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帝王娇:废后要逆天

更新时间:2019-12-03 12:32:43

帝王娇:废后要逆天

帝王娇:废后要逆天 花生奶油糖 著

已完结 慕容澈,子卉 重生复仇古代古装言情

《帝王娇:废后要逆天》是由作者花生奶油糖最近创作的重生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不得不推荐。《帝王娇:废后要逆天》精彩节选“对啊,我们这么大张旗鼓的去,偷偷的查,就算是光明正大的偷回来,原本就是我们的东西他们敢说什么?还不得好好伺候着?君之秋,你说你这个脑子怎么活到今天的?”...

精彩章节试读:

“你怎么来了?”

简青整理了一下心情,拾起配剑收回腰中,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神情冷峻。

似乎刚刚的失态与他无关,他还是能号令青龙骑的冷面阎王。

“你这么久都没有回去,我怕你一个人伤心过度就过来看看,简青哥哥你到底怎么了啊?”

子卉就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那个小丫头的神情分明就是喜欢简青,那双眼睛太过澄澈根本就什么都藏不祝

“我没事1

看着简青那副木头的样子,子卉突然想笑,总有人跟她说简青老不愿意说话她还不信,原来在外人面前他真的是个冷面阎王。

“简青哥哥,你好可怕,你是不是生婉洛的气了啊?”

小女孩可怜巴巴的样子,可是简青就是视而不见,甚至抬腿就走,还走的极快也不管人家小姑娘能不能跟得上。

看到两人的背影越来越远,子卉从林子里踱步出来,原来那竟然是萧婉洛,萧婉言同父同母的嫡亲妹妹,当年见时不过是个小丫头,竟然都长的这么大了。

还喜欢上了简青,真的可以算的上是一段孽缘了。

“子卉你到底跑哪里去了,你要是再不回来,夜景阑就要派人去找了。”

子卉沿着静湖一路的走,往昔种种浮现,越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直到天擦黑了才回候府。

“我又不会丢。”

子卉艰难的招架着朝她扑来的之秋,从她的魔爪之下逃出一条生路。

“这地儿又不是苍云山,你人生地不熟的,谁知道你会不会丢了呢1

之秋抱着子卉死也不撒手,还笑的一脸诡异和艾1魅。闹的子卉没办法,只好使出杀手锏,挠痒痒,最后终于把之秋给掀开了。

“子卉你总算回来了,快回去收拾收拾,我们明日启程去碧落都城。”

君兮梧从里头出来一眼就瞧见了在门口打闹的姐妹两个,一把拎开还要纠缠的君之秋,对着子卉叮嘱。

“啊?为什么?”

“去讨回沐风听雨剑1

“我知道了1

所谓天赐良机就是说得这样吧,她原本还想着要怎么离开中州去碧落呢,没想到这明摆的机会就来了。

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有注定。

“师兄别动我1

君之秋从师兄讹魔爪之中逃离出来,又一次的扑倒了子卉。

“君子卉你知不知道那个对人爱理不理的夜景阑,在商量说要去碧落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你去哪儿了!竟然是想到你!死丫头你快说,你到底对人家使了什么迷魂术1

子卉奋力的把君之秋从自己的身上巴拉下来扔到一边,真的是一点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是今天第一次见面而已,这八卦也是太离谱了。

“我怎么知道,不是急着出发吗?我先去收拾了。”

子卉以她可以做过的最快速度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君之秋一直都挺可爱的,可是每到这个时候就不可爱了。

“师兄,你说她这一天天要死不活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之秋看着子卉快速离去的背影觉得实在是太无趣了。

“她有心事,她绝不是一个失忆的小女孩那么简单。”

君兮梧看向远方目光深深。

沐风听雨原本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一旦跟碧落缠上了关系就变得没有那么简单了。那个满天下找龙纹的慕容澈绝对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第二天天还没亮,蒙蒙的翻着鱼肚白,一行人就坐上就船,夜景阑也没打算偷偷的去,拜书都已经送到了碧落。

所以说,中州候的阵杖还是很大的。

所以子卉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做皇后的时候,这巨大的画舫压的她心慌。

溱湖之上风平浪静,可是有的地方却是风雨欲来。

碧落皇宫,勤政殿。

“陛下,夜景阑投来了拜书,难道简青已经得手了?”

萧婉言歪在慕容澈的身旁睡眼惺忪。

“简青那里还没有消息。”

慕容澈稳稳的拿着笔在面前成堆的奏折做着朱批。

刚刚收到夜景阑快马加鞭送来的拜书,六年前碧落还以莫须有的原因对中州发动了一场毫无威胁的战争。而这个神秘莫测的中州候更是鲜少露面,这不请自来绝对是不怀好意。

只是简青那里完全没有消息,也不知道到底得没得手,夜景阑究竟为什么来?

“陛下?要不要派人拦一下他们?给他们制造一点麻烦?”

