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我在天堂等你

更新时间:2019-12-02 17:49:56

我在天堂等你

我在天堂等你 裘山山 著

已完结 欧战军,木兰 短篇美文热血爽文都市题材

《我在天堂等你》是由作者裘山山最近创作的短篇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不得不推荐。《我在天堂等你》精彩节选木兰只好叫大哥了。大哥走过来,扶住母亲的肩膀。很多时候,大哥一言不发,也胜过他们几个对母亲的影响力。但大哥自己也悲痛万分,失去了控制。那么大一个汉子,就伏在母亲的肩膀上痛哭起来。...

精彩章节试读:

木兰望着父亲,有一刹那生出幻觉:父亲睁开了眼睛,依次看了看他们几个孩子后,不解地询问母亲,他们怎么都不去上班?

父亲如果睁开眼睛,木兰相信,肯定会这样问的。

但父亲安静地躺在那儿,闭着眼睛。从上午倒下去之后,他就一直这么闭着眼睛。像睡着了似的。父亲倒下去时,母亲就在旁边。母亲正在看着报纸,听见对面的沙发上传来轻轻的鼾声,就放下报纸看了一眼。她看见的是父亲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她有些不解地说,这老头,怎么说睡就睡了?她让公务员帮她一起把父亲扶到chuang上,盖好了被子,然后掩上门走开了。

中午木兰回到家,听说父亲一上午都在睡觉,脑袋“嗡”地一下,意识到事情不妙。她连忙跑去看,她在过道上差点儿踢倒了垃圾桶,她冲到了父亲的chuang前,发现父亲已处于深度昏迷。脑溢血。

木兰一边通知人赶紧把父亲送到医院,一边迅速地给大哥及弟妹们打电话。凭着医生的职业*感,她知道不赶紧让他们来的话,他们很有可能就见不着父亲了。

母亲见木兰跑来跑去,还是不相信父亲出了问题。她跟在木兰的身后说,不要紧吧?他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早上又一早起来了,肯定是太困了……木兰顾不上和母亲多解释,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她心里有些后悔,平时没给母亲说一声,高血压患者突然睡过去并且打鼾决不是好事。要是母亲知道,早些送医院或许还有救。可现在……

恐怕一切都已经晚了。

问题是,父亲从没给过他们这种信息,尽管他有高血压,可从没发作过,一直都是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一点缓冲也没有。

送到医院后,手术器械还没准备好,父亲就停止了呼吸。而大哥他们一个都还没有赶到,只有木兰一个人守在父亲身边。父亲的呼吸几乎是和他的鼾声同时停止的。木兰眼见心脏监视器上那根起伏的线渐渐拉直了,自己的心跳好像也随之被拉直了。她木然地站在那儿,大脑一片空白。

有一根神经跳起来提醒她:你得挺住。母亲还在外面。

母亲呆呆地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见木兰从抢救室走出来,连忙迎上去问,你爸醒了没有?木兰摇摇头。母亲抓住木兰的胳膊说,他不会有事的,对不对?木兰扶住母亲的肩膀说,妈,你要坚强点儿,我爸他……已经走了。

母亲呆怔地望着她,好像无法相信。木兰就扶着她走进抢救室。一位护士正将一袭白chuang单盖在父亲的身上。木兰走过去将chuang单掀开一些,露出父亲的脸。母亲走上前看了一眼,转头不解地对木兰说,他不是正睡着吗?

