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头七

更新时间:2019-10-31 12:50:35

头七

头七 马南山 著

已完结 初一,佚名 腹黑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

主角是初一佚名的小说是《头七》,本小说的作者是马南山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作者对恐怖气氛渲染的很到位,对鬼怪的描写几乎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喜欢灵异鬼怪类的小伙伴,千万不能错过

精彩章节试读:

陈二才是村里仅次于我的名人,不过我是好名声,人称小城隍爷,陈二才的外号是陈蔫赖,蔫了吧唧,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但又一肚子坏水的意思。

我不太清楚陈二才蔫的部分,听说是他媳妇,陈老头的女儿是个傻子,还被人糟蹋过,而陈二才是六几年插队到陈家村里的知青,为了入赘陈家,娶了陈老头的傻闺女,还改姓陈,大家瞧不起他,即便入赘之后,陈二才的辈分水涨船高,大家照样直呼其名。

再说他的赖,80年代初村里改成联产承包制,就是土地还给各家各户,有收成再按百分比给大队交农业税,而陈老头家的两个儿子在炼焦厂工作,陈二才在学堂教书,没劳力种地,就把地包给一户人家,他俩家的地紧挨着,而这户人家觉得陈老头不差这点粮食,夜里偷偷挪动地碑,三年时间,陈老头家的六亩地被他吞了三亩。

后来陈二才发现,找上门理论,那人死不承认,虽然可以轻易丈量陈老头家的地变小了,可那人就说没动过地碑,风吹过去的,耗子挪过去的,地可以还给陈老头家,但这三年来地里产的粮食,绝不退还。

吵了几句,那人骂陈二才是个娶破鞋的倒插门,没资格跟他说话。

陈二才立刻蔫了,结结巴巴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懦弱相,连地也没要,灰溜溜的走了。

占地那人得意不已,以为吃定陈二才,可到了秋天,陈二才阴毒的一面露了出来。

那一年的秋天收成很好。

赶上打粮食的日子,陈二才领着村干部看收成,到了那占地人家一看,粮食多的院里都快堆不下了,副村长立刻拍手,厉害呀,你家四亩地长出这么多粮食,咋种的呢?

那人支吾半天也说不出高产的原因,副村长一量他家土地,四亩变七亩,先不说多出来的三亩地是哪来的,明明有七亩地却一直交四亩的税,重罚。

前一刻还满仓满谷,下一刻连房子都没了,没几天,那人便疯了,整日裹着军大衣,蹲在地碑旁边喃喃自语:“俺户败咧!”

陈二才的坏水可见一斑,村里人都讨厌他,也不知道爷爷咋和他交上朋友,要知道当年他是以四类分子的身份,顶着知青的名头来陈家村劳动改造的,我爷爷没事就找他玩,给陈二才带上高帽,领出去批斗。

再说回过寿。

爷爷觉得不吉利,认定陈老头过完寿就要死,跑去指点一二,但他和陈老头合不来,只好与陈二才商量,搞个曲线进谏。

而我吃了饭,和我爹下地干活,心里还惦记陈老头的事,爷爷把他的寿宴说的那么邪乎,陈老头又是个迷信的人,他未必肯照爷爷的指点去做,但肯定要去城隍庙,我心想这点小事犯得着打扰城隍爷么?

来找我呀。

和我爹从地里回来,就见爷爷脸色铁青,气鼓鼓在院里坐着,我爹问他咋了?

爷爷说:“这个二才,真不亏村里人背后骂他,就是他出主意让陈老头再过个寿,俺去跟他说,他不好打自己嘴巴,就领俺找陈老头,俺不是不让陈老头过,就是想让他别太铺张,低调些,折损的福分也少些,还能多活几年,可俺陪着笑脸没说几句,那个老不死的就骂上了。”

陈老头骂我爷爷:“滚你娘的,有何道长保佑俺,你死了俺都死不了,那句话咋说来着?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你让俺小过,俺偏要大过,大过特过,过个普天同庆,过个不亦乐乎。。。。。”

陈二才一看俩人要吵架,赶忙劝说:“爹,世祖哪能是咱家的敌人呢!”

陈老头斜眼看爷爷,冷笑:“吃里扒外的东西,不是敌人是啥?”

