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镜花水月终无缘

更新时间:2020-01-22 02:37:12

镜花水月终无缘

镜花水月终无缘 一喏 著

已完结 孙映寒,刘少卿 言情

小说主人公是孙映寒刘少卿的小说叫《镜花水月终无缘》,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喏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腹黑冷峻的性格孤傲的少帅一直认为所有的女人都唾手可得,可捡回来的失忆女对他视而不见,着如何让他甘心?

精彩章节试读:

“那就放到客厅或者走廊里去。”苏向晚耐着性子又道,兰香还是杵在哪里一动没动,房间里其他的几个丫鬟也都看着兰香,没有一个动弹的。

苏向晚有些愠怒,她深呼一口气压着火气,仍旧耐着性子道:“病人的房间不适宜放置鲜花,以防花粉过敏,明白了吗?”

一直默默在旁边看着的孙映寒,,突然黑着脸厉斥道:“按苏小姐吩咐的去做!”

兰香吓得香肩一耸,慌忙搬了起来,其他几个丫鬟也吓得一哆嗦,赶紧上前去帮忙。

苏向晚安排妥当一切,这才走到孙晴柔的窗前,看到孙晴柔半躺在高高的枕头垫子上,小脸憋得像炒熟的虾米,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却说不出话来。苏向晚看着心里又痛又急,却丝毫没有变现出来,她赶紧解开了孙晴柔*前的第一颗扣子将衣服的领口微微往两边拉了拉,边拉边说:“不舒服,领口怎么还勒得那么紧呢?这样会不会更好些!”她微笑着看着孙晴柔以示安慰:“晴儿最坚强了,我们坐起来试试?看会不会比躺着更舒服些呢?”她轻轻地扶起孙晴柔,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缓缓地顺着她的脊背向下推碾。她有条不紊地做着每一件事,沉着稳定,似乎%有成竹,原本慌乱的房间连同人心都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也许是呼吸了新鲜的空气加上坐起来气息更加通畅,孙晴柔在大夫赶到的时候急促地*@和咳嗽竟然舒缓了不少,这一切全部落在了孙映寒地眼里。其实,自从苏向晚进了这房间后,他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原来焦急不安地心也随着她麻利地安排这一切而安静了下来。战场指挥千军万马他都可以安泰自若地应对一切,可这闺房里的诸事他却手足无措的像个孩童,苏向晚身上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莫名地是他安定,孙映寒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受。

孙映寒的一切变化都落在刘少卿的眼里:映寒这是怎么了?这么多年他身边就没缺过女人,几时见过有女人敢这么无礼对他?可是这个苏小接一再地顶撞他,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一直安静的看着,那双眼睛更是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女人,他该不会……!不,不可能的,除了纪锦谁能走进他的心里!刘少卿胡思乱想着。

终于,服了大夫开的药后,孙晴柔终于安静了下来,许是折腾累了,她沉沉地睡去了。苏向晚轻轻给她盖好被子,心头一轻才感觉到昨天瘀伤的部位异常酸痛。她迟疑了一下一只手扶着腰,缓缓地站起身来。

“苏小姐……”一直斜倚在窗边的孙映寒站了起来。

“少帅有何吩咐?”苏向晚回头这才注意到孙映寒一直没走,她不知道他又要为难自己什么,立刻像备战的刺猬一样紧张了起来。

一看她这个表情,孙映寒无名地有点恼火,满心感激的话出口竟成了讥讽:“想不到失忆的苏小姐这样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啊,孙某大开眼界了!”

苏向晚反唇相讥道:“少帅谬赞了,小女只是恰巧懂点哮喘的护理而已,和您纵横疆场,运筹帷幄相比,实在不足挂齿。”

孙映寒今天并不想和她闹僵说道:“这么谦虚可不像苏小姐的风格啊,你今天的所做的一切,大家可都看到了。既然有这本事,就留下来照顾晴儿吧,也省的她来回跑去找你。”

苏向晚讥讽一笑:“寄人篱下何去何从自然是少帅说的算了,否则,少帅是否又要掐住我的下巴把我摔在地上?”

