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二嫁之皇后拽翻天

更新时间:2019-10-08 23:05:11

二嫁之皇后拽翻天

二嫁之皇后拽翻天 倾轩 著

连载中 宋静熙,郑宝珠 古言古代古装

小说主人公是宋静熙郑宝珠的小说是《二嫁之皇后拽翻天》,本小说的作者是倾轩创作的短篇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凡为女子,惟务清贞。清则身洁,贞则身荣……敬事阿翁,如同父母,不敢随行,不敢对语……夫若发怒,不可生嗔。退身相让,忍气低声……女处闺门,少令出户。唤来便来,唤去便去。稍有不从,当加叱怒……在三从四德,女四书横行的大魏,郑宝珠和离了,二嫁了,封王妃了,当皇后了……大魏女子们:什么破书?它驴我!!

精彩章节试读:

爱屋及乌,但是讨厌一个人,肯定也会不喜欢她身边的人。

穆老太太,现在看到郑宝珠她们三个就觉得碍眼,打心眼里讨厌。

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狗,也不问问其他人吃了没。

她不禁道:“你们姑爷还没吃呢。”语气有点酸,她在郑宝珠面前低声下气,但面对丫环,她才不客气。

郑宝珠深情凝视眼前的男人:“相公,你还没用膳吗?”

穆清有点不好意思,但也只能承认。

“那我去帮你准备。”她眼里带着笑。

“不用了夫人,让彩环她们去吧。”

“没事。”其实,郑宝珠是觉得跟他们母子呆在一起,有些不舒坦,所以,想避开他们。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穆清内心一阵愧疚。

她对我这般好,而我却要骗她,还要把香莲接回来。

穆老太太看着有点失神的他说道:“清儿,你该好好教训一下你的下人了,一点规矩都不懂,传出去,别人还说我们穆家没有家教。”

她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住进大宅子,有了丫环,就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户人家。

“我知道。”穆清现在很是难为情,主要还是刘香莲的事,让他觉得难办。

“我想我大孙子了,晚些,我们一起去客栈看看他,我的大孙子,真是可怜,这么小就有家不能归。”她一副痛苦难受之色。

之前,他们母子以为刘香莲死了,那时候,她都没这么伤心难过。

“好。”

“还有,绝对不能心软,在香莲他们没有进门之前,不能跟她圆房,你明白吗?”

“明白。”

郑宝珠之前在郑府,还是千金小姐时,她根本就不进厨房。但是跟穆清成亲后,她偶尔会。

看着穆清每日熬夜读书,她就一阵心疼。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所以,她会吩咐丫环帮穆清熬点汤,有时候觉得自己熬汤会更有心意,所以,慢慢的,她对厨艺产生了一点兴趣。

厨房里。

彩环用埋怨的语气说道:“我来吧,你还是在一旁看着吧。”

“没关系,我来就行。”

在她的坚持下,做出了一道鱼,只是这条鱼看上去有点惨,浑身不少焦黑之处。

盯着已经出锅的鱼,郑宝珠迟疑问道:“是不是太难看了?”早知会有今生,我前世就应该自己多动动手的。

玉环掩嘴一笑:“第一次能有这种表现,已经很不错啦。”

“真的吗?”她眼里泛着精光。

“当然。”

“我尝一下。”她很激动。

“夫人,还是我来吧。”彩环抢先一步,尝了一口,鱼肉一入嘴,她的瞳孔瞬间放大,脸色也有些许变化。

“如何?”郑宝珠期待的看着她。

她憋了许久,把鱼肉咽下去,点点头夸道:“不错不错。”她还不忘使坏,夹了一块鱼递到玉环的嘴边:“你也试试小姐的手艺。”

玉环用怨恨的眼神瞪了她一眼,她则一脸坏笑。

玉环虽有百般不愿,但也张开吃下鱼肉,她浑身颤抖了一下,最后说了一声:“好吃。”

郑宝珠还被蒙在鼓里,她亲手端着自己做的鱼走了出去。

到了客厅,见穆清看她的眼神有点异样,她有点不好意思:“这是我第一次做鱼,可能难看了一点,但还是挺好吃的。”如果毒死你能一了百了,那该多好,我在菜里头放点毒,你死了什么麻烦事都没了。

“夫人辛苦了。”穆清很是感动。

吃饭时,夹了一块鱼肉尝了一口,眼泪都出来了。

见他突然流泪,郑宝珠甚是不解:“你怎么了?”

他眼里带着些许惊讶,不忍心责备她,所以摇头:“没事。”

倒是穆老太太,看着儿媳做了一道鱼,可看上去毫无卖相,看着都没什么胃口。所以,她也忍不住尝了一口,鱼肉一入口,她脸色都变了,夸张的吐出嘴里的鱼,随后不客气的喝道:“你是想谋杀亲夫吗?”说完,她立刻掐着自己的脖子,满脸痛色,嘴里发出一阵“呜呜”声。

刚才,她虽然把鱼吐出来了,但还有一根刺在嘴里,她说话很激动,结果鱼刺卡在了喉咙里。

鱼刺卡在喉咙,那种感觉非常难受。

“刺卡住我喉咙了。”

看着她滑稽的模样,郑宝珠竟然没忍住,笑出生来。想前世,她跟刘香莲联手欺负自己,现在见她这样,郑宝珠不免幸灾乐祸,只不过,她不该表现出来而已,好在没被穆清看见。

但她笑的时候,正好被穆老太太看见。

本来就难受,现在更痛苦,气的她直跺脚。

穆清一副焦急之色:“这可怎么办才好?”

