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倾世红颜:醉狂三公主

更新时间:2020-07-13 12:10:35

倾世红颜:醉狂三公主

倾世红颜:醉狂三公主 雁归来 著

已完结 洛云枫,常文婧 古言腹黑仙侠玄幻题材

主角叫洛云枫常文婧的小说是《倾世红颜:醉狂三公主》,本小说的作者是雁归来所编写的仙侠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三年的战场生涯,为了东国的百姓,她付出了那么多,要不是她,东国哪里会有这么太平,敌军的铁骑早就攻了进来。她回来了,娘为了别人的孩子,要掐灭她的幸福。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还要被砍头,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叫母皇也没有用,常文婧,你违抗圣命...

精彩章节试读:

三年的战场生涯,为了东国的百姓,她付出了那么多,要不是她,东国哪里会有这么太平,敌军的铁骑早就攻了进来。她回来了,娘为了别人的孩子,要掐灭她的幸福。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还要被砍头,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叫母皇也没有用,常文婧,你违抗圣命,公然抢婚,罔顾王法,天理难容,当今圣上赐你一死,你可有话说。”闫德行看到跪在面前的已经颓然而狼狈的常文婧,心里的郁结终于解开。  要是女儿看到这一幕该多好,该有多痛快!  掩在乱发之下的容颜,带着不可撼动的倔强,多了一抹透彻的心寒,“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如若我不死,你就等着瞧好了。”  “死到临头还口出狂言,行刑……”闫德行激动地站起身,时辰没到,他的令牌已经挥下。  刽子手举刀,在阳光下,闪着明晃晃的光,脸上有着麻木的残忍,对准了常文婧的头,用尽全力砍下!  “刀下留人……”远远一声长啸。  刽子手是闫德行的人,可不听什么刀下留人,更加使了全力。  刀下留人,没有听到!  常文婧红了眼睛,这刽子手摆明就是要自己的命。  说时迟那时快,常文婧咕噜一转,一脚踹上了刽子手的腿,刽子手被这一踹,一个不稳倒在了地上,长刀飞出,忽的一下子掉落下来,砍到了刽子手的脖子上,人头落地,滚落到常文婧的脚边。  “啊……”看砍头的人们被刚才的场面吓到,尤其是少女,一个个都掩面大叫起来。  常文婧一脚踹开那可悲的刽子手的头,定定地看着来人。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个人是二哥的心腹杨永陵,他回来了,难道……二哥回来了?  “是什么人,竟然敢来刑场闹事,给我拿下!”闫德行狠狠一拍桌子,脸上青筋暴起,如此关键时刻,到手的肥肉岂能就让它白白丢掉。他以后在官场,还有何颜面。  常文婧毫发无伤,刽子手却死于非命,一双瞪得斗园的双眼死不瞑目地盯着自己,触目惊心。  东国开国至现在,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这个妖女一回来,就出现了!  “死了一个,没有人顶上吗,刽子手在哪里,赶紧给我杀了这个妖女!”闫德行几近疯狂,恨不得自己飞到常文婧的面前,结果了她。  杨永陵驾马过来,看着百年难得一遇的场景,常文婧倔强的头颅那么定定地看着自己,非同往昔,但是却更增添了光彩,那般夺目。  数十个士兵一窝蜂上前要抓住杨永陵,杨永陵一柄长刀耍了个漂亮的把式,“女皇圣旨在此,谁敢造次!”  一听女皇圣旨,所有人悉数下跪,高呼万岁。  闫德行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明明拿到圣旨要杀了常文婧,怎么可能还会有圣旨刀下留人!  好个常季青,竟然反悔地那么快!  “女皇有令,常文婧一案纰漏太多,不可草草结案,特下令将常文婧关押天牢,择日再审。”杨永陵将圣旨给闫德行,闫德行一把打开圣旨,确认圣旨真伪,强忍下这口气。  “臣谨遵圣旨。”齿缝里挤出来的话,好个阴险小人,答应了自己要杀了常文婧,但在关键时刻来个倒打一耙,没关系,他有的是机会杀了常文婧。  杨永陵的脸上面无表情,“还有,闫王爷,二皇子回来了,按照规定,你现在该去王者之门迎接二皇子。”  二皇子果真回来了!  常文婧呼吸一滞,战争果然胜利了。  闫德行目光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常文婧,二皇子回来,注定又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好戏,没有常文婧,这出戏说不定还不会那么精彩。  “二皇子回来了,确实是东国的大事,二皇子打了胜仗,就算是卧病不起,本王爬也要爬着去的。”闫德行笑得阴险,心情顿时好了很多,大步转身,“我们走。”  士兵速速撤下,一干群众也迅速散开,很多人摩拳擦掌,要将这惊险的一幕说与众人。  刑场上顿时就只剩下了常文婧跟杨永陵两个人。