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炎之奇侠传

更新时间:2020-08-14 08:44:02

炎之奇侠传

炎之奇侠传 孤鸿影 著

已完结 季凡,萧悦然 古言腹黑仙侠玄幻题材

独家小说《炎之奇侠传》由孤鸿影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主角季凡萧悦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梅轻寒没有回答他,只是又拿起笔在那画纸上补上几笔,一副梅花傲雪图就出来了。他边画边说道:“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英雄虽多,但是大多犹如过江之鲫,我的这位师叔可是如今武林中的盖世英雄,你不可小觑了他。”...

精彩章节试读:

那坛“善恶酒”乃是西域高僧空明大师圆寂前,用毕生功力“酿造”的,对于功力高于空明大师的人,喝了这酒就会对其修炼有很好的助力,但是对于内力修为不如空明大师的人,喝了这酒,就会身受那酒中内力的摧残。

季凡的内力修为仅仅是到了《九转玄丹功》的第一层太清境地的转阳阶级,仅仅是能够做到炼精化气,哪里能是那空明大师酿造的“善恶酒”中的高深内力的对手。

好在季凡内力基础扎实,而且酒量甚好,喝了半坛那酒力很大的“善恶酒”,没有酒醉,并且细细品味酒中滋味的他在内力受侵蚀的时候及时发现情况不对,否则将不堪设想。

季凡没有时间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连忙盘膝于地,运功抵挡那酒中的内力对其筋脉的侵蚀。

楚清秋没有注意到季凡在饭桌上的异常,吃晚饭的时候,就是聊了几句关于明天的事情,楚清秋似乎也有心事,了了吃了几口,就回书房了,也不知道一整天在干什么。

很快一夜过去。楚清秋照例还是照常起早晨练,他打了几路拳法、掌法,又练了练久已不动的长剑,其剑术超绝在天下间罕有敌手,在天截门内,也只有现任掌门才能与其匹敌。

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人物要来见他,虽然这人是他的晚辈,但是现在这人的势力已经很大,在塞外势力庞杂,斗争激烈的北方地区,各门各派都已经臣服于他的手下,已经是一方霸主般的人物。

楚清秋看时间不早了,有客人要来,就早早收了功。他换了一身干净宽松的家居道袍,来到前厅准备带上季凡一起去迎接客人,可是却没有见到季凡的影子。

楚清秋昨日叮嘱过季凡,让季凡今日一定早起,来大厅等待,然后,两人一起去谷口接那个人和他的女儿。可是,现在竟然不见季凡的影子。

楚清秋对于季凡的不靠谱有些恼怒,气急败坏地喊道:“阿峰,阿峰!”

阿峰那张蜡黄的脸仍然是一脸敬重,他每次见到楚清秋都是这一副表情。

阿峰说道:“谷主,您叫我?”

楚清秋说道:“你去看看阿凡,让他速速来见我。”

阿峰连忙点头说道:“是,谷主,阿峰立刻就去叫凡少爷。”

阿峰转过身,风风火火地去了。

不过没有过一会儿,那阿峰就又更快速地回来了,他脚下生风,速度奇快,到了大厅门口,身子一下子就立住了,而且没有丝毫乱动。明显就是一个轻功高手。

阿峰急的满头是汗,焦急地说道:“启禀谷主,凡少爷他不在卧室,卧室里他的床铺也是冷的,很明显一早就走了,也可能昨晚根本就没有睡在那里。”

楚清秋略微一思量,如剑一般的双眉一松,他终于想起了自己的那坛酒,他急匆匆地向自己的卧室走去,阿峰在他身后,不知道楚清秋要去干嘛,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

楚清秋紧忙赶回自己的卧室,来到那博古架前,他轻轻转动那个瓷瓶,博古架仍是发出吱呀一声,顿时那瓷瓶转开了。果然不出他所料,那坛西域玄机大师送的“善恶酒”不见了。

楚清秋心中焦急,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出自己的寝室对站立在门口的阿峰说道:“阿峰,快集结谷里的所有人,搜查附近的能够避风,人很少走动的地方,一定要快点找到凡少爷。”