“别着急,喝点醋就好了。”郑宝珠听家里的厨子说过,鱼刺卡喉咙里,嘴里含醋,是可以化解的。

于是她吩咐彩环去倒一杯醋来。

彩环马上跑去厨房,倒了一碗醋,不过,在她准备回客厅时,眼珠一转,忍不住一阵坏笑,她偷偷的在醋里面加了一些盐。

我让你看不起我们家姑娘。

搅拌了一下醋,让盐融化掉,这才送去客厅。

见她把醋端来,郑宝珠马上接过碗,送到穆老太太嘴边。

老太太从她手里把碗抢了过来,猛灌了一口。

醋本来就难喝,何况还加了盐。

她没心理准备,醋一入口,马上就喷了出来。因为这下,喉咙更难受。

她连说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含着泪“呜呜呜”。

彩环马上掩嘴偷笑。

郑宝珠并不知道她在里面加了盐,只是看着穆老太太劝道:“婆婆,你得把醋含在嘴里,否则没用。”

“娘,你赶紧试试吧。”

现在的穆太太别提有多难受,眼里噙着泪水,看着碗里的醋,她忍痛又喝了一口,那滋味,让她浑身颤抖。

醋含在嘴里一会,她试着把醋吐了出来,鱼刺软化,也随着醋一起吐了出来。

刺吐出来,穆老太太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

摸了摸喉咙,轻轻的用嘴吸了两口气,确定刺已经出来了,她这才指着彩环骂道:“好你个jian婢,竟然敢在醋里面放盐。”

闻言,郑宝珠一愣。

彩环也稍显紧张:“我,我……”

郑宝珠马上抢先一步说道:“婆婆,在醋里面放盐,效果会好一些,你看,你不是没事了吗?”

穆清也跟着应和着:“是啊娘,你已经没事了。”

穆老太太含恨瞪了她一眼,咬牙道:“清儿,扶我回去休息。”

等她一走,郑宝珠看了一眼彩环,轻声说道:“以后别耍小聪明。”

彩环努努嘴:“我就是看她嫌弃你,所以不开心。”

“以后还是当心点。”其实,郑宝珠内心是非常兴奋的,彩环做了她想做而又不敢做的事。

穆老太太回到自己房间,开始痛斥郑宝珠的不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的是痛心疾首。

但穆清却认为郑宝珠帮了她,并没有错。

“娘,你好好休息吧。”

当穆清回到客厅,郑宝珠马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关心问道:“婆婆没事吧?”早知道,就应该先让她多吃点苦头,再告诉她用醋。想到前世婆婆的恶行,她觉得,仅仅只是鱼刺卡住了喉咙,还太便宜她了。

“好多了。”这两日,穆清对她是刮目相看:“夫人,真没想到,你懂的真多,我怎么就不知道用醋呢?”

“我懂得这些,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不同,你懂的则是大学问。”郑宝珠给他面子,把书呆子说的这么了不起。

“说来惭愧。”穆清还准备吃鱼,但被郑宝珠制止了,因为她自己尝了一口,实在是难以下咽:“你还是吃别的吧,这鱼不能吃。”

穆清一笑:“怎么就不能吃了?”

他可不是书呆子,虽然反应不够快,但绝对不是书呆子,至少他懂得耍心机。有一个这样的娘,他当然不会太单纯,只不过,他一直告诫自己,读圣贤书之人,不能欺凌他人,渐渐的,也就学会了隐忍,变成了一个有城府之人。

“太难吃了。”

但他却坚持要吃:“没事,夫人你做的东西,我觉得很好吃。”

能说出这番话,也绝非书呆子。

他不是因为喜欢郑宝珠,才说这种话,而是故意为了讨她欢心。

郑宝珠把鱼撤走:“给我几天时间,等我学好了,再做给你吃。”先拿你做试验,以后等我手艺好了,再回郑府给爹娘做菜。

用完膳,穆清带着歉意看着郑宝珠,说他最近一段时间要去感谢昔日同窗,所以不能在家中陪伴她。

郑宝珠表现的善解人意,没有多问,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他离家不久,穆老太太也带着晓红出门,借口去买菜。

一个时辰后,他们母子在如意客栈门口汇合。

母子二人匆匆来到刘香莲的房间,见到穆大郎,老太太眼泪婆娑,不停的哭。

刘香莲也默默流泪,她早就跟老太太商量好了,来一出苦肉计,博取穆清的同情。

刘香莲自然要把今天上午郑宝珠来过之事添油加醋的说一番,穆大郎受到她的指使,抱着穆清的**哭啼:“爹爹,她好凶,说要杀了我们。”

穆老太太一咬牙:“真是个恶毒的女人,清儿,要不干脆休了她吧,反正你现在已经是圣上钦点的状元了,也不用攀他们郑家这层关系。”

“娘,你说的是什么话,好像我是为了前途才跟宝珠成亲一般。我跟她成亲,是因为她是恩师的女儿。没有恩师,我也高中不了,如今,我高中,我若休了她,岂不是禽兽不如。”穆清这话其实是说给刘香莲听的。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