杨永陵上马,居高临下地看着常文婧,眼里带着复杂的情绪,长刀一挥,绑住常文婧的绳子瞬间四分五裂。  常文婧获得了自由,艰难地站起身,身体摇摇欲坠,支离破碎。  “要是我晚来一步,我看到的,是不是你的首级?”杨永陵伸出手,他的手粗糙,混合着伤痕和茧子,却显得那么有力。  常文婧抬起头,脸上面如死灰,一只脚似乎已经踏进了棺材。看了一眼杨永陵,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犹豫了半晌,接住了他的手,却是再无力上马。  杨永陵顺势一拉,常文婧整个人便上了马,坐在了他的前面。杨永陵环住她的腰,纤细地几乎感触不到,“你更瘦了。”本来就瘦,现在瘦的几乎成了皮包骨头。  “我不想听到这些。”常文婧将身体的重量微微负载在杨永陵的身上,“二哥不是希望我消失吗,为什么还会来救我。”常文旭到底还想要搞什么鬼。  一声浅浅的叹息,百味杂陈,“二皇子虽然狠绝,但是你毕竟和他多年的相处,到底还是有感情的。”  “是嘛。”常文婧淡淡一笑,这话骗骗别人还可以,还是不要来让她笑了,“要带我去哪里,王者之门?”要她亲自看着他是如何风光地从王者之门经过,昭告天下这场战争,是他打赢的吗。  杨永陵没有说话,“你该少说话,你需要休息,我的肩膀,我的胸膛,随时可以借给你。”他的心意,一如几年前,一直没有变过。  常文婧轻笑出声,似乎觉得这话分外的熟悉,思绪一下子回到那个午夜,她在他的怀里,为别的男人哭泣。  平缓而均匀的呼吸传到了杨永陵的耳朵里,行至平静的湖边,杨永陵轻轻一拍马屁股,马儿似乎会意,立马停了下来。  杨永陵抱常文婧下马,从马腹拿起一条软毯子铺在树下,将常文婧小心地平躺在毯子上。  常文婧紧蹙的双眉让他心里涌起一抹心疼,那手臂,腰间夺目的红让他为之一颤。虽然知道上了战场受伤是家常便饭,没见到不担心,此刻真的见到,那般触目惊心。  杨永陵拿了帕子沾了湖水,轻轻地替常文婧擦去满脸的污迹,却再也难恢复之前白皙的面容,满脸的沧桑,纯真难寻。  “文婧,当初你要是答应了跟我走,现在还会是这个样子吗?”杨永陵在常文婧身边坐下,那曾经的一幕却是历历在目,彷如昨日。  那是常文婧要答应女皇去战场之前,杨永陵忽然出现。  “跟我走,忘记云枫,忘记这里的一切,跟我走,咱们一起过闲云野鹤的日子。”杨永陵一把抓起常文婧的手,那是他的坚决。  常文婧甩开了他的手,募然转身,不想去看他的脸,“我已经决定了,为了云枫,我愿意这么做。”  “你疯了吗,你以为战场是什么地方,你不是去玩的,是去打仗的!”他就在军队,战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他不能让她死在那里。  常文婧抓紧了自己的袖子,柔弱的脸上却带着不容再改变的坚定,“我不管,就算是刀山油锅,为了他,我都可以!”  “你疯了,你不要自己的命了,就为了他,他有那么好,值得你用命去为他牺牲?”杨永陵真的很想给她一巴掌好好地打醒她,他这么担心她,她却只知道云枫,云枫!  泪如雨下,常文婧抑制不住地哭出声,看着真的关心自己的男人,“对不起,我爱他,我不能看着他跟别人成亲,这样我会疯掉。”  双肩被牢牢抓住,那是杨永陵的愤怒,青筋暴起,足可见他此刻的心情,“你想看着我疯掉吗?”暴吼,是他此刻的愤怒和心伤,“你怎么可以那么自私,只想到了自己,却看不到别人。”  常文婧被他的吼声愣住了,似乎忘记了哭泣,怔怔地看着杨永陵。  “你要是敢去战场,咱们从此一刀两断,我只是二皇子的下属,跟你,什么关系也没有。”这是杨永陵的赌注,可是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思绪飞回,杨永陵看了眼睡着的常文婧,垂下眼眸,嘲笑自己的以卵击石。  本就了然的结局,可是他还是想要赌一把,希望奇迹会出现。  奇迹没有出现,常文婧带着她对洛云枫的爱和承诺奔赴战场。  而自己,也收起那颗悸动的心,一心只知道磨练、提高自己,做二皇子忠心的下属。  看看天色,二皇子该是到了宫门,也必然经过了王者之门了吧,让他来这里解救常文婧,自然是让他带着常文婧去王者之门的。  走时,二皇子那么正色地交代他这个任务,“务必把常文婧带来,就算赶不及,也要把她的尸体带来。”  早先一直以为常文婧对二皇子多有误会,跟二皇子接触多了,才发现二皇子古怪的性情。  王者之门门口,凯旋的军队整齐地排列成对,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但是心里都是高兴的,他们打了胜仗回来了!  常文旭分不清性别的脸上,看着王者之门四个大字,至高无上的荣耀!  王者之门后面,他的母皇,所有的百官都在等着迎接他的凯旋。  目光扫视四周,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笑容僵在脸上,眼里有着不悦,“杨永陵还没有回来吗?”  副将龚扬出列,“回二皇子,杨将军还没到。”  没到……  什么原因,他心里很清楚。

倾世红颜:醉狂三公主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仙侠
  4. 玄幻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