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我不为佛

更新时间:2020-07-23 02:17:10

我不为佛

我不为佛 伏喧 著

连载中 魏霆,牧婧研 古言腹黑仙侠玄幻题材

《我不为佛》是伏喧最新完结超热门的仙侠小说,讲述了魏霆,牧婧研之间的精彩故事。远古世纪,据传东胜神洲傲来国有一花果山,山上有一水帘洞。水帘洞中有一群猴子居住,他们的大王乃是一只石猴,是由女娲补天所剩的补天石中所生。石猴生性顽劣,法力通天,遂大闹天宫,最终却被如来镇压,后又被金蝉子转世所救,并被其引领去西天取经。途中收服天蓬元帅和卷帘大将两位师弟,与白龙马一匹。众人齐齐出发,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终取到西经,而石猴也被封为斗战胜佛。成佛之后,佛祖要求净六根,除杂念,石猴生性顽劣,反其道而行。他认识了一个小神仙

精彩章节试读:

邓褐望着徐妄净飞出的方向,眼神之中的狠辣之色显露无疑。他慢悠悠地走向徐妄净,他相信在那种关键时候被他打断,此时他肯定已经因为灵力倒流而身受重伤。

“小子,虽然你天赋不错,但是这几十年的经验可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难道你家大人没有告诉你晋级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吗?”邓褐讥笑道。

“因为某些原因,在下一次晋级时,你一定会遇到障碍。这个障碍靠你自己的力量是解决不了的,甚至你使用的力量越多,你就会越危险。你这次出去历练,一定不可以擅自突破,如果真到万不得已,也必须借助别人的力量,切记,切记……”

脑海中响起临走前那人对他说的话,嘴角不经意地浮起一抹笑容。虽说这次晋级十分危险,但他终究是赌赢了。

邓褐来到徐妄净身前,得意的笑道:“怎么了,你不是很厉害吗?不还是趴下了吗?”一边说着,他在徐妄净身上踹了几脚。

正在邓褐得意之时,一道暗影扑面而来。电光火石之间,局面已经倒转过来,邓褐缓过神来,却发现徐妄净正一只手掐着自己的脖子。

徐妄净讥笑般的看着邓褐,嘴角处满是玩味,“你几十年的经验难道没有告诉你,在对手完全没有还击能力之前不能放松吗?”说话间,他抓住邓褐脖子的手越来越紧。

“你这该死的家伙……咳咳……我一定要杀了你。”邓褐面色涨的通红,呼吸已是有些不畅。

“喂,那边那个。你哥哥都已经落在了我的手上,你还不束手就擒?”徐妄净偏过头对着前方的邓衡喊道。

邓衡眼神淡漠的看着他,“如果你想杀了他,那你就动手吧。对我们这种人,早已没有感情可讲,你杀了他反而可以帮我解决掉这个累赘。”

邓衡的话语之中,满是不在乎。看来这几十年的杀戮早已使他的心堕落,变成了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恶魔。

“邓衡,我可是你哥哥!难道你想就这么看到我死在他手中吗?”看到邓衡不为所动,邓褐声嘶力竭的大喊着:“你给我记住,如果这次我没死,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你!”

徐妄净皱着眉头,他没想到邓衡这么冷血。原本是想抓住邓褐来逼他就范的,看来还是要亲自动手了。

“放心吧,如果你死了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邓衡冷冷道,像是在为邓褐交代遗嘱。

徐妄净将邓褐击晕,然后在他体内设下禁制,最后将他扔到一旁。

“看来这一战还是避免不了。”徐妄净叹气道。

他刚刚晋级,体内灵力不稳,并且之前还受了不轻的内伤。如果不早点调养的话,可能会留下隐患。轻则境界掉落,重则会影响未来。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徐妄净喝道,一股比之前更为强大的力量从体内涌出。

徐妄净周围的土地似乎都被他的气场所影响,碎裂的石块被他的灵力承托着,缓缓漂浮在空中。

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徐妄净手中的铁棒突然发生异变,原本黯然无色的铁棒忽然变成血色。

一股滔天煞气从铁棒上迸发,它像是突然有了意识一般,漂浮在空中左右旋转。突然间,它趁徐妄净不留意,插入了他的体内。

“噗——”

“噗——”

两道声音接连响起,第一道是铁棒插入徐妄净体内的声音,第二道是他吐出一口鲜血的声音。

徐妄净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他不敢置信地盯着胸膛上的铁棒。他得到铁棒的时间已久,完全不敢相信它会在这时突然发作。

一滴滴鲜红的血液顺着铁棒滴落在地,但是说来奇怪。每滴血落地之后都会气化成暗红色的血雾,围绕在他身体周围。

铁棒插入体内后一直在疯狂吞噬他的血液,就那么一会儿的时间,他自身三分之一的血液就已被铁棒吞噬掉。

并且他此时浑身无力,想要把铁棒拔出来都做不到。

邓衡见到时机大好,已是提起长枪,奔向徐妄净。

“碎魂枪!”邓衡大喊道,并且使出了和邓褐一样的招数。

灵力浓郁的化为气流,从枪尖上溢出。这一招虽然和邓褐使出的一样,但是威力却强上一倍,看来邓衡的实力还要强过他哥哥。

长枪直指徐妄净心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了过去。

就在离后者还有五公分的时候,一簇暗红色的火焰出现在了枪尖上。

“炎咒——炼狱九州。”

