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琴师大人赖上我

更新时间:2020-05-22 02:00:00

琴师大人赖上我

琴师大人赖上我 五肖羊子 著

已完结 陵生,穆青语 古言宠文幽默搞笑古代古装

主角叫陵生穆青语的小说《琴师大人赖上我》是作者五肖羊子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讲述了:“他对你来说,真的仅仅是个琴师吗?”穆青语再次问了一遍,起初他问陵生的那段话。...

精彩章节试读:

想着想着,言乔竟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明明往她手中送的是自己,此刻害怕死的又是自己。

看着莫名其妙自己笑了起来的言乔,女子更加不懂了,以为言乔还是想什么阴谋策划,一脸警戒模样的,注意着四周:“穆先生,我这次来,是有求于你,若你将一切妥当好,我自然会放你离开,不会伤你一分一毫。可,若你不愿,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我并无想要逃脱之意,况且,你也说,我是有意被你抓去的,又怎会想逃呢?”言乔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紧紧抵在自己脖子处的长剑一般,慢慢拿起被丢弃在一旁的琴,紧紧抱于怀中,眯着眼睛还是那副从容模样。

“若不是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想必穆先生也不会做。”女子自然知道穆青语并不简单,毕竟那可是江湖有名的蛊师,又怎么会因为自己的一两句小话而倍感威胁。可,她并不知道,眼前的人并不是那个鼎鼎有名的穆青语,在她眼前的仅仅只是一个热爱弹琴演奏的琴师。

言乔看着明明是自己被绑,女子却紧张过自己的模样。只是将长琴上的布褪了下来,用手指慢慢滑过琴上的几个窟窿,一脸惬意模样。跟着也不知道怎的,脸上红晕浓烈了起来,就连眼底里都是一种极为病态的笑容,还开始自说自话:“我想知道,我的小阿陵会不会来找我~”

仅仅只是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但还是硬生生的把女子唬住了,她稍稍退后几步,问道:“若是不找呢?”

这种异于常人的表情,她从未见过,她见过最疯狂的人,也只是把自家人给杀了,却还是没有如此病态,整的实在让人感到极度不适。

言乔抚摸长琴的手慢慢停了下来,不算长的指甲在长琴上抠挖着:“若是不找,那就把那个人杀了~连你,也一起送进棺材~”

言乔低垂的双眸慢慢抬起,眼睛里头都是危险的神色。

“师父!”站在穆青语面前的陵生,可谓是衣衫不整,杂乱的头发凌乱不堪,未穿鞋袜的脚丫直直地站在地上,那双带着慌乱的眸子像是有千言万语一般。

穆青语倒了一杯热茶,眸子一抬,朝陵生望去:“你那日特意找来的茶叶很合我心意,要不要一同喝一杯?”

“师父,此次来,我是有要事要说。”望着穆青语将一玉质杯子倒满热茶的动作,陵生更是焦急起来。

拿着玉质杯子的穆青语,动作一顿,没有半点犹豫便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并不想听。”

“莫不是师父早就知道?”在几日间,似乎聪明了许多的陵生,有些难以置信的退后几步。

而喝着热茶的穆青语却没有说话,像是默认一般,她看着变得不太一般的师父,便是一手将茶杯拿起摔向地面:“师父!你为何要这般做!”

而接待陵生的,却是迎面而来的一巴掌……

摔烂在地的玉质杯子被弄的支离玻碎,那声清脆的巴掌声也跟随着破碎的杯子跟后而响。那刮红了她的脸颊的巴掌,也刮愣了她自己。她有些顿顿的甚至回不过神来,也不可以说是无法想象,毕竟更为疼痛的惩罚,她也是有招受过的。

她慢慢转头看向眼前这个一直被她称为师父的人,咬了咬唇角:“若师父不愿意相救,陵生去便是了。”

一怒之下的穆青语,伸起手准备再来一巴掌之时,却被死了心狠狠瞪着他的陵生停下了来。

穆青语扬起的手一直停在了那处,整个动作如同被停止了一样:“阿生,你还是起初的那个阿生吗?”

穆青语的眼底里闪过一丝失望,更是的却是冷入骨地里的冷漠:“以前,就算再怎样,你也不曾因为谁,用这种眼神看过我,此时,你却仅仅因为一个琴师,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你以为,你算的了什么?你不过是一个奴隶,被我有幸捡来的奴隶!说好听是徒弟,也仅仅是个名词罢了!”

穆青语的一番话,直接把从未飞升过天上的陵生,一把揪起然后再一把将其扔下地面。

她瞬间白了脸色,几年来的温柔像不复存在般的化成了烟尘。她从未曾高看过自己,也未曾觉得,自己的身份原来是如此低下的,可今日,她也算的上是完全看透了。

陵生不再说话了,她看着那壶热茶,几乎想要笑出声来,可却笑出了几分哽咽,控制不住的眼泪更是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模糊了整个双眼,红了的鼻尖,麻木的心脏,这些究竟又是谁赐予的呢?

