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蛊灵精怪

更新时间:2019-09-23 16:38:05

蛊灵精怪

蛊灵精怪 柳暗花明 著

已完结 孙晨轩,白佳怡 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孙晨轩白佳怡是《蛊灵精怪》里面的主角,它的作者是柳暗花明,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得嘞,您三位现在这休息一会,我们马上办理。”黑框眼镜一听就这破事,也是松了一口气,立刻叫人安排。全局上下办公效率前所未有的高。...

精彩章节试读:

我冷笑着打量刘启昌此时的表情,很搞笑。那种欲言又止,有求于人,却又不敢肯定应不应该开口的纠结表现,简直让人发笑。

“刘所长,我看你面色发青,眼袋发黑,一副被酒色掏空身体的样子,知不知道男人肾水是有限的。旦旦而伐,早晚身体要出问题的。做人必需远女色,禁**才能养精蓄锐。我刚才给你开了一服药,保证你从此清心寡欲,肾水盈余啊。”我一副戒色吧18级老司机的嘴脸说出这番话,刘启昌听了脸色更为难看。

上去一把就抓住我的领子,“少他妈给我装神弄鬼,你做了什么,给我老实交代!”

“看来你是没接受教训啊。”我说话间双眼盯着刘启昌,好似投射出一道金光。

就看到刘启昌突然脸色大变,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痛苦的惨叫出来。

“我——我错了,我错了。饶命啊!”这下刘启昌彻底服软了,如果说阳痿还只是远虑的话,这剧痛就是难以忍受的近忧了。

“哼,知道错了,还不快把我们几个放了。”我厉声喝斥道。

“来人啊,放人!快放人!把另外两个都请到这里来,客气点。”刘启昌说话的时候已经带着哭腔,我一直到袁海和白佳怡安全的来到这里,才松了口气。

念头微动,刘启昌好似溺水的人刚刚得救一般,大口的吸了几下空气,这才恢复过来。

“袁海,白佳怡,你们俩没事吧。”我担心的问道。

“没事,你对他做了什么?”白佳怡整了整有些散乱的衣服,很是奇怪的看着我。明显我刚才做了什么,不过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

“没什么,给他下了点蛊而已。我是你好歹也是这里的地头蛇,别告诉我没听说过蛊虫。”我踢了一脚还蹲在地上喘粗气的刘启昌说道。

“知道,知道!”刘启昌连连点头,其实他本人就是个生苗,对于巫蛊的威力,那是亲眼见过的。被我踢了一脚,直接就跪在地上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混蛋,我该死。只求您绕我一命,放过我这回吧。我没什么表示的,这里有二十万的卡,密码六个零,请您笑纳。”

说着,刘启昌哆哆嗦嗦的掏出一张卡递了上来。

“哼,算你有点见识。”天予不取,反受其害。对于这种家伙的钱,我拿了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当然,这不是重点,“少给我弄这些糖衣炮弹,关键的案件还没说呢。我们走了之后,你回头再给我弄个杀人犯的罪名,我找谁说理去。”

“不会的不会的,现在已经查明,这案子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刘启昌连连摆手,赌咒发誓的说道。

“这家伙应该不会耍什么花招吧,你不是还给他下蛊了吗?他要是真的搞花样,你再启动蛊虫弄死他不就完了?”袁海在我身边小声说道。

我对此只能苦笑,可能在外人看来,蛊虫就是下了之后便是终生有效。

这种蛊虫确实有,但我的蛊虫有点特别。

事实上这也是我这次蚕蜕之后才发现的能力,我可以在体内,利用自己的本命精血孵化出一种蛊虫。我暂时命名为跳虫。

这东西只有螨虫大小,刚才被捕的时候我佯装打了个喷嚏,事实上就是把一只跳虫发射到了刘启昌身上。

通过远程控制这个跳虫,我几乎能做到百分之九十的蛊虫能够施展的效果。当然,跳虫不是无敌的,他的限制很多。 

首先就是我对跳虫的控制范围有限,超过一百米我就难以实为。

其次,孵化一直跳虫对我的消耗很大。尤其是本命精血,这玩意从现代医理上很难解释是什么东西,但是确实生命的本源。

这么唯一的一个跳虫,我可不想永远留在刘启昌身上,作为一个永远的保障。而且超出一百米的距离,我也就没法控制了。

这些话我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也不可能随便告诉别人。便只是摇了摇头,转而对刘启昌说道,“我觉得,还是死人,更保险一点。” 

