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厉王妃

更新时间:2020-03-25 03:46:55

厉王妃

厉王妃 怜情惜雪 著

已完结 楚傲天,刘亦瑶 重生复仇穿越题材古代古装言情

主人公叫楚傲天刘亦瑶的小说是《厉王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怜情惜雪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孩子,我一定要活下去。”漫天飞雪,天寒,心更寒,厉王妃被指派杀手暗中追杀,却不想他是那样的无情绝情,恨他,爱他,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他……

精彩章节试读:

酉时三刻很快就到了,白天冷冷清清的百花楼,在夜幕下,变得热闹非常。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有达官显贵,也有贩夫走卒。只要你出得起钱,都可以进来百花楼逍遥快活一番。因此,百花楼的大名,在安南城是远近驰名。也有很多文人墨客慕名而来,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

今日的百花楼无疑与往日不同,竟在大堂中央摆起了擂台,而且,前来的客人也比往日多了许多,似乎是收到了请帖,前来观看百花楼新来的绝色佳丽的表演。

见过兰情姑娘的人皆是嗤之以鼻,不认为有什么女人能够胜过兰情姑娘,自然要前来为兰情姑娘镇镇场子。而没有见过兰情姑娘的人,也被新来的绝色佳丽四个字勾起了好奇心,忍不住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竟被称之为绝色佳丽!

百花楼的老鸨也与一般的青楼中的老鸨不同,一点儿也没有浓妆艳抹的媚俗样子,反而是一身雅致的装扮,让人眼前一亮。

"我们楼里新来了一位兰心姑娘,那才情,不是妈妈我自夸,比之我们兰情姑娘毫不逊色!"站在擂台上,老鸨大声说道。

当然,在别人眼里,她不过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妈妈就吹牛吧,我还没见过能美得过兰情姑娘的女人呢!"老鸨的话刚说完,下面就已经有人起哄了,很显然不相信老鸨的话。

"这位公子,我可不是吹牛的,待会等你见了兰心姑娘,可别惊得说不出话来啊!"老鸨调笑着说道。

"如果这兰心姑娘比不过兰情姑娘,到时候,妈妈可别怪我们不给您面子啊!"又一名穿着锦衣华服的公子哥调侃道。

"怎么会呢?妈妈我保管让大家一饱眼福,不虚此行。"言语中,老鸨对于即将出来的兰心姑娘信心十足。

"那我们可就拭目以待了,哈哈......"说完,引得众人一番大笑。

"待会儿,各位公子可别吓到了兰心姑娘才是。"老鸨笑着说道,"这兰心姑娘可不是我们楼里的姑娘,只是被生活被逼迫不得已在我们楼里挂牌子的,兰心姑娘与我们兰情姑娘一样,可都是卖艺不卖身的。"

"妈妈放心,我们不会唐突了佳人的!"底下的几位公子哥相视一笑,他们是百花楼里的常客,自然是明白这些的。

"妈妈把我们的好奇心都给挑了起来,还是快点让兰心姑娘出来吧!"

"好好好,妈妈我就不在这里惹人烦了。"说罢,老鸨便走下了擂台。

一曲荡人心魄的箫声轻扬而起,使得原本喧闹的大堂顿时安静了下来,静得都可以听得到每个人的心跳声。紧接着,一名身穿浅紫色纱裙的女子手拿玉箫从天而降,徐徐落下,宛如九天之下上仙女飘落凡尘。

四周数十名身穿彩衣的女子手拿花篮随着箫声翩翩舞动,花篮中的花瓣在舞动中被轻扬的素手抛洒在半空中,迎着紫衣女子飘舞。

她微微抬手,露出纤纤素手,如白玉凝脂般的肌肤在灯光下似乎闪着光芒一般。她的舞姿轻盈而优美,飘忽若仙。难得的是,在她舞动之时,箫声不断,优美的箫声缓缓流入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底深处。

罗袖挥洒,显露出紫衣女子的真容,正是易容成刘亦瑶的冷心。

"嘘!"看到她的脸的那一刻,每个人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呼。

冷心美目流盼,在场每一个人均心跳不已,不约而同想到她正在瞧着自己,慌忙整理下自己的衣裳,想要给眼前的女子一个好的印象。

此时,箫声骤然转急,冷心以右足为轴。轻舒长袖,**随之旋转,愈转愈快。倏地,自地上翩然飞起,带起落下的花瓣。

被她带起的花瓣缓缓飘落,落在了早已摆放在一旁的琴上,发出悦耳的声音。琴声竟是应和着箫声,自然地连在一起,形成优美动听的乐章。

台下的每个人都不禁瞪大了双眼,满是震惊!每个人的眼眸中都浮现出深深地痴迷,不约而同地呼唤着冷心的名字,"兰心,兰心"。

站在暗处一时观看着刘亦瑶脸色愈发的苍白,看不到半分的血色。她忍不住摇头,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所听到的一切。怎么可能?一个人又是吹箫,又是弹琴,又是跳舞,她是如何能把这三样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的?

