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误宠娇妃:这个丫鬟要上位

更新时间:2019-12-03 15:52:06

误宠娇妃:这个丫鬟要上位

误宠娇妃:这个丫鬟要上位 如故 著

连载中 陆河隐,玲珑 重生复仇穿越题材古代古装言情

小说主人公是陆河隐玲珑的书名叫《误宠娇妃:这个丫鬟要上位》,本小说的作者是如故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玲珑是南山院里腰肢最细的丫头,从色中饿鬼二老爷手中逃脱后,在小花园里“被”投了湖。恰遇府里三公子陆河隐,纡尊降贵入水相救。醒来后,三公子发觉自己是个胸脯鼓鼓,腰细臀圆的俏丫头,玲珑惊慌自个多了个不可描述的物件....这可怎生是好?

精彩章节试读:

日头正烈,南山院里小厮竹书正懒在树荫下头打盹。

“滴答、滴答——”骤然有水珠打在脸上,他迷迷瞪瞪地抹了把了脸往头顶望去,下雨了?

层层叠叠的碧色中藏了一角绛紫的衣袂,随着那人仰脖的弧度,水珠滴滴答答地直往下落,带着浓郁的酒香打在竹书嘴角。

“三……三公子?”

“嗯?”那男子轻哼了一声,这才将脸从枝桠绿叶间露了出来。

他的眉生得俊秀,走至末梢微微挑起,是少年郎常有的意气,可那双眼睛实在生得瞩目还有几分……勾人。

陆河隐仰头吐了个酒嗝,只手撑着树桠坐起了身,“难得躲开了老爷子,挖了这坛女儿红尝尝鲜,啧,酒兴都被你搅了。”说罢,抬手又是一口。

竹书挠了挠头,“公子,天色不早了,一会侯爷该带着世子回府了,您可装着病呢……唔!”

陆河隐抽了根树枝,不偏不倚抵在了竹书嘴上,“闭嘴。”

他挑了挑眉,居高临下,将这淮安侯府收入眼底,“酒是好酒,景是好景,可惜啊……”

竹书口不能言,瞪了瞪眼,这位爷有什么可惜的?

陆河隐脸色微醺,摇头晃脑:“有酒无美,岂不憾哉?”

得,这位爷又在想香宵楼的美娇娘了!竹书暗自腹诽。

酒坛里所剩无几,陆河隐叹了口气,正欲跃下树去再寻一坛,就瞧见隔壁院落里一抹碧色破门而出,女人跑得慌忙,几度回头张望,形容狼狈却难掩姝色。

陆河隐伸出手来虚虚一握,这腰,真细!

片刻,就见那院子里热闹起来,他那张牙舞爪的二婶领着一帮婆子气势汹汹地追了上去。

“看在她全了这三美的份上,权且帮她一把。”陆河隐举坛饮下最后一滴,甩手将坛子丢下树去。

竹书慌忙伸手,堪堪接住那酒坛,就见那他走远了,“公子!公子等等奴才啊!”

---

玲珑的发髻散落下来,几缕垂在脸颊,称出一番别样的风情,娇嫩的脸上面.色.潮.红,容色艳丽叫人不敢直视。

她捂着撕裂的领口狂奔,早没了往常娉娉婷婷的样子。

明眼人一看便知是受了欺辱,所幸她从二爷院子里跑入南山院时正是午间用饭时分,院子里没什么人,不然这名声也是糟蹋了。

要回南山院丫头们住的院子,必要路过小花园,眼见着越过荷花池子便能逃回住处了,身后却传来了比她还要匆忙的脚步声。

“玲珑你个小骚蹄子,给我站住!”来者不善,打头阵的是个声音粗犷的婆子。

玲珑心头一凛,站住脚往后看去,竟是二爷的夫人胡氏领着几个婆子气势汹汹地追来了!

“二夫人...”她正要曲了身子行礼,胡氏的耳刮子已呼到了脸上,“啪”地一声,就是火辣辣的疼。

何氏冷笑着瞅了瞅眼前的女子,说是十六岁的年纪,桃花媚眼,樱桃小口暂且不提,瞧着这身段,紧绷的领口都要掩不住因*@而跳动的玉兔了,果真是个不要脸的狐媚子,勾得二爷白日里就带她往书房钻。

“你还知道我是二夫人,南山院里出来的脏东西,你也配!”说着另一只手也要往玲珑脸上招呼。

玲珑从力道不小的巴掌里回过神来,抬手抓住她的手臂,“二夫人听奴婢解释,是二爷他....”

“你还敢还手?”胡氏瞪大了眼睛,一心只想打死这狐媚子,哪里想到她还敢反抗,忙气急败坏地指使起身后的婆子们,“你们干看着做什么,瞧这jian婢打我这主子吗!”