她觉得她最为幸运的事情,便是能够遇见穆青语,让这样卑微的她有这么个资格成为他的徒弟,也有这么一个资格可以不为所知的爱慕他。

而在她喜欢上的他那一刻起,她觉得她最为不幸的事情,大概就是这些所谓的幸运只是建立在一个名为奴隶的身份上得到的。

她伸手抓起了那壶热茶,将其摔在地上,滚烫的茶水有几滴落在了她的身上,不知疼痛的她伸手抓起那零落的碎片,满手伤痕的跪在他的面前:“师父,我错了,求你惩罚。”

她卑微的跪在他的面前,如他所愿的以奴隶的身份祈求他的原谅,沾满血迹的手牵弄着他裤脚的手竟是如此碍眼。

穆青语一言不发,看着满手鲜血都要强笑的陵生:“若我不愿你去找他,你是不是要将这些碎片全部吞入嘴中?”

他又怎会不知道陵生的痛感与常人不同,所以他才会时刻让人严加看管着陵生,免得出什么意外。可他,却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个琴师,她都可以为此不要性命,简直是极度的胡闹!

陵生抓起手中的茶杯碎块,闭上眼睛,张开嘴巴,还没将其放入嘴中,便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扇的直愣。嘴角不断流血的陵生,看着眼前的穆青语,慢慢垂下了自己的眸子:

“师父,徒儿不孝,望师父原谅……”

“他对你来说,真的仅仅是个琴师吗?”穆青语再次问了一遍,起初他问陵生的那段话。

此刻的陵生双膝下跪,一脸虔诚的模样:“他对陵生来说,不仅仅是琴师,他是陵生的朋友,是陵生不可磨灭的羁绊。”

“仅仅几个月,只是仅仅的几个月,那琴师竟然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师父,你知道陵生的心情吗?对你的心情。”陵生知道,这些东西是不可以说的,一旦说了,就可能回不到原样。可是,她终究还是个自私的人,究竟,凭什么苦苦煎熬的只有她自己?她苦笑着说:“师父,你定然知道我的心情,爱慕着你的心情,却一直假装傻瓜般的躲避着,就连你口中不屑一顾的琴师都知道了。”

她说:“师父,你知道,我有多累吗?仅仅因为你而兴奋不已的心情,仅仅因为你的心情而一个下午都不能宁静的心情,我祈求的歇息地,唯独,只有他能知道……唯独,只有他愿意倾听。”

“师父自小与我说,江湖险恶,人心不是如此可以看透,让我远离无关之人,就连对待一起长大的阿福,你都四处找人监视着。师父,你真当陵生是个傻瓜吗?为什么?师父,你总可以如此冷漠?如此的左右不定?”

穆青语没有说话,举起长剑便往陵生肩膀击去,长剑穿肩而过,就连他自己也不知发生何事,等过许久,才反应过来。

拔出长剑的他,看着眼前咳出鲜血的陵生,满脸苍白的忍着身上的疼痛,脸上是淡淡的笑容。

从她肩膀流出的血把她衣服浸湿,她那悲凉的表情里竟还是存留对他的那点喜欢。

陵生的确是个傻子,可,究竟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她仍然记得,从入门起,师父便教过她的一句话:“人的一生中,总会有很多东西,但不可以让一种东西占据自己整个人生,不然,它将毁灭你的一切可能。”

那时,她还有点害怕穆青语,只敢小心翼翼地问个问题:“好比什么吗?”

“好比感情,人如果有了感情,便会不堪一击,如果什么都去依靠它而强大,将会把自己的身份拖入一个无比卑微的地位。”那时的穆青语意气风发,嘴角上扬,一把长剑随着树叶便是一舞。

“你绑我来的重要事情是什么?”言乔再次将目光投射到女子身上,女子掀开了遮脸的黑布,“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

“穆先生的蛊术,天下闻名,听人记载,有一蛊乃起死回生蛊,请求穆先生救一人!”

“起死回生?”闻名直皱眉的言乔,轻轻擦拭着自己的琴,一脸不解。

他从来不知,蛊术竟然有这种东西,但他唯独知道的是,若真有这一蛊术,穆青语并不会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况且这时间,又怎么死而复生之术,若是可以……

言乔的指尖在长琴上流离着,那双如水般澄澈的眸子望着依旧拿剑指着他的女子:“姑娘,你要救的,是什么人?”

“我的爱人。”姑娘的话,十分简短,相必也不愿多说。

言乔脸上露出了一抹平静的笑容,虽说好奇心害死猫,可他觉得自己离真相越发剪短了一部分距离时,那抹无法压抑下来的心便开始不断膨胀:“可以带我去看他一眼吗?”

既然要去救他的爱人,看看那个人的存在,相必也是必定之事,若是能顺风能做的事情,又何必逆风而行呢?

听到言乔的话后,女子当然不会轻易就对他放松原本的警惕。慢慢从怀里掏出一木质的瓶子从里头倒出了一颗丸子,将其放入言乔伸出的手中:“若你将此药丸吞下,只要成功把他救起,我便把解药给你,到时你也可以安然无恙。”

“可行。”言乔看着手里这颗乌黑的丸子,却没有立即吞下。女子见言乔一脸犹豫模样,指向他脖子间的剑的距离越发剪短:“你莫不是要后悔。”

“我想让姑娘帮我一个忙。”言乔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的女子实在心烦,她自幼武家出生,哪里来那么多烦心事,帮与不帮也不过是一句话,见其这么吞吐,复杂的心情可不是一件两件事情就能说完:

“什么事情?”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宠文
  3. 幽默搞笑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