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脑后有眼

更新时间:2020-01-21 23:15:35

脑后有眼

脑后有眼 中跃 著

已完结 刘边,吕莉莉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短篇美文热血爽文

刘边吕莉莉是《脑后有眼》里面的主角,它的作者是中跃,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应该认识?”胖胖的保安越来越怀疑地打量着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找着号码。...

精彩章节试读:

19 跟踪美女

下午刘边班上有课,但他不想上。这几天他一直在逃课。很多同学都在逃课。但像他这样,一节课都不去上的,还是很少见。

下午从阿梅她们女生宿舍楼出来,他戴上头盔,又去了女研究生宿舍楼。他就是想亲口告诉颜青:她有危险,马冬杰想杀她,也想杀他刘边。那个失踪的朱霞,其实已经被马冬杰杀了。而下一个,很可能就是她颜青。当然,也可能是他刘边。

所以,他必须做一点什么。

他不想坐以待毙。

假如连命都保不住,上课还有什么意义呢?比如死去的黄之强、邵加一雄、杨树大根、龚龙生,死去(失踪)的朱霞,他们上了那么多的课,又有什么用呢?

这次在女研宿舍楼,刘边就没有中午在7号女生楼那样幸运了。门口传达室里,除了一个看门大嫂,还坐着两个男保安。刘边心想:女研究生人数虽少,保护得却挺厉害。毕竟物以稀为贵啊!

开始刘边还是搬出那一套,先是出示了自己的学生证,再谎称自己是学生干部,来找颜青了解情况。两个男保安缠住他,详细盘问他:“在学生会担任什么职务?什么人派他来的?找颜青想了解什么情况?”

刘边一时语塞,又改口说自己是班级“局剖”课代表,颜青是他们的实验课指导老师,他来找颜青落实一下实验课的准备事宜。

“是颜青约你来的吗?”保安问。

刘边只好摇头。

“那你给颜青打过电话吗?”

刘边还是只好摇头。

“那颜青认识你吗?”

刘边想了想,说:“应该认识吧。”

“应该认识?”胖胖的保安越来越怀疑地打量着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找着号码。

刘边连忙说:“算了,如果太麻烦的话就算了,也没有什么急事,我先走了。”

保安却不放他走了。另一个保安警惕地要过他手上拎着的头盔,里外查了一遍,小心地放在桌上,然后走到门口,关上门说:“请稍等,我们打个电话核实一下。这是规定。”

刘边只好一脸无辜地站在那里。那个胖胖的保安当着他的面给楼上的颜青打电话。问答了几句之后,胖保安放下电话,对刘边说:“颜青不想见你。请你赶快离开这里。学生证我们暂时扣下,你明天来取。”

刘边还能说什么?这么快能放他走,就已经出乎他意料之外了。他拿头盔时,那个瘦一些的保安还再次将头盔查看了一遍,才交给他,好像那是一颗自杀性炸弹。

人人小心。人人谨慎。人人警惕。人人自危。这没什么错。刘边想:如果我是保安,我也会这样做的。

刘边一时觉得无处可去。他提防别人,别人也在提防他。本来,马冬杰杀的就不是他的仇人,而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们经常在一起玩,又是同级同专业的学生。其中那个邵加一雄和他还是老乡,假期两人经常一道结伴回家。他们之间的交情,他刘边是再清楚不过了。正因为是这样——警方说——马冬杰的作案动机就成了一个最大的谜。

其实这有什么好“谜”的?刘边的嘴角鄙夷地一撇:正正得负,人们伤害最深的,往往是他们最亲密的人。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就这样怪,就这样不讲逻辑,不讲道理。

刘边毫无目的地走着,上了个小坡,来到一个小篮球场。这里曾是他和马冬杰、胡群经常打球的地方。站在某个位置,透过网栏和树枝,他可以看见下面女研宿舍楼门口,而对方却不容易发现他。刚才保安的电话泄漏了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就是:颜青此刻正在宿舍里。既然如此,她总有走出来的时候吧?他想。

刘边于是决定守在这里,守株待兔。

他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说实在的,他自己也想解开这个谜呢!

下午的太阳不知躲到哪里去了。阴风阵阵。球场上空无一人。

已经多长时间不打球了?好像从“大二”开始,胡群考走研究生开始,他们就不怎么打球了。

取而代之的是——上网。

好像有一夜之间长大的感觉。

是啊,现在你看到那些在球场上打球、踢球的,十有八九是“大一”的新生。

他忽然来了个“三步上篮”,将手里的头盔扔向了篮球架,圆圆的头盔在撞板时发出了一记空洞的声响,然后居然乖乖地滚进了篮圈——“两分!好球!”刘边伸展双手,想稳稳接住沉重下落的头盔,明明已经接住了,可那头盔在手里一弹,一滑,还是落在了水泥地上,发出更大的一记空洞的声响——上面那块有机玻璃护面镜应声而碎。刘边索性给了它一脚,让它再享受一次足球的待遇。

当年,这样的球,哪怕是头盔,是决不会让它溜掉的!刘边想。

那么,我们真的长大了吗?刘边有些伤感起来。也许那不叫长大,只能叫适应,叫麻木,或者干脆叫——“变老”。

玛格丽特•杜拉斯在《情人》里说:她十八岁那年,就已步入老境。

而我们这代人呢?也许从来就不曾长大,不曾成熟过!

