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尸声

更新时间:2019-10-31 13:07:54

尸声

尸声 牧情 著

已完结 端木白,秦潇 腹黑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

小说主人公是端木白的小说是《尸声》,它的作者是牧情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就在我刚点着烟准备抽的时候,身后突然被什么东西一撞,吓的我连烟都没拿稳,扑腾一下就摔了个狗吃屎。...

精彩章节试读:

这完全不像是秦潇的风格,对于一个心思缜密的法医来说,这么咋咋呼呼的,肯定会被上头批评,可面对这么一件离奇的案件,想必就连刘队都不会怪罪了。

我也赶紧凑了上去,秦潇从她的嘴角拎出这根水草的时候,依旧被她死死的咬着,她为了不让水草断裂,把嘴轻轻的撬开之后,这才拿出了那根完整的水草。

我很主动的把证物袋地上,放进了水草,由于我们也只是个大队,所以刑警人数本来就不多,这痕检要做的事情自然就落到了我们头上。

由于女人身上没多少外伤,所以秦潇检查起来并没有那么复杂,现场勘查要做的就是能及时的发现线索和物证,其余的事情都可以到队里再做。

秦潇把女人身下那流出的一丝殷红血迹抽取出后,放到了证物袋中,尸体被装入尸袋中,带回到了车上,秦潇跟着警车就先回去了,我由于被刘队选进了刑警队,所以也就留了下来。

“说说吧,你的意见。”刘大拿的措辞相当严谨,也不说自己想到了什么,就先问我情况。

我也是第一次来现场,但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这女人死的相当蹊跷,周围没有任何水渍,可嘴里却含着一根还没有干透的水草。

更重要的是这和妻子嘴里也留下了水草,这就很奇怪了,我现在能断定的就只有一点,这是一起连环谋杀案。

我朝着刘队说了下我的意见,随后猜测道:“刘队,你说着水草会不会是凶手杀人后留下的标记?”

刘大拿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微笑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很有觉悟,我要你讲的就是这点,我也在怀疑这是不是凶手故意留下的线索,或是扰乱我们的侦查方向,或是一种特殊的标记。”

他陪着我在现场走了一圈,讲了些关于在现场取证方面的事情,归根结底来讲,也就四个字,细心存疑。

50米内的距离被一圈黄色的隔离带给拦下了,周遭群众都因为这件事被吸引了过来,因为离得远,所以来的时候自然是带了写小零嘴的,几个中年妇女一边闲聊着一边嗑着瓜子,这引起了刘队的不满,走到这帮子人面前,冲着他们就是一顿数落。

对于警察,他们还是存有敬畏之心的,一个个的都收起了手里的东西,退出了好远,这才让现场平复了下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咵啦一声轻响,我脚底下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来,我和刘队两人顿时就紧张起来,在我抬脚之下,我也惊讶的发现,脚底下是一只翠绿色的塑料玩具,此刻已被我踩成了两截。

我再也不敢乱动了,停顿在那里,刘队连忙蹲**身子,从我脚底下把碎片一块块的取了出来。

我做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观察四周有没有小孩,这或许是那帮子村民留下的,可惜我没发下,这才低下头,对这刘队问道:“这是什么?”

“塑料片,不对,那红色的是血迹吗?”

他指着塑料片的一小块问道。

我作为一个法医,血迹肯定认识,捡起那片,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笃定的朝着刘队点了下头。

有了这一新的发现,也大大的增加了我们的信心,沿着塑料片的方向依次寻找,可并没有其他发现,而现场留下的线索在结束统计时,也就这么一块带着血迹的塑料玩具片,这么少的线索,无疑让案件变的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带着线索众人沉重的回到了队里,我急切的回到法医部,想要知道秦潇有没有给今天的这具尸体做解剖了,可一到解剖室,却只看到了那具冰冷的尸体躺在那里,而不见秦潇的踪影。

一个人解剖那是肯定不行的,必须有两人在场再行,可我却想要看看那具尸体的情况,带着巨大的好奇心,我还是朝着那具尸体走了过去。

心跳越来越快,一步一挪的走到了尸袋面前,一点点的拉开了尸袋,拉链随着声音一点点的往下走着,女人的头发露出来了,接着是额头,再次慢慢往下。。。。。。

我眉头一皱,不对,这怎么有点像我妻子?我不可能忘得了我妻子的样子,可越看越像,越像我就越是想往下看,当露出嘴巴的一颤那,我吓的啪嗒一声摔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朝着门口倒退着,我居然又看到了我妻子的尸体,可她明明在冷藏柜里放着呢啊,这到底特么怎么回事?

倒退着终于触碰到了身后的墙壁,我领口一凉,一股冷风突然从我的脖领子间吹了过去,吓的我连头都没回,就冲出了解剖室中,靠在门口的墙壁上不停的*@着。

我颤抖着拿出了口袋中的香烟来,哆哆嗦嗦的在眼前点燃,却满脑子都是我妻子那样子,我害怕的连烟都有些抽不稳了,脑中很乱,我刚才似乎看到了尸袋中的妻子那眉头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褶皱来。

我愣住了,连身后的墙壁我都感觉有些靠不住了,这法医部人本来就少,周遭寂静无声,让我更是觉的这地方邪门的很,烟头一丢,连滚带爬的朝着门外跑去。

当一缕阳光照射在我的脸上之时,我这才稍稍缓过了气来,最主要阳光带来的是光明,这明显让我从刚才的紧张中恢复了过来。

我生怕自己的样子被别的警察看到了会窃笑,所以也是强装镇定了一下,心中狂想到,这秦潇去哪里了?她不是早就回来了嘛,怎么不见她,法医部难道就我们两个人吗?还有人呢?这一个个的问题让我有些生气的同时又感到了一股凉意。

难道说,妻子回来了?不会吧?我可是学过马列的唯物主义战士,怎么可以相信这个,不行,我得清醒一下,我不能胡思乱想,我赶紧拍了拍脑袋,再次抽出了一根烟来。

就在我刚点着烟准备抽的时候,身后突然被什么东西一撞,吓的我连烟都没拿稳,扑腾一下就摔了个狗吃屎。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悬疑推理
  3. 惊悚恐怖
  4. 灵异精怪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