你可有杀害李员外?”

阿潼一听,泪水终于控制不住,终于汹涌而出。

“小姐,我真的没有杀害老爷。”

俞北鸢见此,心间一阵心疼,一把将阿潼拥入怀中,轻手微微拍了拍他的头。

官兵为首的捕头却是不满:“姑娘,这小子可是指定嫌犯。”

俞北鸢目不斜视,闭着双眼,厉声:“一个小孩子岂能杀害一方员外,不说那么多护院,他能不能伤到李员外。他这么小的孩子就算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又能去哪?”

捕头被堵住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求饶:“姑娘,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捉不回这孩子我们都得打包回家啊。”

俞北鸢身后响起一道深沉的声音:“有本皇子在,我看谁敢冤枉好人!”

捕头一愣,现场一片寂静。阿潼身子一颤,紧紧抱着俞北鸢。

官兵们连忙朝着霍宇川俯首:“参见六皇子殿下。”

霍宇川紧锁眉头,大喊:“这事本皇子不知道也就算了,今日既然碰上了,本皇子就要管到底。”

捕头连忙应声,俞北鸢见众人已被霍宇川驯服,嘴角微微上扬,睁开了一双狡猾的眸子。

“不知捕头能否讲述一下案件经过?”

捕头连忙点头,娓娓道来:“李员外今日被发现晕倒在府上,经过一番调查,李员外的腹部有一道伤口。而进入过李员外房间的人,只有嫌犯一人。”

俞北鸢听闻,紧皱着眉,而她怀中的阿潼推开俞北鸢,一脸坚定:“我没有杀害老爷,我给老爷端去茶水时,老爷还好好的。”

俞北鸢见此,只好朝着捕头一本正经:“不知…是否能够让我看看李员外?”

捕头一愣,有些迟疑,望向霍宇川。只见霍宇川眉头舒展,嘴角含笑:“这位姑娘医术高超,说不定还能救李员外一命。”

捕头这才微微点头,道:“那就劳烦姑娘了。”

说来捕头心中对俞北鸢的医术深度怀疑,李员外受伤后,京城有名的大夫个个都给请了去,个个都没能找到原因。

他就不信,这姑娘能够比那些老中医还要厉害?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穿越题材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