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寻凶

更新时间:2019-11-05 11:19:39

寻凶

寻凶 骑鲸长苏 著

已完结 谷青,孙迪 腹黑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

寻凶是讲述了主角谷青,孙迪之间的故事,故事内容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故事讲的是一个读警校的大学生,发现爷爷的死因不正常,开始对他的亲人进行排查,但中途却不断的有人被害,而且被害的人看上去都是被鬼杀死的。但主角笃信科学,最终用自己所学的刑侦知识和自己的聪明寻找到了那个谁也想不到的真凶。书中有人性的恶,也有人性的善,但其实核心只有两个字,因果。

精彩章节试读:

“师兄,还是先去我家吃点东西吧。”

案子要破,饭也得吃,谷青带着张志东回了自己家,他父亲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饭食。

谷宏跟张志东倒是也不陌生,以前去省城看谷青的时候两个人见过几次。

饭后,谷青和张志东坐在院子里,叼着烟看着头顶上的星空。

他们都没有说话,全都在分析着案情,不知不觉夜便深了,谷青站起身,招呼张志东进去休息。

躺在chuang上,谷青闭上双眼,开始回忆从爷爷死后所发生的事情。

他假设自己是凶手,在爷爷去世的当晚悄声无息的流进谷老大家中,然后打开棺材盖儿,将爷爷的尸体抱出来。

想想觉得不对劲儿,如果抱着尸体的话根本就无法将棺材盖儿复位,更不用说再封棺了。

把抱改成背,谷青设想凶手将棺材盖儿移开之后,背对着棺材伸出双手,抓住他爷爷的两只手,然后背到背上。

背上之后,再将棺材复位,然后凶手从身上拿出一把锤子和一些棺材钉。

为了不让棺材钉发出太大的声响,凶手用纸盒一类的东西垫在钉子上,就连锤子的头部也包裹了布一类的东西。

背上的尸体凶手并没有放置在地上,而是始终都背着,为了不让尸体掉下去,凶手只能猫着腰封棺。

将棺材封死之后凶手便转身出了谷老大家,然后潜入二伯家,藏在房子的侧面。

在发现爷爷尸体丢失的时候,谷青曾仔细的观察过周围的情况,凶手绝对没有将尸体放在地上。

但如果对方是背着尸体封棺的话,行动上必然会受到限制,影响他的速度。

大伯和堂哥就在离灵棚只有不到十米远的屋子里,他们随时都可能会出来,凶手做这些事情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免得被人发现。

所以谷青感觉凶手应该不会背着尸体封棺,既然不是背着尸体封棺的,周围又没有放尸体的痕迹,那凶手到底是怎么做这些的?

“棺材盖儿,他一定把尸体放在了棺材盖儿上。”

忽然谷青想通了,凶手将爷爷尸体弄出来之后放在了棺材盖儿上,然后再封棺,这样就不会影响他的速度了。

他封棺的目的应该就如大伯所说,让人以为他大不孝,然后引发大伯和二伯之间的矛盾,让人以为二伯的死跟大伯有关系,将嫌疑引到大伯身上。

不对,凶手不光是针对大伯,也针对父亲,四叔和两个姑姑,因为后来他们都去了二伯家闹事儿,凶手是让这些人都有嫌疑,这样他就能被摘出来了。

谷青没有激动,虽然他想通了这些,但关于凶手的线索却是一点都没有。

他继续假设,凶手带着爷爷的尸体躲到二伯家的房子侧面,隐藏在那里,等到大伯找上门的时候,他便将爷爷的尸体移出来,让大家看到。

当时发现爷爷的时候爷爷是紧挨着房子了,他身后的情况完全看不到,应该是凶手在后面把着爷爷让他站起来的。

让大家看到爷爷后,凶手立刻就将其转移,让他人以为是爷爷显灵,接着他便杀害二伯和二妈,制造鬼杀人的假象。

这是个连环套,他一边制造鬼杀人的假象,一边引发谷家人之间的矛盾,这是双重保险。

鬼杀人的假象被揭穿,嫌疑便会落在大伯他们身上,如果不是谷青今天在去谷仓的路上遇见了大伯,还和他说了半天的话,恐怕他也会怀疑大伯是杀人凶手。

凶手的思维太缜密了,计划也很周祥,所幸的是被自己识破,不然的话此时大伯可能已经被列为嫌疑人了。

然后凶手再诱引二伯夫妇去谷仓,以奇特的手法将其杀害,他预料到这事情会被谷青和张志东发现,所以在冰窖里留下纸条。

那纸条应该是凶手第二次行凶之前留下的,因为二伯的死因被定性为自杀。

第一次死人被定性为自杀,那第二次就绝对没人会相信这点了,凶手很清楚,便用留纸条的方式激怒张志东和自己,让他们的判断出现误差。

“误差在哪呢?”