孙映寒不悦:“你在记恨我?”

苏向晚莞尔一笑:“哪敢记恨,只是向晚吃了亏,学乖了,时刻谨记少帅的训诲而已。”

孙映寒被她呛的一时语塞,他冷哼了一声,不容置疑地吩咐道:“你住的地方过于偏僻,明日就搬到敛香阁,那里离三小姐这里最近!沈妈你今天就回去收拾。苏小姐以后就由梨香和沈妈一同伺候着,怠慢不得!”说完拂袖离去。

夜晚的丫鬟们的厢房里有些不太安静,兰香白天受了训斥,心里还窝着一股子火没地撒呢,看到身边正在收拾行李的梨香,酸溜溜地说道:“不要以为你以后伺候了什么所谓的苏小姐, 就觉得自己不得了了!可别忘了,自打你进府一来都是谁提携照顾你的,做人可别忘了本!”

梨香停下了手里活儿,胆怯地看了看兰香道:“梨香不敢!兰香姐,不管梨香以后伺候谁,只要你需要,梨香还是听你的差遣。”

兰香一听心里稍微舒服了点,眉头一挑:“谅你还没有点良心!不过,不是姐姐提醒你啊,你伺候的这个苏......小姐,可真没什么前途!我还是觉得讨好杜小姐才会有出头之日!”

梨香低着头没说话,兰香这话被刚进来的沈妈听到了,沈妈看了一眼兰香,兰香吓得吐了吐舌头。沈妈对梨香说道:“梨香,收拾好了没有?”

梨香恭敬地喊了一句:“沈妈,都收拾妥当了!”

沈妈道:“收拾完了,现在就跟我过去吧!”说完沈妈又看了看兰香道:“主人的事情,不是做下人能背后嘀咕的,小心祸从口出!”说完转身就走,梨香怯怯地看了一眼兰香,低着头快步跟上了沈妈。

沈妈见梨香跟了上来,小声地说:“做人做事,要多留个心眼,这个苏姑娘不可小看了!”

梨香不解地问:“请沈妈明示!”

沈妈道:“你进府里多久了?”

梨香道:“一年不到!”

沈妈点了点头道:“这一年你见过杜小姐顶撞过少帅吗?”梨香摇了摇头,沈妈接着说:“但是今天苏小姐一再的顶撞少帅,咱们少帅竟然没有发火!沈妈我可从小看着少帅长大,除了二太太和故去的少奶奶,我从来没见过他对别的女人这么包容过!”

梨香不解地问:“那,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沈妈道:“你傻呀!说明咱们少帅对苏小姐的感情不一般啊,反正以后你我都小心地伺候着,准没错!”

梨香感激地说道:“谢谢沈妈提醒!”

沈妈笑着道:“跟我客气什么啊,我是看你这丫头单纯机灵,心里喜欢才给你提个醒的!”两人说着笑着往苏向晚的客房那边走了过去。

翌日下午,苏向晚沿着秋菊怒放的蜿蜒鹅卵石小路,踏入孙映寒给他新安排的住处。她缓缓的抬起头,仰望门上的匾额。敛香阁?小篆。苏向晚眼前一亮,心道:这孙映寒倒也不是一介武夫,挺诗意的名字配上小篆还真是相得益彰!这里该不会是她近年来藏娇纳妾的地方吧?难道他突然对我有了兴趣?不会, 不会,苏向晚你想什么呢?苏向晚突然觉得脸上一阵燥热:他心里只有他的亡妻,连一件遗留下来的旗袍都那么珍惜,你怎么会这么想呢?真是不知羞耻!管他呢,反正我迟早是要离开了。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尽快逃离这里,从此天涯海角,再无瓜葛!

