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星辰流浪者

更新时间:2020-07-25 03:43:47

星辰流浪者

星辰流浪者 黄色 著

已完结 黄星, 白洁 玄幻题材热血爽文

主角是黄星白洁的小说叫做《星辰流浪者》,本小说的作者是黄色写的一本玄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真是高估你了……”她垂下头去,“猜不到就算了吧,反正也只能跟你分享这些。哎呀你可是我的第一个男性朋友呢,我还得好好珍惜下不能像对别人那样把你吓跑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要更正一下。蓝冰这个名字现在在我心里的第一反应现在不是漂亮女孩儿了。


她是个饭桶。

没有桶底的那种。

一桌完整流程的西餐似乎还没能让她开胃。在她一边嫌弃着“不够塞牙缝”一边啃着我的甜点的时候,我去结了帐。没料到她一副忿忿模样,竟然拉着我又走向了一家烤肉店。

这仅仅是个开始。

于是我冷眼旁观着她把这两条街所有餐厅或者小吃店嚼了个遍,不忘还给她捎上一支红茶。

我怎么好像记得之前见面这家伙还有点淑女气的,怎么就逛了一下街就变成了毫无节操的吃货了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以那个“男性朋友”的身份问她:“喂,蓝冰小姐,你这么吃真的不怕给我留下点什么不好的印象吗?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个优雅的淑女哦。”

“呔,要是讲究优雅我就跟着我姐姐教书去了,怎么还会去当个没假期的警察呢。优雅那是我姐姐的任务,跟我可没什么缘分呢。对我而言,吃得爽比形象重要多了。”她囫囵吞下最后的一块鸡腿,猎人的目光又开始新一轮的搜查了。

……好有道理的样子!

“你吃了很多了哦,真的不怕撑吗?”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饿,到现在都还是吃不饱呢。”她粗糙地用纸巾擦了擦手,拍拍并不隆起的小腹,“也不对,这个星期以来我胃口都是特别好的,今天只是更好一点了而已。”

小姐,六个成年男性的饭量可不是一句“胃口好”能解释的。

而且从你们的晚上六点钟到现在十点钟,从晚餐档吃到点心档再吃到宵夜档,我都开始怀疑你的肚子里是不是还埋着一个规则了。

“哎这个味道……我要吃那个烧饼!你快去买!”

啊……好的……

仔细想想,蓝星人跟我们黄星人确实是一样的,那么他们也该有个“感觉”或者类似的感官系统,如果这个过程能跟他们的能量摄取方式搭上关系的话,是不是就能解释现在她离奇的饭量了呢?

既然这种系统已经十分地成熟,那一直依赖“复”的我们岂不就是更加原始了?

我看着热气腾腾的烧饼,感觉自己跟它一般无二。

竟然会有这种玷污伟大黄星的想法,真是罪过。

“呐,烧饼。”

“你骂谁呐!”

女孩半开玩笑地把我递过去的烧饼抢过去,大嚼其是。

……

最终我们几乎扫荡完了这一带所有的食店,倚在江边略作休息。

她吃累了,饱不饱我就不知道了。

“饱了吗?”

她摇摇头。

“可是也只能到这了,真是遗憾呢。”她仰望着星空,“甚至这片天空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也是说不准了呢。”

在这个城市里看见星空其实是一件非常扯淡的事情。不论有没有层层叠叠的云团或是霾障,在炽热的灯光下这些原本就十分黯淡的星光能不能投到地上本身就是个挑战。

但今晚月色迷人,连带着罕见的天朗气清,蓝星人眼底的星星也就挨个地从夜幕之后冒出头来,将那些尘埃般纤细的光芒轻轻砸进我们的眼里。

“黄星,你看过《重庆森林》吗?”

“啊……是部电影吧?我倒是还没看过。”

我还记得那个年代,我天天都在开会……嗯,忙的是股份的转移和我家产的拍卖,毕竟身为一个身份特殊的“继承人”(我是以我本人的继承人身份去变卖家产与股份的),这些事情无法懈怠。

“这几天我闷在家里的时候看了哦。正愁没有人分享呢,你就送上门来了。”

“那看来我得洗耳恭听了。”我站得近了些。

她嗤笑出声:“我又不是有故事的文艺女青年,你那么认真干嘛。你要是想听故事找我姐姐去啊,她可以用王家卫的手法跟你好好讲讲电磁感应和电的磁效应的关系呢。”

“蓝惑老师是吧,我可不是没见过。挺漂亮的哦。”

“哎……我警告你别打我姐姐的主意啊!”