阿峰看楚清秋脸上急迫,他素知自己的这个主人遇见无论何等难题,一向都是气定神闲,从容不迫的,可是,今日见到凡少爷失踪,竟然如此的焦急,看来凡少爷遇到了什么大事,看着季凡从小长大,阿峰对季凡心中也是有着深厚感情的,他答应一声,连忙去集合全谷的人,让他们一起去找季凡。

~~~~~~~~~~~~~~~~~~~~~~~~~~~~~~~~~~~~~~~~~~~~~~~~~~~~~~

就在神火谷里一片混乱,所有人都被动员起来,去寻找季凡的时候,一列车队正行驶在塞外冰冷的雪原之上,来自极北之地的寒风依旧冷冽,它呼啸着掠过平原,从马队的身上如钢刀一般刮过,坐在车上的马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伸出一只手裹紧了自己的领口,口中嘀嘀咕咕地用北方话骂了一句:“王八羔子!这他娘该死的老天爷”。

这一队车队,由两辆马车组成,每一辆马车上都挂着一面金黄色的旗子,旗子上只写着一个梅字。

第一辆马车里坐着四名剑客,各个都是精神抖擞,给人一种错觉,他们会和他们手中的宝剑一样锋利。

在塞外之地,马匪和采参客横行,而采参客他们明面上都是进山去采参然后卖掉获利,实际上他们真正的获利方式是打劫,打劫那些进山收买药材的商人们,而且有时候那些实力弱小的采参客集体,往往也会成为更大势力的“收成”。用四个字形容就是“弱肉强食”。

敢只带着四个护卫,就穿行这片看似荒无人烟,实际弱肉强食的荒原,全凭那马车旗杆上飘扬的写着梅字的旗子。

第二辆马车极为豪华,车身上雕刻着各种瑞兽,那瑞兽的雕刻手法可以说巧夺天工,瑞兽的形象活灵活现,仿佛活的一样,车内分成几个隔断,有卧室,有书房,有如厕的地方,它由四匹马同时拉着,在雪地上奔驰着,这马车十分沉重,在雪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车辙印。

此刻,车内一个风神如玉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书桌后面,一只手拿着一支狼毫,一只手牵着宽大的袖口,正在书桌上画着窗外的塞外风光。他身穿一身素白色的家居道袍,头发被一根丝绸束缚着,垂在身后,不知道其身份的人,还以为他是一位身居高位的大官,或者是一位富甲一方的富豪。

其实,他是塞外武林的第一大门派的掌门人梅轻寒,塞外势力众多,利益关系复杂,但是,他可以仅凭一个梅字,就能够在塞外纵横驰骋,无往而不利。这是因为,他不仅仅是公认的塞外第一高手,而且其与塞外各大势力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无论哪一方都不敢找他的麻烦。

站在他身后右手边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那年轻人一身看似普普通通的玄色劲装,不过那劲装看着寻常但是其实都是含有暗纹的,而且看质地肯定是上好的湖丝,这件衣服制作起来,估计就要需要三年的功夫,脚下踩着一双马靴,那马靴由头层小牛皮制成,也是极其昂贵。这人看似普通的装扮,却是极其奢华。

那年轻人此刻正锁着眉头,一张黝黑的脸,皮肤略微有些粗糙,看上去又不像一个常年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他五官倒是很精致,由其那双嘴唇,薄如柳叶一般,看上去还有几分女性的柔美。

梅轻寒正在作画,那长了一张黑脸的年轻人不敢打扰,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梅轻寒的身后一步的距离,安静地等梅轻寒画完,脸上表情十分的恭谨。

梅轻寒画了一阵,抬起笔来,仔细查看自己的画作,盯了一会儿,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说道:“惜今,有何事见我?”

那被叫做惜今的男子欠身说道:“师父,徒儿有一事不明?”

背对着他的梅轻寒脸上微微一笑说道:“你想知道的可是,我为何要在这个紧要时刻,亲自前来见我的这位师叔?”

莫惜今说道:“正是如此,那吴世雄狼子野心,现在已经磨刀霍霍,就等在明年端午节的武林大会上向天下武林施压,承认他的盟主地位,咱们这时候,为何要去见我的这位师叔祖?”

梅轻寒没有回答他,只是又拿起笔在那画纸上补上几笔,一副梅花傲雪图就出来了。他边画边说道:“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英雄虽多,但是大多犹如过江之鲫,我的这位师叔可是如今武林中的盖世英雄,你不可小觑了他。”

莫惜今心中虽然还是不服气,但是嘴里说道:“是,徒儿知道了。”

就在这时候,马车停下了。

不一会儿,书房门外那马夫说道:“启禀梅掌门,神火谷到了。”

梅轻寒说道:“好,惜今咱们下车。”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仙侠
  4. 玄幻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