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青云仙后

更新时间:2020-02-22 14:59:41

青云仙后

青云仙后 秋日天空 著

已完结 燕荣轩,林妙言 幽默搞笑仙侠玄幻题材言情

小说主人公是燕荣轩林妙言的小说是《青云仙后》,本小说的作者是秋日天空创作的仙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林妙言一觉醒来师父师姐不告而别,原来是被响当当的青云掌门掳去金屋藏娇!什么?那个掌门都六十多岁怎配师父不老仙容,烧你青云弟子衣服,让你们洗澡上不了岸;闯青云要师父,让你掌门老头子老脸丢尽。咦!美男来替掌门老头救场,不行,美男虽美,但奴家心有所属,还是师父重要,一切免谈。

精彩章节试读:

看在燕云天态度诚恳的份上,总算解除了不准来礼亲王府的禁令,由于今天林妙言玩的开心,决定亲自下厨以慰劳燕荣轩,燕云天自然是厚脸皮的要蹭一顿饭,顺便也看看准二嫂的厨艺怎么样。在厨房里忙活了一阵子,林妙言的拿手好菜尽数展现于饭桌。“妙妙,有多久,没吃到你做的饭菜了?”在青云山时,他时不时的会尝到她做的饭菜,味道虽然不如御厨,但那时的日子多么美好,即使是吃粗茶淡饭也甘之如饴。“你喜欢我可以随时做给你吃啊,我们不是还有很多时间吗?”林妙言手中的筷子朝燕云天打去,瞪眼道:“荣轩没吃,你不准吃。”燕云天回敬她一个大白眼,筷子转移方向朝另一美味伸去,每次都准确无误的被林妙言打回,苦着个脸道:“二哥,这就是准二嫂的待客之道。”“呵呵,妙妙,随他去吧”有这么个人儿闹腾,也挺有趣,只是不要掺杂其他东西才好。吃完饭燕云天走了,燕荣轩将她送至书房,临走道:“妙妙,你可以自由出入王府,我没有权利限制你的自由,不过你可还想学骑马和射箭,明日我教你。”射箭,他从来不射箭,只因右臂曾经受过伤,她也从不提射箭,可是他怎么知道她想学射箭呢?漆黑的夜里,只有朦胧一点的灯光,看不清楚他的脸,以为他的气还是没消。“等我们定亲后再教我吧”连番惹出事来,实在不是她的本意,不过此时是下定决心了,再也不打什么主意了,荣轩让她怎样就怎样吧。翌日午后,燕荣轩打发人过来辰苑,说要带她去打猎,她兴冲冲的吃饱了饭,穿了一身英姿勃发的劲装,兴致勃勃的去门口等他。

行至门口,隐约可见白衣的一角,皱了皱眉,他又来干什么,不过昨日之后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她想出去问一下,却被他们的谈话打断。“她不需要这个,我已经给她解了毒”这是燕荣轩的声音,林妙言寻思着肯定是说昨日金圣莲那个什么七虫七花的毒,可是自己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啊。“怎么可能,木子虚今日早晨耳朵和鼻子流血不止,锋弟,不要与我置气,救辰儿要紧”这显然是燕俊驰的声音,说话的语调接近恳求。堂堂的太子会求人?真不可思议,一定是听错了。“今日我尊称你一声太子殿下,是敬重你往日对我的照顾呵护,但是我必须告诉你,妙妙与我情投意合,感情远比你想象的深厚,她是个单纯的女孩,我希望你不要对她纠缠不休了。”过了一会,听到燕俊驰脚步声远去,燕荣轩回过头来,正好对上了林妙言的眸子,温和的笑:“妙妙,我教你骑马去。”“我为什么会没有中毒”上次那个玉钗只是碰了一下就染上了毒,这次怎么没有一点反应,手心里燕俊驰给自己划破的口子还在,却是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郑棋牵来了两匹马,自己一匹,燕荣轩与林妙言一匹,他上了马朝她伸出了手:“上来,我教你。”“不是说要打猎?”怎么变骑马了,打猎要出府,骑马可以在后园,她知道他是怕燕俊驰跟着上来,不知怎么的,面对眼前青衫磊落的男子,忽生一种轻微不满,好像自己是他的囚犯,他就这样不信任自己……“嗯,临时改变了主意,打猎要先会骑马。”见她似有不悦,他也下了马,拉着她往回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两旁草木青翠,繁花似锦,一双壁人携手漫步,宛如神仙眷侣,一切天作之合,只是林妙言心中有微微的惆怅。

