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逃之妖妖

更新时间:2020-07-20 04:56:12

逃之妖妖

逃之妖妖 皇小妃 著

已完结 公冶苏珩,顾坤六 古言腹黑仙侠玄幻题材

《逃之妖妖》是皇小妃著作的仙侠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逃之妖妖》精彩节选:“云薇姑娘!”这回是公冶苏珩说道,“你可知你们阁主在开莳花阁前是做什么的?你在阁中这些日子可有见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精彩章节试读:

  借了这锭金子的面子,顾坤六再次踏进了莳花阁的大门,而且还是大摇大摆、昂首挺胸地走了进去。

  莳花阁外灯火通明,十分惹眼,阁内更是亮如白昼。一股脂粉清香扑鼻而来,紧接着便有形形色色的美人娇姿入眼。清亮绕梁的歌声便随着姑娘与客人追逐打闹的声音入耳,顾坤六觉得自己像是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这……就是有钱人的天堂?身为男人,他总算是亲自来一趟了。

  相比顾坤六一脸好奇兴奋的模样,公冶苏珩倒是镇定多了。两人并肩走入大堂,因一个天一个地的颜值差距显得十分惹眼。一个书生模样打扮的小厮迎了上来。

  “两位公子,是要听曲看舞,还是要点花休息?”

  “点花?”顾坤六有些不解,歪着脑袋看那小厮。

  “我二人听曲便好,你忙去吧,无需管我们。”公冶苏珩一句话将小厮打发走后,又对顾坤六说道,“点花就是指定卖身的姑娘入包厢伺候。这莳花阁确实与其他青楼不同,没有淫靡之欢,也鲜见不守规矩砸场子的人,看来这传说中的青三娘确实不一般。”

  身为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却连“点花”都不懂,顾坤六觉得自己有点失面子,腹诽一句“就你懂得多”也就过去了。

  两人走进人群中,又不动声色地上了顶层暗角处的一间包厢,这里正是昨日的命案现场。

  这间厢房已被官府用封条封住,两人对视一眼,动用法术穿墙而入。一入厢房,便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顾坤六面露难色,公冶苏珩却十分从容。

  屋内的设施摆件与昨日他离开之时并没有诧异,就连地上墙上斑斑血迹也未被清理。两人仔仔细细地将这个房间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番,却没有一点儿收获。

  从昨日两人所见的情况来看,那五个男子确实是被月怜寒附身的云薇杀死的。无论是杀人手法还是杀人工具来看,皆没有特别之处。可为何那五人却会如此快速地腐化?至于月怜寒的妖力,从昨日交手之时开始,顾坤六便发现了她的不同,可见她的妖心是在她从酆都客栈逃离的那三日内被催化的。

  到底是什么人?用了什么手法?他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

  忙碌了一场,一无所获。顾坤六沮丧地出了厢房,公冶苏珩尾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朝一楼走去,就在他们走至二楼走廊之时,楼下的一幕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青三娘,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子给了钱的,别说只是赏这个贱人几巴掌,就算是要了她的命又怎样?”一个身着华服,一脸横肉的男人指着地上哭哭啼啼的年轻姑娘对另一个女子骂道。

  “这位公子,您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应当清楚我莳花阁的规矩。我这儿的姑娘非奴非婢,无论是卖艺还是卖身皆是自愿来往交易。您说要买我家嫣儿的命,你可有问过嫣儿是否愿意卖?您说给了钱便可以打我家姑娘,你可问过我家姑娘是否愿意赚你这巴掌钱?”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虽年纪不大,但那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场却相当足。她目不转睛地瞪着那富贵男子,深邃凌厉的眼眸如深潭一般难测。

  男人被女子的话气得面红耳赤,“你你你”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

  “你给老子等着,不过是个小小的青楼,老子改日便来抄了你这莳花阁!”男子放下一句狠话,一甩袖子就要离开,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被青三娘拦了下来。

  “啪啪啪!”响亮的三道巴掌声响彻大堂,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若非是那嚣张跋扈的男人脸上明显的红巴掌印子还在,众人根本无法相信这个青楼老鸨竟打了这个富贵客人。

  “这三个巴掌,是小女子替嫣儿还给你的。公子若是还有兴致来我莳花阁闹事,那便尽管来吧!公子给多少,青三娘便还你多少。这,才是生意之道,不是吗?”青三娘面色阴沉地瞪着那猝不及防被打了了三巴掌,还在一脸懵逼的胖男子,眸里尖利的光像会杀人的利刃,十分可怕。可偏偏她的嘴角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动作端正从容,霸气凛然。

  男人被打得头脑发懵,吃瘪地逃离了莳花阁。下一瞬,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直挺而立的青三娘身上,眼睛里皆是又敬又惧。

  顾坤六看到这一幕,也觉得十分过瘾。

  “好一个红粉金刚,看来传言非虚,这青三娘当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就凭她护犊子这一点,大爷我表示十分欣赏。”

  “这个青三娘有胆子这么做,必定是背后有坚硬的靠山顶着。”公冶苏珩看着青三娘的目光变得复杂了一些。

  两人离开之时,脑中依旧在回想月怜寒与那五个男子异样的原因,而他们并未发现,面色淡然的青三娘在看到他们的背影的那一刻蹙了眉头。

  她招手唤来那书生打扮的小厮,询问道:“这两位公子今晚可有上阁楼被封的厢房?”

