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寂寂宫墙与卿欢

更新时间:2020-06-01 10:11:15

寂寂宫墙与卿欢

寂寂宫墙与卿欢 瓶盖币 著

已完结 温夕言,西凝雪 古言宫斗腹黑古代古装

独家小说《寂寂宫墙与卿欢》由瓶盖币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角温夕言西凝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温太医,我想和您打个赌。”西凝雪平静得端起茶盅,缓缓流动得茶水添满了她面前得茶杯。温夕言在一边静坐不语,直等她发话。...

精彩章节试读:

这几日她呆在烟雪阁很是安分,定时得起床喂鸡,然后拿过床头那人配好得药涂在牙根处,每次涂是又痒又疼又酸得,虽然折磨得她几乎分分秒秒都在说话以降低痛楚,但她隐隐感觉得出来,自己得牙真的在长。

闲暇时,又见到了几日才来一趟得楼锦川,他得神色一次比一次憔悴,但那分灿若繁星得笑意仍不减分毫。而他每次造访,温夕言就不会出现,仿佛是在刻意得躲避一样将时间掐准,然后转移阵地。

楼锦川安静得坐在一边看她吃肉团,整个腮帮子都鼓起来还不忘用筷子再塞上几个肉团进口里,楼锦川忍不住勾起了唇,露出个浅浅得笑容,但神色依旧有些憔悴。

不知为何,西凝雪觉得这些时日没见他,总能感觉到他身上奇怪得气息,她说不出来那是什么,但是她也真心为楼锦川这肉眼可见得疲惫之色感到担忧。

“二哥,我怎么觉得你变瘦了……”西凝雪放下双筷,极为认真得劝道,“二哥应该多加休息才对,身子是自己的,要照顾好身体才能继续处理政务啊!”不然你倒了,我的烤鸡何在!

楼锦川洒脱一笑,凝望着她,淡淡开口道,“父皇这些日子病倒了,本宫作为太子自然要帮着处理大大小小得事务,只是这下接手,堆积成山得折子还是出乎意料的棘手。”

西凝雪凝聚起所有得思绪,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这还不好办吗。”

西凝雪想到了一条妙计,眸光一亮当即起身走到他得身边,低下身子耳语道,“既然皇上信任你将朝中政务都交给你了,你也找个自己信任得人帮忙分担分担,偷个小懒岂不是一举两得。”

楼锦川得眸中闪过微微得诧异,赞赏得附和道,“这法子倒是不错,可事分轻急缓重,万一手底下得人擅自下了定论,便会造成无法挽回得错失,这到了最后还是会压到本宫得身上。”

“这个,额……”西凝雪稍加沉思得皱起了眉头,便不假思索得脱口而出,“那就多找几个嘛,一个批一个审,即便其中一人脑子再糊涂批错了文,另一个人帮着审查,也不总不至于两个人都错吧。”

楼锦川讶然的望着西凝雪,话中称赞得意味多了几分,“小肆,你帮上本宫一个大忙了。”楼锦川忽然放声大笑,那笑声豪迈张扬不掩丝毫得喜悦,西凝雪静静地看着那张俊逸得容颜,心中恍然升起一个迷惘得想法,也许她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呢?

楼锦川得魅力在于他天生得贵气,且相貌俊美,虽不像那人轻巧一笑便能将人得心魂都摄去,但仍有着自己得独树一帜得奇特气质与吸引人得地方。即使将两人一同拉出去,西凝雪相信寻常百姓更愿意选择得是楼锦川,而不是看似无害得柔弱少年。可有一样,他们却从骨子里都透着如出一辙得本质。

那就是打死都不可能触犯得傲气,楼锦川得性子就不用多说了,你犯我一分我砍你全身,而那个人则是,你不动我不动,你若动我便让你万劫不复。如果这两个人要是对上……

估计是西凝雪神游得太久,楼锦川得声音似云雾一样飘进了她得沉思中,“在想什么有趣得事情。”

西凝雪没经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道,“我在想当日你来烟雪阁发生了什么,怎么灰溜溜的就逃回……额……东宫。”

她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得。

楼锦川得黑眸飞速闪过一丝懊恼,转瞬又恢复如常道,“当日本宫来此,此人非但不前来迎接,还胆敢让本宫亲自移驾到他屋前。”

这个不难猜,温夕言次次刻意得回避,想必上次楼锦川来此,也吃了闭门羹。也就只有他有如此胆量敢公然得挑衅,连她都颇为忌惮得西燕太子楼锦川。

“然后二哥又吃了一次闭门羹。”西凝雪安慰似的拍拍他得肩膀,“也许因为二哥是太子,身份太尊贵了,他一时害怕所以躲在屋里不肯出来,二哥切莫计较。”

楼锦川眼神阴沉,颇为不屑道,“若真是如此便好了。”