谷青心想凶手留纸条一定不只是为了气他们,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最可能的就是让他们判断失误。

可想了老半天谷青也没想明白他们到底哪里判断出现了错误,摇了摇头,谷青的脑子有些乱了,于是便不再想这事儿,开始睡觉。

谷青家有三个屋子,张志东住在另外一间,第二天清晨,谷青起chuang之后到院子中洗漱,而这时他父亲谷宏则是拿了一张纸条走了进来,递给了谷青。

“刚才我扫地,发现咱家大门上夹着这张纸条,这是什么玩意?”

那纸条有半张A4纸那么大,上面画了一副画,好像是一个人被挂在了树上。

摇了摇头,谷青也不明白这画是什么意思,可能是谁家小孩儿搞的恶作剧也说不定。

“青子,赶紧走,又出命案了。”

这时张志东慌忙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对谷青说了一句之后便用对讲机呼叫他的几个手下。

送二妈尸体的人已经回来了,张志东让他们在村南边的后山集合,说自己马上就到。

两个人走出谷青家,一路小跑朝着村子的后山跑,十分钟左右,谷青二人和派出所的四个民警都集合在一颗五米左右高的树前。

大树上挂着具尸体,竟然是谷青的谷老大。

但谷老大不是被吊死的,而是被一根尖锐的木棍穿体而过,那根婴儿手臂粗细的木棍从他的尾端而入,直接从嘴里钻了出来,嘴外面还露出差不多十厘米左右。

可奇怪的是从谷老大嘴中钻出来的木棍竟然没有血,木棍的尾部被固定在一根不是很粗的树枝上,如此诡异的杀人手法,谷青也是第一次见,连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在离这里十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是村里的农民,名叫杨天树。

杨天树是村里的贫困户,五十多岁了也没娶老婆,就靠家里的几亩薄田为生,日子过的挺惨。

看样子大伯的尸体是杨天树发现的,然后叫来了张志东的手下人。

朝一个民警询问了一下,正如谷青所料,尸体是杨天树发现的,本来他是想上山砍些柴,却不想遇见了这样的事儿。

当时杨天树被吓的尿了,连滚带爬的跑回了村子,通知了住在村长家的两个民警。

因为张志东的对讲机关了,他们没办法第一时间通知,所以便先过来了。

现场的初步勘察已经完成,什么都没有发现,因为张志东没到,他们也不敢擅自将尸体取下来。

况且尸体是被固定到了树上,想要取也没那么简单。

这时谷青忽然想起刚才父亲给他的那张纸条,拿出来一看,谷老大的死状和纸条上画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张纸条根本就是凶手留下的,告诉他们接下来他要杀的人会以这个形态死去。

在冰窖里留纸条蔑视他们,现在又搞出这样的事情,那个凶手实在是太嚣张了,如果他出现在这里,谷青绝对会打的他满地找牙。

“为什么凶手要以这种形式杀人呢?他又是怎么把尸体弄上去的?”

这棵树并没有多高,但也有五米左右,和谷仓的房梁差不多高。

树身上的树枝并不多,而且还很细,并不利于攀爬。

谷老大的体重差不多有一百四十斤左右,要想将这么重的人弄到树上可不容易,而且还要摆这样的造型,真搞不懂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

“应该是用绳子把尸体拉上去的。”

站在张志东身边的一个年轻民警说了一句,这个人名叫周俊,年纪比谷青大一些,刚刚分到派出所没多久。

“嗯,这的确是个方法,但死者的身形有些胖,一个人想要把他拉上去恐怕不容易,小周,你上去一下,先别动尸体,看看死者周围有没有什么痕迹。”

张志东是想确定一下凶手是不是用绳子把谷青大伯给拽上去的,周俊没想到自己说了一句话还得爬树。

虽然他也是警察,但这种诡异的杀人方式也是第一次见,抬头看了一眼谷老大,周俊脸上现出害怕的神色,不过却咬咬牙,抱着树往上爬。

“大哥,你过来一下。”

朝杨天树摆了摆手,张志东把他叫到了自己身边,杨天树明显是不愿意过来,但张志东的话他又不敢不听。

低着头,杨天树挪到二人身侧,张志东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死者的?”

“清……清晨。”

杨天树被吓着了,他连说话都低着头,眼睛也看着地下,这种姿势连余光都无法扫到树上的尸体。

“那当时你有没有发现其他什么情况?”

张志东又问,而杨天树则是摇头,笑了笑,张志东示意他可以先走了,若是有需要的话会再联系他。

杨天树只是命案的发现者,当时都吓的不行了,就算是周围有什么情况他也未必能看到,所以问多了也没什么用。

“怎么样?树上有痕迹吗?”

等杨天树离开了,张志东抬头问周俊,周俊已经爬到了距离尸体两米左右的地方,他伸着头看了一会儿,然后说什么痕迹都没有。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悬疑推理
  3. 惊悚恐怖
  4. 灵异精怪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