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湘西诡闻录

更新时间:2020-01-22 00:49:10

湘西诡闻录

湘西诡闻录 农夫仙拳 著

已完结 阎承雪,林子璇 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主角叫阎承雪林子璇的书名叫《湘西诡闻录》,是作者农夫仙拳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为给表哥治病,我去了湘西,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一名邪恶的阴阳师,他将我炼制成天底下最厉害的僵尸——人尸。在一名神秘强大的神婆帮助下,我成为了一名重案组刑警,拜入马家最后一名女主为师,学习道法。巨型蜘蛛、千年九尾狐、天煞与地煞……女鬼与人性,善良与阴谋,我经历了一件又一件诡异事件,一步一步踏上了神秘莫测的灵异界。而我的身世之谜、二十年前灵异界那场血雨腥风的惊

精彩章节试读:

钟老头是钟小灵的爷爷,被活埋的人是钟老头的儿子,那么被活埋的人和钟小灵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钟小灵要杀死被活埋的人?

现在钟小灵让我不说一个字,我还真的不敢说,我想起刚才钟小灵杀死那个男子的恐怖场景,我心中就一阵阵的发毛。

钟小灵让我把被活埋的男子拖出来,绝对是埋在别的地方,不想让钟老头发现,钟小灵杀死这个男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到底去不去,你不做的话,你就永远都见不到林子璇了。”

林子璇是我心里的软肋,钟小灵说这句话,那就说明,她可能知道林子璇在哪里,只是她不想告诉我。

“那我帮你把他拖出来埋在别的地方,你能告诉我林子璇在哪里吗?”我试探的问着。

钟小灵冷冷的盯了我一眼,“你是在和我谈条件吗?”

看到钟小灵冰冷的眼神,我心里就不舒服,“不是,我只想找到我的朋友。”

“不知道。”钟小灵又是这一句,“还有,我说了,从现在开始不要和我说一句话,你想你朋友没事的话,你什么都听我的。”

在钟小灵的威胁下,我不敢多说一句话,我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但只能战战兢兢的再次走进那个恐怖的小黑屋。

刚走进去,听到屋子的风车吱呀吱呀的转着,就好像鬼催命一般。

钟小灵将锄头塞进我的手里,我拿着锄头走到了那个坑跟前,一锄头一锄头抛开了坑里的土,土壤很松,非常容易抛开。

我心里一直在嘀咕着,“你别怪我呀,你要怪就怪钟小灵,我也是无心害你,你的死和我没有关系。”

“你动作能不能快一点,磨磨蹭蹭的,要是被我爷爷回来看到了,你绝对死定了。”钟小灵在一旁冷冷的盯着我。

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也不来帮忙。

不一会时间,我终于把男子的尸体拖了出来,他身上沾满了泥土,他本来就非常狰狞丑陋的面部已经完全变形,可能是被土壤压的,头部的伤口处,塞满了土,血和土搅在了一起,非常恐怖。

钟小灵在一旁看着男子的尸体,脸色很冷漠,没有任何反应,她似乎对这种场面已经司空见惯。

很多时候,我都在怀疑,钟小灵到底有没有人类的感情?

我将尸体拖到了一边,心里非常难受,要是这件事传出去,就算我一万个不愿意,我也会变成杀人的帮凶了。

可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心里害怕钟小灵,我更担心我三个朋友。

“快把坑内的血迹弄干净,把这里的土壤全部翻一遍,不要留下一滴血迹,不然我爷爷会认出来是他儿子的血迹。”钟小灵向我下着命令,给我一个塑料袋子,里面装着一些白色的粉末,“把这里撒在有血迹的土壤里,就可以抹去血迹了,记得撒均匀一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我心里非常憋屈,一肚子的怒火往出冒,但我只能忍着,为了朋友的安全,我只能忍受,总有一天,我会把这些羞辱全部加倍的找回来。

这白色的粉末类似于石灰粉,我将粉末从袋子上倒了一点出来,钟小灵又道:“一次不要倒出那么多,省点用。”

我终于忍不住了,“为什么你自己不来弄!”

钟小灵面无表情,“我是在教你,以后慢慢就习惯了。”

教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钟小灵干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吗?以后还要*干这种事吗?我感觉这女人越来越恐怖。

我小心翼翼的将坑里的土壤翻了个遍,将白色粉末撒在了带有血迹的土壤里搅合了一下,血迹和白色的粉末好像中和了,看不出有任何痕迹,也闻不出有任何血腥的味道。

不多时,我做完了一切,在钟小灵的指示下,我将坑填平,又将一些粉末撒在了那个男人的伤口上,那男人伤口之处的血液顿时凝固了起来。

钟小灵道:“你扛上尸体往前面走,后面的痕迹我来处理,不然我爷爷会发现的。”

要是再拖出去,男人的身上的伤口会挣裂,抗在肩膀上走固然是最好的。

我双手抱住了男人了腰,使劲的将男人抱了起来抗在了肩上,向外走去。

中年人很沉,大概有一百五六十斤,我刚走出院子里,累的不行,就将中年人丢在了地上。

不多时,钟小灵出来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真没用。”

我心中窝火不已,你有本事你来扛?我问道:“这个尸体怎么处理?”