说完,我打了个响指,就看到刘启昌突然捂住%.口,痛苦的惨叫一声。整个人就这么瘫软的倒在地上,七窍流出鲜血,眼看着已经死透了。

刘启昌这种人,我杀了没有半点心理负担。从之前他那一副草菅人命的样子来看,指不定有多少冤假错案,有多少人冤死在他手下。弄死他算是替天行道了。

悄无声息的收回跳虫,我转而看了看其他警察。这帮人早就吓傻了,注意到我的目光扫过,全都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

“所长死了,你们谁是二把手。”我问道。

“我——”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战战兢兢的上前一步说道。

“那我问你,你们所长是怎么死的。”我问道。

“他——他是积劳成疾,工作加班导致猝死的。”黑框眼镜只犹豫了一秒钟,就当机立断的说道。

“我们跟这案子有什么关系?”我又指了指我们三个。

“没有任何关系,你们是积极配合警方调查的无辜群众,通过你们的线索案情大有进展,我正准备给你们学校写一封表扬信呢。”黑框眼镜非常识时务,谄媚的笑容看着让人恶心。

“好了,问题解决了。”我招了招手,示意袁海跟白佳怡赶快离开此地。

黑框眼镜非常狗腿的跟上来,安排了辆警车送我们回了旅店。

一帮警察列队目送我们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派出所,结果刚准备松一口气,我又掉头走了回来。

“又怎么了?”黑框眼镜带着哭腔问道。

“又想起了一件事,我们的手机、身份证之类的都丢在山林里面了。现在连个火车票都买不了。重新办理还需要派出所,正好一事不烦二主。你们就把身份证也给办一下吧。”我笑嘻嘻的说道,这还真不是找茬,现在买车票都要凭证件的,没身份证我们还真是寸步难行。

“得嘞,您三位现在这休息一会,我们马上办理。”黑框眼镜一听就这破事,也是松了一口气,立刻叫人安排。全局上下办公效率前所未有的高。

等待的时候,我多了个心眼。悄悄找到黑框眼镜问道,“我说,你们这里能办假证吗?”

“啊?什么?”黑框眼镜一时间没明白我的意思。

“就是那种跟真的身份证一模一样,信息上网都能查到,在一些特殊时候,可以让一个人换一种身份立刻就能使用的假证。”我递了个你懂得的眼神给他。

黑框眼镜一看就是老革命了,立刻点头说到,“我懂了,能办,当然能办,这就给您弄一个去。”

弄个新身份证其实没什么具体的打算,只是我的一种直觉使然。经历这一次的世间之后,我总有种陷入某个漩涡的危机感。另弄一个身份证,再特殊时刻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总之也不费什么力气,全当未雨绸缪,有备无患。

搞定了这一切,天色也黑了下来。黑框眼镜到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反而很熟络的拉着我们,非要请我们吃饭。

我道俗话说病从口入,你就不怕吃到点什么脏东西,跟你们刘所长一样。顿时吓的他不敢再纠缠了。

我们三个就这样回了旅店,闹了一天也没有什么心思聊天,都准备睡觉了。

我躺在chuang上,翻来覆去的却是睡不着。心里想着干娘的事情。

如果说以前我还只是把干娘教给我的那些东西当作鬼故事的话,现在已经是深信不疑。尤其是小时候干娘给我种下的那个蛊虫,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绝对是宝贝。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又不是干娘的亲儿子,实在是想不明白她怎么会将如此宝物送给我。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女声惊恐的惨叫。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惊悚恐怖
  3. 灵异精怪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