“苏小姐,发什么呆啊,快进来看看我们的新住处啊!”梨香抱着一chuang崭新地被褥走了过来。

苏向晚移步随着梨香走进青瓦白墙的院子,院内景观尽收眼底,院落不大却设计独具匠心,“画廊金粉半零星,池馆苍苔一片青。”苏向晚触景生情脑袋里首先想到的是这么两句诗,觉得是再贴切不过的。春看紫藤夏观荷,秋赏桂花冬听雪,这里的确算得上是一处雅居,苏向晚心底暗叹道。

步入前厅,一道月牙洞门将大厅一分为二,前面雕梁画栋装饰豪华,地上铺着大块方砖,几丛文竹点缀,绿意盎然;后面古朴素雅,仿古花几上摆放几盆兰花,悠悠吐蕊。这种淡雅的装修风格苏向晚甚是喜欢,但她向来不是喜形于色之人,所以并未表现出来。

梨香却是个鬼精灵,她从苏向晚看了又看的神态里已经读出了满意,她适时的说:“苏小姐,这里的一切都是少帅派人重新装点的,因为搬得急了些,可能有些东西添置的还不齐全,少帅说了,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管家。”

苏向晚点头以示回应。梨香接着说:“卧房里的被褥也是昨晚嬷嬷们赶着做出来的,一早就晒过呢,你闻闻还有太阳味儿呢!”

一句太阳味儿逗笑了苏向晚,她突然对这个机灵的小丫头起了兴趣,抬头仔细看了看,只见梨香正睁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歪着脑袋看着她,一脸的天真。她不由地打趣道:“太阳味儿是什么味儿啊?”

“这……”梨香被她突然这么一问给问倒了,她挠了挠脑袋臊得脸通红。

苏向晚笑着说:“你拘束什么啊,以后我住在这里怕是会给你添很多的麻烦,你也别一口一个小姐的叫着,于孙府而言,我只不过是个沦落客哪里是什么小姐,如果你不嫌弃就喊我姐姐吧。”

梨香心底很是感激,嘴里却赶紧说道:“那怎么可以,就算您不是小姐还是三小姐的贵客呢,奴婢可不敢丢了做丫头的本分。”

苏向晚看了看她,叹息了一声:“我在这里无亲无故,三小姐叫我姐姐那是抬举我,你可千万别把我当主子看,以后我们以姐妹相称不是更亲近些吗?”

梨香自幼被买进府里为奴,何时有人这么尊重过她?她一激动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谢谢姐姐垂怜,以后只能梨香能为姐姐做的,梨香都会拼了力的去做!”

“傻丫头,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苏向晚一把拉起了梨香:“以后不许动不动就下跪,人都是有尊严的。”

“尊严?”梨香不懂,但是她知道苏姐姐说的一定是好的。她看着苏向晚穿着旗袍的样子说:“姐姐,你穿旗袍的样子真好看!”

“鬼丫头,这嘴倒是挺甜。”突然苏向晚想到了还有几本书忘记了带过了就对梨香说:“哦,对了,我还有些东西落在原来的住处,你先收拾着我去去便回。”

梨香忙着收拾被褥,头也不抬的说:“ 叫个听差的去取来就是了,这里到原来的住处还有好一段距离呢。姐姐何必亲自跑一趟呢?”

苏向晚实在没有使唤别人的习惯:“不必麻烦,我走走权当是散散心了。”

取到了书,苏向晚一看天色还早,沐浴着傍晚的暖阳,雾霾了多日的心情难得晴朗了不少,想着这么早回去也没事,不如随便走走。

她沐浴着秋阳,沿着蜿蜒的鹅卵石小路惬意的四处闲逛,不知不觉来到一扇圆形的朱门旁,探头一望玉盘大的**色彩纷呈竞相开放,秋海棠与之交相辉映,苏向晚一时间看呆了。

耐不住好奇,她轻轻地走了进来,这朵摸一摸,那一朵又低头嗅一嗅,怎么样都欢喜。突然身后响起了一个高贵清冷的女子质问声:“你是何人?”

猜你喜欢

  1.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