后园里有一片宽阔的空地,平日里就当做了练武场,燕荣轩特意挑一匹性子比较好的小马给林妙言练习,看他用心用力的教导,眉眼间的充盈幸福,林妙言心情有点不爽也不好拂了他的好意,用心去学,学了一下午已经可以坐稳马背,小跑了。二人一起用了晚膳,各自回去休息。辰苑的园子不大,种的花全是林妙言自己挑选的,但主要还是星辰花比较多点,她偏爱这种不起眼的小花,清凉池边几株樱桃花。几株桃花此不是花期,只有葱郁的树木。白衣男子远远看着清凉池畔的白衣女子,她此时刚沐浴出来,在园子里乘凉,长发随意的垂在*前,身后,风来掀起如锦缎的黑发,有几缕遮住了纤尘不染的容颜,锁骨上的星辰花几乎整枝露了出来,那样生动的花儿,使她具有一种朦胧的神秘美感,妖星转世,命犯桃花?呵呵,若清然道长见此妖星,那一个妖字可还说得出口。有所感触,女子的目光投向了他的藏身之处,对他的到来毫不意外,站起身来淡淡道:“何事?”“无事”她拈花一笑,清淡如莲“那你请吧。”“……”夕阳的余晖照在他身上,白衣镀上一层金色,棕色的眸子收敛了几分柔情,上前一步:“你的毒真的解了?”“嗯,解了,昨日之后的事情怎么样了?”昨日半途而退,其实很想知道是怎么解决的。他费尽了气力,好不容易拿到了解药,焦急万分的送来这里,燕荣轩告诉他,她已经安然无恙,不需要解药,可知为了拿这份解药他以身试毒,赌了一把,金圣莲终于妥协了,交出了解药,如果赌输了,金圣莲不给解药,他毒发,她会怎么做,甚至连问都不会问吧。“王二被暗器所杀,断了线索,要继续查下去怕是难了”他心中清楚,是谁要将眼前这女子除之而后快,但谣言绝对不是他散步的,乔家与他没有交集,甚至是想笼络的对象,怎么可能去针对乔江。

她低眉垂目,不愿与他有过多交集:“我倒无所谓,就是害苦了乔大哥了。”“无碍,待你们定婚典礼一过,谣言自然不攻自破,你安心的休养吧,这园子很适合你”满园的星辰花,足见锋弟对她的用心,眼神定格在了蓝色的碎花之上:“这花也叫勿忘我。”勿忘我……翌日,青云茶庄派人来请了林妙言过去一叙,燕荣轩不放心便是陪着去了,回来后两人都是欢喜之色……京城又多了一条新闻,天下第一庄庄主乔江要收林妙言为义妹,广邀天下英雄在八月初五来聚贤庄参加观礼,唯独没有请官府中人,也是乔江一向的做派。这样的决定实在意义上讲是为了辟谣,与林妙言结拜为义妹谣言自然会破。其实本来只要林妙言与燕荣轩的订婚宴一完成,谣言也等于不攻自破,只是乔江喜欢自己解决问题,更不想与官场打上交道。这个决定他庄中几位兄弟不是很赞同这多此一举的做法,林妙言的名声实在不敢让人恭维,只是乔江阅人无数,他看到了太子与礼亲王两人后,已经料到几分,他们的定婚宴未必会成功……接下来的几天里,燕荣轩陪着林妙言去了更宽阔的皇家演武场,哪里的地方比较宽阔,人也比较多,有皇子们,公主们,王公贵族们的公子,小姐。燕荣轩始终耐心的教他各种骑马的要领,并亲自在她身后手把手的教,羡煞了在场的各位公主小姐,世人眼中的病秧子,落魄王爷,看起来清雅淡然,虽然有着病态的苍白,衣着朴实,却难掩与身俱来的高贵之气。而艳闻不断的林妙言素面朝天,风姿优雅,气质出尘,怎么也无法与狐媚二字联系到一起,尤其那一串串甜美的笑声,成了场上最优美的仙音,牢牢套住了各位男子的眼球。

猜你喜欢

  1. 幽默搞笑
  2. 仙侠
  3. 玄幻题材
  4.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