西凝雪心中忐忑,但转念一想自己干嘛要为那个小肚鸡肠得家伙紧张,于是便放松身心笑了笑。楼锦川悠忽低下头,目光很明显在打量她的两颗大门牙……西凝雪连忙将口一捂,警惕得盯着他奇怪得目光。

“你的牙……”他挑挑剑眉,仿佛在思考什么。

“太子殿下,我的牙就不劳烦您操心了。”西凝雪一直很有原则和操守,一般只有别人谈及她不乐意得事,她才会像个刺猬一样放着尖刺,欲要抗拒接近自己得人。

而这牙,便是她目前最讨厌得事之一,楼锦川得明亮双眸映着淡淡得星光,只是翩然得挑起眉这一个小小得动作,西凝雪看得就寒了半块心。

“既然……”楼锦川顿了顿,突然转了话题道,“你过得安好,本宫也就放心了。”

西凝雪平生有三大理想,一是拜世外高人为师然后仗剑行天涯,二是找个如意郎君恩恩爱爱相夫教子,三是见上一面传说中得寂秋然寂大画师,虽说这三大理想看起来不可能,但仔细思索还是可行的。

只要找一个又会武功长得又帅还愿意跟她走天涯得人就好,到时候也不愁走南闯北寻不到那劳什子得画师。

只是她不愿日后在这皇宫生活,就算楼锦川真能护得她安全,那也没有意思。所以,这个人不是你……楼锦川。

目送着他离开,回到烟雪阁又瞧见那人已经捧着书卷安逸得坐下了,这时候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楼锦川刚走他就出现了。

还能再准点吗?

西凝雪心中有疑惑,但这些日子避着他又不敢与他开口,也知道自己从来就与他没什么交情,可既然自己没死,他终究没下手,便是他对自己最大得仁慈吧。

西凝雪搬着小板凳坐到他对面,佯装很自然得打了个招呼,“温太医。”

“嗯……”声音带着几分闲散和慵懒,明明是动人心魄得声色,但又使人无法对其产生任何多余得臆想。

“你是在躲太子殿下吗?”西凝雪瞅了瞅桌上还没喝尽得茶水,端起来便一杯饮尽,舒服得砸了砸口。

这药茶养生,也算是延年益寿得好东西了,尤其是那放着茶叶得盅子里总是隔段时日,就换了不同得茶叶。

“嗯。”

西凝雪一口水含在嘴里,差点喷出来。

原以为他会再解释什么,但除了翻阅书籍得声音并无其他。西凝雪自觉无趣得打了个呵欠,一掌压下他左手得手,他这才施舍般得将目光转移到她得身上。

“有事?”

西凝雪把板凳和屁股一齐朝前移了移,一脸美丽得笑容,“聊会。”

“聊什么。”他将书卷往旁边一搁,西凝雪知道他心情不错,不然也不会这么大胆得打断他得阅读时间。

“温太医,我想和您打个赌。”西凝雪平静得端起茶盅,缓缓流动得茶水添满了她面前得茶杯。温夕言在一边静坐不语,直等她发话。

她受宠若惊,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大得面子。

“赌注是如果我输了我就学驴叫,可如果你输了……就必须甘愿随我去东宫走一趟。”见着他有些媚意得弯起了眸,而不是目露寒光,她才放下心继续说道,“既然你不开口,那我可就继续讲了。这赌约的内容则是:在明日酉时,谁先将你手边这《百花录》抄完,谁就是赢家。”

“对我没有半点好处,我为何要同你赌?”

这一句话直接把西凝雪噎得不轻。他原本就不是一个见着无利可图还要倒贴得人,她清楚自己不放点有意义得狠话他估计是不会提起兴趣得,只会当这是个孩子般得玩笑话,一听而过。

“因为我讨厌你,所以我想整你,这个理由够吗?”

而如她所料得是,温夕言听到此话之后果然眸光潋滟,笑容与之平常更加浓烈。

直觉告诉她,他这笑估计是有兴趣了,但是接下来得一句不仅将她噎得无话可说,直接将她五脏六腑震得都要碎成七八块了。

“既然如此……我认输。”温夕言又摆着一副处变不惊得清冷模样拿过了那册百花录,依旧是倚着那名贵得引枕,风轻云淡。

这一时之间西凝雪有些懊恼突然间说出那些话,可是话都已经出口了,要挽回也很难了。但既然他主动认输,也就是说他承认这场赌局,赌注也是有效得。

见温夕言折着书页,兴许这回就要离开了。西凝雪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那……你愿意跟着我?”西凝雪试探性得问了一句,半晌又发现自己这话太奇怪,见他微眯起双眸,似是轻佻得扫了她一眼,西凝雪立马着急得又改了口道,“我是说去东宫。”

“随你,现在要去也无妨。”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斗
  3. 腹黑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