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执手共余生

更新时间:2019-09-12 09:43:35

执手共余生

执手共余生 楚雁飞 著

已完结 傅廷修,黎小棠 腹黑言情短篇美文婚恋题材

小说主人公是傅廷修的小说是《执手共余生》,它的作者是楚雁飞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怎么知道自己是私生女的,对吗?”小棠笑着问。...

精彩章节试读:

黎小棠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眸光疏离地看着张秀芝。

张秀芝心下一惊,随后又故作自责地说:“小棠,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小棠一双黑黝黝的眸子带着一点嘲讽的意味盯着张秀芝看。

张秀芝心虚地不敢与小棠对视,但她不得不继续相劝,毕竟事关黎氏集团的前途。

昨天傅家过来谈联姻的事情,傅老可是亲口说的愿意拿出十亿的合作项目来作为聘礼的。所以,说什么她也要劝黎小棠嫁过去。

只要让黎小棠嫁过去,他们就有把握拿到十个亿的项目。

她说道:“小棠,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你是女孩子,妈妈从小就教你女孩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现在你与傅三少之间发生了这种事情,你嫁给他是最好的选择。”

小棠不说话,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张秀芝。

张秀芝心下又是一跳,她硬着头皮继续劝:“小棠,我之前就找人打听过了,傅三少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他长得帅气气质也好,商业能力更是一等一的,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嫁给他以后你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

黎小棠嘲讽一笑:“既然他那么好,您怎么不让二姐嫁给他?”

昨天在餐桌上,两家可是谈好的让二姐黎恩雪嫁过去,因为傅三少指定要娶的人就是黎恩雪。

张秀芝有种被洞穿的心虚感,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小棠,你知道的,原本我们确实是打算让恩雪嫁过去的,恩雪也是很看好傅三少的。可是昨晚你和傅三少之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小棠,你告诉妈,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头晕回房睡觉了吗?怎么会在你二姐的房间?”

黎小棠心里冷笑,怎么会在二姐的房间,这是打算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倒打一耙说她**了傅三少吗?

让她好笑的是,她还真的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是啊,她怎么会在二姐的房间里呢?她说她被人下**,有什么证据?昨晚大家可都吃的同一桌菜。

眸光微闪了一下,小棠问:“二姐昨晚去哪了啊?”

若非成心算计,又怎会一整晚不回房间?等到今天早上再来抓现行。

张秀芝眸光又是心虚地一闪,随后镇定地说:“你二姐啊,昨晚我劝了她一夜。”

她当然要为女儿找一个整晚不回房的理由。

“是劝她嫁给傅三少么?”小棠问。

“是啊!”张秀芝笑得有点干巴巴的。

“您不是说二姐很看好傅三少么?怎么会需要劝一夜?”小棠唇角的嘲讽意味更浓。

张秀芝被噎,心里恨死黎小棠了,可是现在不敢得罪,那十个亿的项目还得靠她呢。

笑了笑,张秀芝说:“一开始她是不太愿意的。”

“因为傅三少是私生子吗?”小棠淡声问。

“你……小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张秀芝有些气恼。

小棠一脸嘲讽地看着张秀芝。怎么,她们做都做了,还不许她说吗?

冷笑了两声,小棠说:“这样看的话,我与傅三少倒是挺般配的,私生子配私生女!”

“你!”张秀芝震惊地看着小棠。

“我怎么知道自己是私生女的,对吗?”小棠笑着问。

张秀芝蹙眉,看着黎小棠。

小棠笑,笑里藏着一抹伤,脸上却是灿烂:“舅妈还记得十三岁那年二姐与我争裙子的事吗?二姐抢走我的裙子,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不过是没爹疼没妈爱的私生女。”

小棠改口叫张秀芝舅妈。

是的,黎国辉和张秀芝是她的舅舅舅妈,妈妈在她刚满月的时候就把她托付给了他们,想要给她一个正常的家。

她直到十三岁以后才知道他们不是她的爸妈。

突然觉得鼻子好酸啊,心头也揪痛得厉害!她不是没妈妈爱,而是她的妈妈在她一个多月的时候就车祸去世了,再也不能爱她了啊!

这些东西,都是她偷听来的。她记得她偷听到这个真相的时候,独自躲在花坛后面整整哭了一个下午。

妈妈在她出生以后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了舅舅舅妈,助他们把黎氏商贸公司发展成为黎氏集团,只求他们善待她,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可是他们呢?

一切好吃的好玩的好用的,只有大姐二姐有,她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捡她们不要的。

原本,尽管他们对她不太好,但她仍然感激他们的养育之恩。

可是从昨晚开始,所有的感激都变成了一把刀,斩断亲情的刀。

张秀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拧着眉头想着要怎么劝才能让黎小棠嫁过去。

小棠抬眸看着张秀芝,淡声说:“我嫁过去可以,三个条件!”

听到小棠愿意嫁只是想谈条件,张秀芝心中一喜,她拉着小棠的手,轻抚着她的手背,温柔道:“有什么条件你只管说,舅妈也是妈,你放心,只要舅妈能做到的,都会满足你。”

小棠抽回手:“我要位于清水湾的别墅。”

张秀芝脸色一变,心里怄死了。清水湾的别墅是他们准备给恩雪的嫁妆,价值差不多八百万。

“舅妈不同意?”小棠似笑非笑地看着张秀芝。

张秀芝一咬牙:“同意,同意的。”

“第二个条件,您请二姐把从我这里拿走的那条项链还给我。”那是妈妈留给她唯一的遗物,被二姐拿走很多年了,她之前讨要过,二姐说丢了。舅妈说不就一条破项链,二姐还能吃了她的不成?

“这个没有问题。”张秀芝一口同意。只是一条破项链,她们才不稀罕。

小棠再说:“第三个条件,告诉我,昨晚对我下**的到底是你还是二姐?”

张秀芝脸色陡然一变:“下**?小棠,你在胡说什么?”

这件事情,绝不能说!

“三个条件任何一个条件不满足,我都不会嫁!”小棠的态度很坚决。

她瞟一张张秀芝,声音疏离而淡漠:“舅妈,请出去吧,我穿好衣服会亲自下去告诉傅三少,我有自己喜欢的人,我不会嫁给他!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秀芝感受到了黎小棠语气里浓浓的威胁,她嚅动了一下嘴唇,欲言又止,甚是为难。

她要是说了,不就是承认她们下**了吗?

可是不说,黎小棠这个jian人就不同意嫁。那他们十个亿的项目不是泡汤了?

“小棠,这件事情我看一定是个误会,怎么可能下**呢?”张秀芝权衡之后决定抵死不认。

小棠疏离的语气:“舅妈出去吧,我还得下去亲自告诉傅三少一声,免得让人久等。”

张秀芝心里怄死了,她堆着笑说:“小棠,这一定是个误会,你说,家里怎么可能会有人做这样的事情呢?”

“这件事情不弄清楚,我不会不明不白地把自己嫁掉!舅妈出去吧!”

被窝里突然有电话铃声响起,小棠立即从被窝里摸出电话。

她看着张秀芝,笑说:“是傅三少的电话,我就在电话里跟他说清楚不嫁好了,免得当面尴尬。”

张秀芝一急,立即阻止:“别,我说!”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言情
  3. 短篇美文
  4. 婚恋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