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红尘乱:游龙狂妃戏帝心

更新时间:2020-05-09 18:24:52

红尘乱:游龙狂妃戏帝心

红尘乱:游龙狂妃戏帝心 徐大枣 著

已完结 惊蛰,白鹿 古言腹黑仙侠玄幻题材

主人公叫惊蛰白鹿的小说是《红尘乱:游龙狂妃戏帝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徐大枣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青龙戏水惨遭雷劈,意外历了天劫竟能化成容姿绰约的妙龄少女。飞天遁地、呼风唤雨、召唤异兽、随身空间——统统不会!只是聪慧沉着才华横溢,有着分析天下时局之能。头次下山革命成果被盗取,再次下山又遇负心汉。三次入世,她发誓定要把人世搅个翻云覆雨——睡帝王,饮佳酿,考状元,乱江山!明明能靠脸蛋吃饭,她偏要靠才华。雷惊天地青龙叱,雨落幽森白鹿鸣。且看游龙狂妃戏帝心。

精彩章节试读:

把春桃遣走之后,惊蛰便道:“着急有什么用。赶紧沐浴熏香,更换衣裳之后再去面见你爹。”她不忘自己的衣袖,又道:“还有我的衣裳。”

苏何与摇头道:“来不及了。你不晓得我爹的性子,他一个做生意的人,最讲究的就是准时。平日里如果有个什么事情,王管家也是最后才来通知我。这本就比其他人迟上少许了,如果再磨蹭……那当真说不过去。”

惊蛰心道,明明是一家人,每天却明争暗斗,搞得好似在打仗一样。这大户人家的亲情,怎地如此淡漠。

“既然如此,就只洗面换衣服吧。迟是已经迟了,总比邋邋遢遢的去了要强。”

苏何与点头应了一声,二女便开始忙活。

带她们换完衣服梳好了头,已经过去一炷香的时间。上妆是来不及了,但总归要确保自己面容端庄。苏何与对着镜子正犯难的时候,忽然惊觉自己面上的创伤已经愈合了。

“怎……怎么回事儿!我记得脸上是擦破皮了的。”她难以置信的用指头轻抚自己的面颊,欣喜不已。

苏何与又怎能知道,这是惊蛰使了个极小的障眼法。那擦伤仍在脸上,只不过除却她自己,外人根本看不出来。

惊蛰从苏何与的衣裳里挑了一件素青色的长裙,不怎么言语,只是站在苏何与身后,对着镜中的她浅笑。

这笑容优雅淡然,却无端令苏何与感觉到一种深不可测。

苏何与拿出口脂在唇上抿了一下,便拉着惊蛰说:“时候不早了,咱们赶紧去吧!”

惊蛰问:“怎么,我也要跟着去吗?”

苏何与点点头:“那是自然。爹爹没那么容易见,许是今天在家中,明日就又去到别处忙生意了。所以今个儿一定要跟他说我拜到了了不起的老师。”

她不由分说拽着惊蛰便往中堂走。

所谓中堂,是苏家的前厅正堂。用作会客议事。梁上悬金漆牌匾,堂中立八根精雕圆柱。正中放置两张梨花木的太师椅,以精工小几隔之。四侧再立座椅。

这三月时节,仍有凉气,椅子上皆铺就白色貂皮坐垫,端得是华贵大气。

她们是一路小跑。苏何与身子虚,跑下来是气喘吁吁额头冒汗。惊蛰和苏何与赶到中堂的时候,堂中已是坐满了人,小一辈之中,就差了苏何与。

堂中正坐上的两位乃是苏家老爷苏伟金和大太太何氏。

苏伟金面色阴沉,不停地用茶盖抿着杯中的茶叶。看苏何与落了座,才是把茶杯重重放置到小几上,低声道:“茶冷了。”

王管家轻叱伺候左右的婢女:“没听见老爷说茶冷了吗!还不快添茶。”

大太太何氏皮笑肉不笑的说:“五儿总算是来了。可是等冷了老爷的一盏茶啊。”

大少爷苏文晋哼笑道:“我看五妹的架子是越来越大了。大到让全家候在这里等着她。”

大小姐苏芳源掩嘴轻笑:“也不晓得是去干吗了,竟是妆都没上。未免对爹爹也太不尊重了。”

坐在苏何与身边的四小姐姐苏依依神色嫌弃,捏着鼻子,娇声娇气道:“啊呀,五姐身上有股子什么怪味道, 真是难闻的紧。”

三小姐苏然然头都不转一下,轻声道:“可不是,我这儿都闻见了,似是酒味呢。”

“哈哈哈。”二少爷苏文松身形富态,看着没有三百斤也有个二百五,他咧嘴大笑着,宛如一只拱白菜的猪:“酒味儿?我这五妹可真是厉害,莫非是从哪儿学会吃酒的本事了?”

二少爷讲话自带喜剧效果,他这一说,堂上的人都哄笑起来。

老爷苏伟金的脸却是越发的黑了。

惊蛰算是看明白了,他们还真的是处处针对苏何与。平日里,每一房的人可能都打着自己的算盘,彼此之间的关系未必就多么和谐,可当苏何与出现的时候,他们便不自觉地挑点刺儿。她为难的模样成了他们的快慰。这些人的嘴脸,像极了一家人。

惊蛰抬目朝王管家看去。他是亲眼见着自己把烂醉如泥的苏何与扛回来的,如若他开口说点什么,那苏何与今日定然不会好过。毕竟,千金小姐街头醉酒,这可是丢尽家族颜面的事情,若是传出去,许是苏何与都要嫁不出去了。

可王管家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他把嘴巴闭得紧紧的,脸上的皱纹似是陷得更深了些。

如果不是这王管家有着老奴仆的忠厚,那便是比较会做人了。此人的城府算是相当深的。

惊蛰从座上站起身子,对着苏大老爷福了福身子,做了周全的礼数,才是落落大方的说:“回老爷。今日苏五小姐与我一见如故多聊了几句,因说到要在苏府留作老师之事,我考虑的稍微久了些,才是耽误了过来的时辰。还望老爷太太们不要怪罪。”

众人的目光齐齐聚到了惊蛰身上。她稍微顿了顿,柔软的目光化作锋利的利刃,划过那些说着闲碎话语之人的面庞。同辈之人被这目光所伤,明明觉得不应该有所胆怯,偏偏一个两个都噤若寒蝉。

“至于酒味……惊蛰不才,就是爱饮酒,苏五小姐投其所好,才是陪我小饮了两杯。”

苏伟金端详了惊蛰好一会儿,他常年行走在商界,黑白两道平民官宦都有所接触,识人的功夫非同一般。他看了一眼就知这个女人不简单,故而尚算客气的说:“我苏家对做学问的事情一向比较看重,如果是有能之士,那定然是欢迎的。”

大太太何氏并不是很喜欢这个为苏何与出头的人。苏何与在苏家地位低微,又没什么本事,偶尔大家挤兑她就是图个乐子。苏何与以往只是低头赔笑,连大气都不敢出。苏伟金不在的时候,苏家便是她何氏当家,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说话了。

何氏心中不悦,颇为直接的说:“苏家上下的少爷小姐自小便要习字读经,老师那都是从京城最好的学府书院请来的。我看这位,惊蛰姑娘是吧,相貌出众,活脱脱的美人胚子,只不过姑娘甚是年轻,不晓得师承何人啊?”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仙侠
  4. 玄幻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