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不知将军是夫郎

更新时间:2020-07-01 02:48:46

不知将军是夫郎

不知将军是夫郎 坚果核 著

已完结 宁傅,宁溶月 古言宫斗短篇美文

《不知将军是夫郎》是作者坚果核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不知将军是夫郎》精彩章节节选:暗处走出一人,恭敬地半跪在地:“主子,我已经派人去打探过,这是安怀县的一个习俗,每当荷花初开的时候就会举办一个灯会,其实就是为了让适龄的女子和男子交流,灯会就在今晚,所以今日城中会突然出现这么多人。”...

精彩章节试读:

明月面容清秀,看见傅英年时还脸红了一瞬间,显然她跟宁溶月关系不错,一边上楼还一边笑着跟宁溶月说话,她的母亲早亡,又摊上个酒鬼父亲,还是多亏了宁溶月收留,才能让她有一份养活自己的活干。

“溶月你们先坐,我下去忙了。”

明月笑着说了一句,见傅英年也点点头回应,她脸上的笑容更盛,心情不错的转身离开。

明月给宁溶月他们安排的是一个靠窗的包间,在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下方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视野极佳,宁傅在桌子底下偷偷抓过宁溶月的手把玩,宁溶月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由着他去了,坐在另一边的傅英年对此一无所知。

“外面人真多啊。”

顺着窗子往下看的宁傅惊讶的开口说,前几次他来都没有这么多人,而且间或还能在人群中看到几张不属于东云国的脸庞,那些人比之东云国人五官更加深邃,更是不同于东云国人的黑发黑眸,是很罕见的蓝眸。

“还有人的眼睛是蓝色的!跟月月的一样!”

宁傅有些夸张的叫了一声,底下的人似乎是感受到了宁傅不加掩饰的视线,抬头往这边看了两眼,皱皱眉飞快的混入人群离开,宁傅见人走了还有些可惜的眨眨眼。

宁溶月倒是有些惊讶:“你能看出来我的眼睛是蓝色的?”

说实话这一点就连傅村长他们都忽略了,傅英年闻言还愣了愣,宁溶月的眼睛是墨蓝色,蓝的发黑,不仔细瞧还真的是看不出来。

正好这会饭菜上来了,宁傅松开宁溶月的手,给宁溶月夹菜:“是啊,第一次见月月我就发现了,月月快吃菜吧。”

“好。”宁溶月笑笑,也给宁傅夹了他爱吃的菜:“阿年哥你也快吃吧。”傅英年点点头,却颇有些食不知味。

“凌之,外面怎么回事?”

此时安怀县最大的客栈一间上房里,两个面容相似的男子坐在房中的桌子边,其中年纪稍大的那位向着房间的暗处问。他们已经来到这里好几天了,只是不知道为何今日这个不大的小县城里为什么会一下子涌来这么多人,难道是他们的行踪暴露了?

暗处走出一人,恭敬地半跪在地:“主子,我已经派人去打探过,这是安怀县的一个习俗,每当荷花初开的时候就会举办一个灯会,其实就是为了让适龄的女子和男子交流,灯会就在今晚,所以今日城中会突然出现这么多人。”

“灯会?”

年龄稍小的男子颇有兴趣,幽蓝色的眸子闪闪发亮,只是不等他再说些什么,年长的男子就打断他:“黎钰,别忘了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被叫作黎钰的男子闻言顿时偃旗息鼓,往后一靠,撇撇嘴道:“没意思。”

年长男子揉揉额角,墨蓝色的眸子忽明忽灭:“我们已经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事情也没有什么头绪,也该回去了,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就离开。”

“啧,南黎柯,你不要这么无趣,我知道了。”

南黎钰站起身,当听到年长男子说没什么头绪时,脸上也带出了些沮丧,不过很快恢复过来,摆摆手转身离开。

南黎柯心生无奈,觉得南黎钰不会这么听他话,但是应该也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不会闹出什么大动静,他对还半跪在地上的暗卫说:“暗中跟着黎钰,别让他惹事。”

“是。”

暗卫凌之恭敬的应下,转身出门暗中跟着南黎钰,南黎钰也果然没有出乎南黎柯的预料,转身就出了客栈。

另一边。

天色已经昏昏暗,安怀县里的人却好像刚刚苏醒,大街上比之白天更加热闹,尤其是怀安河边更是挤满了人,宁傅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紧紧地抓着宁溶月,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月月给弄丢了,另一边的傅英年看着两人拉着的手却是满心憋屈,有些不知道自己叫宁溶月两人一起过来是为了什么。

“你这样拉着阿月不合适吧?”

傅英年愤愤的开口,边上的人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这个奇怪的组合后便不再感兴趣,两男争一女的戏码在今天晚上还是很常见的,没什么稀奇。

宁傅咬下一颗糖葫芦,很酸,他呲呲牙,这是宁溶月觉得他没吃过特意给他买的,就是不喜欢也要吃完了,听到傅英年的话,他的眼皮掀都没掀:“人太多了,我松开的话月月会被挤走的。”

这他倒是没说谎,傅英年无法反驳,也没法像他一样厚脸皮的直接拉上宁溶月的手,只能愤愤咽下这口气。

挤在两人中间的宁溶月已经不想说话了,她已经说了一下午了,现在只想歇一会,故而也没发现自己有多偏袒宁傅。

他们渐渐走到怀安河边,河里含苞待放的荷花映照着火光有种唯美的氛围,而河边的也都是俩俩依靠在一起的一对对小情侣,傅英年眼神一动,一个瘦小的男子在后面递给他一束半开的荷花。

他转身面对宁溶月,古铜上的脸上带着一抹不宜看出的红晕,他神色认真:“阿月,我的心意我想你都明白,我也不多说了,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愿意等你及笄,等你嫁给我,嫁给我好吗?”

宁溶月身侧的宁傅脸上的敌意挡都挡不住,他在曾听酒楼里的伙计私底下调侃过自己跟月月的关系,自然也明白傅英年的话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他就想拦在宁溶月身前。

宁溶月在心中暗叹一口气,其实在傅英年上午找来时她就有所预料,所以现在也不算惊讶,她也想找个机会好好的跟傅英年说清楚:“阿年哥,我想我的心思你也很清楚!”

“阿月,我......”

不给傅英年逃避的机会,宁溶月拦住宁傅继续道:“我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哥哥,如果我平时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我很抱歉,但是英年哥你在我心里是哥哥,只会是哥哥!对不起。”

傅英年脸色的血色尽失,他心中对这一幕何尝不是早有预料,只是还是不甘心啊。

“溶月妹妹!”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斗
  3. 短篇美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