简青情况不明,现在放夜景阑进来正面对峙根本就是自找麻烦。

“再等一等,等他们到了碧落的地界也不迟。”

慕容澈放下笔,将靠在他身上的萧婉言搂到怀里。

“陛下,怎么了?”

萧婉言虽然大清早的被弄起来困得要死,但是此刻在自己的爱人怀里还是媚眼如丝。

“你妹妹不是跟着简青一起去了吗?”

“婉洛?她可不是跟着简青走了嘛1

萧婉言对于这个小了她十岁的妹妹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跟她说过多少遍了还是整天跟在简青的**后面!

那简青可是上官宁音的余党,要不是因为青龙骑怎么可能留她到今天?

“能联系上婉洛吗?”

“嗯?”萧婉言听到这句话才明白慕容澈怎么突然提到了婉洛,毕竟简青真的不是那么好控制的。别人养了十多年的狗,怎么养都养不熟。

“臣妾可以用萧家的信鸽试一试。只是不知道那丫头能不能知道些什么?”

萧婉言仰视着慕容澈棱角分明的脸,就算夫妻这么多年,就算十年恩爱如一日,不得不说她怕这个男人。

当年对于上官宁音,他的浓情蜜意如何比今日对她的差?还不只是一场局?套了几万人的性命?

“好,那就试试,我们在等两天。”

天色渐明,溱湖的水被金光铺满,君子卉伏在船舱的窗子上盯着天上盘旋的鹰。

简青在监视他们,只是不知道那个家伙躲到哪里去了,这么多年了,也是成熟了不少。

子卉歪着头,目光有一些的空洞,她在想如今真到了碧落,这样光明正大的回到那个地方要从什么地方开始下手呢?

“子卉姑娘,该去吃早餐了。”

“嗯,知道了。”

子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顺着红木的楼梯下了船舱,中州真的是富饶,一艘船而已竟然奢侈成这个样子。

一个中州候载了整整一百个丫鬟小厮随行侍奉,可把架子摆的十足。

“这世上唯美女与美食不可辜负1

子卉刚刚转进饭厅就听到君之秋在那里口齿不清的嚷嚷。

“来,看看看,美女来了1

子卉无语的看了一眼拿着鸡腿在那里指手画脚的君之秋,实在是有她的地方永远都不会冷场啊!

其实有的时候这么没心没肺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如今的她还真是挺羡慕这么简单的人的。

“你又在说些什么?”

子卉拉开椅子坐下,说真的,夜景阑真的是挺会吃的,所有关于吃的东西都是色香味俱全的。

“没说什么啊,对了,师兄刚刚说咱们就这么直接的去碧落找那个什么……”

君之秋歪着头想了半天,就是想不起来,就一直卡在那儿。

“慕容澈1

“对,慕容澈,咱们这么直接去兴师问罪人家会待见咱们吗?难道说他们还会自己承认自己偷了东西啊?”

君之秋就不理解何必这么大张旗鼓,既然东西是被他们偷去的,以他们几个的本事再把它偷回来就是了。

现在藏经阁开阁的日子那么近,丢下那么重要的事情不做夜景阑竟然就这么离开了中州还闹的天下皆知,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师兄也放着澜心决不要了,就这么跟着走了,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吗?

“以你的脑子怕是想不清楚了,跟你说也说不明白。”

“喂!你什么意思嘛1

之秋表示非常的不满,都是怎么回事吗?现在连师兄都开始鄙视她了吗?

“师兄逗逗你而已,你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再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是你去哪里偷,你偷了回来反而是自己说不清楚了。”

子卉看着自己的师兄师姐在那里逗笑,很乖巧的出来打圆常

只是问你每次都是这样,要让她和夜景阑坐对面?那个男人虽然一直不说话,但是气场那么强大,让她直面的很痛苦。

“那有什么说不清楚的?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难道还能变成他们的不成?”

“那你也总得先去把那东西在哪儿给找到才能偷吧,这不是找一个由头好探听消息嘛1

子卉耐心的在跟之秋解释着,事情之秋也不是一个笨的,稍微点她一下她就明白了。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之秋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对啊,我们这么大张旗鼓的去,偷偷的查,就算是光明正大的偷回来,原本就是我们的东西他们敢说什么?还不得好好伺候着?君之秋,你说你这个脑子怎么活到今天的?”

君兮梧一边解释着一边打趣着之秋。

这帮人精,实在是太精明了!在别人的地盘上算计别人,还得让人家给自己打掩护,一句话都说不得!

“你们!你们实在是太阴了1

君之秋使劲的拍桌子!眼睛在桌子上的三个人脸上溜达来溜达去的,这三个人实在是……自己以后被卖了肯定还得给他们数钱!

“吃你的饭吧!好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1

子卉往之秋的嘴里塞了块点心,成功的堵住了她的嘴。

其实对于她来说,这样的大张旗鼓其实是对她最有利的,这样她就可以借助中州候身份的掩护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必那么偷偷摸摸藏着掖着,还未必能找到机会。

猜你喜欢

  1. 重生复仇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