  “小的只是看见他们上了阁楼。不过我想,那房间已上了锁,又有封条,那两位公子应当是进不去的!”

  “你小瞧他们了……”青三娘的脸色越发凝重,“下次再见他们来,随意找个借口赶了他们。不能再让他们踏进我莳花阁一步!”

  顾坤六与公冶苏珩回到客栈之时,已经过了饭点。薛玉娘忙将提前热着的烤鸡拿出,云薇也十分殷勤地上前帮忙。

  顾坤六一手捂着肚皮,一手托腮看眼前两个贤惠温柔的女子忙上忙下,心情也觉得好了许多。他笑眯眯地盯着,并未发现坐在自己身侧的公冶苏珩正挑眉看他。

  “六爷,公冶公子,饿坏了吧。快吃些吧!”云薇笑盈盈地将热好的酒肉端来,贴心地为两位男子倒上酒。

  “我不喝酒!”公冶苏珩微笑着说了句。

  顾坤六一脸鄙夷地斜了他一眼,对云薇说:“云薇,别理他。让他自己盛饭去。”

  长这么高大的一个大老爷们,居然不会喝酒。着实扫兴!不过看苏珩小白脸那一副病弱公子的模样,他也懒得去说他。

  “云薇,你在莳花阁待多久了?”顾坤六嗓门虽大,却也算是亲切。

  “半个多月了。只可惜,以后是回不去了!”云薇的眸中多了几分失落。

  “你似乎很喜欢莳花阁?那里的人对你好吗?”

  云薇道:“莳花阁虽是烟花之地,但与其他的青楼大不相同。妈妈对我们极好,从来不会逼迫我们做不愿之事。莳花阁里的姐妹大都是出生不佳,因生活所迫,走投无路了才会卖艺卖身。在阁中,大家都是平等的,就如家人一般。若不是那妖怪附了我的身做了坏事,我是愿意一辈子都待在莳花阁里的。”

  顾坤六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云薇的话与他今日所见相符,但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云薇姑娘!”这回是公冶苏珩说道,“你可知你们阁主在开莳花阁前是做什么的?你在阁中这些日子可有见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妈妈对我们虽好,但平日里并不爱说话,我也未听说她之前是什么身份。至于奇怪的事……”云薇想了想,说道,“倒是有一件。我刚入莳花阁时,并不熟悉阁中的规矩,有一次,我无意走过顶楼的一个小房间,在门外瞥见火光,又闻到了一些焦味。我一时好奇,便透过门缝往里瞧了瞧,两位公子可知我看到了什么?竟是五位客人被火灼烧着,他们的肌肤被火烧烂。在地上打滚,惨叫,我永远都忘不了那时的惨状!我吓坏了,以为是阁中闹了人命,可谁知,还未一炷香的功夫,我又看见那五位公子毫发无损地从房中走出,就连衣服也是完好的!”

  “你是说,你亲眼看到有客人被大火烧身,但他们未几后又安然无恙?”公冶苏珩严肃地问道。

  顾坤六也在这瞬间察觉了什么,情绪激动地喊道:“你确定大火烧到了他们的身上?而且是五个人?”

  “那日我看得真切,可因为事情太过奇怪,所以连我自己也有些怀疑是幻觉。但是我敢确定,是五个人无疑!”云薇的脸上多了几分笃定。

  五个人、烧伤、腐尸……

  顾坤六的脑海中浮现出下午在县衙停尸房内看到的那五具腐尸,在他们的身上确实存在烧伤的痕迹。可是为什么他们的伤痕可以自动愈合,而在他们死后又完全浮现了出来?

  “云薇姑娘,那五位客人是否夜夜都会出现在莳花阁?”公冶苏珩的语气不似问话,倒像是在证实自己的猜想。

  “是的!那五位客人是我们阁里的常客,平日里都是由妈妈亲自为他们安排伺候的姑娘。我一直庆幸妈妈没有让我去伺候他们,他们身上戾气太重,我听人说,他们过去经常欺负窑子里的姑娘呢!”

  “嗤,有意思,五个野蛮暴躁的纨绔子弟夜夜到莳花阁里求收拾,被收拾后又完好无损、开开心心地回家,第二天再来讨打。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最后会被收拾到嗝屁了吧!”顾坤六用余光瞥了瞥面带浅笑、自信十足的苏珩小弟,“看样子,苏珩小弟已经有一些发现了吧!”

  “六爷,彼此彼此!”

  两人对视一眼,各将彼此的神色收入眼眸,再从外至内,收回眸光之时,两人已经将对方眸中的深意读了个通透。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仙侠
  4. 玄幻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