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通灵少女驭妖记

更新时间:2020-03-09 23:51:11

通灵少女驭妖记

通灵少女驭妖记 潜心梦徒 著

已完结 黑娃,顾小犀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主角叫黑娃顾小犀的小说是《通灵少女驭妖记》,本小说的作者是潜心梦徒所编写的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母亲毫无防备,被我这么一推,直接踉跄了一下,身体朝着后头退了几步,碰到了姥姥的棺椁。...

精彩章节试读:

父亲这话的言中之意,便是觉得我没有教养,我本想要顶一句的,但是喉咙处却是莫名的泛酸说不出话来。

  父亲则是进了姥姥生前住的房里,我死死的咬了咬嘴唇,端着热水进了自己的房间。

  姐姐也已经醒过来了,正穿着外套。

  “姐姐,这个给你。”叫姐姐的时候我的心中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小激动。

  姐姐摸了摸的头,抿嘴笑说:“这个以后姐姐自己来,因为我是姐姐,应该我照顾你才对的。”

  她说完,便好似想起了什么,蹲**身又在行李箱里拿出了一个带着蝴蝶结的发夹,小心翼翼的给我别在了刘海上。

  “我头发这么短,戴着个不好看的。”说着我就要伸手把发夹给取下来。

  要知道,从小到大我就跟个假小子一样,一直都是短发,性格也大大咧咧惯了,女孩子的这些小玩意儿,我觉得并不适合自己。

  可姐姐却按住了发夹:“你这么白,戴这个粉色的最好看了。”

  “真的?”我心中很是欢喜,见姐姐点头,更是走到了镜子前面照了又照。

  待姐姐洗漱好了,我们一起到了厨房里吃饭。

  平时都是在客厅吃的,不过现在姥姥的遗体暂时摆放在那,所以就改到了厨房里。

  “姥爷,怎么有肉?”看着桌上居然摆放着鸡汤还有红烧肉,我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我们这停灵三天必须吃素,就连一点油都不能见的,否则,就是对死去的人不敬。

  “肉是给你妈吃的,你妈现在有身子,不吃肉补一补哪儿成啊。”姥爷说着就盛出一个大鸡腿放在碗里。

  这个时候,父亲正好扶着母亲进来了,母亲一手按着自己的腰,一手搭在父亲的胳膊上,这架势看起来就跟电视里的太太夫人一般。

  “大清早的,就吵的人不得安生。”母亲说着便由父亲小心翼翼的扶着坐下。

  姥爷立马将鸡汤鸡腿推到了母亲的面前,布满了皱纹的脸上愣是挤出了讨好的笑容:“小霞啊,爸特地给你熬的鸡汤,你尝尝看。”

  姥爷殷勤备至,不过母亲却并没有给什么面子:“啧啧啧,这汤这么多油水怎么喝啊,把油都撇干净,我再喝。”

  “好好好,我这就弄。”姥爷连连点头。

  姐姐见状赶忙站了起来:“姥爷,我来吧。”

  说着,就把鸡汤给接了过来,仔细的开始给母亲撇去油水。

  父亲则是给母亲盛粥,我坐在一旁看着,他(她)们却至始至终没有跟我说一句话。

  中午,黑娃上完了课又来了,我家里已经来了不少叔伯婶子,据姥爷说明天姥姥的娘家人也会来。

  姥姥的娘家人,有的在市里,有的甚至还出国了,前些年,姨姥姥还来过,她是姥姥的二妹妹,但是从小就被送人当童养媳了,不过后来生活的非常不错。

  姥爷因为姨姥姥的条件好一直巴结姨姥姥,姨姥姥也给我们家里买了不少东西,与我们家极度不配的高级沙发就是姨姥姥买的。

  为此,姥姥还跟姥爷吵过,姥姥是不愿意收的。

  “小犀啊,这次,你姨姥姥来了,你可要嘴甜一些,你姨姥姥那么疼你,说不定会给你一大笔的压岁钱。”姥爷笑么呵的看着我,一脸的憧憬。

  而我却是不屑的转过头,看向了躺在棺椁中的姥姥,如果姥姥还在,她肯定是不希望我收的。

  “来,小犀,你过来。”我正立着发呆,黑娃的妈妈就冲着我招了招手。

  我赶忙走了过去,她领着我到了厨房,然后就递给了我一个装着汤药的碗,一闻这气味儿,我就知道是驱阴汤,只是黑娃的妈怎么会弄这个?