这天下午,站在篮球架下的刘边,差点成为一个哲学家——如果不是一阵寒风吹来,让他打了个哆嗦。

刘边警觉地看看四周,又看了看下面女研宿舍楼门口,忽然想:如果有一只红外望远镜,晚上跟踪目标会更加方便一点吧?

刘边来到附近的一家小商店,花35元钱就买到了一只据说有红外功能的夜视望远镜。现在校园里**成风,各种望远镜、摄像头满天飞,男生们几乎人手一只,女生也不甘示弱。照这样来说,他刘边倒是落后形势了。在刘边的要求下,店主还给了他一只手电筒,一瓶纯净水和几个面包。这样一来,夜间行动的装备似乎算是齐全了。

果然,直到晚上,近七点钟的时候,目标才出现。刘边戴着头盔,像个大头鬼,远远地跟着她。

颜青一直向大门口走去。只见她向门卫出示了一件什么东西,门卫挥挥手,就让她出门了。

刘边知道,自己这样上去,是出不了这个门的。何况他现在的学生证已经被那个保安暂时扣押了。但如果真想出门的话,还难不倒他刘边。校园毕竟不是监狱,校园的围墙毕竟没有监狱那么高,也没有电网什么的阻拦,再说他刘边还没有老到连墙都爬不动的程度。

越过围墙,刘边拦住一辆的士,紧随前面那辆的士而去。

直到“香格里拉”大厦门口。

他戴着头盔的怪样,引起很多人的侧目。以至于他进了电梯,别人都在外面探头探脑的,不敢进了。

电梯门在三秒钟后自动合上了。

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瞬间,刘边听见外面有一个人在发牢蚤说:“靠!?里面怎么这么多人啊! ”

这话乍听上去很别扭,再一想,刘边身上的寒毛就一根根竖了起来。

电梯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时间也好像凝固了。刘边忐忑不安地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指示灯,看着它8、9、10、11地跳着。

电梯在13楼自动停了下来。

刘边忽然想到,自己一直没有按楼层的电钮,电梯怎么会自己停下来呢?13楼有人要搭电梯?

电梯的门缓缓地打开了……

门外并没有人。

刘边将戴着头盔的头探出电梯去看了看,外面确实没有人。于是赶紧将头缩回来,按关闭电梯门的按钮。可连按好几次,门就是关不上。按钮好像一下子失灵了。

刘边将头再次伸出去看了看,这次伸得更远一些,突然,他感到头皮轰地一下炸开了——

走廊里空无一人,顶上吊着一排清一色的灯泡,照得走廊里黄幽幽的,灯绳和灯泡的影子在地上晃来晃去的,令人想到一个个上吊着的尸体!

接着,他还隐约听到一种声音,很像是高跟鞋的后跟敲击在花岗石地板上的声音,笃,笃,笃……有的很近,有的很远,有的由远及近,有的由近及远,有的清脆,有的喑哑,即变成嚓,嚓,嚓……

可走廊里明明空无一人啊!

刘边感到一股冷气从脚底直冲后脑,浑身都被冻得僵直了。这位医科大学的准毕业生赶紧缩回了电梯里,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电梯门在他眼前自动合上了,幽幽地,缓缓地,无声地……接着,电梯自动向下滑行而去。他的心顿时悬到了嗓子眼:他最担心的是电梯突然失控,从13楼直摔下去,将他摔得粉身碎骨!

难道马冬杰会用这种欧美大片里才有的方式来杀他?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好在他的担心没有成为现实,电梯一路畅通无阻地在1楼停下了。电梯门再次幽幽缓缓地打开了,他一眼看到了大厅里拥挤的人群,听见了他们闹哄哄的声音,他的心这才放回%膛。

外面立刻有很多人迫不及待地挤进了电梯,刘边对他们说:“这部电梯好像不正常呢!这部电梯到13楼,又自动下来了,好像不正常呢!”可并没有人听他的。他只好赶紧从人缝里挤了出来。

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瞬间,刘边听见里面有一个人大声地嘲笑说:“这鸟人,戴只头盔坐电梯,没有神经病我负责!”

刘边顿时有种晕车的感觉,头昏、气闷、恶心、想呕吐、浑身出汗、四肢发麻……让他倍感庆幸的是:自己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终于——活着——回到了——现实世界!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短篇美文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