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盛世温婉

更新时间:2020-06-26 04:31:18

盛世温婉

盛世温婉 流年非非 著

已完结 南宫子墨,温婉 古言宫斗腹黑

主角是南宫子墨温婉的小说叫《盛世温婉》,它的作者是流年非非创作的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云温婉本来是想让李大夫帮竹桃看看伤势的,如今天色确实晚了,这么一来一回的折腾,怕会给王氏落下什么把柄。她点了点头,说道:“给我些上好的金疮药,还有天竺葵。”...

精彩章节试读:

竹桃的屋子亮着微弱的光,一进屋子,简陋摆设一览无遗。简单的一张木板床,一张桌子,一个小板凳。

屋内只有一盆烧的火红的炭火,竹桃趴在床上,盖着两床的棉被,床边的锦瑟在伺候着。

听见响声,锦瑟站了起来,小脸上满是泪痕。

“小姐。”

“我来看看竹桃。”云温婉走到床边,“她怎么样了?”

竹桃听见响声,见是云温婉,激动地想要坐起来,可是一动身上的伤口就疼得厉害,只好乖乖趴在床上,抬起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出声唤她,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她敷了药,止住了血,就是这喉咙……”锦瑟说着说着,突然哽咽了起来,不再说下去。

云温婉轻轻掀开被子,检查了一下竹桃的伤口,全身上下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孔,虽然止了血,也上了药,但是有些地方还是化脓了,混着鲜血,触目惊心。

“府里大夫都怕事儿,不敢给好的药,只能用普通的草药……”

“知道了。”云温婉皱了皱眉,府里的人也是欺软怕硬的,打发下人去怕也拿不到药,看来待会儿得自己去要了。

她坐到了床边,掐起竹桃的脸。

“张嘴。”

“张大些。”

“好了。”

看来竹桃是被人灌了水银,整个口腔都有些腐烂。

上一世被云锦锈推倒,强行往她胸前的伤口上灌水银,那种惨无人道的手法,如今也用在了竹桃的身上。

云温婉攥紧了拳头,来日方长,这笔账她记下了!

竹桃忽然伸出手,扯了扯云温婉的衣角,抬起头,嘴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但是又似乎是想跟云温婉说什么。

竹桃本是普通人家,在重男轻女的大梁,若不是位极人臣的富贵人家,女人永远信奉着无才即是德的信条。所以竹桃若是发现了什么,发不出声音,便告诉不了云温婉。

“锦瑟,今晚在这儿陪着竹桃,好好照顾她。”云温婉站起来,唤了红袖,便出了碧玉院。

出了碧玉院,径直便往府医那儿去,夜色深沉,到的时候许多府医已经睡下,只留下两个不知名的学徒当值。

云温婉气冲冲地闯进去,推开了门,吓得还在看医书的两个小学徒吓了一大跳。

“李大夫呢?”云温婉一进门就环顾四周,房间里除了这两个小学徒,没有其他人。

李大夫是府里最德高望重的大夫,据说是太后从皇宫里调过来专门伺候老夫人的御医,其阅历是其他府医所不能及的。如今竹桃受了这么重的伤,天色已晚,不好去打扰老夫人,只能先来找李大夫。明日再向老夫人请罪。

其中一个小学徒站了起来,说道:“李大夫已经睡下许久了。”

睡了?

“叫他起来。”

“这个……”小学徒有些为难,微微低头,摸了一下鼻尖,“李大夫明儿一早还得去给老夫人把常脉,突然这么叫起来,恐怕不太好吧……不如这样,二小姐需要什么药,奴才可以帮你拿。”

云温婉本来是想让李大夫帮竹桃看看伤势的,如今天色确实晚了,这么一来一回的折腾,怕会给王氏落下什么把柄。她点了点头,说道:“给我些上好的金疮药,还有天竺葵。”

那学徒听了,便去取药,开了好几十个柜子,才找到了天竺葵。但是他在包草药的时候,手法又是那么地娴熟。

云温婉的目光停留在学徒的手上,顿了许久,忽然开口问道:“你是新来的?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学徒包药的手顿了顿,又迅速恢复了正常,头压得很低,看不清楚表情:“奴才刚来不久,平日就跟着李大夫去长寿院看诊,或者呆在这府医院捣鼓草药,所以二小姐不曾见过。”

云温婉没再说话。

那学徒利落地包好了草药,拿了一小瓶药瓶,递给云温婉。那拿着草药的手,被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青绿色。

红袖上前去接过药,跟着云温婉转身,脚还没跨出门槛,云温婉却在跟前停下了。却听云温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学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云温婉是在问自己,这才回答:“奴唤秋易。”

云温婉没有说话,径直地就走了。

那学徒隐在黑暗中,看着云温婉离去的背影,嘴角莫名勾起了一抹笑。

走出府医医院,快回到碧玉院的时候,红袖才开口问道:“那小大夫有些奇怪。”

小大夫,是方才府医院的那个学徒?

云温婉没说话,其实她也感觉到了。

那学徒,来的不久,对府医院草药的摆放不清楚也是正常,反常的是,他包草药的手法,不像是个刚入门的学徒。

那人看起来年纪也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递草药给她时,她能清楚地闻到他手上的药味,手的颜色也因为长期被草药浸泡而染上一层青绿色。

怕又是王氏搞的鬼。

她过几日要外出去护国寺,自然是犯不着让王氏费那么大劲安插一个人在府医院的。而那名唤秋易的小学徒,又是跟着李大夫的……

云温婉顿了顿,上次去老夫人那儿,安神香的味道浓得让人窒息。安神香虽然对人有害,可是在那封闭的屋子里,长期闻了,也是受不了的。

回到碧玉院,红袖便拿了盆,升了火。木炭屋子里被火烧的通红,绽开鲜红的火花,即使不点灯,也足以着凉整个屋子。

“红袖。”

“是。”

“把方才从府医那拿的草药拿过来。”

“是。”红袖放下手里的木炭,拿了药过来,却见云温婉接过草药,把外面的一层拆开,将药纸里的草药全部倒入火盆里,又将金疮药打开,将里面的药粉也倒入火盆中。

干净利落得让一旁的红袖看得一愣一愣的。

想想也是,那小学徒有问题,拿的药恐怕也有问题。

云温婉把包草药的药纸递给红袖,吩咐她去放到厨房的药罐旁,金疮药药瓶则丢到离她的房间不远的草丛里。

处理好这些,云温婉才放心躺下。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斗
  3.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