  “你姥姥啊,给了我一袋符纸,让我烧给你喝,说是要喝到十八岁成年。”黑娃妈说着便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为了黑娃,你姥也不会这么早就去世了,小犀,以后婶子就当你是自家亲闺女,一定好好照顾你。”

  “翠芬婶子,我姥姥的死跟黑娃无关,你千万别这么说。”我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姥姥是因为我才死的,而害死她的一定就是那鬼和尚。

  看着黑漆漆的驱阴汤我抿了抿嘴,仰起头,一口就把汤喝的干干净净的,在心中暗暗想着,自己不能让姥姥走的不放心。

  “小犀,你可真厉害,这东西婶子只要一闻到,就想吐,你居然能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全部都喝了。”她看着我,一脸的讶异。

  我只能是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姥姥如今走了,没有人能真真正正的保护我,所以,这汤无论多难喝,我都会咬牙喝下去的。

  “小犀,快,快出来看看季传承居然来了。”黑娃站在厨房门口,冲我喊道。

  季传承虽然是我们的同学,但是,因为他是支书的儿子,之前又是生活在城里的娃,所以他一般是不与班里的同学接触的。

  黑娃说他来我家,我估计他是因为之前姥姥治好了他的“病”,所以来表示感谢的。

  “他是跟他爸来的吧。”我淡淡的问了一句。

  黑娃见我的反应如此的平淡,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他是自己一个人来的,现在还在客厅呢。”

  “一个人来的?”这倒是让我有些好奇了。

  再怎么说,之前姥姥治好了季传承的病,这姥姥现在去世了,季支书居然没有来悼念。

  “我去看看。”我跟黑娃说了一声,就朝着大厅走去。

  正好看到季传承一个人站在客厅的角落里,左顾右盼的,好像是有什么事儿。

  “你是来看我姥姥的么?”我看着季传承问道。

  季传承点了点头,不过,眼神却有些闪烁,一看就知道他是在撒谎,于是我就故意直勾勾的盯着他。

  他被我看的有些发毛了,才开口说道:“其实,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要拿回一样东西的。”

  “东西?什么东西?”我看着季传承问道。

  季传承抿了抿嘴:“是我的长命锁,从小到大一直跟着我的,上次我生病的时候,你姥姥拿走了,还没有还给我,所以我爸让我?”

  季传承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立马打断了:“我没有看到什么长命锁,而且,我不认为我姥姥会随随便便的拿别人东西,你自己回家好好找一找吧!”

  我的语气很不和善,因为姥姥这么多年给人看“病”打理红白喜事,大都是免费的,就算收也只是收香烛钱,这是为了消除孽障。

  之前收季支书礼品的是姥爷,为了那个姥姥还跟姥爷冷战了,现在这个季传承居然跑来说姥姥偷了他的长命锁,这简直是太过份了。

  “我,我,真的是看到你姥姥拿的,她还剪了我的头发。”季传承说罢,微微低了低头,我发现他的头顶正中间少了一撮头发。

  “就算当时我姥姥剪了你的头发,那也是为了给你治“病”,总之,我姥姥不会偷你的长命锁的。”我因为太过于生气,所以,这句回应几乎是喊出来了的。

  姥爷正在跟村里的几个叔说话,听到我的声音便转过头来,一看我喊的人是季传承,顿时有些急了:“小犀,你怎么回事儿啊,冲谁喊呢?传承啊,你的病刚好,还是先回去吧。”

  “嗯,好。”季传承看了一眼姥爷点了点头,又撇了一眼我,便悻悻然离开了。

  黑娃看着季传承摇了摇头:“小犀你别生气,季支书不信鬼神,传承也不敢跟你姥姥道谢,其实,他人不错的。”

  “你啊,看谁都不错。”我瞪了一眼黑娃,黑娃顿时闭了嘴。

  总之在我看来,季传承不道谢,还来要什么长命锁就是对姥姥的侮辱,就一个破长命锁我姥姥怎么可能拿?

  “你姨姥姥明天来,你带上你姐一起去村头接她。”

  说话的是母亲,只不过,她就连一句小犀也不叫,而是直接用命令式的口吻对我说,那目光瞥在我的脸上寒冷无比。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其实母亲这一次来就是为了让姐姐在姨姥姥的面前混熟了脸,想给姐姐“攀高枝”。

  “我不去。”一直都很温顺的姐姐,突然就蹙起了眉头,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母亲的提议。

  母亲二话不说,伸出手一把拧住了姐姐的耳朵:“你犟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姨姥姥家的条件有多好,你现在也到了要结婚的年纪了,要是让你姨姥姥给你介绍,那你嫁的就不是普通人了。”

  “妈,我才十七岁,我还要考大学呢。”姐姐凝眉看着母亲,那语气与其说是顶嘴还不如说是恳求。

  母亲一听手上的力气就加大了,姐姐疼的直咬唇,父亲就这么冷冷的站在一旁看着,好像这种画面在他的眼中稀松平常。

  “放开姐!”我却是怎么也看不下去了,直接上前一把将母亲的手给推开。

  母亲毫无防备,被我这么一推,直接踉跄了一下,身体朝着后头退了几步,碰到了姥姥的棺椁。

  “你个死丫头!”母亲惊叫着,扬起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就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

  要知道,这么多年,我虽然是在农村长大,但是,姥姥从未让任何人碰过我一个指头。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