钟小灵冷漠的道:“你去把他丢在村外的坟地,不要埋,坟地里有很多乌鸦,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这尸体就当做是给它们的食物,现在太阳马上下山,我爷爷现在肯定在村外转悠,我要先回去拖住我爷爷,不然被他发现就不好了,这件事你一个人去做。”

将尸体喂乌鸦?听到这些话,我浑身打了个冷颤,此刻,我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是魔鬼!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天马上就要黑了,让我一个人带着尸体去坟地,光是想一想,我就全身发麻,再说了,这么重的尸体,我什么时候才能拖到坟地?

钟小灵冷冷道:“你不去,你就见不到你的朋友林子璇,也救不了那两个躺在我家里深中巨毒的人。”

我朋友是我的软肋,我只能妥协,“这尸体太重,我带着他根本走不了那么远。”

钟小灵指着远处的第二家房屋,道:“这个房间里有个推车,你用推车将人推出去,记得办完事后回来,不然我爷爷会怀疑。”

钟小灵说完,不理会我,直接走了。

看着天边即将落山的夕阳,我不敢拖延时间,三步并两步,立即去了第二户人家,屋门是开着的,院子果然有个单轮小形推车,看其容量,正好可以装一个人。

推车锈迹斑斑,从车身残留的锈迹上我看到了一些殷红色的东西,这些痕迹形似铁锈,但我仔细判断下,大吃一惊,这些绝对是血迹!

联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我怀疑,这个推车一定专门运送尸体的车子。

我真的不想管这里的事了,我想逃离这个村子,出去后立即报警,可是我的手机被没收,要从个村子出去,要走出山里,需要很长的路程,再者,要是我逃走了,我三个朋友陷入真正的危险中怎么办?

这里是钟老头的地盘,既然他敢放任我在这里乱走,肯定不怕我报警,于是我心中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一定要调查出所有真相,寻找出钟老头和钟小灵的秘密,我觉得,死去的中年人,被囚禁的林雯,莫则和那个神秘中山装,这所有人之间都有种微妙的联系。

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出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我将推车推出了院子,废了很大力气将男子的尸体装在了推车上,然而飞快的冲出院子,向坟地的方向冲去。

我要赶时间,要在天黑之间将尸体丢掉,想起上次在坟地出现的重重恐怖的事件,我心中就不安起来。

我一路狂奔,耳边只有嗖嗖的风声,也一些路边虫子的鸣叫,太阳已经渐渐落山,看着眼前车子里的尸体,我心中越来越害怕。

天色越来越暗,一路上看不到半个人影,我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终于在两个多小时后,我到达了目的地。

此刻,天已经黑了,银色的月儿和漫天的星光洒向了大地,借着星光,我可以看到一个个错落的坟头。

坟地里并没有路,坑洼不平,车子推进去非常难走,我只好将车子停在了一旁,将男子的尸体扛了起来,向坟地里面走去。

我觉得丢在坟地入口的话,肯定会很容易让别人发现,所以,我向将尸体丢向里面,最好有很多杂草和坟头挡住。

半夜三更一个人扛着一具尸体,来到墓地,这恐怕是我有生以来做的最愚蠢和恐怖的一件事。

要是钟小灵犯下了杀人罪,那么我就是帮凶,犯下了藏尸罪。

每走一步,我的心底就会多出一分恐惧,我走的很慢,因为我心里害怕,我记得前几天我们刚来的时候,这个坟地中间好像有一具棺材。

好像林子璇看到棺材里跑出了一个东西,想到这里,我全身发麻,但我依旧不敢走的太快,我怕棺材里真的有什么东西,要是被我惊动,那不把我吓死在这里。

不多时,我快接近了坟地的中心,本来我是想把尸体丢的更远一些,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小心翼翼的把尸体放了下来,然后藏在了两个坟头的中间。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离去,一阵阵阴风迎面而来,我的目光无疑之间扫向了坟地的中间,这是我的自然反应,因为我想到了坟地中间的棺材。

果然……坟地中间有一个棺材,在银色的月光下,我看到的是一个黑色的棺材,看到棺材后,我整个人恐慌不已,立即向远处飞奔。

但是,我刚刚走了两步,我的右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惊悚恐怖
  3. 灵异精怪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