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孽宠:魅情错爱

更新时间:2019-11-05 20:54:50

孽宠:魅情错爱

孽宠:魅情错爱 朗轩影 著

已完结 月皓纭,冷凌月 古言腹黑仙侠玄幻题材

白虎本身的重量和扑击的冲力生生撞在月皓纭的背上,迫使他不得不伏首卧倒在地上。眼角的余光看着和自己同病相怜的爱马,感受到颈间传来某种有规律的温热气息,月皓纭的脑中一片空白——没想到啊,自己没死在暗杀下、没死在战场上,却沦落为老虎的口中食……...

精彩章节试读:

周围的树丛开始变得凌乱起来,月皓纭心中定了一定,看来此地离他们之前失散的位置已经不远了。可是拨开最后一片遮挡视线的大芭蕉叶之后,他整个人却瞬间僵直,半举在空中的手一动都不敢动。

一只体态优雅的老虎半伏在地上,因为听到动静而转头,墨绿色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一人一马,喉间发出“呼呼”的低吼声,看情形像是随时都会扑上来一样。

月皓纭见过的老虎虽然不多,但是虎皮倒是摸过不少,然而记忆里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生物:阳光穿过层层掩映的绿叶照射在它的身上,额头上的“王”字和一身黑白交错的皮毛随着它的呼吸起伏**,给人一种无以名状的韵律感。

人说虎过必带腥风,没有老虎是不嗜血的,然眼前的这只白虎带给月皓纭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的干净与优雅。但感觉归感觉,这毕竟是食肉的猛兽,他还不至于天真到认为自己可以轻易地全身而退。

以极慢极慢的动作收回手掌按在自己的腰侧,宝剑剑柄冰冷的触感令他的精神为之一振,但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去拔剑,而是静静站在原地回视那对墨绿色的大眼,不曾流露出任何一丝慌乱或者害怕的情绪。

平心而论,月皓纭此刻的选择一点都没有错,面对面的对峙比把自己的后背买给对方可要明智得太多了!可是他万万不该忽略身边还跟着的墨夜——再名贵的千里宝马对老虎来说,都只是食物而已。

眼看自己就要变成一顿美味的晚餐了,通灵的墨夜如何能不着急万分?它不像主人如此沉得住气,天性中的恐惧促使它拼命挣扎着想逃离,即使此刻缰绳仍被牢牢地握在月皓纭的手中。

冷不防传来的大力让他脚下一个趔趄,随即便松开了马缰,没有了束缚的墨夜一个欢嘶,拔腿就往相反的方向跑。可正在这时,斜后方的树丛里却突然窜出一个闪电般的影子,月皓纭只觉眼前一花,再次定睛看的时候,便发现自己的爱马已经被扑倒在草地上啾啾哀鸣了。

然而,尚来不及哀悼墨夜的遭遇,一股大力便从他背后袭来。尽管月皓纭反应极快地侧身想避开,但他快,白虎却更快,优雅的身躯在空中不带烟火气的一个转折,已经牢牢地锁定住了他的位置。

白虎本身的重量和扑击的冲力生生撞在月皓纭的背上,迫使他不得不伏首卧倒在地上。眼角的余光看着和自己同病相怜的爱马,感受到颈间传来某种有规律的温热气息,月皓纭的脑中一片空白——没想到啊,自己没死在暗杀下、没死在战场上,却沦落为老虎的口中食……

“相思、清狂,你们在干什么?快点回来!”

如天籁一般的甜美声音蓦地在空旷的森林中响起,一开始月皓纭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但是背上突然消失的重压却是不容人忽略的真实。只是一时之间,他仍不敢相信自己已然脱离危险,直到一只沁凉的手掌探向他的额头后,才惊醒了思绪有些游离的月落王。

“你没事吧?抱歉,相思没有恶意的,它只是想和你一起玩一玩!”

这声音甜美软糯,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熟悉感,竟让他的心瞬间漏跳了一拍。扬首看向跪坐在身边的女孩,然正好有一道阳光自她的斜后方射来,让月皓纭不得已眯起了眼,以至于看不清她的容颜。

晃了晃有些晕眩的头,他在女孩的搀扶下起身,背后突然蹭过来一个大家.伙,黑黑的长脸靠着他的手臂不肯离开。可怜的墨夜,这次被吓得不轻,这种玩法,人和马都消受不起啊!

月皓纭苦笑地伸手抚了抚爱马的鬃毛,将指掌下墨夜的颤抖感受得一清二楚。回身一瞥,刚刚那两只耀武扬威的白虎,此刻正一只比一只更乖地趴伏在地上,懒洋洋的神情仿佛两只无害的大猫。身后的长尾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似乎正享受午后暖暖的日光浴。

嘴角无奈地抽了一下,他低头准备向仍搀扶着自己的女孩道谢。虽然刚刚着实慌乱,但如果到现在他还判断不出来这两只白虎是有主的,那他也就不是月落的一代明君明腾帝月皓纭了!

“谢谢你,我——”清朗的声音在女孩扬起螓首后蓦地消失。他眼神中先是闪过一道狂喜,继而是哀伤,随后却又被惊疑所取代。怎么可能?她、她竟然、竟然——“凌儿?!”

“你知道我的名字?”美得令人屏息的脸庞上闪过一抹似讶异似惊喜的神情。上天竟如此眷顾她,不但赐予她甜美可人的声音,更赋予她一张媲美月神一般的美丽容颜!

她抽出系在自己脖颈间一根红绳,一块温润莹白的玉佩出现在月皓纭的眼前,目光敏锐的他立刻注意到了那上面刻着一个清晰的“凌”字。

眼神黯了一黯,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伸手抚上她清丽无邪的容颜,笑得怀念而温暖:“凌儿!”

她怔怔地看着月皓纭,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一些莫名的发热。眨去迷蒙的水光,她皱了皱秀气可爱的小鼻子,咬着下唇说道:“我生过病,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你认识以前的我吗?”

他若有所思地扬了扬眉,“你的家人呢?”

“没有家人……我只有相思和清狂。”

“相思和清狂?”之前就听到过这两个名字了,只是他发现自己很难将两个如此诗意的词和那对威风凛凛的白虎联系在一起……“它们?”

“对!”一直独居的她从来都没有和人相处的经验,早已习惯了冷情冷心。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见到月皓纭之后她竟如此轻易地便学会了笑容。当然,这和他“知道”自己的名字有关系,在她看来,他一定认识以前的她!一定知道那段她怎么回忆都无法忆起的过往!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仙侠
  4. 玄幻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