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傲娇冥妻

更新时间:2019-08-26 15:24:58

傲娇冥妻

傲娇冥妻 刀舞 著

已完结 张小龙,紫瞳 腹黑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

主角叫张小龙紫瞳的书名叫《傲娇冥妻》,是作者刀舞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无意间冒犯阴人,为求保命,爷爷逼我娶了一个鬼新娘……

精彩章节试读:

我起身下炕,边穿衣服边走出了屋子,就见到爷爷正叉着腰站在院子里骂街呢。

我问爷爷发生了什么,怎么大早晨的又开骂上了?

爷爷指了指大门外的猪圈,一阵咬牙切齿的,说我家那头老母猪下的猪崽丢了一只,肯定是被人偷去了。

猪崽丢了?前一阵子母猪下崽的事情我知道,为此爷爷兴奋的一晚上都没睡着觉,说这下我上大学的学费可有盼头了,没成想,这才没几天就丢了一只猪崽。

我快步走到猪圈的栅栏门前,朝里边望了望,不算大母猪,不多不少,正好六只猪仔。

我记得爷爷说过,母猪一共下了七只猪崽,这么说的话,还真是丢了一只。

本来我还想劝爷爷消消气的,可就在我的目光收回来的时候,无意间扫了眼正躺在地上给猪崽喂奶的老母猪,只一眼,我浑身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众所周知,猪身上的毛发虽然不如其他动物那样茂盛,但也绝对不算少,可我家的这头老母猪,浑身的鬃毛早就掉光了,浑身的肥肉一目了然,相信如果现在要宰杀母猪的话,连毛都不用拔。

这时,爷爷也走了过来,望了望圈里的母猪,不禁叹了口气,说这几天点儿太背了,先是门口被人放了那枚戒指,现在猪崽又被人偷了一只,待会说什么也得去找李大爷卜上一卦。

我没有去听爷爷的絮叨,整个脑袋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那张纸条上写的很清楚,白猪净身就暗示着我的死期,起初我还猜测是给猪洗澡还是给公猪阉割,就是没望母猪这方面考虑。

现在,我家的这头母猪浑身的鬃毛完全脱落,是不是就是一种净身的表现?

如果是,是不是代表我的死期将至了?

"小龙,你咋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爷爷发现了我的异常,关心的问了我一句。

我担心爷爷知道那张纸条的事情,连忙挤出一抹笑容,说没事,只是昨晚没睡好,待会补一觉就好。

后来,爷爷去了李大爷家,我则回到了屋子里,拿着那张纸条继续琢磨着这件事。

纸条上只写着红女现世,火龙冲天,怪树吃人,白猪净身之际,就是我的丧命之日,却没有说明,是四件事发生一件,我就会丧命,还是四件事都发生后,我才会没命。

晚上,在梦中我梦见了紫瞳,我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心中所有的疑惑:

那枚戒指究竟是谁放在我家门前的?

那张纸条就是是谁放在我桌子上的?

那张纸条上的四句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似乎早就料到我会问这些,紫瞳轻笑一声,告诉我,说那枚戒指的来历她也不太清楚,只不过,那枚戒指的确不是李全胜的那枚。

最重要的一点,这不是一枚会带来厄运的戒指,还劝我一定要戴上,听她的不会错。

至于放张纸条的人,她暂时还不能说,只是那四句话,的确是真的,当四件事情均发生过后,也就是我的丧命之时。

一听那四句话都是真的,我的心脏咯噔一下,急忙问紫瞳,她有没有破解之法?

紫瞳咯咯一笑,褪去衣衫,揽住我的脖子跨坐在了我身上,挑逗似的逗了我一句:

"相公莫要烦恼,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这四个征兆,只需防范就好。"

说完,紫瞳不再理会我,如同一匹脱了僵的小野马一般,在我身上哼哼起来。

我也算看出来了,很多事情紫瞳都不愿意告诉我,虽然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自己的老婆背着自己有秘密,这让我很不爽,似乎,她每次和我见面,只是为了发泄**而已。

不过,不爽归不爽,我心底还是很相信紫瞳的,她是我媳妇,肯定不会害我的。

思前想后,我还是把那枚戒指从爷爷那要了过来,犹豫再三后戴在了手上,当然,爷爷肯定不是那么痛快的给我的,为此我撒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谎。

因为那件事,李全胜整天缩在家里,已经不上学了。

这下可苦了我,白天我得提心吊胆的自己翻坟山去上学,晚上还得跟紫瞳在炕上玩命,如果不是还年轻,换个上点年纪的一天下来早就吐血了。

高考成绩公布后,我以268分的成绩成功无缘大学,那几天,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感觉自己已经没脸没对爷爷了。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得知了我的分数后,爷爷脸上的笑容一僵,那满是期待的眼神逐渐暗淡下去,整个人看起来似乎都苍老了不少。

山里人想走出大山,唯一的方法就是考出去,爷爷明白这个道理,这些年来,爷爷都是把最好的东西给我,盼着我能走出大山,结果,我却考了这么一个丢人的分数……

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虽然我高考失利,但终归还是要生活的,最后,爷爷托关系给我在镇上的一家宫面厂找了份工作,也算是能养活自己了。

去报道的那天,我早早的来到了厂子,负责接待我的是个异常漂亮的xing1感女孩,长着一双桃花眼,看人时眼睛似乎永远都在笑。

她的身段完全可以用魔鬼身材来形容,腰身纤细而苗条,姿态曼妙的身段上,穿着一件红黄色相间的长款小洋装,裙长及膝,洋装的扣子,从上到下微微敞开着,露出了里边的一身紧裹着黑衣。

女孩对我很热情,她自我介绍,说自己叫夜魅,是厂里人事部的部长,让我以后有事找她就成。

也许是我的主观臆断太过严重了吧,我总感觉这夜魅年纪轻轻的就做到了部长,私下里生活肯定不干净,我可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家子弟,对于这种女孩,我天生就有种生疏感。

所以,对于夜魅的热情,我除了基本的礼节之外,很多时候都是跟她保持着距离的,生怕跟她产生什么瓜葛。

领着我参观厂房的时候,夜魅总是有意无意的打听着我的情况,例如结没结婚啊?有没有孩子之类的,为此,我对她的警惕心越发浓重:

你个妖精可别想勾搭老子!

我被分到了运输部,说白了就是送货的,当然,因为我没驾照,更不会开车,所以,我就是个跟车的小工,做些陪着开车师傅聊天解闷,打打下手之类的活儿。

我跟的是一辆重型半挂,开车的师傅是个胖子,叫胡耀,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样子,人长的人高马大的,有些谢顶,眼睛很小,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道缝。

将我交给胖子后,夜魅便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朝着我抛了个媚眼,惹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兄弟,来根?"胖子摸出一根烟递给我。

我本想说不会,但一想以后都得跟着胖子混了,生怕给他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犹豫之下,还是接过了那根烟,毕竟,我听村里的人说,跑大车的人都喜欢抽烟,开起车来不犯困。

见到我接过了烟,胖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从烟盒了又抽出了一根,径自点燃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烟雾,随口问了我一句,"你小子,是不是见过鬼?"

我愣住了,心里更是瞬间炸开了锅,这家伙怎么知道我见过鬼的?难不成,他是个高人?

"胡大哥开玩笑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啊?"我笑了笑,没有承认。

没成想胖子根本不吃我这套,闻言冷笑一声,道:"没有鬼啊?那你左肩上的魂灯是怎么灭的?"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悬疑推理
  3. 惊悚恐怖
  4. 灵异精怪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