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错嫁良缘,我的老公很难缠

更新时间:2020-06-30 12:58:11

错嫁良缘,我的老公很难缠

错嫁良缘,我的老公很难缠 云诡 著

已完结 梁超勋,苏瑾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独家小说《错嫁良缘,我的老公很难缠》由云诡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主角梁超勋苏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路越走越没路,转进一个山沟沟,已经是日头偏西。...

精彩章节试读:

徐飞翔这次来阳庆不是来观光旅游的,而是接了一个驱鬼的大单子。

凉粉店的婴鬼算是练手的小鬼,他跟我说,真正的大鬼在后面,警告我可不能像这次这样由着性子干。

我知道自己错了,只好听他训。

我们做了两天的准备,这天坐了一段公交车,下了车,看到主人家派来了一辆牛车等着我们。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坐牛车。

坐在一堆干草垛上,感觉自己的胃啊、肺啊、肝啊全都要颠簸得吐出来了。

徐飞翔坐得倒挺舒服,真没想到,看他细皮,没多大年纪,居然能有姜太公钓鱼的安稳神态。

路越走越没路,转进一个山沟沟,已经是日头偏西。

前面零零落落几栋破平房散落在山沟里,烟囱里飘出来白色的炊烟。

牛车停在一户大院子门前,房门一开,一个苍老健硕的男人迎了出来。

他叽里咕噜说的是当地的方言,我完全没听懂。

之前米粉店里的老板至少说的是带口音的普通话,多少能听明白,可是这种山沟沟里,他们说话都是当地话。

还好拉牛车的牛夫可能经常往城市里跑,会说一些普通话,就帮着我们翻译,大意是欢迎我们的到来,让我们快进屋里休息。

我们跟着中年男人进了院子,这家庭院实在太沧桑了,杂草丛生,中间还有一口深井,说是他们之前用来打水用的,自从鬼来了以后,井也干了。

看到井,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鬼片里不是常常会出现这个镜头吗,一只鬼从井里爬出来。

我自己把自己吓着了。赶紧拿出徐飞翔送给我的纸符攥在手里,以防万一。

没想到我一拿纸符,那个老人居然激动了起来,拿着手里的拐棍使劲在地上戳,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

那个牛夫冲我竖了竖大拇指,崇拜地说:“老人说,不愧是仙姑,刚走到这里便知道这口井里有鬼怪。”

妈呀!还真是井里有鬼。

我吓得蹿到徐飞翔身后躲,纸符掉在地上也没敢捡,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小心翼翼地跟着徐飞翔往前走。

我没想到在这种山沟沟里会有这么大的院子,这种院子四方形,像四合院,东南西北,三面有房,一面是大门。

四合院不少见,可能有这么大一块地方,那可不容易找,这家人以前在此地一定非富即贵。

再往里看,在正方旁边还有一处门进,是个垂花门,貌似还有个后院,看起来这是院子套院子的格局。

跟着老人,我们进了大客厅,嚯,这客厅可真够大的,房梁特别高,大约有三、四层楼左右,窗户两面对开,整个客厅显得十分宽敞。

环视了四周,桌椅板凳四方茶几,一应具全,墙边暗处立了一只雕花木制大柜子,看起来十分考究。

“没想到,院子里看着破破,房间里还挺好的。”我赞叹道。

徐飞翔悄悄地对我说:“何止挺好?这里面全是值钱的东西,你看那些桌子、椅子全是金丝楠木的,那个柜子是上百年的沉香木,小茶几是黄花梨木的,用一整块木头做的,都可值钱了。”

我瞪直了眼睛,上上下下看着那些木头,我爸喜欢玩木珠子,所以我知道一点儿这方面的知识,有一些木头非常值钱,特别是上年头的黄花梨木、沉香木,用我爸的话说,那木头就是软黄金,有的比黄金还值钱。

我靠近那个沉香木的大柜子,能闻到一股浓厚的香气,沁人心脾,非常好闻。

“这里驱鬼还真有点问题。”徐飞翔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诶,一向沉稳老练的道士兄,也会有愁眉不展的时候。

“你不懂,这驱鬼也是分门别派,不同门派学的驱鬼术不同,驱鬼术都带有自身的属性,我学的是火属性,可是你看,这房子是木质结构,上上下下全是木头,家具也是木头,年头越久越好着火,这可是使用火驱鬼的大忌。一火烧万物,弄不好,要把整个房子都得烧了,这些珍贵的木头,也难免被毁。”

诶,我还以为怎么了,原来是心疼那些木头,不过,这个时候重要的是驱鬼吧!

牛夫为我们安排了居室,老惯例,我和徐飞翔同住一个房间,主要是我自己住害怕,但是我们可不睡在一起,我睡床上,他睡地上。

晚上老人摆了一桌简便饭菜招待我们,有邻家人送来的酱兔头,一颗一颗兔头透过煤油灯里看着怪瘆人。

我一口也没吃,徐飞翔倒是来者不拒,吃得贼香。

饭间,老人说起了闹鬼的来龙去脉,原来他们一家人之前住在青川,青川大地震,家里的房子塌了,儿子儿媳妇都死在了地震中,只留下了他和5岁的孙子,这些年过去了,孙子长大了,却总告诉他爸爸、妈妈一直在他身边。

牛夫在一边翻译一边对我们说:“这位老人原来就是这里的人,儿子去了汶川以后,也跟着儿子去了,如今回来,就剩下老人和娃娃,村里人能帮上的就帮上点,可是娃娃总能看到他爹娘的鬼魂,小时候不懂事,不害怕,现在娃娃大了,懂得事了,天天睡不下,怪可怜的,只求大师把鬼去了,让他们爷孙俩过些安生日子。”

又是可怜的鬼,放不下自己的孩子,变了鬼来纠缠,怎么竟是遇到这样的鬼,让徐飞翔驱鬼,他一定会把鬼打散,虽然能帮了活人,可是那些鬼被散了魂魄,我又有些不忍心。

饭后,渐渐入夜,我们回了房间。

徐飞翔把准备好的道具放在桌子上,他烧了一张纸符,扔在煤油灯里。

山沟里电线拉不到这里,只有煤油灯。

他烧完纸符,又拉了一根红绳在房间的四周围住。

“苏瑾,现在仔细听我说。”徐飞翔忽然精神凝重,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这是怎么了。

“晚上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这个房间,在这个房间里是安全的,出了这个房间,就不能保证了。”徐飞翔神情严肃,不像是在吓唬我。

“怎么了?会有什么事?”

他拿起桃木剑,突然冲我刺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