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名门婚宠,总裁情深不负

更新时间:2020-05-22 00:31:47

名门婚宠,总裁情深不负

名门婚宠,总裁情深不负 公子齐 著

已完结 卜锦城,齐飞月 言情总裁婚恋题材都市题材

卜锦城!你给我解释清楚!”回国第一件事,就是被这个霸道男人占了便宜!齐飞月气得踹了卜锦城办公室的门!惹得集团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有这么位总裁夫人的存在。对于卜锦城到处散布谣言,且不顾触怒皇室尊严,强行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她是他的女人后,齐飞月一脸凌乱。“我有说要嫁给你吗?”心思深沉又奸诈如狐的男人顶着一张禁欲的脸,分秒钟将她压在了墙上。“女人,撩动了我的心,还想全身而退?”......名门婚宠,总裁情深不负是一部最新总裁小说,由公子齐精心创作。

精彩章节试读:

“住医院吧。”齐飞月说,“在医院有夏医生照顾我呢,姐就不用担心啦。”

夏青奇闻言看她一眼,白大褂下的脸清峻而深邃,他淡淡笑了笑说,“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我都会把二小姐照顾好的,齐总放心就是。”

“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齐总客气,身为医者,自当以病人为先。”

为齐飞月绑了石膏后,夏青奇交待了护士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他走出医院,先给夏青筱打电话说明了一下齐飞月的情况,然后才低眉,缓缓拉出一个人的名字。

“她住院了,摔伤外加骨折。如果我的医术没问题,那她就是故意的,她的伤不是意外。”

住院的第二天就有人来看她,最先来的人倒是让她意外了一下,“卜公子?”

卜锦城走进来,把花插在玻璃瓶里,看着她打着石膏的胳膊和小腿,眼里落下一片阴沉,“骨折了?”

“是的呀,医生是这样说的。”

“以后不准跳舞了。”

“你管不着吧?”她轻笑。

卜锦城实难理解,这都卧在病床上了,她是怎么笑的出来的?

“跳舞能把自己跳骨折,你也是笨的够可以。”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每个舞者在从雏鸟变成白天鹅之前,都是经过褪变的过程的,骨折和拉伤是司空见惯的。”

他淡淡看着她说,“那我宁愿你永远都是雏鸟。”

齐飞月觉得跟他无法沟通,他根本不理解白天鹅所代表的涵义!

她低下头,开始吃水果,一只手臂打了石膏,另一个手还是可以用的。

卜锦城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她,直到手机铃声响起他才离开。

过道里,盯着他的背影离开的男人微微动了动身体,朝齐飞月的病房走去。

“卜公子……”

她以为卜锦城又回来了,刚开口说出这三个字,抬头,看到进门的男人时,声音戛然而止。

不过片刻,她又立马笑着扬起脸说,“你来啦。”

他黑眸极沉地看着她,随后又掠了一眼摆放在她病床头的那一瓶鲜花,高大的身子站在那里,无端地就有一丝阴鸷的气息流泻而出,“宁可受伤也不愿跟我去美国?”

“啊?不是,我哪有说不想跟你去。”齐飞月委屈地看着他,“我都伤成这样了,你都没说先问问我的伤,就来质问我这个吗?”

他扯了一下唇,“不要试图对我撒谎。”

“我没撒谎。”

“怎么伤的?是不是又穿着高跟鞋,把自己转晕,然后咬牙一闭眼就从台上跳了下来?下次想跳就换楼梯,每次都用这种方法,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蠢?”

嘴巴怎么这么讨厌!

可是看着他,她又生不起气来,只得别过头,暗恼自己。

他在她床边坐下,掀开被子看她打着石膏的腿,“明明那么怕疼的人,摔下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忍的。”

齐飞月顿时就又哭了。

他掰过她的头,干燥温润的手指贴在她的眼睫上,揩掉她的泪,“眼泪这种东西,最是无用,也最廉价,我一开始就教过你,不能流泪。”

“可是,真的很疼呀。”她也不想哭,但那是本能。

他眉目沉静地看着她,“再疼你都记不住!”

齐飞月的眼泪落的更凶了,而他一直是面无表情的,但是贴在她眼睫上的手指却是在不厌其烦地给她拭着,不管她流多少,他都耐心地一点一点擦掉。

终于等她不流泪了,他才抽回手指,问道,“很想留下来?”