婆子们忙涌上来,将玲珑反手押住,生生压下跪在了地上。

“二夫人,玲珑并无高攀的意思!是二爷门前的许管事说三公子在二爷处唤奴婢有事,奴婢才去的!”

她本就受了辱,虽拼死未被那色鬼二爷得逞,却也气恨得不轻,红着一双眼,不肯低头。

“二夫人若不信,大可唤来那小厮对峙!”玲珑被狠狠打了一巴掌,半张俏脸红肿,明眸里含着不肯轻易落下的雾气,这幅样子越发叫人觉得我见犹怜。

可看在胡氏眼里,更加可憎可恨。

她年岁不大,刚过三十,是二爷续弦,平日里也养尊处优,保养得当,可到底比不上这种二八年华的小嫩人,往日就瞧着二爷路过南山院时眼里直发光,这回可好,直接就把人往书房里带!

“jian蹄子还敢攀扯二爷,”胡氏冷笑一声,“王婆子,将她捆了,扔到池子里喂鱼。”

这是要活活淹死她!

玲珑慌了神,扭身挣扎,可手被人死死按住,腿更是直接被踩在地面上,哪里抵得过几个膀大腰粗的婆子,一时间手脚被麻绳牢牢捆住,不得动弹。

她睁大了眼看着胡氏,恨恨地威胁到:

“我到底是南山院里的丫头,二夫人你……你就不怕三公子来寻我?”

婆子们闻言,手下动作停了停。

玲珑松了口气,他们到底对三公子有所忌惮。

南山院的三公子,莫说整个淮安侯府,便是在京都也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若是动了他院子里的丫头.......

胡氏已气恼得神志不清,见婆子们有所畏惧,自己上前一步,狠狠将玲珑一把推向池子。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丫头还指望攀扯上两位爷,我看是叫那魔星去阴曹地府寻你吧!”

“啊——”

噗通水花溅起,水里的人只露出个黝黑的头顶,挣扎片刻,慢慢地,水面也瞧不见涟漪。

胡氏解气地弯了弯唇,却听见一个声音当头响起。

“二婶叫我去阴曹地府寻谁?”

陆河隐来时,荷花池子边围了一圈子女眷,层层叠叠包围着,只露出一角碧色的衣裙。

他倒是听见了玲珑那句狐假虎威的话。

南山院的丫头……他脑中浮出一张低眉顺眼的姣好模样。

胡氏心道不好,说曹操曹操到,怎么把这魔星招来了!

陆河隐走近,从腰间抽出一把折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弄着。

眉眼含笑,容色生辉,目光在人群中巡回了一遍,几个原本张牙舞爪的婆子却已冷汗涔涔地跪在池边,不敢出声。

胡氏脸上有些挂不住,僵硬地弯了弯唇。

“什么风把三公子吹来了。”她抬手在鼻尖挥了挥,“好大一股子酒味!”

陆河隐并不理会,眼见着水面涟漪越来越小,蹙起了眉头,对身后跟着的小厮竹书道:“救人。”

竹书搓了搓手,一脸为难,“公子,奴才不会凫水啊。”

陆河隐瞥了他一眼,遂将目光扫向那一堆跪着的婆子,“会凫水的下去救人。”

婆子们纷纷摇头:“三公子,老奴也不会凫水啊。”

胡氏见他不理会自己,倒也不气不恼。

这魔星是家中谁都要让几分的,她自然也不敢作对。

这会眼瞅着那狐媚子落水的地方快没了动静,她心中倒是畅快得很。

“真是可惜了玲珑姑娘,我也是个不会凫水的。”她作出一副惋惜的样子,可唇角的笑意怎样都盖不住。

突然听得“扑通”一声,陆河隐竟自己下水了!

*

玲珑觉得这一生大概是到头了。

冰凉刺骨的池水,往她鼻口里直涌,她喘不了气,脑子里最记挂的还是养育自己的乳娘。

十年前乳娘为了养活年幼的自己,嫁了个男人,谁知婚后那男子好酒好赌,没几年家中积攒就败了个精光。

那男人几次三番要将自玲珑发卖了去换钱,都被乳娘死死拦下。

这一回乳娘病重,她自愿卖入淮安侯府为奴,换得银两给她治病,也不枉这多年养育之恩。

谁知道竟是这样收场,若乳娘得知自己被投了湖,必要哭上很久吧......

她的思绪逐渐浑浊,眼睛慢慢阖上,已是快没了生气。

突然一阵水流晃荡,有个温软的东西贴上了她的**,一口一口地渡了热气来。

她被抱在一个温热坚实的怀里,身子不自主地缠上那救命稻草。

她想要活下去!

玲珑从一片浮光掠影里苏醒过来,挣扎着张开眼,酸涩的水流冲向双目,在水面粼粼的波光下,她瞧见了一双堪比星辰的眸子。

她想,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双美丽的眼睛。

猜你喜欢

  1. 重生复仇
  2. 穿越题材
  3. 古代古装
  4.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