村里人对我爷爷的不满就因为他搞了何道长,但也没有恨之入骨,一来我四爷爷的死在先,二来爷爷成了革委会在陈家村的代表后,很罩得住。

当时县里两套班子,一套是政府成立的革委会,一套是红卫兵,革委会是响应当时的大形式,县政府改了个称呼,而红卫兵是由学生和工人组成的,不事生产,专门折腾人,革委会都怕他们,北京传出的命令就是党政军全部为红卫兵让路,不犯法不能逮捕,而红卫兵啥法都犯,人家管犯法叫革命。

陈家村没有红卫兵,我爷爷举报何道长,就是找县里中学的红卫兵头子,也叫造反司令,后来本着革命的眼睛无处不在,让坏分子无所遁形的原则,红卫兵逼着革委会给我爷爷一个名分,让他在陈家村当眼线,所以拨乱反正之后县政府立刻把我爷爷踹了,但当时村干部都是革委会那边的,陈家这么大的宗族,想折腾都不用找理由,要不是爷爷罩着,陈家且得死几个人,首当其冲就是他陈老头。

所以陈老头一般不跟爷爷冲突,只要不提何道长。

奈何陈老头这一支是陈家的族长,为了平息死鬼祖宗的怨气,何道长要借用陈家后人的气运还是咋回事,反正在陈老头家院子里埋了个法器,还锦上添花,将法器上面的土地用砖头围了一圈,种了几穗麦子,撒一把花籽,栽一棵石榴树和桃树,都是秋天成熟的品种,每到麦熟花开树结果,陈老头家院里就有一道亮丽的风景。

何道长说这道风景有十六字寓意——珠玉琳琅,锦绣安康,儿孙满堂,福寿绵长。

只要这四种植物在,陈家就会如十六字形容的一样,虽说何道长是祝福整个陈家,但种在陈老头家院里,带来的好处肯定是他家占大头。

后来批斗何道长,何道长说折腾他没关系,千万不要破坏他镇鬼的手段。

爷爷说,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

但爷爷不傻,没动城隍庙和祠堂,就把与何道长有关的地方砸了一通,死活要挖陈老头家的院子。

据说挖地三尺也没找到何道长的法器,当然也可能找到了,爷爷没动,但他顺手铲了小麦和花,只留下两棵能结果子的树。

十六字吉祥剩下一半,象征富贵的珠玉和锦绣没了,陈老头家气的不轻,但象征福寿绵长的桃树还在,一年比一年茂盛,陈老头觉得自己比寿星还能活,哪里相信爷爷的话,反而回忆起往事,喷了爷爷一脸唾沫星子。

一气之下,我爷爷不管了,让陈老头爱死死他娘的。

三天后,各家媳妇去陈老头家准备寿馍,就是白面馒头捏出吉祥的寓意,寿桃啊,绣球之类的。

爷爷去陈老头家转一圈,回来就说:“死老头疯了,居然要准备七天的寿馍,慈禧老佛爷过六十也只过七天,他那尖嘴猴腮的相哪有这福气?你们看吧,过完必死!”

来蹭饭的二叔嘀咕:“啥都知道,你是城隍爷咋的!”

破天荒,爷爷没揍他,指着他说:“走着瞧!”

随后就到了过寿那天,流水席从早上开始,上午给陈老头拜了寿,爷爷就一直领着我,陈二才又向爷爷报告,说陈老头逼他去外乡请戏班祝寿,下午就到了,唱七天。

爷爷摇摇头,低声对陈二才说:“逃不过这劫了,今年过六十,明年过周年吧。”

陈二才皱眉道:“真的假的?没这么夸张吧?”

爷爷一本正经:“俺觉得是真的!”

吃午饭的时候戏班到了,先扮成福禄寿三仙,把陈老头哄了个合不拢嘴,讨了赏钱就去村西头搭台献唱。

村西头有一栋三层小洋楼,原先是日本兵的司令部,楼前有一片土校场,村里有唱戏或者放电影的活动就在这里举行。

小洋楼也被我爷爷砸过,因为何道长就是借用日本兵留下的军威和杀气才收拾了死鬼祖宗们,据说日本兵败的时候,有个太君在二楼的卧室切肚子自杀,我爷爷鸡贼的厉害,只砸一楼。

几十年没人打理,小洋楼门窗残破,有时候夜里还能听见日本鬼子叫唤,村里人一般不靠近,但越不让去的地方,小孩越心心向往,平日里大人看着,赶上戏班进村,要在一楼打地铺,我们几个就跑进去捉迷藏了,在二三楼疯跑。

就在我喳喳叫唤,冲过二楼走廊时,有间屋子里探出一只手将我揪了进去。

是陈二才,给陈老头家当了二十年姑爷,养的胖乎乎,但他的长相实在不敢恭维,又天生一身黝黑皮肤,人立行走的大耗子再戴个眼镜就是他了。

屋里除了陈二才,还有戏班班主,陈二才将我揪进屋,嘀咕一句:“正说你呢!”

随后对班主道:“这就是城隍爷送来的货,你可以问他,我们村的城隍庙灵着呢,肯定不会出事,放心吧!”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悬疑推理
  3. 惊悚恐怖
  4. 灵异精怪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