“你也知道,我只有这一个姐姐了,原先我不能时刻陪在父母身边,现在,我不想再犯那种错误。”

他看着她,沉静的眉目里有一抹温柔的光,“你太善良了。”

“这跟善良又没有关系。”她嘟嘴。

他则是意味深长地看向了窗外,“以后你会明白的。”

本来就知道她是故意受伤的,所以来看看她的情况后,他也不做多留,走之前,他跟她说,“我晚上就走,你在这里好好养伤,伤养好后我再来接你。”

“噢,知道啦。”

他的视线又落在了那瓶花上,数秒后收回,转身走出房门。

在他之后,陆续有齐虹和夏青筱,还有肖晚晴,盛环等这些在齐氏呆了N多年的老人来看望她,看望她之后,又各自回公司上班。

没人打扰,齐飞月乐得清静自在。

她让齐虹给她拿了一些书籍,无事的时候,她就躺在病床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听歌看书,日子过得惬意又舒畅。

夏青奇过来看了她几次,见她自得自怡,倒也没说什么。

而与她的安逸相反的,是丰城内隐隐而起的风云诡谲的气氛——

明熙吸——毒这件事,因为卜锦城的插手,消息是被隐瞒了下来,可事态却没那么容易平息。

如果这事只有冷无言插手,那倒是好办,可是霍二少也插手了,那这事就比较悬乎了。

包厢内,卜锦城吸着烟望着对面的男人,“明熙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必你也清楚,她是没那胆量去吸——毒的,她体内的do毒素肯定是有人输进去的。”

“关键是,你没能找出那个人。”

“给我点时间。”

霍二少抬手,活动了一下手腕,“你知道,我从不卖任何人——人情。”

“是吗?”卜锦城懒洋洋地掀眸,“我以为你也很想知道夏小四的下落,在霍尊找到她之前。”

霍二少凶残的眼光立马就对上他的,“七天,最多。”

卜锦城捏着香烟笑出了声,谁能想到杀伐冷血不近人情的霍家二少对他的嫂子这么的……啧,真是亲亲爱爱的一家人呢。

卜锦城走出包厢。

而此时的齐氏大厦,也因为明熙这突如出来的吸——毒事件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会议室里,几大人物分列而坐。

齐虹看着底下的一班子大臣,率先把责任归咎到了文娱部,“肖总监,人是你带去的,出了这样的事,你该如何给我个说法?”

肖晚晴自知是自己的失责,也没辩解,只说,“齐总,这次是我疏忽了,我甘愿受罚。”

“受罚?”齐虹看着她,“你受罚就能弥补这次的损失?”

“也不一定会有损失。”肖晚晴道。

齐虹“哦”了一声,微微眯眼,“那你说说看,除了明熙,谁还能挑战这么一个角色?这部戏的女主是大家都定好的,宣传也都做了,你的意思是要换人?”

肖晚晴抬头看她说,“谁都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目前的问题是想办法先把这部戏进行下去,我觉得徐小玉的演技和人气都不输于明熙,我可以去请她。”

“可你也知道,她是我们竞争对手晏大公子的女人,你是想挖坑让别人跳还是——让自己跳?”齐虹凌厉的目光看向她。

肖晚晴也是眼神坚毅地回望着她。

这两个人女人,每次一到会议桌上就是这个样子!

盛环无奈抚额,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这才打破两人剑拔弩张的氛围,“徐小玉确实是不输于明熙的第二人选,可是晚晴。”

盛环看着侧面的女人,淡淡开口,“她不能用。”

肖晚晴向来是用人用贤,她看中的往往是人的能力和才华,从来不会顾忌敌我立场,共事那么多年,齐虹和盛环都知道她这个毛病,所以,作为好友兼公司領导人,在这种事关公司前程的决策性面前,她们的想法是一致的——

徐小玉这个人不能用。

肖晚晴看着她们两个人同样的表情,不满道,“为什么不能用?现在只有她能让公司避过这么大的损失,还有一个月就开拍了,你让我从哪里找一个能匹敌明熙的人来?”

“这是你的事。”齐虹冷冷看她,“如果真的造成了损失,那也由你来补上。”

“你……”

“好了,不要吵了!”

盛环再一次出声打断她们的僵持,“现在的新人那么多,总有一个人是适合的,这样吧,晚晴,你去各大名校看看,有没有适合这个角色的人选,年轻没关系,只要能担任这个角色,我们可以重点培养。”

肖晚晴说,“就算找到了,这部明明可盈利五亿的影片,也只多保本。”

“能保本就已经很不错了。”盛环宽慰道。

齐虹头疼地揉着鬓角,她倏地站起身,对肖晚晴说,“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你尽快把人找好,各方面工作安排到位,不要又出岔子!”

说完她转头看向盛环,“我要去看看飞月,你要一起去吗?”

盛环还没回答,肖晚晴已经一脸激动地站了起来,“我想到谁能更胜任这个角色了。”

两个人的目光同时看过来。

肖晚晴说,“二小姐。”

飞月?

“不行!”齐虹断然拒绝。

肖晚晴莫名地就有些火了,“为什么又不行?!论长相,二小姐的容貌是没有任何人可比拟的,论才能,二小姐在美国进修多年,实力自当也不弱,而且,她姓齐,有义务为齐氏分担困境和忧难。”

“我说,不行!”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总裁
  3. 婚恋题材
  4.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