父亲的表情实在是和睡觉没有什么区别。

木兰说不出话来。

这时,大哥木军和妹妹木槿、木棉,小弟木鑫他们匆匆赶来了,大嫂晓西和妹夫小金也赶来了。他们推门而入,一看见木兰的表情,就知道来晚了。他们全都呆在那儿,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他们和母亲一样无法接受。木槿和木棉一头扑在父亲的身上,孩子似的大声叫着爸爸,泪如雨下。大哥哽咽着,走到一边去,一遍遍地用头撞着墙,木鑫呆怔着,两眼发直。他们谁也没想到,父亲会这样离开他们。就在昨天晚上,父亲还声如洪钟,还拍桌子发火,还威严如山……

可现在,父亲安静地躺在那儿,悄无声息。曾经高大魁梧的身材在短短几十分钟的时间里变得又瘦又小。

但威严依然。

木兰觉得这似乎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安排。按平时的习惯,她周五去过父母那儿了,周六是不会再去的。可是周六早上醒来,她总觉得不对劲儿,坐在那儿看书心里慌慌的,她就跑回来了。结果她成了惟一一个给父亲送终的子女。她心里既觉得欣慰又觉得凄凉。父亲如果知道他今天要走的话,肯定会把6个孩子,还有4个孙子孙女,包括他那个在西藏当兵的大孙子小峰全都招回来的。他爱他们每一个人。他离开的时候会和他们告别的。

木兰知道这一点。尽管她总是装做不知道。

木兰感到一种深深的自责。她明白父亲的病情发作和昨晚的生气动怒有很大关系。尽管父亲不是因为她动怒,但她作为大女儿,作为医生,却没能很好地提醒和制止弟妹。她因为自己的心情而忽视了父母的心情,这将是她永远无法弥补的歉疚。

自己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变得如此冷漠?

眼泪不知何时盈满了眼眶,木兰固执地不让它们流出来。一个声音在提醒她,母亲。你得照顾母亲,不能再让母亲倒下了。

母亲依然在父亲的chuang边坐着,呆怔着。

母亲有些异常。

木兰不知该怎么办。如果母亲昏倒了,她知道如何作临chuang处置,如果母亲嚎啕痛哭,她可以陪着母亲一起哭。可母亲像平时那样坐在那儿,没有任何表情,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护士和两个护工走进来,准备将父亲的遗体搬到担架chuang上,推到太平间去。母亲坚决不让。她说,你们干吗?谁允许你们这样做的?

木兰把母亲拦住,说,妈,别这样,爸已经去世了。

母亲说,不可能。他不可能说走就走。

母亲挡在chuang前不让人碰父亲。这时,干休所的领导和军区老干办的人都赶来了,不知所措地看着。木兰又难过又尴尬,平日里母亲是个十分得体的女人,从不给领导添麻烦。木兰小声说:妈,您别这样。大家都在这儿呢。

母亲就是不动。她把父亲的一只手拿起来,握在自己手中,好像那样就是一个证明,证明她是对的,他没有死。医生走过来,让母亲签署父亲死亡时间的证明,母亲也没任何反应。木兰只好接过来签了。她清楚地记得那个时间:15点07分。

干休所的汪所长走过来握住母亲的手说,阿姨,您别太难过了。母亲仍不动。她甚至没有抬头看汪所长一眼。平日里她见到汪所长,总是高兴地叫一声“小老乡”。他们同是重庆人,他们的关系一直很融洽。

汪所长望望木兰,对这一情形不知所措。

木兰只好叫大哥了。大哥走过来,扶住母亲的肩膀。很多时候,大哥一言不发,也胜过他们几个对母亲的影响力。但大哥自己也悲痛万分,失去了控制。那么大一个汉子,就伏在母亲的肩膀上痛哭起来。

父亲的手从母亲的手中滑脱出来,耷拉在chuang沿上。他们的手一辈子都没有分开过,现在终于分开了。

大哥的哭声让母亲终于明白了什么,她孩子似的回头问木兰,你爸他真的去了?

木兰点点头,母亲的话让她在一瞬间泪如雨下。但母亲依然无泪。

父亲终于被推走了。

大哥和弟妹们簇拥着躺在平板车上的父亲一起往外走,哭声和喊声立即让整条走廊流成了河。木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追上去融进这条河里,她和大哥一样伏在父亲的身上嚎啕大哭起来,心中所有的悲痛倾泻而出。

房间里只剩下母亲。

母亲一个人坐在空空的chuang边,一动不动。

猜你喜欢

  1. 短篇美文
  2. 热血爽文
  3.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