一道冰冷的像九泉中恶鬼的声音在邓衡耳边响起,令他直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火苗转眼间变成倾盆大火,刚刚沾染上一点的枪尖转眼间已被焚烧殆尽。火焰顺势蔓延,一柄上好的利器瞬间变为废铁,并且一簇火焰正好爬到了邓衡的右手。

“啊!!”邓衡如痛苦的大叫,脸庞已经扭曲的如怨毒的恶鬼。

邓衡扑倒在地,在地上不断翻滚,试图扑灭身上的火焰。

而徐妄净做完这一切后也没有更进一步,只是他身上的血雾越来越浓郁,已经近乎化为液体,但这又不像是原本的血液。

血雾由原本的暗红色变为了深紫色,而且它似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致使铁棒没有再继续吞噬徐妄净的血液。

徐妄净忽然抬起头,此时他的眼眸已经变成了血红一片,而且眼底还有一抹金光在流转。

两道血红的光柱从他眼中射出,逐渐合二为一,化为一道巨大的紫色光柱,久久不散。

一道令人窒息的远古气息突然出现,带着一股煞气,开始活跃起来。

邓衡离他最近,他直接被这股威压迫的不敢动弹,唯一幸运的是,他身上的恐怖火焰也被这股威压扑灭。

邓衡脸色煞白,遍体生寒。他不敢想象这股威压的主人到底有多强,仅仅是一道气息就使他动弹不得。这种实力,哪怕是在他巅峰时期也是望尘莫及。

天空之上,展开激烈大战的三人同时停手。他们惊讶的望着气息的来源地,脸上神色各异。

六耳难以置信的说道:“这股气息,难道是他?!”望着眼前的两人,他隐隐咬了咬牙,对着所有跑出来的囚犯说:“所有人汇合,准备离开。”

他望着那拿着白鹤羽扇的男子,传音道:“他那边好了没?”

男子闻言,隔空对他点了点头。

六耳不再停留,转身即走。走之前他望了一眼光柱哪里,隐约间看见了一人手拿紫金长棒,那人也在看他。两人对视一眼,没有交流。

六耳回过头来,向着天空顶端飞去,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无声张开。六耳毫不犹豫的飞了进去,许多逃出来的囚犯个跟随在其身后。

说也奇怪,六耳一走,那股恐怖的气息也就消失不见。

此时邓衡身上的威压已消失不见,他看见众人通通离去。他悄悄

地来到邓褐身旁,抓起邓褐就是一阵疾奔。

徐妄净回过神来,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两人。右手一挥,一道数十米长的气流直奔二人而去。

气流将二人的衣服吹的猎猎作响,双方的距离也越来越短。邓衡一咬牙,就在气流即将看中两人时,将邓褐一抛,滴在了气流的尖锐处。

气流一闪而过,邓褐的两条腿同时掉落。是的,在最危机的时候,邓衡拿他哥哥做了挡箭牌。

邓褐神色痛苦的瞪大了双眼,可是因为禁制的关系,无法发出叫喊。

邓衡没有停留,背起邓褐,逃向了裂缝,徐妄净也没有再阻拦。

几次呼吸过后,徐妄净身上的紫色雾气已经飘散不见,他的眼眸也恢复成了原来的颜色。

他无力的坐在了地上,体内灵力已经消耗殆尽,不剩一丝。倒是被铁棒吞噬的血液已经恢复了一半,只是经过刚才发生的一切,他已经精疲力竭。

他耗尽全身最后的力量将铁棒拔了出来,最后昏倒过去。

空中,御天宗长老和那名壮汉对一眼,纷纷降落在地上。壮汉召来御天宗的弟子,对他们下着一系列的命令,开始修复此处洞天。

而那名老者则是直接朝着刚才紫色光柱所处的方向而来,降落在地,他发现了晕倒在地的徐妄净。

他扶起徐妄净,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喂入了他的嘴中,又帮他摆出修炼的姿势,让体内周天自行旋转。

做完这一切,他开始观察周围的一切。不断的扫视周围,忽然间,他像是发现了什么,着急地向那走去。

走到面前,原来是邓衡的长枪。原本的一柄上好的利器,被徐妄净烧成了一堆废铁,实在人让人心疼。

老者捡起没用的长枪,眼神中异彩连连。这柄枪上是唯一有着那股气息的东西,虽然关系不大,但终究是有所收获,有可能弄清楚刚才那股恐怖的气息到底是什么。

不远处的徐妄净胸口仍有一个伤口,虽然早已停止流血,但看起来令他伤势不轻,令老者没有将那股气息与徐妄净联想。

想来他是认为是藏在某处的高手所致,不过这样一来徐妄净倒是安全了许多。

老者收起残缺的长枪,用一股灵力包裹住徐妄净,带着后者飞倒了众人面前。

此时魏霆与风雅墨早早在此等候,并且看其神色似乎很是高兴。魏霆浑身鲜血,披头散发,此时却是身采飞扬。

“我刚刚可是解决了一个半步炼元哦。”魏霆跟身边的人吹嘘着,听他的意思似乎是解决了他们对付的那个敌人。

他吹嘘了一会儿,看到了向他们飞来的老者和徐妄净。魏霆忍不住尖叫道:“这是怎么回事?”语气之中满是自责。

他以为徐妄净这满身的伤痕是被敌人所伤,所以感到自责。若不是因为他们实力不够,徐妄净也不会去以一敌二,更不会落到受重伤的下场。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仙侠
  4. 玄幻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