"好!"不知谁叫了一声好,顿时引发了所有人赞同,掌声四起,惊赞之声不绝于耳。

箫声渐急,琴音紧随,冷心的身姿亦是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美丽的色彩,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她舞姿清灵,身轻似燕,身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花般地舞姿,如花间飞舞的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小巷中的晨曦,如荷叶尖的圆露,......四周的女子皆成了陪衬......

不,或许她就是蝴蝶仙子!她的舞,似乎使她衣裙上绣着的蝴蝶都活了过来,在她的四周翩翩飞舞着。

箫声渐消,琴音亦随之消散,冷心双臂收拢,缓缓伏下。与此同时,纱幔落下,遮住了所有的风华。

"兰心......兰心!"兰心的离去,立时引起在场所有人的布满,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想要继续欣赏她的美丽,她的风情。

老鸨走上台去,抬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说道:"兰心姑娘没有让大家失望吧?"

"没有!没有!我们还要看!还要看......"

"兰心姑娘今天只有一场表演,所以,对不住大家了。"老鸨歉然的说道。

"妈妈,如果我们还要看,怎么办?"老鸨话刚说完,便立时有人问道。

老鸨笑着说道:"很简单,以后的每个月十五,兰心姑娘便会登台表演,到时候大家前来捧场便是了。"

"好,妈妈放心,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前来的!"这人的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与附和。

"妈妈,世上竟有如此风情的女子?莫不是真是仙女下凡?"有人问道。

老鸨但笑不语。

二楼一间雅间内,坐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身后站着一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这少年身穿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额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巧妙地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

兰心一舞,似是惊了他的心神,双眸紧紧地盯着台上,再难以移开。"去查一下这女子的身份来历!"良久,少年终于收回目光,看了下自己身后的中年男子,吩咐道。

"小少爷,您偷偷跑出来已经好几天了,若是被老爷发现了,可就了不得了。"中年男子一开口,声音有些尖细,就听出与寻常人等不同。

"我自有分寸!"少年神色一凌,流露出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去查。"

中年男子一脸的无奈,却只能遵从。"是,小少爷。"说罢,便对着隐身在暗处的护卫下达命令去了。

"兰心吗?我倒是对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呢!"少年喃喃低语着。

冷心表演完毕后,便离开了,自然不会知道,她竟然被人盯上了。

"可曾看好?"回了兰居,冷心便直接问道。

"我......我做不到你这般。"刘亦瑶脸色比刚才更加难看,便是连下唇被咬破了,都不知晓。

"世上没有做不到的事情,端看你想不想做!"冷心冷笑,"未曾去试,便轻言泛起,刘亦瑶,我看你不起!"

"主人,我......"

"别叫我主人,你连做我宠物的资格都没有!"冷心的话冰冷而无情,丝毫不留任何余地。"罢了,既然你是扶不起的烂泥,我又何必浪费精神在你的身上呢?你自离去吧!"

"不要,主人!"刘亦瑶再也顾不得其他,慌忙跪倒在地上,说道:"求主人再给奴婢一个机会,奴婢不会再让主人失望了。"在生死面前,尊严又算得上什么?刘亦瑶心中很清楚,一旦离开了冷心的庇护,被楚傲天找了回去,她就只有死路一条,又谈何为腹中未出世的孩儿报仇?

沉默了片刻,冷心才再次开口,"你是我选中的宠物,我可以多给你一次机会,记住,只有这一次机会!下次我定不会像今日这般好说话!"

"是,主人。"刘亦瑶恭敬地说道。

"哎呀,主上,你这一舞,这一曲,让我情何以堪呀!"似乎是感觉到气氛的沉重,兰情不再慵懒的趴在桌子上,抬起头,看向冷心,语气有些埋怨。"我这当家花魁的位子,可是要不保了。"

"少贫嘴了,"冷心忍不住白了她一眼,神色缓和下来。

刘亦瑶跪在地上,身子仍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没有得到冷心的命令,不敢起身。

"起身吧!"冷心淡淡地说道,"兰情,我们回去了。"

"主上放心,余下的事情,兰情会处理妥当的。"兰情也难得的收敛了慵懒的样子,正正经经的说道。"只是,每个月十五的表演......"不是兰情看不起刘亦瑶,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展现自己的光芒,也难怪会被上官悦儿玩!。

"她必须做到。"冷心淡淡地说了五个字。

刘亦瑶心中一凌,自然明白冷心言语中潜在的含义。若是做不到,就只有一条路--死!

猜你喜欢

  1. 重生复仇
  2. 穿越题材
  3. 古代古装
  4.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