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军事 > 战狼2:国家利刃

更新时间:2020-06-20 19:16:46

战狼2:国家利刃

战狼2:国家利刃 飞永 著

已完结 杨从海,佚名 腹黑热血爽文

《战狼2:国家利刃》是一部作者飞永写的一部精彩军事小说。主角杨从海佚名,故事情节描述:国宝级科学家被境外恐怖势力绑架,某个军事强人妄图武力入侵我边疆,报复我戍边将士,我战狼特种兵雷霆出击,猎杀国际雇佣兵分队,挑战越南王牌狙击手,血战日本忍者战士,手刃美国海豹出身的金牌杀手,孤军深入险境,强敌四面环伺,他们只能背水一战,大杀四方。......2221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战狼2:国家利刃小说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咚的一声轻响,雷管炸药落到驾驶座上,又咕隆的一下滚到座位跟前的刹车踏板上,定时器的时钟嘀嘀嗒嗒的运转起来。

转身走了几步,他又掏出一捆雷管炸药,俯下身子,把炸药安放在卡车油箱上面,露了露阴狠笑脸,扭头离去。

胡大伟虽然身形高大魅伟,但行动起来矫捷已极,如狸猫那般灵巧地在营房和杂物间左一闪,右一挪,随手把几捆雷管炸药抛进汽油桶堆里,随后摸到一栋吊脚竹木楼跟前,闪身躲进暗影里,侧耳倾听,屋内传来一大片鼾声,呼噜呼噜的响个不停,在沉寂的深夜中听来格外清晰,显然这是敌军士兵的宿舍。

巡视一眼四周,没有敌情威胁,他放心大胆地摸到宿舍门跟前,摸出两枚撒布式反步兵爆破雷,在门口左右两边各设置一枚,两根金属引爆线横拉在门口中间,将两枚反步兵爆破雷串联在一起。

木屋内,左右两边各有一溜拉铁架上下床,三十余名敌军士兵躺在各自的床铺上,酣睡得呼噜噜的响个不停,浑然不知死神大爷的勾魂使者已经把镰刀悄悄地架在了他们脖子上,他一个个的情势危如巢卵。

一名敌军哨兵打着呵欠,像醉酒似的飘飘曳曳,慢慢悠悠地走到一堆废旧轮胎旁边,解开革制内腰带,扯开大裤衩的系腰绳,掏出那玩艺儿,就要海阔天空地渲泄一番。

一条高大的人影轻捷地摸近到他背后,一只粗壮有力大手从斜刺里伸过来,狠狠地托住他下颌狠力住上一托,迅即向后一扳,一条肌肉隆起的大胳臂顶住他后脑勺,一只蒲扇大的手掌盖压在他额头上,猛力朝右拧转。

喀嚓一下清脆的骨骼碎裂声,他的颈椎骨如树枝一样断折了,他当场一命呜呼,像一团扶不上墙的烂泥一样瘫软在胡大伟的怀抱里,而尿液像喷泉一样,稀里哗啦的飙射到他跟前的轮胎上面。

胡大伟双手揪住敌尸两肩膀上的衣襟,像拖一条大麻布口袋似的将敌尸拖到废旧轮胎后面掩藏起来。

右手抽出五四式手枪,左手掏出消声器,迅速安装到枪口上,然后他右手持握手枪,不慌不忙地从这堆废旧轮胎后面走出去。

刚走出几步,一小队四名哨兵突然从前方的一栋营房后转了出来,由于相距不足十米远,他想躲藏已经来不及了,索性把右手的枪背在右腰后侧,迎面走向那小队巡逻哨。

巡逻队的哨兵们有的不住地打呵欠,有的伸手搓揉着眼皮,有的嘴里嘟嘟囔,好像在咒骂着当官的坏话。

走在头里的瘦矮个子哨兵眼睛还算尖利,光线虽然晦暗,但他一眼就看出迎头走来的这个人无论体态还是装束,都迥异于他们幽灵党的士兵,明显不像是自己人。

他心中一起疑心,精神陡然大振,开口喝问对方口令,右手反过去摸右肩后侧的AK-47冲锋枪。

狭路相逢勇者胜,先下手为强。

胡大伟忽地向前甩出右手臂,哺的一枪打去,算是在回答对方的口令。

瘦高个哨兵闷哼一声,胸前爆出一蓬粘稠液物,扑腾一下扑倒下去,四肢一阵抽搐。

胡大伟与敌军哨兵们相距仅两三米远,出手又迅如风雷,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另外三名哨兵见对方猝然出手,一枪撂倒同伴,立时知道大事不妙,有敌人来袭,一个个王八蛋在慌促间想要伸右手去摸肩膀后面的枪。

