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君引九泉

更新时间:2020-01-12 19:15:04

君引九泉

君引九泉 上玖殿下 著

已完结 云清,白染 仙侠

小说主人公是云清白染的小说是《君引九泉》,本小说的作者是上玖殿下创作的仙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那年初遇,她还是浩瀚星海中的一缕缥缈星光,困于深渊之下,翘首观望着云霭上那俯瞰众生的白衣男子,眼中第一次有了神的影子。“你想让本尊带你走?也好,从此,你便叫白染。”皎皎云白,不染纤尘。他赐给她一具身躯,给了她无尽的生命,但作为代价,她须得替他挡尽天下劫——九万年后,红颜成枯骨,当年立于星光下凝视自己的男子已不复存在,自此之后,她的生命中,少了一段痛苦的往事,却多了一个痴心人。云清这个名字,生来便是要与白染凑一对

精彩章节试读:

令影去大狱巡查完毕便来同我商榷前几日刚送来的两只鬼魂之事。彼时我与他正巧路过谛听寝殿门口,又恰好听见了里面的谈笑风生,便好奇偷偷去看了两眼。一见谛听与云清在一处下棋,我还差些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令影抱%立在我身后,无奈道:“昨日开始,便是这副模样了,谛听大人他,似乎与云清公子,相处得还不错。”

我抬手摸了摸下巴,不敢置信:“若说云清大人不记小人过,愿意原谅谛听,与他做朋友,倒是有两分可能。这谛听前几日还逼着本君将云清给赶出九泉,今日便与云清品茶论棋起来,本君总觉得,此事有些蹊跷,莫不是他俩背着本君,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吧?”

令影赞同道:“有道理,属下也是这样猜测的。以谛听大人的为人,属下着实想不到,他会忽然顿悟,放下成见与云清公子做朋友。”

我探头又朝着殿内瞧了两眼,回身同令影道:“这样,你私底下偷偷去查一查,这两日谛听与云清都做什么了,事无巨细,你都一一查一遍,千万别放过什么蛛丝马迹。”

令影嘴角的笑色顿时僵了,急忙追上我的步伐,“啊”了一声委屈道:“还要**九庆殿的宫娥啊!”

晚些时辰鬼族的几位上君前来九泉衙门送奏折,顺便与我禀报了鬼族最近的动静,我在正殿听他几人在耳畔碎碎念。我手下这四名上君,个个都是有德有才的鬼仙,可就爱有事没事拌拌嘴,每每来九泉衙门同我商议族中事物,都难免要吵上一顿。我不是什么不通情达理的君上,久而久之,便就任由他们去了。

“子夜少君犯下了滔天大错,理应该收押关在地狱里,多折磨两三年!”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子夜少君也是无意的,谁能想到那名恶鬼顽固不灵,竟上了凡人的身,子夜上君是为了擒拿恶鬼,才误杀了那名凡人。更何况,那凡人的阳寿,也只剩下了半年,右引上君你何必要斤斤计较呢。”

“虽说他是为了秉公办案才误杀了凡人,可当年天冥两界重修于好时,冥王殿下可是亲口说过,冥界鬼仙亦需遵守天帝陛下定下的天规。天规中早便言明,神仙不可用仙法伤凡人性命,如有犯此天规,是要重罚的。”

“阎君大人将此案交由鬼君大人处置,想来鬼君大人早便有了解决之法,三位大人又何须在此争辩……”

大殿内仅有我与他们五人,彼时这一干上君喋喋不休,争吵个没完,我也甚是无奈,只好趁着他们没有将目标转移到我身上时,多喝上两口茶稳定一下情绪,免得等下被这四位前辈的口水沫子喷死。

令影从殿后绕了过来,见此情形亦是刻意放轻了动静,悄悄来到我身畔,俯身靠近些同我禀报道:“当真如君上所想,属下发现,昨日一早云清公子,去见过谛听大人,二人在九庆殿谈了近一个时辰的话。”

“然后呢?”我悠然地握着茶盏,凑近唇边,轻抿了一口。令影续道:“两位大人说完话,就一起离开了九泉衙门,去了上面。”

“他们去上面做什么?”我仿佛,想到了什么……

令影尴尬地咳了声,道:“属下也觉得奇怪,所以就去轮回殿问了沉钰上君,才知道,两位大人,昨日上去又将审判殿的孟饮少君给打了一顿。少君是在审判殿被打的,只是这一次结果有些出乎意料,整个审判殿无一人敢上前去替他家少君打架。不知云清公子用了什么法子,竟让那群阴兵眼睁睁地看着谛听大人将孟饮少君给打得鼻青眼肿。听沉钰上君说,那孟饮少君被打后不敢宣扬,整整在家中闭门修养了两日,到现在,还下不来chuang。”

“噗……”

一口茶猛地喷了出来,殿下正口舌大战着的四位上君被我这一举动给惊住,争吵声戛然而止,纷纷昂起头看我。我连忙轻咳了两声,恢复正色,吩咐道:“您几位继续,本君听着呢。”

四位老人家恍恍惚惚,闻言后才安下心,继续为了子夜少君的事情拌嘴。

我不失身份地从袖中掏出一方帕子,平静地擦着嘴角茶渍,诧异地问他:“他们还真敢去做。不过,说来谛听手里也有一万阴兵,审判殿的那些阴兵自然比不得黄泉的阴兵,不去救他家少君,许是害怕了。”

令影摇头道:“回禀君上,云清公子与谛听大人此次前去,没带一兵一卒。”

我收回帕子,顿了一阵,道:“没带一兵一卒?”