“行行行……你还是快讲你的电影吧。”

“那又不是我的,那是我姐姐去买的碟……咳。”她转身看江,“其实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感想啦……只是刚好我和你的见面就跟电影里面的见面很像呢。”

“你刚好是个罪犯,我刚好是个警察哦。”

“……你这么说我还真没有什么能反驳的啊……”

“哼,你个拐卖犯。”

我尴尬笑笑:“电影里也是这样的吗?”

“那哪能啊。梁朝伟金城武那么帅是吧。”

所以你还是个花痴是吧。蓝冰小姐你真是刷新了我对蓝星人的理解……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我实话实说而已啊……”不知道为什么她红了脸,大概是吃的东西终于开始给她提供精神焕发的能量了吧。

“你是不如他们啦,但是你跟吴彦祖长得有点像哦。”

这都谁跟谁啊……我黄星的长相取的就是黄星人的平均理想值好么,长啥样也不是我决定的啊。

“呃……电影讲的故事其实很有趣,不过我比较感兴趣的还是电影的手法和台词。”

她觉得有趣,那就得是信息量大了吧。明明几个小时在餐桌上你也说过我很有趣来着。

不过她没再往下介绍这部电影,只神神叨叨地念道:“每天你都有机会跟别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

“那现在我们的确是朋友了。”

她瞄了我一眼,双颊如霞,又念道:“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跟你的距离只有0.01公分,七个小时二十四分钟之后……”

她没再往下说下去,但我猜那接下来是有一句台词的。

我也看不出此时她眼底情绪的意味,只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你真的猜不出来吗,这接下来半句台词。”她楚楚可怜地问我,清爽的夜风扬起她柔顺的长发,盖住了一半她的眼神。

她在期待着什么?

我有一瞬间的恍惚。

――是不是很多年前,也有人这么期待地看着我?

――那时候的那个人又是在期待着什么?

只是现在……这半句台词我毫无头绪,要从哪里猜起呢?

“我猜不到呢,蓝冰小姐。”我老实交代。

“真是高估你了……”她垂下头去,“猜不到就算了吧,反正也只能跟你分享这些。哎呀你可是我的第一个男性朋友呢,我还得好好珍惜下不能像对别人那样把你吓跑了。”

我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你怎么对别人的?好像很凶残的样子。嗯……对我也那么没信心吗?”

“啊啊黄星先生,你确实是不一样的人呢,但是你知道你和他们不同在哪吗?”

我本想照例答不知道的,但转念想想,她似乎跟我说过答案了。

“因为……我比较‘有趣’吗?”

“Bingo~就是这样。也是因为他们不够有趣才会被我吓跑的。”

“所以你到底做什么了?”我好奇。

“随便谁我都能轻易看清啊……身世,能力、目的和性格,这些他们想要藏起来的东西我都只要瞄一眼就能看明白了。其实我也很理解他们的,

“那我呢?”

“你就厉害啦,我连你的年纪都判断不出来……听你透露的内容,你至少也是经历过一个世纪的人了。而且情感经验绝对比我这种一个朋友都没有家伙强多了――这一点从你的眼神就看得出来了,如果不是心底埋着什么的人是不会有这种眼神的。”

你这么一说我还挺想照照镜子呢。

“而且你说的谎言我连破绽是什么都不清楚;你在我面前证明的事实又虚幻跟梦一样。”

“啊啊见鬼,我怎么就遇上了你这种魅力无敌的男性呢?”

“你在说什么啊。”我耸肩表示无奈。

“嗯……我也不知道呢。嘿嘿。”她翻身坐上了围栏,这危险的举动使我不由得又靠近了一步,这个时候我们的距离恐怕真的只有0.01公分了。“我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下半句台词吧。”

“啊……好。”

我有不祥的预感。

“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跟他的距离只有0.01公分,七个小时二十四分钟之后……”她紧紧攥着围栏,却又松开,“我爱上了这个男人。”

“黄星,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的头疼起来。不是因为情况窘迫,而是因为不存在的回忆被勾了出来,但只勾出了我的血肉。

我勉强反问:“蓝冰,你知道吊桥效应吗?”

“不知道呢。”

我用“感觉”盖住了疼痛,再次发动了我的能力。

“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一个异性,那么他会误以为眼前出现的这个异性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从而对其产生感情。”

“对不起,我的能力让你提心吊胆了。真的很抱歉。”

疼痛与她几乎同时沉沉睡去。

“请不要将我看成特别的人了。”我补充道,哪怕因为她的沉睡这大概起不到什么效果。

咦,我眼角缓缓淌下的,是什么?

猜你喜欢

  1. 玄幻题材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