胡大伟怎么可能给他们反击或鸣枪示警的机会,迅疾将身子朝左后方倒下去,右手出枪,用子弹来嘲弄他们相对迟钝的大脑反应速度和笨拙的手脚。

又一个哨兵的脖颈被子弹贯了个对穿,五四手枪的子弹的弹道惯性冲力奇强无比,愣是将他掀了个四脚朝天,随即在血泊中剧烈搐缩着他那瘦不拉叽的身躯。

与此同时,剩余的两名哨兵摇晃着身体,甩舞着胳膊手臂,纷纷扑倒下去,一动不动了。

胡大伟翻起上身,诧异地看了看跟前不远处俯躺的那两具敌尸,看见两具敌尸的背心都在冒着稀溜溜液物,他又瞅瞅他右手上的五四手枪,很纳闷,奇怪,刚才我侧身后倒出枪射击,明明只开了一枪,打死了第二名敌人,第三名第四名敌人竟然奇迹般的背后中枪死了。

他正感纳闷,突然间,左前方一栋营房的墙角后闪出一条纤巧瘦削的人影,他条件反射地把枪口指向来人,来人双手往起一举,小声地喊道:“别开枪,是我。”

他弹起身来,定睛细瞧,来人竟然是武文涛,武文涛命令他:”你赶快争分夺秒安放炸药,这里的事就不用管了,我来收拾。”

胡大伟点头表示明白,背着装满各种炸药和地雷的战术背包,匆匆地离去。

武文涛左手招了两招,林青松腾地从附近的一堆木箱后面闪身出来,步履轻捷地跑过来,瞅了瞅地面上的横倒竖歪的四具敌兵的尸身,有一具还在微微抽缩着双脚,他当下不禁眉头紧皱,这时,武文涛哺的一枪打在这具尸体的心口部位,这具尸体立马不再抽搐了,他心脏不由得咚的跳了一下,转过头,眼巴巴看着杀敌人比叠军被还要顺手的武文涛。

此刻,忽然一阵清凉的山风吹过军营,一股混杂着火药味的血腥气随风飘进林青松鼻孔,只不过他现在闻到这种恶心气味,竟然没有刚才杀完敌哨兵后的那种呕吐晕血的感觉,他似乎已经适应了战场的血腥氛围。

兀自愣神间,他的耳机里猛不丁传来武文涛的咳的一下轻咳声,意思是你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动手把尸体拖走。

钢牙一咬,他粗眉皱了皱,俯低身子,抱起一具尸体,扛到右肩膀上,扛好后又用左手抓住另一具尸体的一只脚的脚腕,肩膀上扛一具,手上拖一具,幽灵党的士兵大都来自当地的山民,普遍身材瘦小,而他又偏巧体壮力强,故而不怎么费劲就将两具尸体转移到附近的一堆木箱后面掩藏起来。

他心里有些疑惑不解,为何邓副连长、杨连长,徐帮成还有李平他们这些人,手刃起敌人来,竟然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狠残,像杀鸡宰羊一般稀松平常?而自己平日苦练杀敌本领时那么争强好胜,可真正上阵杀敌时却有些腿脚发软,全然没有平时训练时那种猛劲头儿,总是觉得敌人也是活生生的人,跟自己前世无怨今生无仇,杀死他们委实有些于心不忍。

武文涛左右两边肋下各挟着一具敌尸,脚步依旧轻盈迅捷,不打丝毫折扣,跟挟着两个大布娃娃似的,毫不费力就将两具尸身转移到旁边的一堆汽车废铁后面。

迅速隐藏起四具敌尸后,武文涛伸左手冲林青松打了打手势,林青松点头表示会意,当即从左侧潜行,借助营房暗影和杂物为隐蔽,武文涛自己走右侧,他们两个继续向军营深处渗透,寻索关押方博士的具体位置,并且伺机清除敌军巡逻哨兵,尽可能多杀伤点敌军的有生力量。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