只身二人便闯了守卫森严的审判殿,谛听在我这赖了几万年,他的家底我最清楚,他没那闯审判殿的本事,也没以一对千百的胆子,倒是云清……

“令影,你可觉得云清,有些奇怪?”

令影思忖片刻,斟酌道:“大人是觉得,云清神君来九泉衙门,另有目的?”

我道:“倒也不是,只是看着他,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有时会让我觉得他像一个人,可有时又不像。九泉之下这个地方,不是个好去处,九重天的神仙,又怎会甘愿留在这不见天日的九泉衙门呢?

四位上君在大殿争吵了大半个时辰之后,总算是寻到了个合适的处置方法,便是将那名唤子夜的少君塞进九泉衙门,关上几百年的禁闭再容他回鬼族,至于到了九泉衙门这里,我再如何让他度过这几百年,便无须他们操心了。一来可以给阎君一个交代,二来,也免得四位上君为他一人的事情,吵出什么仇什么怨。

凡人性命无辜,而他亦不是有心,罚他在此处脱冠幽闭,是最好的处置法子。

令影送走四位上君后,我便孤身离开了大殿。九泉殿外,几树翠竹飒飒,玉石栏杆旁,几盏红烛抖动着火焰,我见四处无人,甚是清静,便揽裙坐在了玉石台阶之上。从地上拾起了一片被风吹落的竹叶,指腹在竹叶之上小心摩挲了一遍,将竹叶横在唇边,清脆缥缈之声溢出九泉大殿。我闭上眼睛,努力搜索着脑中的回忆,依着记忆中的曲调小心吹着。

我曾有一名师尊,他在我修为散尽的时候,救下了我的性命,还教会了我吹竹叶。他待我,甚好,可我却从未见过他的真实面目,因我在他身边那两年,他的脸上总是罩着一层面目,从不以真貌示人,而我那两年多时也都在躺着,一个月能见他一面,已算幸运。

两年后,他将我托付给阎君之后,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阎君说他云游四海去了,他也不晓得师尊何时才能回来。我做鬼君之后偷偷派人去查过,可,皆是没有半点消息。他便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彻底消失在我的生活中。

他教我这首曲子时,我隐约能从他眼里看到两缕忧伤。他不大爱说话,却总是喜欢摸我的脑袋,喃喃自语。他说,这曲子,只有伤心人吹着,才会曲意凄凉,婉转悲切,分外好听。

时隔多年,再吹起这支曲子,我心里酸酸的。我也不晓得我如今还在为谁伤心,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早忘记了……

一阵袅袅笛音从身后飘来,吹的是一个调子,我蓦然睁开眼,放下竹叶,转身看他。白衣神君吹笛款款而来,渐行渐近,风声飒飒,似在为他做伴。他在我身畔停下了步伐,笛音里,是我熟记于心的旋律。

“你怎么,也会吹这只曲子?”我哑着声问他。笛声戛然而止,他垂下握着笛子的那只手,广袖负在身后,笛子化作银光散去:“我不会,只是方才听见你吹,就记住了调子。”

风渐冷,吹起我覆在地面的墨色衣裙,我沉默,他便不介怀地在我身畔坐了下来,嘴角上扬,歪头看我:“染染心中有事。”

我淡淡一笑,昂头看着树梢上那盏摇曳的灯笼:“没,夜深人静,总须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打发时间。”

他道:“所以便一人,来竹林吹曲子?”

我理了理自己被风吹凌乱的长袖,道:“这首曲子,是很久之前,我师尊教我的,隔了许多年,我原本还以为,我都忘记调子了。”

“在冥界,这几万年,你过得怎样?”他低声浅浅问我,这句话,为何像是在问一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我看了他一会儿,低头强颜欢笑,托腮道:“很好啊,我是鬼君,不是普通小仙,九泉衙门,我守着这里,很舒坦。”

“九泉之下,阴冷昏暗,是冥府最深处。染染,你不觉得,这里很冷吗?”

我依旧托着腮看灯火,惬意回他道:“你觉得这里冷?我却觉得,在这里,很安心,或许于我一个罪……”嘴角的笑僵住,我硬了硬嗓门,还好,没有将后半段话说出来。我怎能忘记,他是个神仙。

他看我的目光越来越深邃,我囫囵地逃避开他的目光,换了个话题问他:“我听说,你与谛听,不带一兵一卒,将孟饮给打了?”

他“嗯”了一声道:“是打了。”

我抽了抽嘴角,“其实,他也没……”

“你是我的恩人,替你报仇,理所应当。”

“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不动一兵一卒便收拾了他?”

他扬起眉头,单手搭在膝上,靠近我些,道:“你好奇这个?我,只是借了你的虚名一用,说我是你身边的人,那些阴兵,就自己不敢动了。”

“我的虚名?”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目光温存,抬指拂过我鬓角碎发,动作亲昵。我本能地往后躲了躲,他见状,便含笑道:“相传九泉衙门的白染鬼君公正无私,掌管整个冥界的刑罚之事,连十殿殿主都要忌惮白染鬼君,身为十殿之君,怎会身上没有些污点?孟饮之前那些事情若被白染鬼君给查出来,那便不是被打一顿这样简单了。”

猜你喜欢

  1. 仙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