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赊店

更新时间:2020-07-01 04:29:58

赊店

赊店 冰儿 著

连载中 罗山,柳惠 腹黑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

《赊店》是冰儿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罗山柳惠,书中主要讲述了:阅文无数眼前一亮,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小说,情节生动透彻,人物栩栩如生,强烈推荐此书,非常好看!

精彩章节试读:

我能说的只有这么一句废话了。

"需要我帮助的时候,就说。"

带着柳惠看电影,吃饭,逛超市……

她的心思是游走八极,有的时候看看东西就会放空,神游四方。

看来我得帮着柳惠,可是她不让我搅进去,我知道这是为我好。

柳惠回去后,我开始小心的打听关于赊店的事儿。

但是,没有人知道更多的事情,也许知道的人,也不敢说。

任总似乎就知道什么,一问就急了。

我进了任总的办公室,看着任总。

"大山,快坐。"

任总给我泡上茶,他突然对我好,让我不理解,几个意思呢?我猜测着。

"有事吧?"

"还是赊店的事情。"

任总就阴了脸了。

"这事你别问我,我不知道。"

"任总,你是害怕什么吧?"

"对,你说的没错,没有其它的事情,出去。"

这货又回了原来的嘴脸。

我回办公室,坐在那儿发呆,看来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就得去古屋,也许在哪儿能得到什么关于赊店的情况。

对于古屋我还是紧张的,害怕的。

我去了古屋,下班后我过去的。

过去的时候,天黑了。

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我没有进去,而是坐在外面的台阶上,点上烟,看来这是有人来了,还是有人出去了?

这里面柳惠说过,只有她和爷爷每个月会来上一次两次的,过来看看,打扫一下。

一根烟抽完了,没有什么声音,我是在听声音。

我进去,没有动门,侧身进去的。

里面漆黑一片,上楼,往二楼走,我只想从窗户那儿往那边看看。

我上楼,从窗户那儿看,那个房间有灯亮着,应该是油灯,摇晃着,有人影子在活动着,是一个女人。

我看门的时候,吓了我一跳,门竟然被关上了,说明有人。

我马上就蹲下了,心在狂跳着,这里如果有人,只有是柳惠,她这么晚来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

我听着动静,没有动静,这个人是在我上楼的时候进来的,然后把门关上,这个人应该是在里面,这个人这么做的目的呢?

如果是柳惠,她会叫我的,不会这样做的,那就是说,这个人不是柳惠,这里还有其它的人。

我的汗下来了。

蹲了有十分钟,我慢慢的站起来,四处的看着,有死角,肯定是看不到的,这里的房间也有三四十间,要找一个人不容易,而且通廊很多,互通的,如果这个人要躲着我,那是找不到的。

我看着对面的那个房间,油灯的光摇晃着,看着越发的诡异了。

我蹲下,移动着,往那个房间移动,我清楚,死人是不会动的,肯定是活人。

我到了那窗户下面,油灯突然就灭了,我激灵一下,这个人知道我到窗户下面了吗?

我蹲了一会儿,猛的一下站起来,如果有人,她就没有时间躲。

我蹲起来的瞬间,狂叫一声,一个高儿跳出老远,我差点没被吓疯了。

我看到的是一件白色的裙子,挂在屋子的中间,如同吊着的一个人一样。

我半天才缓过来。

我再过去,只有裙子,那裙子竟然是我给柳惠买的,我傻了。

再看女儿床,三层床纱帘后面,没有人了,原来可是有的。

我感觉到不对,似乎这是给我设的圈套。

我马上离开这儿,打开门,出去,上车,开车就跑。

开了十几分钟后,我才停下,手都在哆嗦着。

这事柳惠知道吗?

柳惠说,没有活人,这里没有活人。

我觉得肯定是有人,也许柳惠不知道。

她原来和爷爷一年来一次两次的,也许这里已经有人偷偷的住在这儿。

我坐在车里,镇定下来,我一定要再进去,是活人,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可怕的是,这宅子有六百多年了,老宅子邪性,总是会发生让你意想不到的事情,总是会发生一些离奇的事情,让你说不清楚的事情。

半夜12点,我下车,走过去的,那门竟然还是开着的,这是给我留的门吗?

我把门推开了,往里走,直接上楼,然后到那个房间,我去弄那锁头,古老的锁头,打开的方法不难,我把锁头打开了。

突然听到了空空的声音。

"不要进去,不要进去,把锁锁上,不然你会后悔的……"

这声音在整个宅子里响起来,空空的,阴阴的,让人生怕。

我站在那儿看着,这声音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呢?

我找不到,似乎是从宅子的每一个地方发出来的。

"你是谁?"

我大声喊着,没有人回答我。

我把锁头摘下来,那声音又出来了。

"你已经看到不应该看到的了,如果你迈进房间的那一刻,你就会后悔终生,如同你画的画儿一样,你死了女朋友,你不想再让这个女朋友死吧?"

我害怕了,这个人竟然什么都知道,我把锁头锁上了。

"我想和你谈谈。"

没有声音,死静,那一刻静的让我的灵魂都感觉要离开了我自己。

我退出去了,我知道,在这儿我确实是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我的一举一动,似乎被某一个人看着,而我一无所知。

我离开了,回去。

第二天上班,坐在办公室睡着了,任总竟然拿了一件衣服给我盖上,我醒了。

这要是以前,他能把我弄死,现在他这样做,也不对,他是总编,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主任罢了。

我一下站起来了,看着任总。

"没事,你睡吧。"

任总走了,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事儿,是不是和赊店有关系呢?

任总是知道赊店的,那他不知道柳惠吗?

这里面我弄不明白。

柳惠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不要再去古屋,然后就挂了。

我打回去,那边就占线,接不通了。

这柳惠是不想我搅进去,看来里面还是有很多的事情的。

我下午请了假,去茶楼和老赵喝酒。

老赵小声说。

"那东西尽早的处理。"

"怎么处理?还回去?"

"还是还不回去了,让赊店的人尽早的来收账,就没有事情了。"

"这事我能左右吗?"

"也是,什么时候收账,只有赊店的主人说得算。"

"你还知道赊店的什么事情?"

老赵头看着我半天。

"我劝你,不要走得太深了,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不要再多问赊店的事情,这事你就等着赊店主人来收账就行了。"

老赵谈赊店是紧张的,还擦了几次的汗。

看来这赊店我是真的不能再惹了吗?听柳惠的,三年之后就全部结束了。

可是三年,这三年会发生怎么样的事情呢?我总是感觉,赊店没有那么简单。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悬疑推理
  3. 惊悚恐怖
  4. 灵异精怪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